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黄昏日落

叶修/周泽楷


警告:单恋,逻辑死,伞哥出没。

写给 @高仿名包代购 的G文,有改动。


1.

周泽楷那阵子还在上初中。

十二月的寒风飒飒吹着,杭州冷起来,西湖的水都结了一层薄冰。他从边上踱过去,高高的颧骨被冻得有些发红,手深深插在上衣口袋里,但还是有冷意顺着孔缝丝丝地钻,冻得他手透心凉。他走走停停,好像在等什么人。

过一会儿,一个胖乎乎的身影从蒙蒙的雾里钻出来,老远就大呼小叫,一路“周哥”地过来了。

“今天这贼天气,下个什么雪,冻死老子了。”那人说,双手不住地摩擦着。他跟周泽楷岁数相仿,只是矮一点,脸上带着点少年人稚气未脱的婴儿肥。

“阿李。”周泽楷打招呼。他将手从兜里慢腾腾拖出来,手指并拢在小腹前,有一搭没一搭地搓着。阿李看出来他也挺冷的。

“周哥,我们赶紧去嘉世吧?”他小声说,“梁子那小子去哪儿了,怎没见着他?”

“嘉世。”周泽楷回答。


两个少年人便并肩走了起来,步履如风,在寒冬里似乎也带来了一丝朝气。

“我出来前,老太婆又发火了。我俩都没及格,她找不到你,就都冲着我来了。”阿李讲,“然后她叫我滚,我就说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就跑了。”

周泽楷扑哧笑了出来。

“然后呢?”

“然后?没然后了呀。不过这倒好,连借口都不用找了,你真该看看老太婆脸上的表情,得亏我跑得快。”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一时只能听见雪地上窸窸窣窣的声音。


天色昏沉,西边暗红,刀锋般的云横亘在夕阳前,仿佛割裂了天空,周边泛着淡淡的紫。绚烂。周泽楷没有别的词。夕阳没有旭日的暖,也不是弦月的寒,它平平淡淡、规规矩矩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形,带着一丝大势所趋的意味,隐没在混凝土森林之后。


嘉世不远,就在他学校附近,二十来分钟的路程,那有些破旧的网吧就出现在了面前。即使是白天,网吧里面也黑灯瞎火的。门口杵着一个人,正是梁子。

“哎呀,哥们儿,你们可算来了,我等得心都快碎了。”他手里夹着三个账号卡,递出来两张。一旋身,三人穿了进去。

那网管坐在台前,脸被面前的电脑挡了一大半儿,正打着盹儿。他被人进来自动响起的门铃一惊,睡眼惺忪地醒了过来。看到三人,挺乐。

“混小子们又不上学啊。”

周泽楷向他看去。

是个白净温和的年轻人,看起来像个文化人,然而一旦勾着嘴角笑起来,整张脸本带着的斯文劲就破坏殆尽了,往好里说,那意味叫不羁,实在点说,也就是混过社会、吃过苦、却还没摆脱年少轻狂气性的流氓本色罢了。

周泽楷只觉得眼前这人眼神很亮,很清。他有心赞美,但性子木讷,只是跟桩子似的杵着,动也不动。

“叶哥,帮我们开三台电脑!”梁子说。


周泽楷之前没见过这“叶哥”,但梁子似乎跟他熟络。他向来寡言,便将交际这差事全权托付给了朋友们,自己只是默默地跟着。前段时间学校看得紧,周泽楷翻了两次墙全给逮回去了,他便消停了一阵子。今日他赶了个大早,偷了宿管的钥匙出来,和阿李一起来应梁子的约。荣耀升级出了新副本,抢不到首杀,破不了记录,好歹也快些把副本过了。


“周哥,周大神,说好了今天带我飞啊!”梁子嬉笑起来,被阿李在后脑上拍了一记。

“不要给周哥太大压力。”

“他这技术,能有什么压力!”

