wuli物理居然没有挂?

⬆️整个HP最喜欢的两个人~

全心全意萌老伏。
被美色(和丑色)所迷。

我就是个颜狗。
拉叔的颜狗。
TR的颜狗。
老伏的……咳……
没错!我也是老伏的颜狗!

七日雨 第八章 完

*好吧,发出来两秒钟就被屏蔽了……

*要是再屏蔽了,就让我坑着吧……


By Mithen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七章



*太久没更新了,给大家道个歉。

*这一章有一点点肉渣,就一个手活,superbat无差。


他的手还疼着。克拉克略惊奇地盯着自己淤青的指节。湖区房外,雨绵延不断,下到了清晨,雨声如蛇一般嘶嘶作响。白噪音隔绝了整个世界。除此之外,他什么也听不见:他听不见母亲的心跳,听不见孩子的啼哭,濒死者的尖叫。怎样努力也不行。


他合上眼,在寂静中久久地听着雨声。


“你打算做什么?”布鲁斯坐在他身旁的地上,盯着火...

七日雨 第七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六章



钟在他面前大敞着,仿佛自个儿给了他进入许可。克拉克·肯特凝视着黑暗,试探地踏上了第一级阶梯。


脚压下时,摇曳的光出现了:苍白的灯光与黑暗相间,有些地方的灯泡早已黯淡下去,但藉其还能勉强视物。


一步一步,战战兢兢,克拉克走入老宅之下。


楼梯是货真价实的石料铺的,一块一块磨成地基,仿佛可以延续一千年,但激起裹着它们的灰尘的却只有克拉克的脚步声。回声消失进一片广延的黑暗里,克拉克能感受到四周的空洞,仅被不时的水珠滴落声和远方翅膀翕动的声音破坏了。他不知道这空洞延续了多远,他只觉得自己在向其坠落,像一滴...

七日雨 第六章

趁我想更的时候赶紧多更几章……尽量明天搞定,结束。

然后我就更《宿醉》。

然后我就放心地爬墙了。嗯。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五章



克拉克在门口停下,无法再前进一步,暗暗希望他保持了距离。


坐在布鲁斯床上的女人双脚赤裸,盘在身下,单手撑着身体。她穿着黑色便裤和一件印着银色图样的松松垮垮的白衬衫,长长的黑发垂落到背上。一个黑色皮革钱包躺在她身边。她闲着的那只手伸在空中,愤怒地指着布鲁斯。布鲁斯面对着她,肩膀低垂,神情警戒。他看到女人了身后的克拉克,表情一瞬变得惊惶。女人转身瞪着克拉克。


她很美,当然。但不仅如此,她还沉着,持重,每一个举...

七日雨 第五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四章



从湖边宅邸去老宅没有正规道路,不过小路倒很易找:穿过月光里颤抖的丛丛杨树,是草中一条久经踩踏的小径。一条布鲁斯明显走过很许多回的道路。克拉克想象他沿着小路大步走着,冬日,他的大衣在微风中摆动,晚夏,他的影子浅浅印在纠缠成片的水金凤上。右边的树丛里隐隐露出几块大理石璧,克拉克瞥了一眼:那是某种陵墓。他恭谨地点头,走过它们,继续行走。


繁星满空,老宅阴气森森地耸立着在天幕下,仿佛童话里被施了魔法的城堡,断垣残壁也映上了一层银光。克拉克挤过树林,上了山。一路,荆棘抓挠着他借来的衣物,似乎在警告他,叫他离开。终于,他发现自己站在...

七日雨 第四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三章



第四章


雷鸣再起,克拉克沉醉于布鲁斯压着他的嘴唇、蹭着他下巴的胡茬触感和透来的薄荷和威士忌的淡淡清香。这感觉真实,感觉很对,感觉自从几日前在月光下醒来,他就已魂牵梦绕,不断在朝其前行。


有一刻,仅仅那么一刻,布鲁斯的手抓紧他的领子,把他拉近。


但紧接着,布鲁斯就翻下床,站起身。“你他妈在做什么?”他盘问。


“你为什么骗我?”克拉克叫起来,“我知道我们不是朋友。”


布鲁斯一动不动,眼里存着一丝折磨和苦痛。“克拉克。”他说。


“我过来,是因为你在尖叫,我无法——接着我想起了——就那一秒,我想起了...

宿醉 第五章(下)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五章 上




第五章 传统方式 下


几小时后,露易丝和凯特从街对面酒吧离开,克拉克自己则正缓慢筛着《星球日报的》的过往期刊,扫过一篇又一篇报道他的嫌疑人参加慈善舞会,晚宴和其他高雅活动的文章。到目前为止,他找到的布鲁斯·韦恩和赛琳娜·凯尔出现的频率都要比卢瑟和科博泊特多得多。


据克拉克所知,莱克斯和企鹅人身处同一房仅有一次:那是一时糊涂的科博泊特唯一一次参与市长竞选时组织的募捐活动。卢瑟赴了宴,但什么也没有签。克拉克之所以知道这事,是因为当时他负责报道它。他注视着...

七日雨 第三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二章



第三章


布鲁斯醒来,听到银餐具在厨房里叮当作响,还有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我的天——”


他披上浴袍,冲出起居室。阿尔弗雷德正一脸骇然地盯着克拉克·肯特。对方正从沙发上揉着眼坐起身。“阿尔弗雷德。”他急匆匆地说,“抱歉没告诉你,这是克拉克,他——”


阿尔弗雷德盯着他,脸色苍白。布鲁斯无力地说完了话。


“——他活下来了。”


一呼一吸间,阿尔弗雷德就镇定下来,意味深长地挑起眉。“显而易见,老爷。”他说。


“我很抱歉。”克拉克说,“我不想吓到你……”他说了一半停下,殷切地看向布鲁斯,脸上...

宿醉 第五章(上)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四章 下



第五章 传统方式 上


“搭档来来往往,肯特;但普利策永恒。”周二晚些时候,佩里指向他办公室装点四壁的无数新闻奖项,对克拉克这么说。他刚把克拉克拉到一边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详述了自己惊人的恋爱史,同时为眼前这位急需指引的年轻人提供他自己的恋爱箴言。


“专心干好自己的事业,其余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如果没有的话,说真的,如果你拿了个终身成就的奖项,七次离婚也差不多值了。”


佩里并不是《星球日报》里唯一一个还在同情刚分手的克拉克并给他提供建议的人。吉米在咖啡机堵住了他,哀怨地向他哭诉了...

七日雨 第二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克拉克·肯特站在湖景房里,雨水顺着他的发丝落上石板,在一片寂静里滴答作响。他似乎冷得很,不住地发抖(他的皮肤跟大理石一样冰冷,布鲁斯此前不及细想就匆匆在他额头上印了一个吻),身上依然穿着埋葬他时的那身衣服。


埋葬他。


“但你——”布鲁斯开口。他说不下去。


克拉克向前走了半步,目光迫切。“怎么了?”他说,“你认识我吗?”


布鲁斯无法直视他的双眼,只是看向他脸颊上的疤痕。布鲁斯划上的疤。


“我想不起我的名字了。”克拉克低语,布鲁斯意识到他牙关正打着颤,“我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