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HP/LV】霍格沃茨的幽灵 第二章

配对:Harry Potter/Lord Voldemort

分级:M

简介:十二年后,汉娜·戴维斯遇见了一个幽灵。

注:主视角是汉娜·戴维斯和她的基友伊丽莎白·坎贝尔(简称丽兹·坎贝尔)。忽略一切霍格沃茨战后的设定,包括十九年后,Cursed Child和其他乱七八糟的设定。



前篇:第一章



第二章


我在医疗翼躺了一礼拜。出院头晚,我和丽兹又夜班挑灯闲聊。偌大的四人寝室里就住了两个人,现在更只有一个床里透着光,我打赌从外面看一定阴森森的。


“所以他信了?”丽兹躺在我旁边,脚丫子一下一下踢着床幔。


“应该吧,他没理由觉得我不是你呀。”我侧头看着她,“然后我就哭了——我本来是假装为你爸的死而伤心的,但后来就有点控制不住。”我有些脸红,“然后他就说不杀我,只是我不能告诉别人说我遇见他了。”


“他以为他是谁呀!公然在霍格沃茨威胁学生。”丽兹说,“波特教授一定不会放任他的。”


我痛苦地叹了一口气。


“对了!明天早晨有波特教授的双节魔法史。他布置了一篇一点五英尺的小论文,主题是《二十世纪美国魔法议会与国际巫师联盟的关系》,不过前天上课的时候,他说你可以晚四天交。”


“太好了。”我呻吟,“简直是太妙了,一出院就要赶作业。”


“哎!”丽兹戳我,“你再跟我说说,波特教授都跟你谈什么了呀!”


“主要就盘问了些细节,丽兹——除了没说我假装是你的事,我全说了。我说那幽灵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带着级长徽章,似乎是斯莱特林学生,精通黑魔法,然后我们之间的对话我差不多都说了。说真的,那个房间里简直装满了黑魔法,走在里面,就像——就像在黑魔法里游泳。”我打了个寒颤,看见丽兹皱眉,“怎么?”


“幽灵没有魔法。”


“他不会用魔法,怎么差点弄死我的?”我感觉心里像住进了一个炸尾螺,不由得提高了音量,“我差点死了,骗你干什么,难道区区一个幽灵就能——?”


丽兹脸色有些苍白,她有些支吾了起来,抬眼看了看我:“哎呀……不是——我……”


我看着她小鹿似的眼睛,心里像打翻了一杯滚水。我叹了一口气,扯出一个笑容,开了个玩笑:


“他还吓人地英俊。”


丽兹咯咯地笑了起来:“你真这么说啦。”


我推了她一把。


“我当然没跟波特教授说,我只说了——黑头发,灰眼睛,很瘦,很高。”我总结。


突然,我想起了点什么


“啊, 对了!波特教授最后说了一个名字。”


“什么名字?”


“我有点记不清了,他声音好小,但麦格教授一听,脸色就跟死了一样。好像是什么……”我回忆道,“兰道尔?兰德勒?不对,是里德尔。”我肯定地点点头,“里德尔,里——德——尔——。应该是这个名字。”


“谜语?”丽兹说,“多奇怪的名字,是姓还是名?”


“不知道。”


“太晚了,明天再想吧。”



一直到周六清晨,我俩才找到机会去图书馆翻档案。丽兹负责看校史和翻报纸,我负责看黑巫师历史——简单点说就是我看趣闻轶事,丽兹干正事。年轻的我并不喜欢看干巴巴的正史,倒对些花边传闻感兴趣得很。


“成为幽灵的巫师会保有生前最后一刻的模样,那个恶灵明显还是学生……但二十世纪以来都没有在校死去的里德尔。”丽兹说。


“我也没找到叫里德尔的壮志未酬就死了的黑巫师。”我说,深深沉浸在丽塔·斯基特的连续五年畅销书排行第一《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中,“你知道格林德沃是个预言师吗?”


“不,我不知道。”丽兹抿抿嘴,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你确定你没看错?他穿的院服跟现在没有差别?1923年校服大改过一次,如果你没看错,那么他一定是二十世纪的。”


“我眼神可好了。”我申明,“我可是20/20的视力。而且波特教授认识他呢,那他能有多老。”


“唔,虽然没有惨死的里德尔,叫里德尔的斯莱特林倒是有一个。呐!”她把一大摞书推过来,最上面摊开了一本看着很老旧的书,页眉写着“霍格沃茨全编:二十世纪”,章节标题是“1940s”。丽兹起身走过来,手臂搭在我肩膀上,翻到做了标记的几页。


“1942年,斯莱特林级长,汤姆·里德尔。”她另一只手轻轻描了描那个名字,又向前翻了两页,“1940到1942他是我们院的击球手,但这几年斯莱特林一直没有赢过魁地奇。还有这里——”


她手指滑到右下角。


“特殊贡献奖,为提供有关密室继承人的紧要信息。”她轻轻念出声,“什么信息?”