……

周泽楷被急匆匆地扯到了电脑前面。


他们最后组了几个野人打完了副本,略过三十分,不上不下的战绩。阿李和梁子显然心满意足,闹闹腾腾地嬉笑了一会儿,便说要走。走得很快,道个别,拎起包,跑了。


周泽楷又孤身一人了。


他整晚都不想回去,直接开了竞技场。神枪手沉默着开火。枪口在鬼迷的角度闪现,火光带走神情惊愕的一个个敌手。若是在现实,那枪口必然已经是沾了手便要跳脚的烫。周泽楷不知道累,也不知道停,直到有人在右边坐下,一点额外的星火在阴沉的网吧里闪了起来。

一个漂亮的滑铲反击,周泽楷干净利落地结束了这张战斗。连胜二十七局。快午夜了。他拉下耳机右耳,视线转向右边抽着烟的男人。

“打得好,来一局?”对方说,烟灰落在键盘前,右手指甲磕在鼠标上,黑暗中蓦地清晰。他低垂了眼眸,看着那一点沫子从微红到深黑,应了一声。

对方看着他,蓦然笑了。“你可真是个闷葫芦,小小年纪……”

一张账号卡插了进去。登进的是枪炮师,有一个风格时兴的、稀奇古怪的洋文昵称。

约尔曼冈德。

周泽楷开着神枪跟他比了一局。枪炮师约尔曼冈德最后一滴血流尽之时,周泽楷也死了。荣耀的光芒没能照在这平局的赛场上。他眉头皱了起来。

那个网管只是笑着看着他,点上了另一根烟。

“你该赢我的。”周泽楷说。神枪手浑身满级橙装,金光闪闪,那枪炮师装备也……太寒碜了点。他心里想着开修正场再来一局,便先点了约尔曼冈德好友。

对方眸子闪了闪。

“不是我的号,我正代练呢。”

他摆摆手,叼着烟回去值班了。

徒留一人望着他的背影发呆。


2.

时间再怎么掐着算着过,不经意也过去了。升上初二,梁子对荣耀的热乎劲就过了,阿李也只是偶尔玩一玩,一本正经地说是“要多放心思在学业上”。周泽楷倒没有看出他哪里放心思在学业上,多出来的心思大多在捉弄邻座扎着马尾的女生上了。

周泽楷继续沉醉于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子弹飞舞,血花四溅。他并不愿离开。学校也放弃了劝说这个问题学生“改邪归正”。老师联系不上周泽楷父母,能联系上的叔叔只是不愿责骂周泽楷:一来他管也管不住,二来这小孩也可怜,他不愿对他太苛刻。

周泽楷就这样成了一个自己生活的过客。他像一个影子一样,白天安安静静呆在嘉世,晚上回到学校,疏远了朋友,疏远了生活。

叶哥仍是一个常量。

周泽楷知道了他叫叶修,但这个名字他很少用。

“叶哥。”

清晨的嘉世人并不多,只有叶修仍然在。周泽楷不知道叶修值的什么班,他好像什么时候都在:要么趴在前台,要么聚精会神看着前台的电脑——不知在做什么。


他偶尔会看到另一个少年人和叶修交谈打闹,有时那个跟叶修年纪相仿的男人会坐在叶修平时坐着的位置上。

有时候,周泽楷会看到那人与叶修PK。周泽楷偷偷瞧过他们一次:两人从24张破破烂烂的账号卡里抽两张,然后开打。他按捺不住好奇,借去厕所的名义悄悄在叶修身后打转。他看着叶修的狂战士被对方的神枪手踩倒在地,屏幕上血条清零,把一声惊呼捂了回去。

叶修叹气。他没看见周泽楷,对面的男人却看见了,对他露齿一笑。周泽楷在这笑容下慌了神,悄悄踮着脚跑走了。


叶修抬眼,注意到了他。

“小周同志,逃课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啊!”他一本正经地说。

周泽楷只是垂着头,好似听训,惹得对方没忍住,还是笑出了声,伸出手在他中学生脑袋上揉了一把。

“好啦,跟你说话怎么总有欺负你的感觉。去吧,18号给你开好了。”叶修歪头,看他。

周泽楷又在前台蹭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3.

