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Uncharted 第七章 完

简介:萌萌的大超自作孽不可活,开始了他作为瞎子的第一天。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六章



第七章 没什么发生了改变


生来名叫卡·艾尔,因路易斯·莱恩而以超人之名在公众前著称的克拉克·肯特,感到一股奇异的压感在太阳穴处汇聚,那对于人类而言那可能叫头痛。今天是克拉克·肯特第一天假装几乎全瞎并以其为借口的日子,而他做到这事的方式,就是完美保持着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记者人格”的方方面面。对极了,他就是要通过做“他自己”来假装是个瞎子,什么额外的也不需要做。所以他头疼。或者感到了他以为是头疼的玩意儿。


如果可以,他真想回溯时间,把引起这一切的自己痛打一顿。


他一边确保自己是平常的自己,一边穿过新闻室,与此同时雷德福德将一个他经常撞到的小垃圾桶从他前方拿开,放到桌上。他小小环视一圈,发现通常的目标都被从行进的道路上清了出去,包括弗莱德里克森通常摇摇欲坠摆在桌边的一沓报纸。小心翼翼地克制住了对这些事的反应,他没发生什么惯例的“意外”就来到了自己桌前——那些通常参与着这些“意外”的物品都被从路上移开了。在桌前坐下时,佩里·怀特处传来了一声大吼,“肯特!来我办公室!”


走向老大办公室时,他注视着好几个人急匆匆将东西从他面前挪开。那些他通常撞到、绊倒或者“意外”撞翻的玩意儿——一般取决于他当时有多喜欢玩意儿的主人,他的同事。当然,这很小肚鸡肠,但每个人都得有个防止自己发疯的爱好,而小破坏通常能阻止别的地方发生大破坏。他越不倾向发生“小意外”,他作为超人的攻击性就越强。小麻烦会堆积起来,而如果他“意外地”摧毁某人的订书机,他就不用往那人脸上揍一拳,因为在他看来,他们扯平了。


肯特爸妈也许养育了一个好孩子,但跟公众的想法不同,他们可没养一个受气包。


很快,在撞到罗杰逊并导致更多咖啡沾到对方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的仅一次小意外后,他进了佩里的办公室里,站到桌前。


“法定盲人,哈?”佩里有点讽刺地说,“好吧,那解释了为什么门在两尺开外时你却总撞穿墙。”


“你说什么,老大?”他问,不敢相信他听见了他觉得自己听见了的话。佩里·怀特在成为主编前也许是个记者,一个该死的杰出记者,但没有任何其他记者发现了他的身份,所以佩里·怀特也完全没理由发现。估计佩里本来想说“撞到墙”,而不是“撞穿墙”。他通常让外套撞上男厕的门和撞到一堵墙的频率分别是一月一次和一年一两次。


“没什么,肯特。”佩里说得有点过于急促,“我叫你过来,是想说,如果你的工作质量因为你的 ‘目盲’而下降了一星半点,你就被炒了,不管你是不是明星记者。虽然你的文章很卖报,但只针对雇用你这件事,我上司就已经严厉批评过我了。”


“老大,你不需要担心这个,我和往常一样。”他真诚地说。


“不错。”佩里低吼,“现在出去!”


叹了一口气,他转身离开了房间,穿过新闻室。房间里的人们匆忙将物品从他前方移出放到桌上,但他还是撞到了露易丝的桌子,这个小撞击让桌子晃了晃,桌上打字机旁的咖啡从杯子里洒了出来。露易丝通常不是他的目标,但他今天一天过得都很糟糕,并且还在生着上一次救援的闷气:在将露易丝救出危险后几分钟,她就又一次冲进了危险当中。当然,他很爱这个女人,但她有时候真是太令人恼火了,尤其是在追踪报道的时候,她完全不会停两秒钟思考思考自己的安危。


他坐回桌子前,抓来了笔记本。虽然他在变身超人时经常借口说笔记本丢了,但它们从没真正丢过。他倾向于以别的记者的二倍速来翻阅笔记。原因是如果不是必要,他很少用手记录。他高中时甚至用在邻居农场帮佣的工资给自己买了一台打字机。这个原因是即使他试图很轻柔地写字,他也该死的总将手头的铅笔或钢笔穿透纸头,在他写着的纸张上搞出许多纹路和凹陷,弄得它们几乎用不了。大多数笔记他都用铅笔记,因为铅笔替换起来比钢笔便宜,而如果他弄断了笔尖,他可以简简单单地削一下。而钢笔……


就在他把快写满的笔记本翻到正确的一页时,露易丝过来将笔记从他手里夺了出去。他任由她这么做,没有冒撕裂纸张乃至封面的险。他不知道她在找什么,但翻阅笔记的几秒后,她眉毛就挑起来了。她随机停在了某个有笔记的页码上,开始用手指划着那些全拼而不是其他记者如露易丝习惯的速记笔记。由于超级速度,他听写、转录完全没有问题,因此他从不需要速记。他知道速记,也知道怎么读,他只是自己不用而已。


嘟囔了句“你基本上可以摸着读了”,露易丝把笔记还了回来。他匆匆翻到正确的页码,却发现露易丝已经扯走了那一页。考虑到他俩正在进行的报道比赛,还有露易丝知道他从她鼻子底下抢了一系列她正忙活的报道的事,他完全清楚她偷走那页的原因。幸运的是,就像露易丝所指出的那样,一个人基本上可以通过触摸读出他写下的笔记,而露易丝又忘了扯下这页下方的那一页。


轻笑着露易丝有些犯傻的举动,他开始工作了。许多人对露易丝所干的事会感到烦扰,甚至是恼火,但他不会。他知道露易丝拿走那一页是想说什么。在她看来,虽然他的“残疾”暴露了出来,但他俩之间,没什么发生了改变。


每当他有些忘了他为什么爱上露易丝的时候,她就会做些这样的事,重新提醒他。除了对待他像对待一个正经对手而不是许多记者同事所认为的笑话(不管他作为《星球日报》明星记者的地位),她还是少数不是罪犯,却敢于对抗超人的人。


END


时隔六个月,或者五个月,这篇我终于干完了。


评论(8)
热度(49)
  1. wuli物理,唉……wuli物理,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超人粮食文主页
    话说我真的要爬墙了诶!有没有人有兴趣接手一下这个子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