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HP/LV】汤姆·里德尔和他的混账学生(1/5)(R)

简介: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汤姆·里德尔觉得他最喜爱的学生脑子进水了。


又名:第二个简单的pwp

前篇(不看不影响理解,设定已经不同了——总体设定一致,你懂的)

17年6月10日:我觉得不看前篇还是挺影响理解的,去看一眼呗!


警告:

1. 毛头小子HP*伏三岁(看清cp)

2. ooc,ooc,ooc。重说三。

3. 我的pwp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不成功的crackfic了

4. 邓布利多什么都知道


第一章 “禁闭”风波

汤姆被敲门声惊醒。

有一瞬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好迷茫地看了看四周。面前是简单的红木办公桌,四周是烫金的格栅壁纸,右手边是占据了整面墙的书柜和书。他自己正握着一只羽毛笔,笔下有一沓整齐叠放的羊皮纸,最顶上的右边写着一个锋角凌厉的E——他的字迹。桌面前方摆着些小器件,沾着木屑的磨具、冒着银白蒸汽的迷你坩埚、还有一个锁得严实的箱子。他有些好奇箱子里装着什么,但很快就收敛了心思,回望向大门。

敲门声又传来了。

“请进。”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他的声音仿佛坠了蜜,平滑得很,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突兀之感。

奇怪——


门开了,哈利·波特探身进来。


“里德尔教授。”他说。六年级的格兰芬多头发蓬乱,额头沾着汗,身上沾着灰,脸上透着青少年特有的红润,好像刚刚从魁地奇场的东边滚到了西边,又从南边爬到了北边。汤姆看着他挎着包大步走到了对面,坐下。

“今天做什么?”波特问,语气很熟稔。汤姆皱起了眉。他试图想起波特的来意,但混乱的大脑却没能给他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窗外刺眼的阳光透过窗纱照得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正午了。

汤姆思索着他今早的动向,然而,些许后,他便心慌意乱起来。他发现,不仅仅今天早晨,连昨天、前天、上个礼拜、今年一整年——他全都不记得了。记忆和现实间仿佛隔着一层毛玻璃。透过玻璃看去,他只能看见朦胧的影子,变形的人物,扭曲而熟悉。

他的心脏重重地撞在肋骨上,手指下意识地攥紧了——

魔杖?

没错。

魔杖,紫衫木,十三英寸,凤凰羽毛杖芯。

魔杖。

他的魔杖。

波特奇怪地望了他一眼。

汤姆机械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思绪飞转。

这明显是一次预约好的会面。波特的名字在他舌尖翻滚,仿佛有千斤重。他莫名地愈发烦躁起来。抬眼,他望向耐心坐着的格兰芬多,强压下恐惧,试探性地开口:

“我们说的是今天吗,波特先生?”

波特迷惑地看向了他。

“对。禁闭……”波特舔了舔嘴唇,汤姆注意到他嘴唇上有些起皮,“就是在今天。”

禁闭。

是了。

“啊,波特先生,”他说,双手交叠,笑了笑,状似懊恼,“真是抱歉,我记错日子了。你知道,如果每天都过着备课、教书、批改论文的日子,一个人很快就会丧失区分星期三和星期五的能力的。”

他叹了一口气:“只教一门课的后果!”

啊,是了,他毕业游历之后,就当了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课教师,四十年了。

波特仍然注视着他,汤姆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只想着把波特赶紧打发走,好腾出时间来思索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马上还有一点急事要处理。不好意思。”他挂上了一个歉意的微笑,“不如你去……”

一个名字跳到他脑中。

“去你们院长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他召出了一张纸,“让我给米妮写张条子……”

半分钟后他写好了纸条,双指夹着递给波特。波特没有接,他迟疑地看了看汤姆,眼神古怪。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双手撑在桌面上,身躯投下的阴影罩住了汤姆。

这对峙般的场面让汤姆陷入了一阵迸发的记忆之中。


一个小小的波特站在一块奇怪的镜子旁边,攥着拳,同样小小的脸上满是不合年龄的坚毅和憎恶。

他看起来……八岁?九岁?十岁?