周泽楷缠着叶修打竞技场。

他不会说,一张脸涨得通红地盯着叶修,眼睛一闪一闪。叶修却不为所动,鼠标在凹凸不平的前台桌面上抖过,完成一个又一个不知餍足又没有能力的代练顾客的苛刻要求。

周泽楷觉得他在挥洒生命和天才。

他仍盯着叶修。

叶修是他见过的荣耀打得最好的人,论坛上所谓的大神没有一个及得上他。

十三岁的周泽楷,闷了整整十三年,除了荣耀似乎就没喜欢过什么,更别提喜欢什么人了。

但他忽然有了追星的感觉。

他每天跑来嘉世,上电脑的时间越来越少,偷看叶修做无聊任务的时间一日比一日长。二十四职业,无一不通。他想不通怎么有人会那么厉害。

他看着叶修。


4.

叶修又一次拒绝了他的竞技场邀请,他把一摞代练卡放到一边,掏出了另一张卡,插进读卡器,正在登录界面。他眼神瞅到旁边杵着的周泽楷,小孩正伸长脖子等着这张卡的人物登入。他赶鸭子似的把他赶去玩了。

周泽楷闷闷不乐地玩了一会儿,忽然被人塞了一颗糖在嘴里。他手一抖,被竞技场里的敌人一个暗夜斗篷带倒,索性不再反抗,弃了这局,回头看去。

苹果味的。

后面是另一个男人——说男人也勉强了点,周泽楷往近里打量,那人也就十八九岁,充其量是个正在往男子汉冲刺的少年郎。那少年人眼睛跟叶修一般明亮,湿润,仿佛浸着水。“叶修让我把这个给你。”他甩了一桶康师傅给他,挂上一个大大的笑容,“小孩子不能不吃饭。”一只手捏上他的脸颊,“也不能太老成。”使劲揉了揉,“也不能……成天玩游戏。”他拉长了腔说道。

“我叫苏沐秋。”他说,“我也玩神枪。”

周泽楷怔怔地看着他。他默默把少年名字念了几遍。

“你是秋木苏。”他说。

“我是。”对方回答。

他又闷头想了想,指指叶修。

“一叶之秋?”

苏沐秋笑而不答。

“他很厉害。”

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你也很厉害。”

苏沐秋笑出声。

“……来玩玩看?”

十分钟后周泽楷瞪着屏幕发呆。苏沐秋面前“荣耀”二字金光闪闪,半血的秋木苏又一次在周泽楷尸体上耀武扬威。后边,两只手伸过来,覆在二人肩膀上,叶修脑袋挤进了他们中间,嗟叹着看着战果,不住摇头。他在苏沐秋头上敲了一个暴栗,两人又陷入了一番独属至交好友间的斗嘴。一会儿苏沐秋凑过来,看着周泽楷,说:

“你应该用双手枪。”

荣耀多数的神枪都一手主枪,一手辅助。周泽楷也不例外,主手是右手。

周泽楷没试过双手枪。周泽楷没想过双手枪。他双手枪打得不顺,单手枪给他带来了竞技场百分之九十五胜率的荣耀,他本以为这够了,但今天,他发现不够。

远远不够。

他脑海里又闪过秋木苏方才的乱射,满眼的子弹几乎让他产生在跟弹药专家打的错觉。他无法逃避,根本就避无可避。子弹构成一片密集的网,网过来,罩住了他。

他逃离不了。

他输了。


往后的日子,他时常与苏沐秋对打。苏沐秋喜欢这个年纪小、技术还不错的神枪手,在他眼里,周泽楷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身上不符合年龄的阴翳。他没刺探过这阴翳从何而来,周泽楷也乐得不说。两人关系升温得很快。周泽楷来嘉世的时间也更多了:他喜欢听苏沐秋侃谈,喜欢看苏沐秋与叶修无忧无虑地拌嘴,喜欢看苏沐秋玩神枪。他眼中的神采那么亮,似乎枪系就是他唯一的挚爱,荣耀就是他生命的全部。再没有什么会更吸引他了。

