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居然没有挂?

⬆️整个HP最喜欢的两个人~

全心全意萌老伏。
被美色(和丑色)所迷。

我就是个颜狗。
拉叔的颜狗。
TR的颜狗。
老伏的……咳……
没错!我也是老伏的颜狗!

【HP/LV】霍格沃茨的幽灵 第三章

配对:Harry Potter/Lord Voldemort

分级:M

简介:十二年后,汉娜·戴维斯遇见了一个幽灵。

注:主视角是汉娜·戴维斯和她的基友伊丽莎白·坎贝尔(简称丽兹·坎贝尔)。忽略一切霍格沃茨战后的设定,包括十九年后,Cursed Child和其他乱七八糟的设定。



前篇:第二章



第三章

“你是个泥巴种。”我小声说。


前排听见我自言自语的两个格兰芬多转头,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但他们没什么反应——“泥巴种”这个词,在霍格沃茨之战结束的第十二年,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了。年轻一代的激进麻种巫师往往自称是“泥巴种”,那态度大多带着一点反叛与轻蔑——用先前的侮辱词汇,来反过去侮辱那些纯血巫师。


看,你们关心的血统,我可一点都不在乎。

他们说。


传闻说,烂掉的蛇尸体是激进麻种巫师最青睐的纹身之一。保琳·布莱克,现任的DMLE的头头,正是激进主义的老一辈代表人——她是个麻瓜种,姓布莱克纯属巧合。她就在脸上刺了一条被匕首插中七寸而死去的蝰蛇。当她还是魔法部的一个小傲罗时,第二次巫师战争爆发了。她父母被杀,她本人也因姓氏原因被贝拉特里克斯“特殊照顾”。神秘人倒台后,人们才把她从战俘营救出来,她在圣芒戈呆了六个月才出院,在我看来,这位部长对纯血的恨,比起神秘人对麻瓜的恨意有过之而无不及。


话说回来,作为一个斯莱特林的麻种巫师,我其实还有一点伤心:我的学院的标识就这么跟血统至上主义者联系在一起了,我还挺喜欢蛇的呢!我说“泥巴种”,倒不是因为什么激进主义,我纯粹是被丽兹传染了。我知道她也不在乎血统,这甚至是她和我之间的一点亲呢表现。她母亲——克劳瑞斯则不同,她还固守着传统的纯血价值观,我其实也挺佩服她的,这个时代,这么执拗的纯血巫师已经不多了。


当然,我离题了。


我试图交谈的对象,幽灵里德尔,正在我右边坐着——准确地说,他盘腿坐在桌子上,或者,更准确地说,他飘在桌子上。

配上那不可一世的表情,他看起来仿佛是一个叛逆期的青少年。


丽兹坐在我左边,她听见我的话,长指甲狠狠地抠进了我的肉,毫无防备的我喊了声“梅林的蛋蛋”。正在演示如何将空气变形的麦格教授看了过来,我在她警告的一瞥下忍不住一颤。


好在她的重心并没有一直放在我身上。女校长的视线很快就滑到了里德尔那儿。

接着,仿佛一条垂死挣扎的蚯蚓,她从头发丝到脚尖都僵硬了起来。


我本来都做好了挨批的准备,以为她会说些什么,扣分,或者禁闭(不过,在麦格教授的课堂上毫无理由地大叫应该并不会被关禁闭,她可不是西斯老巫婆),但她只是一个激灵,将头转了回去,什么也没有说,神色僵硬地继续演示。


我好奇地看了幽灵一眼,发现里德尔没有在看她,他在看我。


“对于泥巴种来说,整个世界都是泥巴种。”他嗤笑一声,“我可不是那么卑微的东西。”


他嘴唇没有动。周围同学也毫无反应,天知道他怎么跟我说话的。但我可没他的技术。怀着对麦格教授的惧意,我小心翼翼地遮着嘴,尽量轻地说话。


“里德尔不是巫师姓氏,你最多也就是个混血。”我坚持道,“而最让人搞不懂的是,你还歧视我。”


“这就是你对我撒谎的原因吗?”他漫不经心地回答,“小姑娘,没有人骗得过我。我总知道谁在撒谎。”


“你在回避我的问题。”我偷偷翻了个白眼,“承认很难吗?”