“密——室——”我说,整个人仿佛浸在冰水里,“说不定里德尔和神秘人有关,这个时间点刚刚好!波特教授的传记里说六十多年前密室曾被神秘人打开,并嫁祸到了海格身上。”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嗤笑了一声。说真的,比起海格,我一个麻瓜种都更有资格做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丽兹没有回答。


“但他成功毕业了呀?”我说道,“如果他毕业后再死,他怎么会还穿着校服?啊!我知道了!”我恍然大悟地一拍手。


丽兹在我对面坐下,盯着我。


“有些人有变态的爱好。”我说。


丽兹对我翻了个白眼。


“我说的是真的!他说不定毕业了!要知道,幽灵并不是只能停留在他们死去的地方的。”


丽兹选择无视我的合理推测。


“我查了1938年霍格沃茨的入学名单。他的全名是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我不记得历史上有什么有名的汤姆或者马沃罗或者里德尔……”我绞尽脑汁也只想到了13世纪杀妻娶女的马沃罗·布莱克,不过年代明显对不上。


“也许我可以写信问问我妈妈……”丽兹说,不自觉地咬着笔杆。


我皱眉思索了一会儿,露齿一笑。


“不需要那么麻烦。”我说。



***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是谁?”


波特教授正从我手里接过论文。听见我的问题,他手一抖,论文掉了地,整个人就仿佛中了石化咒一般,连眼睛都不眨了。


有戏。


“有时候我真觉得你应该在我的学院。”他叹了口气,我露出一个微笑。波特教授当然不会意识到直白也是狡诈的一种形式,“谁告诉你的?”


我没有回答:“他和神秘人有什么关系?”


圆镜片后的绿眼睛闪着凌厉的光。


“谁告诉你的?”


我半趴在讲台上用手支着脸。“没谁,里德尔又不常见,这一百年霍格沃茨也只有一个。”


波特教授的脸色好看了一点。他叹了一口气。


“戴维斯小姐,好奇心不是罪恶,但我们应该谨慎对待好奇心。有些事是不应探究的。”


“我难道不应该得到一个解释吗?”


波特教授皱起眉,瞪了我一眼,小声嘟囔了什么。


“……什么都想知道,除了真正值得了解的事。”


一声嗤笑从我身后传来。


“麻瓜文学?波特,这真是你的风格。”


我回头,差点僵住了。我的谋杀者——谋杀未遂者正在身后看着我,半飘在空中。他看着我,神情似乎还有几分愉悦。


“戴维斯小姐,嗯?”


我诺诺地应了一声。


他满是恶意地笑了起来,牙齿像鲨鱼般闪闪发亮。


“你知道上一个在我面前撒谎的人怎么样了吗……泥巴种?”


我大叫一声,“嗖”的一声就窜到波特教授的椅背后面,他已经站起来了,垂下的袖子正好能给我抓住住。我是对的,我痛苦地想,我真的没有勇者斩杀恶魔的勇气,这种事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做吧——


比如波特教授。


波特教授就比我要镇静得多。看到我们共同的幽灵朋友,他似乎并不吃惊,只是有些警戒。他现在另一只手正按在桌面上的魔杖上。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侧面的棱角,在窗户斜洒进来的阳光下熠熠发光,啊,还有那宽阔的肩膀,完美地遮住了我,他的绿眼睛一定瞪着敌人,仿佛酝酿着一打AK咒,不出三秒,我们的幽灵朋友就会在他的目光下消融——我本来揪着他袖子的手鬼迷心窍地往他劲瘦的腰线滑去——


就快环住他的腰了——


我一定是被丽兹附体了。


但哪怕被哈利·波特的魔杖指着,里德尔脸上也没有一丝一毫惧意。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小动作,脸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他死了。”停顿,“像一个懦夫,一个蛀虫,跪在我面前,祈求我,恳求我,仿佛旧景重现——”


“够了!你胆敢——”波特教授的话仿佛突然在嗓子眼里噎住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的侧脸仿佛又灰白了几分。他端起魔杖,稳稳地指向对面,“里德尔,看来这么多年,你也没什么变化,仍然以折磨孩子为乐。”


“那可不是个孩子了。”那魔鬼正带着笑意望着我,我感觉我又要哭出来了。“况且,你又能做什么呢?哈利,你不能驱逐我,你不能打败我,过了这么多年你依然发不出不可饶恕咒,你甚至不敢对麦格提起我的存在。好一个无畏的格兰芬多。”


“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们共享灵魂,哈利……想想你窥进我脑海里的那些年,我可以为你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


我震惊地瞪大了眼,什么?我感觉手下颤抖了起来。是波特教授在颤抖,不知道是出于怒意,也许是恼羞成怒了。我暗暗想。


“你在玩什么花招!”


“死者滞留在凡间,是什么原因?波特,你不妨猜一猜。”我的杀手挑了挑眉,“我也许喜爱撒谎,但我之前却说了实话,我不打算杀——你的小女友,你大可放心。”他说“小女友”的时候口吻很奚落,仿佛觉得沾上了什么脏东西。


我简直能听见脑子里零件飞速运转的咔吧声,里德尔,里德尔,真是个谜语。波特教授和他说的话里全是哑谜。我之前肯定想错了方向,里德尔跟神秘人没有关系。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把拼图拼起来——用我引以为豪的逻辑能力,没错,在我来霍格沃茨之前,我可是伦敦草场小学的推理比赛冠军!这一点小小的谜题难不倒我……


灵魂,黑魔法,折磨,孩子,眼神,语气,再加上他一身校服装扮……


半分钟后,我心里只有两个字。


完了。


TBC


我快忙疯了……

这小玩意儿全当放松……

顺便有兴趣的人欢迎来看一眼我的子博 @让我一个人静静地萌一下all伏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