叶修大部分时间都在前台坐着,偶尔勾着嘴角看着他俩。偶尔他拉过苏沐秋,去打上两局,却总又拒绝周泽楷的邀约。

还是苏沐秋好。周泽楷想。

他知道,在嘉世,他会挣脱出阴霾,生活也能受到一点阳光的滋润。

他会微笑。


5.

周泽楷回上海的前一天,苏沐秋死了。

他跑到嘉世,本是去与他们告别,心里却泛上一股怯意,在门口顿住了脚步。网吧门口挂着“歇业”的牌子。门里被暗黄灯泡点亮,他站在门外,往里看,看到叶修坐在门口,一言不发,烟尾的光点一闪一闪。门里还有一个女孩,眼圈也是红的,周泽楷没正式认识过,但他知道她是谁。

叶修手里抓着一件白衬衫。衬衫上有点脏,褐点斑斑。周泽楷眯眼。

是血。

他环扫四周,看到两只白花圈,稻草和花枝粗糙地缠在一起,置在支架上。明显新买不久。

周泽楷突然懂了。

他想起早晨广播里车祸“当场死亡的十八岁少年”;他冷漠地听过了这则消息,不曾有一刻为之所动。他骑着车去学校拿自己最后的档案,太阳晒了他满身的汗。下午阿李和梁子逃了课,带他下馆子,说是要给他践行。两人私房钱凑了凑也不足一百块钱,周泽楷没忍心,拍了两百在桌面上。宴过中旬,梁子拿出了从他爸那偷出来一瓶白酒。三人很快喝懵了。

“波……波旁酒!”梁子脸颊潮红,语无伦次,他举起酒杯,“……法国的!!法国!周哥!以后有钱了,兄弟带你……去法国喝酒!是不是……是兄弟……就干了这杯!”

周泽楷想笑,他分明记得这种酒是美国的。他笑了起来,举起杯,干了,碗大的玻璃杯夹在指尖,颇有些不稳。

他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家的,只记得最后迷迷瞪瞪在沙发上醒来。

已接近午夜了。

他一跃而起,直奔嘉世。


嘉世网吧关着。

他懂了,他站在那里,没有走近。

网吧一片死寂。没有顾客,没有老板,只有一个网管,和一个女孩。

两人都在哭。女孩很小声。叶修只是沉默,搂过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沐秋他……”叶修开口,接下去的话在周泽楷耳中都成了一篇混沌。

眼里的光暗了下去。

已经快午夜了,外面漆黑一片,没有星星。唯一昏沉的灯源离周泽楷只有几米,摇摇曳曳,却好似有一辈子的长度。

灯柱在晃。周泽楷靠上去。

灯柱不抖了,但他颤抖了起来。

细细的哭声像一束闪电,割裂了夜幕。他跌跌撞撞地离开了网吧。

一晚上的辗转,到凌晨周泽楷才勉强沉入睡眠,那梦乡也是颠簸的,反色的。他在奔逃,身前是昏黄光影里的天幕,身后仍是那一片紫色的子弹的网,网后却空无一人,只有一双手,精巧的手。手上全是血。

他奔进了天幕,子弹声停了,他回头。

苏沐秋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了无生机。

他惊醒。

那双枪魇着他。


6.

周泽楷联系不上叶修。

他有的,只是一个名字。这名字普普通通,轻易淹没于人海之中。

他不知道为何叶修一人在外,不知他为何从不踏出网吧,他不知他的家人,他的喜好,也不知他的梦想。相处两年,他只知道叶修荣耀打得好,但他甚至不敢确定叶修是不是一叶之秋。

这算什么认识呢。周泽楷苦涩地想。

他盯着手机,渴望自己有一刻问了叶修的号码。

但如果他问了,他敢打吗?