记忆中波特脸庞上大而明亮的绿眼睛让汤姆不由得微笑起来,但小波特的怒容又让他想皱眉。


汤姆低头,捏了捏鼻梁。他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毛病,但哈利·波特——汤姆的得意门生:他现在可想起来了——是不可能那么看着他的。他又抬起头,直视着绿色的眸子,那有些相似的怒意令他一阵恍惚。

曾经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当年骨节突出的瘦弱四肢已覆上了一层薄薄的肌肉,原本会让韦斯莱夫人尖叫“小可怜”的脸蛋也有了些棱角。比起不知道哪里来的记忆里的他,面前的波特颜色鲜活许多。

他暗自发笑,心里涌起了一股奇异的欣慰之感,仿佛终于发现自己的儿子——孙子——已成为独立、强大的男巫的事实似的。

但不管这不合时宜的多愁善感,他还是得把波特打发走。


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缓和场面的话,波特就开口了。

“你……你是什么意思,先生?”波特说,“你和我都知道……你……”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你可以直说的,教授。”

汤姆觉得事情可能跟他揣测得不太相同。大不相同。他靠着椅背,盯着波特的脸。这个男孩简直把情绪写在了脸上,他甚至不需要摄魂取念就能读出他的想法。但波特现在明显情绪复杂得连他自己也不可能搞清楚。不知为何,汤姆有些不安,他凝视着男孩,轻轻探进了他的——


一秒后他震惊地逃出了波特的大脑,思维一片混乱。仍清醒的一部分脑子在尖叫着让他收敛情绪,保持长辈风度,不要跟个白痴青少年一样张着嘴,瞪着眼,身体瘫在椅子上,就差口吐白沫了——但鉴于汤姆目前能调动的思维能力十分有限,他碎在地上的风度一时半会儿还黏不回来。

波特一定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什么,因为下一秒,他脸就红了。

“教授,你太过分了。”他说,一把夺过了纸条,跟来时一样一阵风似的出去了,门在身后重重地摔上。

汤姆愣了半晌。半晌后,他气得几乎哆嗦起来。

谁过分啊!


***

汤姆好像确实搞错了什么。


他想找波特谈谈。直觉告诉他,他记忆丧失的关键就在波特身上。但他隔了几天都没能再跟哈利说上话。防御课时,波特总是在上课后从后门偷偷溜进来,一下课一定第一个拎着书包冲出教室。他身边那个女孩——那个泥巴种格兰杰总是急匆匆试着跟上他的脚步,像一块甩不掉的牛皮糖,他总能听见她大声抱怨哈利走得太快,不给她留堂答疑的机会——

——好像汤姆会很乐意解答她的问题似的。

他磨着牙,想道。

他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试着在礼堂用餐时跟哈利搭话——甚至坐到了格兰芬多长桌那里,看在梅林的份上,那可是格兰芬多!但汤姆刚刚说了句“波特先生”,波特那死小子就放下南瓜汁,打断了他,生硬地说了句“我吃饱了,我还有课,我先走了,教授你用餐愉快”,就离开了大堂。

波特晚上明明没课!别以为汤姆不知道,汤姆无所不知,汤姆无所不能,汤姆连波特每天都要腾出半小时跟死老头喝“下午茶”,花上半小时骑着扫帚闲逛,再浪费半小时在跟马尔福拌嘴都知道。

他坐回教师长桌时,邓布利多——天杀的邓布利多——看着他愉悦地微笑了起来。

“年轻的小烦恼真是美好啊。”他揪着胡子,仿佛怀念着什么,“想想我年轻的岁月,汤姆,青春是无法用理性解释的,年轻人总是疯狂而又浪漫。看到你,我就感觉自己是一把老骨头了。”

汤姆不在青春期。

汤姆不是那些在走廊肆虐的小男巫。

汤姆不年轻了。

汤姆已经天杀的六十九岁了!

虽然,理论上说,他是一个永生的人。所以,理论上来说,汤姆当然可以被算作十六岁,他永生的起点,而不是六十九岁,但是,邓布利多不应该知道这一点。邓布利多只是在奚落他,用他特有的那种谜一般的微笑和居高临下的口吻,他并不知道汤姆成功地做出了——

做出了什么?

汤姆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滞留很久,邓布利多“你和我有一个小秘密”的微笑让他无法专心思考。他眯起了眼,发现有些事是不会随着时间变化的。五十年前的邓布利多一句话能气得他暴跳如雷,五十年后的白胡子的邓布利多还是可以。区别只是年轻的时候汤姆掩饰功夫好,还能假笑着面对,现在——汤姆早就不需要涵养这种东西了。

“管好你自己的事,邓布利多。”他冷冷地说,“不然我很乐意帮你管管。”

他露出了一个捕食者的微笑,牙齿闪闪发亮,赶在老头的叉子赶到前抢走了最后一块培根。邓布利多心碎的表情让他心里充满了恶毒的愉悦。

“还有,不要叫我汤姆。”


汤姆终于在走廊里遇见独自一人的波特时,他开口了。

“波特!”

