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HP/LV】汤姆·里德尔和他的混账学生(2/5)(R)

本来打算两章搞完,然而……没搞完。


第一章


第二章 “分手”风波


汤姆的桌子上摆着一封信。

被一只雪白的猫头鹰扔下来的信。

当着全校师生的面。


当然,其实没有人注意汤姆这里的动静——

除了邓布利多!

他又开始那样笑了!


汤姆扯开了信封。


“里德尔教授:展信佳。近来,我意识到我们俩之间出现了一点小摩擦,我想,是时候给我们的关系降降温了。我建议……”


“好一个漂亮的无杖魔法!”斯拉格霍恩教授看着汤姆手中熊熊燃烧的信封,赞叹不已,“汤姆,你不要介意,优秀的人总会收到更多的仇恨信件的!我听说你的论文《灵魂在魔法场中的综合求解:守护神咒与阿尼玛吉斯》上个月刚在《今日变形学》上发表?阿尼玛吉的那什么……什么QED解释真是让我感觉……跟不上时代,”他摸了摸鼻梁,“真是年少有为,青年才俊……”


汤姆阴沉地看了斯拉格霍恩一眼,没有说话,对方讪讪地闭嘴了。


***

汤姆养成了偷偷摄魂取念波特的习惯。


星期一,他们在床上,波特在干他。

星期二,他们在地毯上,波特在干他。

星期三,他们在黑湖旁边的草地上,波特在干他。

星期四,他们在星光下的塔楼顶,波特在干他。

星期五——


很好,这小子终于记起他学生的本职,开始担心作业了。否则以这样的速度下去,不多久,汤姆就要在预言家日报头版头条上跟巫师界坦诚相见了——虽然只是波特的幻想,这也必然会震动老人家汤姆不多的羞耻心的。


老人家汤姆痛苦地揪住了鬓角的一缕白发:他不明白。说分手的也是波特,脑子里无时无刻不被荷尔蒙侵占的也是波特。他都要可怜波特幻想里的自己了,毕竟年近七十,自己的力比多绝对跟不上一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


不管邓布利多怎么说。


***

汤姆很快就意识到,就算他把波特的脑子从第一次尿裤子开始翻一遍,也于自己的记忆问题没有任何益处。然而,就当他终于决定开始尊重那混账小子的隐私时,事情迅速地恶化了。


他虽不再主动侵入波特的想法,波特的脑子却像开了闸的龙头,主动反入侵汤姆了。各色各样的幻想如洪水一般倒入了汤姆的脑海。


距离越近,影响越大。


这意味着一件事。


汤姆再也没办法好好上黑魔法防御课了。


“在明年,你们将面对NEWT考试,DADA的成绩对你们的未来可以说起到了至关重要、不可取代的作用。不管你们将来打算成为医师、学者、政客抑或是傲罗,取得E之上往往是必须的——除非之后你花费更多的时间,取得更深一级的从业证书。而再者说,只要你是魔法界的一分子,你就应该精通黑魔法防御术,也许明天你就碰到了一个黑巫师——”


因为是早课,几乎所有人都在打瞌睡。

没人理他。


黑巫师汤姆看着面前哈欠连天的学生,恨不得给他们几个钻心咒。


他看着唯一认真听课的——格兰杰,心情十分复杂。

视线向后望。


很好,波特又在后排发呆。汤姆磨了一会儿牙,继续讲课。

“而学好防御术,最重要的是把理论基础打牢!现在谁能告诉我,黑魔法场的两个基本定理是什么?它与其他魔法的基本定理有什么区别?”


他环顾四周。

“好,好,好,格兰杰小姐,请。”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压到了墙面。他一时有几分搞不清形势,脑中警铃直响。

我还在课上,怎么……


很快,他的逻辑就屈从于本能了。


少年右手修长的手指扣住了他的颈背——波特垫着脚吻他,舔他,咬他。金黄色的晨间阳光透过身后头顶的圆拱窗里,洒在房顶垂挂的玻璃镜片上,洒在墙上的画像上,洒在漆木的书桌,洒在棕褐的羽毛笔上,洒在私语着的学生身上,印出一片模糊的斑驳。


汤姆几乎要融化进这温暖的感觉里了。


波特的左手解开了他的袍子,掐住他的腰。结束了这个吻,转而啃上了他的脖颈,舔过他的喉结,往下,到锁骨——这倒适合他的身高多了。汤姆仰起头,配合着他的行动。两人移动间,衬衫的布料磨着他因欲望而敏感的皮肤,他一时有些失神……