周泽楷不知道。


7.

周泽楷开始用双手枪。

他的神枪有着最诡秘精准的乱射,有着最突破极限的五步枪体术,有着最势不可挡的冰冷的子弹。

荣耀玩家敬畏这两把枪。


周泽楷也一样。


8.

他第一次遇到一叶之秋是在第五赛季。

彼时他刚刚出道,但早已在轮回训练营里熬了两年。高中时,他例行通知父母说要去电子竞技。那时候父母早已有了新的家庭,正手忙脚乱,他也常年在外住校。

父亲哦了一声,母亲说知道了。


只是换个住的地方而已。


他进了联盟。“嘉世”“一叶之秋”这两个词在他胸腔里撞着。可是一叶之秋属于一个叫叶秋的人,不是叶修。

叶秋,叶修。他想着这相似的名,近乎惶惶。

新秀挑战赛上,他终于遇见了一叶之秋。那端着长矛的人没有隐藏身形,站在对面,一如以往叶修站在那,仿佛一座翻越不了的山峰,等着周泽楷的神枪上前去。他知道账号后面的人是叶修。他上前去了,便如以往每一次在嘉世网吧里的对战一样。多少次看视频直播时的惶然与怀疑,统统在此刻,他真切站在战矛对面时消弭了。

周泽楷知道对面是叶修。

在嘉世网吧时,叶修与他作战从来不拿正经账号,都是当天的代打账号。对打的次数也少得两只手可以掰过来。与苏沐秋对练反而还更多一点。约尔曼冈德那账号让他打了好几次,周泽楷也最熟悉他的枪炮师打法。那战矛让周泽楷想起那冷酷精准的火力线,还有……子弹网,同样避无可避——

这么心神一晃的空档被眼前的战斗法师逮到——当然,怎么可能不逮到,那可是叶秋——一套连击,周泽楷就如任何第五赛季的新人一样,被斗神一战矛甩到地上,压着清零了血线。

结束后,他见到了从不露面的叶秋大神。对面叼着烟过来,四年的时光给他添了胡茬,他的头发更乱了,整个人也胖了点。叶修没有吃惊的样子,似乎早就知道了周泽楷在轮回。

他眼神还是亮的,亮得周泽楷忘记了过去的时光。

叶修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也看着他。

对方过来,顺手揉上了他的脑袋。十八岁的他已经比叶修高了。但这一瞬,叶修似乎还是那个网管,他也还是那个逃课打游戏的学生。他酸涩的情绪叶修大概是看不出来的,对方只是问他:

“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跑了?”

还是跑去上海。

周泽楷不知怎么回答,他不知怎么说,不知怎么才能提起那个夜晚,不知如何说明他不告而别的原因。于是,他索性不再开口。闷葫芦似的性格,谁也拿他没法子。叶修也没有,只是笑了笑,告了个别,走了。

身后的轮回经理快步走上前,嘴里问着他怎么认识叶秋的。

他只是低着头,闷不做声地往前走,出了馆,一抬头,便望见了夕阳西下的漫天光影。


9.

全明星过了没两日,他又忍不住就跑去了嘉世下榻的旅馆,手里攥着一张刚订好的去杭州的机票。刘皓正巧在大堂里拖行李,看到了他,吃惊得很。周泽楷支支吾吾向对方打听了叶秋的房间号,径直上去。

门是开的,叶修正在里面打包着行李。他行李少得可怜,几件T恤衫皱巴巴摊在床上。叶修听到脚步,抬头,望进他的眼。

周泽楷只觉得眼前人又陌生,又熟悉。他张嘴,却什么说不出来。背着旅行包,低着头,周泽楷在心里颠来覆去倒了两三遍想说的话——

“小周?”