波特好像没听见,继续向前,汤姆注意到他步子有些蹒跚。

“波特!”

好极了。他知道他在刻意假装没听见了。他加快了步伐,匆匆掠过正奇怪地看着他的几个学生,抓住了波特的肩膀。

波特甩开了。

“哈利!”

“教授。”哈利回头,表情冷漠地瞪着他。

他叹了口气。“你的脚怎么了?”

波特没有回答。

“跟我来。”

他将波特推进了旁边一间空教室,不顾男孩的推搡,卡着他的腋窝把他抱上了落满灰尘的讲台。

“Eww, Tergeo.”波特脸皱了起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魔杖挥了一下。讲台干净了一点,但还是有一些灰蒙蒙的尘土在黏在哈利的衣服和裤子上。

汤姆有些好笑。他卷起波特的裤腿,看见左脚踝上附着一块巨大的淤青,泛着让人作呕的土黄、淡青和暗紫,周围破碎的血管清晰可见。最中间的皮被蹭掉了,还在渗着血。他伸手按了一下周围。

“嘶……疼!”波特叫道。汤姆皱起眉头,魔杖尖在淤青上划过。

“骨裂了。”他说,“怎么搞的?怎么不治一下。”

“我不会。”波特脸红了,“我不知道什么治疗魔咒。”

“你就可以用Tergeo止血。”汤姆叹了一口气,“看好了。Tergeo。”他缓慢地挥了挥魔杖,粘在淤青旁的血渍随着他的动作一点一点地分解、消失。“骨折可以用Ferula固定,但你的只是一个小裂痕,唔。”

他迟疑了一下。

“Episkey就行了。”他轻轻念了咒。伤口很快收了口,淤青看着也没那么可憎了。“接下来几天注意点。”

霍格沃茨真应该增设医疗课。汤姆在脑中写了个备忘。下次开会他必须跟死老头提一下。

“谢谢。”波特面无表情。

汤姆无暇恼怒他的无礼,他决定抓住机会进入正题。

他清了清嗓子。

“波……哈利。”汤姆顿了顿,思索着说辞——这到底要怎么开口?他很快痛恨起他莫名其妙的心绪来。凭什么是他心虚?搞得像是汤姆做错了事似的,然而犯了错的明明是是哈利·詹姆斯·波特,这个满脑子都是青春期不可言说东西的小毛头:不尊重师长,尽搞些歪门邪道,还满口跑火车,“上礼拜……”

波特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眼神满是控诉。

他感觉心里有一股奇异的怒火,嘶嘶地开口:“男孩,是你说禁闭的!”

“什么?”对方不敢置信地叫道。

汤姆沉默,他不想在波特面前说更多——哪怕冥冥之中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似乎在强迫他开口,向眼前这个毛孩子吐露真相。汤姆觉得这一定是邓布利多的错,他肯定给他下了强迫咒。

波特盯着他。几秒后,他恍然大悟了。

“啊!”他说,“怎么会?你以为我真的是去关禁闭的?”

他探究地看着汤姆的脸。半晌,脸慢慢红了起来。

“我们不是……说好了?”

“我不记得。”汤姆辛苦挤出的耐心正在被一点一点消磨殆尽,他的和蔼可亲的防御课老师面具滑开了,魔鬼终于露出了真面目的冰山一角。汤姆眯着眼看着眼前的格兰芬多,上一个在他面前如此无礼的人早就……

早就什么了?

汤姆决定过一会儿再想。

“我不记得我们说好了什么鬼东西。”他吼道,“我只记得你敲门,之前的事我不记得。”

对面的人脸已经红得像个番茄了,汤姆不知道他是生气,还是终于意识到错误,开始反省了——早该这样!

“那你也不能看我的脑子!”

好极了。

这小子居然还有脸生气。

“我也不想看你脑子里的那些东西。”他咬牙切齿地说。

下一刻,波特就狠狠地推开了他,以一个半残的人最快的速度跛着脚出去了。

很好,又一次失败的尝试。汤姆阴郁地想。

他揉着撞到桌角的腰,心情愈发恶劣了起来。

TBC

第二章

评论(1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