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居然没有挂?

⬆️整个HP最喜欢的两个人~

全心全意萌老伏。
被美色(和丑色)所迷。

我就是个颜狗。
拉叔的颜狗。
TR的颜狗。
老伏的……咳……
没错!我也是老伏的颜狗!

七日雨 第六章

趁我想更的时候赶紧多更几章……尽量明天搞定,结束。

然后我就更《宿醉》。

然后我就放心地爬墙了。嗯。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五章



克拉克在门口停下,无法再前进一步,暗暗希望他保持了距离。


坐在布鲁斯床上的女人双脚赤裸,盘在身下,单手撑着身体。她穿着黑色便裤和一件印着银色图样的松松垮垮的白衬衫,长长的黑发垂落到背上。一个黑色皮革钱包躺在她身边。她闲着的那只手伸在空中,愤怒地指着布鲁斯。布鲁斯面对着她,肩膀低垂,神情警戒。他看到女人了身后的克拉克,表情一瞬变得惊惶。女人转身瞪着克拉克。


她很美,当然。但不仅如此,她还沉着,持重,每一个举动都暗含力量。她的仪态是王者般的自信——那些布鲁斯信任并允许进他卧室、上他的床的人必定会有这般的自如和控制。克拉克不自觉地有些苦涩。必须要完整、完满——


女人的脸被欣喜点亮。“克拉克!”她轻声说,跃过宽阔的床,抱住了他。


克拉克眨眼,低头看着她——她将他举向空中,仿佛他是个小娃娃似的。放下他,她清了清嗓子。“你……也不记得我了。”她问,语气半是疑问,半是肯定。


“不。”他说,新的悔恨撕扯着他的心。她的一切都难以忘怀,正如布鲁斯一样。视线从她面容上移开,克拉克看向布鲁斯,带着一丝突兀而解脱,语气肯定,脱口而出道:“你们不是恋人。”


她仰头笑起来。“你觉得——啊,克拉克,我真抱歉。”她说,吻上他的额头。


“你跟布鲁斯有联系吗?那是我不记得你的原因吗?”


“没有血缘关系。”她说,边轻快地向布鲁斯一笑,“但他和我确实是某种意义上的亲人,我们都是。”


布鲁斯本笑着看着她,面容带着一丝喜爱,但听见她最后一句话后,那笑容消失了。“戴安娜。”他警告道,两人间的空气似乎又开始劈啪作响,气氛紧张。


“他应该知道。你必须告诉他。你不能只让他做自己的一半。”


“嘿!”克拉克说,不知哪里来的愤怒涌上心头,“我可不是任何东西的一半,我就是我自己,哪怕我不记得某些事——”


“——你会背离你的传承,你的力量,你的责任。”戴安娜厉声说,“布鲁斯可能允许这样的歪曲,但我不会!”她抓住钱包,打开,拉出了——


阳光。


错了,克拉克意识到,他眨眨眼。那是某种线,由金绳编织成的穗带,像太阳一般闪耀。


“戴安娜!”布鲁斯向前,但戴安娜举起一只手,他便停住了。他看上去心烦意乱,满腔怒火。“这是不正确、不自然的。”他吼道。


“再没有比真理更自然的东西了。”戴安娜说,伸手——克拉克颤抖了下——将绳子绕过他的手腕。


他们看着对方。克拉克等着某些戏剧化的事发生,但什么都没发生。那绳子就是个亮闪闪的绳子,并不烫人。他小心宽慰地叹了一口气。


“你是谁?”戴安娜问。


克拉克差点笑了。“我以为我才是那个失忆的人。克拉克·约瑟夫·肯特。”


“你是谁?”戴安娜又问了。她面容透着凶狠,克拉克几乎想退开一步。不过那也意味着他会远离站在她身后、眼神痛苦的布鲁斯一步,克拉克不会那么做的。


“我告诉你我是谁了。我不知道你想要我说什么,但我不记得做过别的什么人。用一条亮晶晶的漂亮小绳子把我绑起来也不会改变事实。”