他讷讷地抬头,叶修站在他面前。霎时他打的草稿忘了一干二净。

叶修叹气。

“你背着这么大的包来我这,是从轮回离家出走了吗?”

对,来意。

周泽楷伸手,给他看手里的机票。

对方皱眉。

“……想看,苏沐秋。”他说。


当天晚上,周泽楷与嘉世一道回了杭州。他搭了嘉世的客车,与叶修肩并肩坐着,队员们不时古怪地瞥着和他们队长一起的新上任轮回队长,但两人都没有发觉。下了车,周泽楷看着眼前闪着“嘉世俱乐部”几个大字的建筑有些怔忪,怎么也无法把它联系到当年破破烂烂的小网吧来。

叶修一手拍上了他的背,把他推进了俱乐部。


叶修的住处一进去有一个小接待室,旁边连着卧室的门。

叶修给他倒了茶,让他在沙发上坐着,接着转身打理行李。

“你什么时候走?”叶修心不在焉地问他。

“……没定。可以明天。”周泽楷说。

“住哪儿?”

沉默。

叶修抬头,撞见了周泽楷迷茫的眼神。

“你没提前订呀。”他有些无奈地问,“现在出去订可能晚了。这个沙发也可以睡人,你要不在这里将就一下?”

周泽楷想了想,点点头。

叶修继续整东西。一会儿,他进了卧室,给周泽楷翻出一床被子和枕头来。

“我明天带你去见沐秋。”他铺着被子,说道,“你先去洗吧,我整整东西。”


周泽楷满身水汽出来时,叶修正坐在旁边椅子里,手指间叼着一根烟。周泽楷翻身挤进了那一团被子,半倚着沙发扶手坐着。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叶修问他。

“五年。”周泽楷说。

“五年……够久了。小周长这么大了。”叶修笑起来,眼角泛起淡淡的笑纹。

周泽楷忽然有点担心。

“叶修……”他叫,又觉得这样有些没礼貌,又补了一个,“……哥……”

他盯着对方,心里泛起了委屈。他想问他为什么没有来找他。周泽楷找不到叶修,可是叶修应该知道周泽楷在轮回。

也许不知道吧。他有些黯然地想。也许他知道,但觉得没必要找自己这个点头之交吧。

对方似乎将他的凝视当成了些别的东西。叶修低头,叹气,深深吸了一口烟。

过了一阵,他开口:“你想问叶秋?”

周泽楷瞪大了眼。

他确实想知道。

过了一会儿,叶修慢悠悠地开口。

“我十五岁从家里跑出来,什么也不懂,就来到了杭州。”他又抽了一口烟,“被人骗了钱,几乎就要露宿街头,苏沐秋把我捡了回去。”笑了两声,“真的是捡,我当时随便找了个地方躺着。”

周泽楷第一次听到这些。

“我偷拿了我弟弟的身份证。他叫叶秋。我现在在用他的身份打职业联赛。”

说完,他闭上了嘴,任由周泽楷来消化这一信息。

“可……可是……”周泽楷有些结巴,他平时就不善言辞,震惊之时就更难说出话了,“……可你……”

他深吸了一口气:“是要禁赛的。”

对方站起身,弯腰,手臂搂过他的后颈,在他耳边轻声说:“所以小周要保密呀。”

周泽楷脸腾地红了起来。他感到温热的呼吸拂在他耳边,惊慌地眨眨眼,匆忙挣开对方手臂,连着被子在沙发上转过身。过程里,他脚蹬上了茶几,水杯掉了地,洒了。

看到他这么大反应,叶修有些怔住了。他疑惑地眨眨眼,条件反射地对着受惊小鹿般的周泽楷安抚一笑。接着,他弯腰捡起杯子,从厕所里拿了拖把来把地上的狼藉收拾了,坐回椅子。

