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Uncharted 第三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二章



第三章 流言酿恶果


记者皱眉。他从某个秘密线人那儿听说了昨晚酒吧的流言,流言似乎是线人从检测肯特的医生本人那儿听来的。当然,他即刻就对此大加驳斥,几乎笑得不能自已。肯特?竟然有人会认为肯特是瞎子,难道他真的装得那么好,以致没人知道他瞎了吗?这想法本身就荒天下之大谬了。


他看着今早跟往常一样笨手笨脚穿过办公室的肯特,又对那说法嗤笑了一番。可接着,跟以往他嗤之以鼻的肯特身上所有流言(包括那个肯特至今单身是因为他不喜欢女人的流言)不同,他却没有立刻把这事抛之脑后,而是开始观察……


肯特,作为一个如此散漫粗心、天天都在丢笔丟本子而不得不回家拿的人,是他妈怎么才会如此一板一眼的?肯特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你若是从肯特规定的位置把某物挪开了哪怕十分之一英尺,或者借了他的订书机又放回了错误地点上,他会给你那种目光,令人发毛的目光,不知什么原因看起来就是不太对的目光。肯特通常是个没脾气的受气包,但如果你弄乱他的桌子,他……


肯特会盲打。不过话说回来,任何称职的打字员都会盲打。然而,肯特能够全程目不斜视地打报道,甚至连笔记都不用看。这是被多次证实的:总有人在肯特打报道时跟他搭话,他的多任务处理能力简直炉火纯青。


此时此刻,就在记者注视着肯特之时,他看见肯特停住了他每分钟百字眼花缭乱的打字,看也不看地直接伸手够向咖啡杯,喝了一口,又把杯子准确无误地放回了原有的位置,接着小心翼翼地将手贴着打字机,抚回到原本的位置,找到基本键,然后重新开始打字。肯特的打字速度只能平均在每分钟一百字,而不是一百五十字或是两百字的原因,是他每隔几秒就不得不停下来把滚筒推回初始位置,再浪费一秒重新摸回基本键,以防自己打出一堆胡言乱语——因为整个打字过程里,他从没有一次低头看手,也没看过自己在打的内容。他整个人的注意力似乎古怪地集中在他处,在某个手头任务几英里开外的地方。


肯特伸手拿咖啡,又喝了一口,露易丝·莲恩在他拿起杯子时直直走过去,跟他说了些什么。


又一次,肯特的表现就像是她偷偷溜过来了一样。他跳起一英尺,咖啡洒满了全身——例行的每周三次——猛地转身看向她。


肯特怎么可能没看到她过来了呢?如果是他的话,哪怕莲恩从一里外来他都看得见……


“我的天呐!”他安静地对自己惊呼,过去所有他视而不见的事在脑海中碰撞,一点一点理出了头绪,“那白痴流言可能是真的!”


“什么流言?”从收发室来分发邮件的男孩之一问道。


“眼镜是伪装,肯特其实是个瞎子。”他拿过邮件,答道。


“瞎子?那怎么可能?我见过他读报纸,而且……”邮件男孩开口。


“你看过他读不是《星球日报》的报纸吗?”他确实起了兴致,问男孩道。


“呃,没有,但想想企业忠诚……”男孩有些紧张地回答。


“是这样吗?”他问。他知道,作为新闻工作室的一份子,肯特对第二天发行报纸的内容,从社论到分类广告都一清二楚,“是这样吗?”

TBC


评论(4)
热度(49)
  1. wuli物理,唉……wuli物理,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超人粮食文主页
    继续天天转自己翻译的寂寞的粮食文T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