然而,下一刻,汤姆几乎要痛叫起来,因为仅仅过去一秒,他就被波特揽着腿压在了墙上,他的手牢牢圈着对方的背,他的裤子遗弃在木地板上摞在一边,而抵着他湿湿的、滑滑的、硬硬的正是——


这不对。

这不合逻辑。

顺序不是这么搞的。

男孩,你是怎么做到一秒内做了这么多事的。

但你还缺了点什么。

你不能就直接这么进——

汤姆眼前发黑。




“……先生?先生?里德尔教授?”


他骤然回神,格兰杰仍然站在第一排桌子后,有些好奇地望着他。那些打着瞌睡的学生们此时此刻都好奇地看着他。一直攥在手里的魔杖也仍然在他手里,只是相比平常的惬意,他此刻攥着魔杖的手已用力到发白的地步。


汤姆脸色红一块,白一块。他偷偷瞟了一眼身下。


裤子还在。

没有异常。


他舒了一口气,往后看去。最后一排的祸首仍然一脸无辜地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不,汤姆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阵难言的情感涌上他心头。


“波特!”他抬手,一个刺疼咒就激中了格兰芬多,对方痛呼出声,愤慨地看了过来,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在看到他脸上表情的时候,波特愣了愣,闭上了嘴。


边缘黑魔法。汤姆用了一个事实上就是黑魔法的小咒语,但没关系,坐在这里的学生绝不会认识这个咒语——


——或者会。他注意到格兰杰目瞪口呆的表情,后知后觉地想。


但汤姆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大踏步走过了几列桌子,拽着波特的肩膀把他提起来,就近压在墙边。如果在摸到男孩背部肌肉的时候他脸颊有些泛红,那在座的谁也没发现。


“停下来!”他嘶嘶地说。


“我不明白!”波特恼怒地看他。


“我不明白,sir!”汤姆恶狠狠地纠正,“你如何不明白,男孩?What, pray tell, did you just...”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


迷惑在男孩的脸上清晰可见。透过圆镜片后的绿眼睛,汤姆仿佛看见了波特该死的、愚蠢的脑瓜子里小齿轮咔咔地转。过了一会儿,男孩脸色渐渐红了起来。


“你……你没做……”波特顿了顿,压低了声音,“那事吧?”


汤姆恨不得揍他几下,他几乎能感觉学生穿透的目光刺在他的背上。


“那事?”汤姆问。


男孩探究地注视着汤姆,过了一会儿,在汤姆不敢置信的目光注视下,他咧开了嘴。


“那你自找的啦!”他的笑容有几分歪,脸上带上一分布莱克家的肆意。汤姆心里仿佛有魔鬼火在燃烧。


眼前的男孩完全不知道他对他的影响。


汤姆开始数数。

一个欢快的跑着的邓布利多。

两个转着圈飞过的邓布利多。

三个跳着踢踏舞的邓布利多……

一直数到第十五个在空中完成了高难度滚筒动作的邓布利多时,汤姆才感觉呼吸平稳了下来。


“不管如何,起码在上课的时候,你得停下来。”他凑近波特耳边低声说道,“你该对你的未来负责,走神对你眼下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禁闭这个词在汤姆的舌尖转了几圈,被他有些艰难地咽了下去,“格兰芬多扣二十分,还有……”他满意地看到男孩的脸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十英尺的论文,《黑魔法场的基本原理》,作为一点小小的惩罚。”


说完,汤姆松开了波特,转身,大踏步走回了教室前方。


“你不能……”波特在他身后大叫起来。


汤姆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

接下来的几个礼拜,波特收敛了许多,上课时,汤姆每每看他,他就警醒地移开了视线。


汤姆接受的骚扰少多了,他的心情明快了许多。毕竟,他现在完全没工夫去管青少年的小心思。年度变形学国际会议就在本周末在德国召开,而汤姆作为屈指可数的当代大牛,当然收到了委员会的邀请。要知道,毫不自谦地说,魔法领域,汤姆说第二,没有人敢……