周泽楷光着脚站了起来,却插不进手,心有些急,再加上尴尬,脸更红了。

“抱歉……不习惯。”他试着解释。

叶修只是点点头。

他们又闲聊了一会儿——主要是叶修说他自己,周泽楷听着。叶修偶尔问他他自己的事。周泽楷发现向叶秋解释自己为何离去并没有原先想得那么难。一些家长里短的烦恼,他还是第一次向别人倾诉——虽然很精简,很概括,但周泽楷知道,叶修理解他,比别人理解得都多。

“为什么进了轮回?”叶修问他。

“……来找你呀。”周泽楷开玩笑。

叶修也笑了起来。


五年的时光就在细碎的谈话中渐渐淡去了。

晚些时候,他已经全部缩进了被子,只留一双眼在外面。叶修还在说着什么,可他已经听不进去了。被子下他的脸有些热,耳里一直有些酥酥麻麻的感觉。

周泽楷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睡着时——叶修可能还在说话。他只记得有人温柔地给他掖好了被角,道了一声晚安。

沼泽中的思绪微微震荡,他的脸颊贴近了被角边冰冷的肌肤,舒适地叹息。

随后一片寂静。


10.

南山公墓之行不长。他们一大早起来,叶修向战队告了假,两人就出门了。

这一行是沉默的。周泽楷一向沉默,叶修也似乎没有什么说话的意愿。

两人站在墓碑前。


一个人一生,总有那么一两件事,一两个人,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的。满打满算,周泽楷认识苏沐秋,也就一年多一点。

但是,没有苏沐秋,或者叶修,也许周泽楷就不会踏上荣耀之路。

而苏沐秋是周泽楷见过的第一个消逝的生命。

“第一”的地位总是独特的,而人直面的第一个死亡……必然会记一辈子。是阴霾,是怀念,是永久。


“我会双手枪了。”周泽楷对着墓碑说。他不知还能说什么,只是让这不伦不类的一句话吊在这。

他放下了一束干花,是在上海就买好的。

有时,他觉得能在自己的神枪看到苏沐秋的影子。苏沐秋死了,带走了一点周泽楷,也留下了一点他自己。

他鼻子有点酸,伸手捏了捏鼻梁。

叶修沉默地拍拍他的肩膀。

“走吧。”他说。


11.

下午,周泽楷还没走。叶秋回去训练,他约了梁子和阿李出门吃一顿。两人都还在本地,接到他电话有些吃惊,都得空,满口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

作为三人中唯一有收入的人,周泽楷当仁不让地找了家小饭馆请客。阿李文静了很多,鼻子上架着副黑框眼镜,正在本地念大学。梁子则窜到了一米九,上了体校。三人许久没见,在小包间里热热闹闹了一阵——周泽楷当然只是偶尔插句话。

过程中,梁子和阿李互相交代了感情状况、生活情况、未来展望,等等等等。过了一会儿,这两能说的自觉满意地说完了,一起把炮火转向了周泽楷。

“你小子,有女朋友了没?”梁子先问。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看起来一副贼精的模样。

周泽楷摇头。

“开玩笑!”梁子说。阿李在一旁附和,“连阿李都有女朋友了,你荣耀都打进职业联赛了,还这么帅,怎么会没有!”

阿李锤他。

周泽楷诚恳地盯着他们:“太忙。”

“战队忙成这样。”梁子泄了气。“那你总有喜欢的人吧。”

周泽楷想摇头,却不知想起了什么,脸慢慢红了起来。

然而任二人如何逼问,周泽楷只是红着脸摇头。

叶修。

他心里有一个声音说。


叶修。


12.

作为两大战队的队长,两人的交集少得可怜。

而周泽楷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叶修。

并不是说他以前就不注意叶修了,可是他现在的眼光,和十三四时孺慕的眼光是不同的。他在作战分析嘉世时,看着叶秋时不时的心脏,会绷不住发笑。讲解战局的江波涛偶尔会疑惑地望他一眼,他则会把脸上的笑意努力收回去。

在所有有嘉世参与的赛局,周泽楷打得越来越炫,好像在心上人面前炫技的青春期小男生——严格来说这个定义还不能算错,只是要在叶修面前炫荣耀技术,周泽楷还有的练。只是场下的周泽楷没有场上风衣神枪手一往直前,他迟迟不敢行动,连在QQ上问候叶修都有些难为他了。

你是叶修什么人?