丽兹又狠狠地挠我了一下,好在我这次早有准备,像战争电影里那些铁血硬汉一样,被子弹击中也一声不吭。


里德尔在桌上转了个身,侧坐在桌上,饶有兴致地低头看我。他两条腿就垂在我身边的桌沿那儿——天哪!那腿可真长!我允许我的大脑暂时被激素控制,欣赏了片刻他的身材,接着抬头看进他的半透明的眼睛里。


“你怎么进的了斯莱特林的?一点趋利避害的本能都没有。”他问我,我依稀记得波特教授也问过我相同的话,他俩真不愧是灵魂伴侣。我思索了片刻,察觉到我对他的态度在这几天确实有了极大的飞跃。但我可有很好的理由:哪怕里德尔生前是条毒蛇,现在也就是个被波特教授拔了獠牙的观赏动物。


“我对波特教授有一万分的信任。”我说。


有一刹那,里德尔眯了眯眼。然后,他叹了口气,“我得承认,血统在死者的世界里确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只是……老习惯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但若我还活着,你早就死了。”


拔了牙的毒蛇。我偷偷笑了一下,又无知无畏地顶了他一句。


“那幸好你死得早。”


接下去我的头就挨了一巴掌。


“戴维斯!!”


麦格教授的声音像是一声惊雷,在我耳边炸开了,我转头。她是什么时候到我身边的?我吓得差点没栽到地上。礼貌如麦格教授,她却连“小姐”也忘了说,还打了我的头:她怎么会气到这个程度?


霍格沃茨的现任校长脸色变幻莫测,眼神凝重……


“你以为你在做什么?”她咬着牙说,“斯莱特林扣……五十分。”


我差点跳起来。五十分!只是因为我说了几句话!我的胆怯一瞬间消失了,火焰燃烧着我的心。五十分!以斯莱特林现在的人数,要花多久才能挣回来这些分?麦格教授只是冷冷地看着我。我曾听弗利维教授说过分院帽曾考虑将她分到鹰院……见鬼的,我觉得那玩意儿一定是出毛病了!麦格教授就像头怒发冲冠的母狮子。为什么她的阿尼玛格斯会是只猫?


我又愤怒,又茫然。


“我……”


“你应当知道我的课堂不允许交头接耳。”女巫严厉地说。


我并不明白她在气什么。说真的,一半的时间班级里的同学都在窃窃私语,也从没见麦格教授有这么大反应啊?


“尤其不要跟……跟那东西说话。”


我转头看里德尔。

所以重点是里德尔吗?


“东西?教授,里德尔不是东西,他是个幽灵——”我试探道。


“——我不关心他是什么,”麦格教授怒吼,“在我的课堂上,所有人都禁止与他交谈。”


可怜的麦格教授,如果她不是这么被愤怒迷了眼,就不会想出这么个馊主意!以她的经验,她应该再清楚不过:让一个青少年去做一件事的最好办法就是禁止它。


我在心里暗自摇头。笑声从我身边传来。我抬头看去,里德尔正兴致勃勃地盯着这场闹剧。


“米勒娃,你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麦格教授就像吞了一斤炸尾螺。她坚定地无视了里德尔。


他们估计认识。我心里默默估测了一下两人的年龄,但……我其实不知道麦格教授有多大。也许他们一起上过学?也许在其他地方有过交集?


剩余半堂课我连咳嗽都没咳嗽,保持了绝对的安静。

里德尔看起来对这个状况非常满意。



果不出我所料。一下课,格兰芬多就有勇士顶着麦格教授杀人般的目光围上来了,试探地跟里德尔攀谈。而斯莱特林——也就是我和丽兹,则充分发挥了趋利避害的本能,开始收拾书包。两分钟过去,我和丽兹走出门时,已经看不见了里德尔的身影。一群人聚在一起——脸颊泛红的女孩儿居多,把他严实地包围在了中间。人群时不时传来阵阵笑声,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教室内快活极了。


除了站在讲台旁的麦格教授。


看着她的神情,我觉得格兰芬多马上就要失去几个五十分了。


希望如此。


我心下有些遗憾,我其实还想跟里德尔说了会儿话。但考虑到麦格教授,再考虑到黑魔法防御课——我可不想惹怒西斯老太婆,我们还是及时地出了门。就在这时,丽兹说话了,我看向她。


“汉娜,他……他……”她眉毛上沾满了细细的汗珠,“他们这样跟他说话,没事吗?”