“亮晶晶的漂亮小绳子。”布鲁斯说,他粗哑的声音下压着一阵突兀的笑声。


戴安娜没笑,但她的眼角似乎无法抑制地染上了一丝温暖。“好吧,它确实又漂亮又亮晶晶的。”她说。


“而他也确实什么也不记得了。”布鲁斯说,“如果他不记得,他就没什么真相给你。”


克拉克试着将手挣出来,但失败了。“戴安娜,让我给你点真相。我在一条沟里醒来,感觉难以置信地疲惫,只记得如何前往哥谭,记得某个叫布鲁斯的人对我很重要。之前的几日——”他感到自己的呼吸停止了,“我需要那几日,我需要独属于我的几日,只有我,没有工作或者——或者不管什么我不记得的事。”他停下了,心砰砰直跳,似乎听见了一千声遥远的尖叫,“我不记得布鲁斯,或者你——很明显,我不想要记得我生活的这一部分,我不知道原因,但我需要记忆缺失的一段时间,我需要一段时间发现布鲁斯——真正的布鲁斯,而不是那个参加聚会或者对报纸宣布某些白痴宣言的布鲁斯。我来这里来发现他,我也做到了。他说他之前不爱我,也许那是真的,但现在,我爱他。”


布鲁斯发出了些细碎的声音,举起手,仿佛克拉克要打他似的。


克拉克继续进攻,气也不喘,说道:“他很有激情,很固执,浑身都是秘密,对草莓酥的看法浅薄极了。而我爱他,戴安娜,这就是真相。”


一片寂静,唯一的声音便是布鲁斯急促而用力的呼吸声。戴安娜缓慢地点了点头,将绳子从他手腕上解下来。“这是真相。”她说,转过脸去。


布鲁斯跨步向前,怒火涌动,瞪着她。“这样不对。”他说。


他的拳头攥紧了,眼神暴怒,但戴安娜回应的方式仿佛面对小猫咪的大丹犬:她微笑,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动作流畅,完全不在乎面前这男人似乎会打她一拳。“那是真的。”她说,对他摇摇头,动作几近亲昵。“我们谈过这个,布鲁斯,我来这里并不是来遵循你的是非观的,大部分时候,我们的是非观重叠着,但不要自欺欺人,认为它们会永远重叠下去。”


布鲁斯继续怒视,下巴紧绷。


“听着。”过了一阵,克拉克说,“我觉得,很明显,现在正发生着许多我弄不明白的事。”他揉着戴安娜绳索之前捆着的手腕,“我也觉得,很明显,你们都不打算告诉我。”


戴安娜和布鲁斯都看向他,表情慢慢从“好笑”到“敌意”到一个模子的羞愧表情。他们强硬的脸部线条并不容易呈现这样的表情,克拉克压下了一阵不合时宜的想笑的冲动。


“如果你确实不想记得。”戴安娜说,“我没有资格强迫你知道这些事,天神知道我——”她停下了,眼角泛上一丝几乎是同情的东西,还有某种比她美丽的脸蛋要老朽得多的痛苦。“但我相信你会发现,即使你本人并不这么希望,你的责任感将盖过你对独处的需求。”她说,接着她对布鲁斯点点头。“你很幸运。”她说。


布鲁斯向前,手指触上那金色的绳索,眼神阴郁,挑衅。接着他挪开了手,“我不能。”他说。


“我知道。”戴安娜说。


布鲁斯扬起下颌。“但我确实爱他。”他说,“而我不需要任何东西强迫我这么说。”


她吻了吻他的额头。布鲁斯弯下头颅,仿佛受到了赐福。


“我也不认为他需要,布鲁斯。”


她走了后——克拉克看不到车,她仅仅走出去,消失在了雨幕中,仿佛雨点无法触及她似的——克拉克对布鲁斯做了个鬼脸。“你们能不能停下谈论我,仿佛我不在场似的?”