他问自己。

也许……算略有交集的对手。可整个联盟都是叶修略有交集的对手——韩文清、喻文州、王杰希……比起不善言辞的周泽楷,叶修与他们更能说到一块儿去。周泽楷就算认识叶修久点,可——就拿苏沐橙来说吧,她在叶修身边更久。

叶修性格这么好,而苏沐橙——据周泽楷所知,性子温和,荣耀技术也登峰造极——也是完美的恋爱人选。

也许两人已经恋爱了呢。他沮丧地想。

见了叶修,他始终没有勇气上前。每次都生硬地打声招呼,然后飞快告别。

副队江波涛十分奇怪好脾气的队长为何如此不待见叶神。他偶尔提起过几次,但周泽楷都支吾了过去,心细的副队丝毫未察觉自家王牌的小心思,只当是少年人的意气之争,不服输罢了。暗笑了几次就让事情过去了。

轮回的日益风光,与嘉世的连年衰退,带给周泽楷的不仅是荣誉,也有更多的工作。片刻犹疑,和昏天黑地的广告宣传,在周泽楷的生活里愈演愈烈。粉丝开始叫他枪王,他被渐渐推上“荣耀第一人”的位置。而叶秋,随着每况愈下的嘉世,渐渐被遗忘到了角落。

周泽楷绝不是不高兴。他爱荣耀,远在他少年时对叶修与苏沐秋的憧憬之前。

然而他也为叶修心痛。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

有一天,他听见叶修退役的消息。


13.

周泽楷站在嘉世门口。

他已经站了一会儿了。

杭州不是轮回的主场,路上行人神色匆匆,并没有粉丝认出这个站在门口戴着墨镜的大帅哥。

周泽楷想要进门,但他又不知以何种方式去见叶修。门口的保卫注意到了他,问他的来意。

他说来找叶秋。

保卫说,叶秋已经走了。


一瞬间,他又成了八年前独自蜷缩在火车座椅上的小男孩,恐惧着未知的未来,担忧,害怕,后悔,完全不知自己能不能再见叶修一面。

人海茫茫,一次错过,往往就是永别。

而他错过了两次。


他跌跌撞撞地走,也不知走到了哪里,靠着一个路边长椅瘫了下去。


他颤抖地掏出手机,过去三年一直困扰他的犹疑仿佛瞬间消失。他低着头,打开QQ,手指有些不稳地点开了叶修头像——那双手,擂台赛一挑三都从未抖过的手,团体赛拖着残血身躯也未曾都过得手,此时此刻,却几乎按不稳按键。


他试了好几次,才打出“叶修”两字。


你为什么退役?

删去。

……我爱你。

删去。

你在哪儿?

发送。


他有些急躁地点了一个窗口抖动,希望叶修能尽快看见。


一分一秒过去。

他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叶修可能不用QQ了。对于他那样的人,断绝关系,自然会断得一清二楚——无论与人,还是与荣耀。

他努力说服自己,叶修不会放弃荣耀,所以没理由不用这个QQ。但他惶恐着,惊惧着。无数的悔恨与埋怨在胸腔里冲撞,他抬头,日头已经低落了,一天快要结束了。匆匆的行人借着夜幕笼罩,踏上了归家的道路。一对情侣有说有笑地在周泽楷面前闪过,嬉笑打闹声传入了他耳内。


他低头,拨开手机屏幕,发出了三个字。

这三个字耗尽了他一辈子的勇气。

他头深深埋进了双手。

眼睛酸涩。

周泽楷觉得手心有些湿润。

他心里空落落的,仿佛有什么东西永远地失去了,不再有了。


END


记:留个念想吧。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