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Uncharted 第四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三章



第四章 贼头贼脑的乡下滑头


在今天之前,庄士敦侦探一直把肯特当做一个畏首畏尾、贼眉鼠眼的滑头。当然,跟你说话时他总摆出一副温顺有礼的乡下礼仪,但他又喜欢搞不直视别人眼睛的一套,而且每次一有什么危机冒出点丑陋的苗头,肯特总是啥忙也帮不上,脚底抹油直接开溜,说着什么“要去找点帮手”。然而一直等到肯特回来那帮手都来不了,据他说是因为某些由其他人找来的帮手——通常是超人——已经抵达过现场了。


他一直搞不明白那么大块头的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好像在农场上举了一辈子拖拉机而不是稻草捆的人怎么就能那么窝囊。要不是这人每次在犯罪现场遇见他时说自己什么也没看见的态度实在是太坚决,他肯定会觉得他在为某个大都会帮派卧底,不管自不自愿。反正这也不是犯罪集团第一次威胁记者让他们乖乖听话了,而他总觉得肯特这么个滑头肯定藏了点大秘密。


他每次肯给肯特声明的唯一原因,就是他担心那贼眉鼠眼的乡下滑头搞不好会编点东西出来。而那编出来的东西搞不好会让他丢饭碗。这估计也是任何警察给他声明的唯一原因了。不过,他的搭档露易丝倒是……


想到最近从一个警区野火般燎到另一个警区的流言,他发现自己正在重新评估肯特。


他又看到了……


那些谨小微慎的动作,有些人可能甚至会称其为扭捏作态(在他们沉思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在扫荡某些“场所”时撞到肯特的时候);那些哪怕肯特以几乎最轻柔的动作踮着脚尖穿过世界,仍以他撞上某些人或某物收尾的举措。笨手笨脚的肯特,大家会这么说,然后一笑了之。笨手笨脚的肯特,刚躲过个自行车,又撞到了灯柱。


他走向肯特,想要录他的口供,哪怕他心里头一清二楚——肯特啥也说不出来。当然了,就跟往常一样,事故发生后,什么也没看见也没听见,因为我去找人帮忙了,你为什么不找莲恩小姐,她这次处在了事态中心。所有这些话都附带着鬼鬼祟祟往左边瞟的小动作,永远不会让他有机会看清眼前人的眼睛。


“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直视我,肯特?”他激他,想要看到肯特的眼睛,想要证实这家伙不瞎,那只是又一个蠢到家的流言而已,就像另一个说这贼头贼脑的孙子其实是超人,所以每次超人一出现他就消失了的流言一样。


眼前人略略畏缩了下,半秒的犹疑,接着肯特转头,直直望进他的眼睛。这个男人的眼是杏仁状,好像藏了什么东方的血统,如果真是这样,就解释了那掺着点淡狐红的一头午夜般漆黑的发。那里藏着些完全不对劲的东西,眼镜完全遮挡不住。完全不对劲,但他说不清楚。


某个就站在肯特身后的警官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黄油硬糖,接着,肯特转身调笑他,问够不够所有人分,这举措恰恰中断了他就快找到答案的那一刻。肯特的眼睛不是……不是……


“有什么问题吗?”一个见证了这段小插曲的警官问道。他看过去,发现是迈克尔逊。


“他的目光就好像穿过了我,而不是看着我。”他最终说,脑袋绝望地翻找着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


“什么?”迈克尔逊问,看起来有点迷惑。


“草他娘的滑头小子。”他大喊。


“怎么了?”迈克尔逊问,看起来更迷惑了。


“那混球一直都在帮我们。”他思绪落定,说道,“你能想象如果肯特站上证人席,然后被告律师问他嫌犯当时穿了什么,或者问他对方眼睛头发是什么颜色吗?那嫌犯出法院的速度绝对快得跟火箭发射有一拼。”


“你的意思是……?”迈克尔逊问他,边看着肯特采访威尔逊。


“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他听力绝对啥毛病都没有。”他说,“他是听见威尔逊从口袋掏出糖的。”


有史以来第一次,他发现自己对肯特有了几分真心喜爱,而不是以往假装的友善,装出来以好尽快甩开这人,也省得他写点什么毁他职业的玩意儿出来。当然,肯特还是个贼头贼脑的乡下滑头,但他可是他们的乡下滑头。


TBC

记:这章每句话都跟裹脚布一样长得令人发指!……我发现我翻得越来越糙了。

为什么人一旦进入了假期就什么都不想干?

评论(8)
热度(45)
  1. wuli物理物理wuli物理物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超人粮食文主页
    每次转载自己的文都很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