不,邓布利多还是敢的。

汤姆的脸色沉了下去。


起码在黑魔法的领域,十个邓布利多也抵不上一个汤姆。

他苦中作乐。


然而黑魔法专精并不是什么可以到处炫耀、吸引眼球的特色。

唉。

除非……


话说回来,虽然关于灵魂与变形学的研究是汤姆上个月才收工的,现在他读来却有些恍若隔世。汤姆·里德尔当然不会承认他看自己的研究竟然有几分吃力——

这绝对是他缺失记忆的错误。


他的尊严决不允许自己在作报告时被自己的研究问倒。


霍格沃茨的教授们再一次发现他们勤奋好学的同僚日开始以继夜地泡图书馆了。


“汤姆角”在图书馆的禁书区之后,黑魔法专栏右侧靠窗。教授们都知道绝不能占那个有主的位置。令人惊奇地是,对于一个阴险、邪恶、冷酷、常年一身黑的黑巫师来说,那一块尤其光明。汤姆很喜欢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从幼时起,他就是个体寒的人,巴特森神父厌恶地叫他“冷血的小怪物,不懂仁爱,不配主的恩赐”,整个东区的下等人都知道他是神父口里反自然的产物,人人反应又大相庭径。街角图书室的凡妮总逗他,亲昵地叫他各种恶魔的外号。那亚麻头发的女人总给他倒杯热水——能让他缓解一点饥饿感。女人心情好的时候,他便有机会捧着杯子,听她读《雅歌》,她断断续续地教了他一点拉丁语。汤姆没能上学,他是个快要旱死的旅客,饥渴地接着上天偶尔洒下的雨露。


“男人如果都去打仗,活计就得交给我们女人来干啦。风雨欲来呀。”三七年的时候,她对溜进图书室的汤姆说,“我的小普鲁托,你都快冻僵啦,快点喝点水。”她惋惜地看了看手中端着的杯子。嵌在他记忆里的,最鲜明不过的就是她办公台上摆着的黄油牛角包,和当时小汤姆心里掩藏不住渴求和贪婪。


他强迫自己挣脱了回忆,叹了口气,头痛地扫了一眼自己论文长长的参考文献,用羽毛笔勾去了第四本。E. W. 杨撰写的《灵魂的量子纠缠态》。一个咒语,书就飞回了书架。他瞥了一眼剩余的187个目录,几乎要哀叹出声,只感觉太阳穴开始突突地疼。他魔杖轻挥,面前出现了一个可疑地眼熟的杯子,蒸气腾腾。抿了一口水后,他放下杯子,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听见了自己肩膀令人牙酸的咯吱作响声。


老了。


他走到窗户前,背倚着窗台,闭上了眼,准备小憩一会儿。


脚步声。

说话声,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往禁书区的书架来。


汤姆·里德尔恼怒地睁开眼。


估计又是来偷情的青少年,禁书区人烟稀少,向来是情侣们衷爱的地方。一堆不尊重书本的小混账,汤姆咬牙,完全不知道如何利用霍格沃茨的宝库。


声响越来越近了。

汤姆眯起了眼。


“……那里比较隐蔽。”女声说。

“你确定没人?”波特略微焦躁的声音传来。


汤姆迅速无声地发了一个幻身咒。

他看着格兰杰挽着波特走过来,红头发的韦斯莱不见踪影。


好你个波特!

汤姆咬牙。


“赫敏,你看,那个杯子还在冒热气,这里肯定有人。”


格兰杰瞥了一眼汤姆的角落,嘟囔了几个侦测咒语。汤姆眯起眼,一时有些震惊于她的咒语储量,他眼疾手快地施了反咒。


格兰杰什么也没发现。


“我确定没人。”她又挥了挥魔杖,布下了禁音咒。不过那咒语正好把汤姆囊括进去了。


汤姆可没兴趣看他们卿卿我我,可他叛徒的脚就是不听使唤,牢牢地扎根在了原地。他的心情,不知怎么的,越来越糟。巧合的是,阳光也消失在了密密的云层后面。

汤姆打了一个寒颤。


格兰杰的手搭上了波特的肩膀。

汤姆眯起了眼。

波特的手抚上了压在他肩膀上的手。

汤姆攥紧了魔杖。

格兰杰凑近了波特的脸,凝视着波特。

汤姆眼睛红了。


“哈利……”格兰芬多女孩儿开口,波特避开了她的视线。汤姆听着她温柔的语调,几乎控制不住心中滋长的恶念。


“你和里德尔教授到底怎么回事?”

汤姆僵住了。


TBC

我二十题的电磁学作业做完三道题就开始摸鱼……


第三章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