“丽兹,我跟你说啦!我们之前搞错了,都是误会。”我迟疑了一下,“波特教授跟我说他不会再伤害到任何一个学生了——他没能力,波特教授好像搞了个合约还是誓约的。”


丽兹看起来还是惊疑不定,但神色轻松了不少。她向我点点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我也不自觉地咧嘴笑起来。


事情怎么搞到了这个地步,还得从头说起。


就在我得知了那个惊天大秘闻的时候,波特教授就把我赶出了教室,让我回宿舍去。我当然没有听他的话。我潜伏到了隔壁教室,拿出韦斯莱最新产品——加强版隔墙有耳,准备偷听,但波特教授明显采取了一点防范措施,我只能听见朦朦胧胧的谈话声。


一个小时后波特教授一人走出了教室,里德尔不见踪影。教授看见在门口蹲着写论文的我时,怔愣了一下,摇摇头,笑了起来。


“你真该在我的学院。”他说。


我已经不想反驳了。


接着,他温和地跟我保证一切都结束了,他采取了一点“小小的手段”限制了里德尔的行动,他不会再来骚扰或者伤害任何一个学生。最后,波特教授跟我认真地表达了歉意,为我之前所受的心理和身体伤害。


其实,仔细想来,我也没受到很大的伤害。当我克服了对里德尔的那一点小小的恐惧,我就意识到他那天确实没有欺骗我。那点黑魔法确实没给我造成什么危及生命的后果。我在医疗翼躺了一天就感觉自己重新活力四射了。如果不是庞弗雷夫人几乎神经质地要求我继续呆着,我估计早就能活蹦乱跳地在城堡里乱窜了。剩余的六天,我每天都被暴风雨一般的医疗咒语袭击着,但咒语显示我的身体机能完全正常。


我以为里德尔是彻底不会再在霍格沃茨出现了。


我那时认为我可能误解了里德尔,并觉得他这样想见波特教授的精神很值得倾佩。我听说一个幽灵从死去到成型平均需要二十七年,毕竟到死亡门前走一趟给这些懦弱的灵魂们留下了深深的伤害。如果里德尔如我所想的在最中之战中被误杀,那么,他就只花了十二年。


而一见面,波特教授就决定把他赶走了——虽然他确实自找的。


我又有几分伤感了。


但第二天一大早,我发现我错了。


我走进食堂的第一秒,就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教师长桌上所有人都在盯着斯莱特林长桌。


或者说,大部分人:弗利维教授,麦格教授,斯拉格霍恩教授,特里劳妮教授,隆巴顿教授。波特教授不知道人去哪了,西斯老太婆看起来就对此漠不关心,其他人也只是迷惑地看着他们神经紧绷的同僚。


我看向斯莱特林长桌,里德尔正端端正正地坐着。他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头发依然油光发亮,英俊的、珍珠色的脸庞在灯火通明的礼堂里简直熠熠生辉。他还换了一身衣服,是Head Boy的制服。我依稀记起那天在图书馆里翻到他资料时,好像他确实是Head Boy——


等等,幽灵可以换衣服吗?


我环顾四周:学生们只是偶尔瞧瞧瞥向这个新出现的幽灵,我看到有不少女生——甚至还有些男生脸都微微红了起来。里德尔看起来有些恼怒,目光在斯莱特林长桌上逡巡。我们的桌子旁坐的人很少——多亏神秘人,但桌子却满满当当的全是食物。


我猜他可能在生美食的气,我不知道他有多久没吃饭了。我暗自思量起幽灵的进食问题来。里德尔能干的事情明显比普通幽灵多多了,也许他可以吃饭。


但不管里德尔是不是普通幽灵,霍格沃茨有了一个新幽灵的消息就这样迅速地传开了。


一个年轻英俊、风度翩翩的斯莱特林新幽灵。

而他的新爱好似乎是跟着我和丽兹一起听课。


TBC

汉娜严重低估了里德尔的危险程度……

哈利也没有想到她这么作死……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