“抱歉。”布鲁斯说,他重重地坐到沙发上,凝视着双手,“抱歉。”


“我确实爱你,没什么强迫我说这句话。”


布鲁斯仍然看着双手。“跟我走走?”他说。


“我会跟你去任何地方。”克拉克说,布鲁斯的嘴唇弯曲,似乎是个笑容,但线条却满是忧伤。



他们走过丛丛树林,雨点滴滴答答地敲着伞顶,空气里弥漫着蕨草和腐烂树叶的气息,浓郁扑鼻,泛着泥土的气息。在树丛的边缘,一颗庞然的橡树矗立着。越过它,克拉克能看见陵墓的大理石墙,上头爬满了常春藤和片片阴影。


布鲁斯停住了,手覆上树干,修长的手指满是爱意地抚上地衣覆盖的湿润树皮。“我以前总是爬这棵树。”他说。


他丢下伞,一跃而起,抓住最低的树干,以一种敏捷到让克拉克挑眉的方式荡上枝条。他继续攀爬,直到离地很高的地方,坐到了一条宽广的枝干上。他低头,向克拉克示意。


克拉克动作就慢多了,带着些许笨拙和犹疑在雨水中湿滑的树干上攀爬,但最终,他坐到了布鲁斯的身边。雨点打落在他们身上,打得布鲁斯的发丝贴在了头皮上,不过他似乎没有注意。对于布鲁斯、戴安娜和他自己间的关系,克拉克有一千个问题,但他不知道从哪儿开始(某种秘密社会?像光明会?简直疯狂!)。所以他仅仅坐在树上,沉浸在穿林打叶的雨声中,只是等待着。陵墓在他身后,在一片静谧中沉思。被焚毁的萧索老宅在他们右手边。面前,山脚下,湖面在雨中颤抖,岸边的湖边宅邸仿佛一个玻璃盒子。


“这就是我。”布鲁斯说,“看看那湖边的房子,克拉克,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是一场表演,一个骗局,空洞生活的透视画。之前,我伤害了你。我也爱你,然而,爱也许不够。”他的发梢滴着水,眼神飘向远方。


“湖边的房子并不是你的所有。”克拉克反驳,“正如身后的陵墓也不是你的所有。我知道,在那之下,还有着点什么,有着点真实的东西。”讶异混着一丝好笑闪过布鲁斯的面容,克拉克接着说:“有可能,爱还不够。但那并不意味着爱不在那儿。”


他吻上布鲁斯的侧脸,冰冷的雨拍打在唇上。布鲁斯并没有转头回吻,但他也没有拉开距离。许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


“以前我在雨中游走时,阿尔弗雷德总是给我做热巧克力。我们回去如何?看看我能不能自己琢磨出来热巧克力的做法?”


结果,比起布鲁斯,克拉克更记得怎么做热巧克力。





克拉克在沙发上从一个满是绿影金光的梦里醒来,戴安娜绳索绕过的手腕诡异地发热。梦里有声音在叫他吗?


责任,义务,独处,爱。他看向湖,它在黑暗中静谧而安静,迷雾般的雨点几乎未能触碰水面。表面之下。


他挣扎地穿上牛仔裤和毛衣,进到夜色当中,再一次爬过长长的山脊,造访仍在等待的宅邸。



一场表演,一个骗局,空洞生活的透视画。



这一次,那寂静……有所不同。不在沉思,而在等待,期待着,屏息地安静。


他触上壁炉上熏黑的大理石架,感受着指尖下砂砾般的烟灰。那里还有两块烧焦的棋子,一个黑骑士,和一个白卒。克拉克摸了摸,收回手。


壁炉旁是一个老爷钟,指针融化弯曲,指向的时间既不存在,又仿佛存在在每时每刻。克拉克伸手,覆上钟箱。


手下,老爷钟转开了,露出一阶通往黑暗的楼梯来。


TBC


说真的,感觉自己好久不翻手生了。对比了一下以前第五章翻的开头和今天翻的……似乎有那么点文笔上的差距……


果然业精于勤而荒于嬉啊!


评论(1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