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宿醉 第五章(上)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四章 下



第五章 传统方式 上


“搭档来来往往,肯特;但普利策永恒。”周二晚些时候,佩里指向他办公室装点四壁的无数新闻奖项,对克拉克这么说。他刚把克拉克拉到一边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详述了自己惊人的恋爱史,同时为眼前这位急需指引的年轻人提供他自己的恋爱箴言。


“专心干好自己的事业,其余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哪怕没有,说真的,只要你拿了个终身成就的奖项,七次离婚也差不多值了。”


佩里并不是《星球日报》里唯一一个还在同情刚分手的克拉克并给他提供建议的人。吉米在咖啡机堵住了他,哀怨地向他哭诉了一通他的高中甜心跟她大学男友即将到来的婚礼。


“我们还有希望,对吧?”他满眼泪花地看着克拉克,克拉克温柔地拍拍他脑袋,“我才二十几岁,你也……不太老。”克拉克努力遏制住翻白眼的冲动。


“你会好的。”他向吉米保证,“你还有无尽的时间来寻找那个人。”


吉米偷偷瞟了他一眼。“你知道,凯特上礼拜跟我说,如果你喜欢女孩,她绝对分分钟把你当个攀爬架挂你身上。”


“不敢置信。”克拉克发牢骚,“我公开跟男人女人约会,结果大家都忘了’女人’的部分。不过别告诉凯特。”他迅速补充了一句。


等到连露易丝都开始给他分手生活建议后(包括什么“健身搏击助你纾解性欲”和“这个手机软件能阻止你醉酒打给你的前任”),克拉克选择第二天在办公室外度过,尝试着不要老想布鲁斯。




周四晚到来了,克拉克强迫自己走出低谷,坐上开往哥谭的列车,去着手调查他手上氪石迷宫的唯一线索。冰山,奥斯瓦尔德·科博泊特的唯一合法企业,即企鹅人处理大部分生意的地方。因此,这极有可能是他藏匿非法交易记录的地点,如果克拉克能偷偷潜进他办公室看看,他说不定就能弄明白企鹅人手里怎么会有那么多氪石了。


克拉克踏进如火如荼搞着“女士夜”的餐馆。爵士乐队正为几个摇晃跳舞的情侣伴奏,单身人士扎堆在吧台。他用X视线大致扫了一下冰山楼层的平面布局。不出预料,超级速度现在还不太合作,但他已经找出了一条不需超能力就能穿过餐馆的路线。


【女士夜:酒吧或餐馆的促销活动,女士比男士付更少的钱买饮料。在很多地方,这被视为性别歧视。】


等克拉克确认科博泊特和护卫随从已经进了VIP休息室开始跟富豪客户闲聊,他就走向女领班,假装自己要为《星球日报》采访布鲁斯韦恩。


幸运的是布鲁斯真的在宾客名单上。主人让克拉克在吧台等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就像惊悚悬疑片里帅气逼人的间谍。超人点了一杯马提尼,演了一场差点被橄榄给噎着的戏,穿过门厅进了男洗手间,在最后一刻偷偷溜出员工门进了后台。他垫着脚悄悄走过休息室、厨房,侧身闪进员工盥洗室,爬出窗外。脑内一番迅速计算后,他跳向二楼阳台,勉勉强强够到了窗沿,牢牢抓住了铁栏杆。


他把自己拉过护栏,撬开滑动玻璃窗,进了科博泊特的办公室,匆匆环视一周。除了那巴洛克式书桌,好像没什么好调查的。


他有些闷闷不乐,翻了翻最上面抽屉里的纸堆。电脑设了密码,克拉克可没一个神谕手把手教他黑电脑(如果那甚至可能的话,毕竟他几乎对电脑一无所知)。


忽然,他看见了一个东西。隐蔽地藏在角落里。感谢戴安娜的所有神,科博泊特不仅从老一辈那里继承了钱,他还把他们老派方式也一并继承了下来。


企鹅人有个保险箱。


它镶了铅板,但克拉克可不只有X视线。他回忆起自己还是个浪荡青年时对撬锁的着迷,慢慢坐下来,耳朵贴近拨号盘,用超级听力集中找寻着锁具里旋转转臂相撞的两次“滴答”声。在他取得巨大进展之时,一阵熟悉的阴影笼罩住了他。


如果那黑皮革覆盖的手没捂住他的嘴,克拉克绝对要吓得叫出来了(很久没人能丝毫不惊动他就溜到他身边了)。蝙蝠侠完全忽视了他模糊不清的反抗声,把他拖起来抵到墙上。


你他妈在这里做什么?


克拉克揉揉被蝙蝠侠抓过的下巴。


“调查企鹅人的氪石运输。”


“然后你觉得随意闯入犯罪头子的办公室是最有效的调查方式?”


克拉克耸耸肩,仍聚精会神计算着解码保险箱的组合。


“我只需要一点点时间了。”他低声示意,“你守住门,安静点,我们俩说不定都能看看企鹅人的文件。”


蝙蝠侠紧张思索了一阵,放开了他。克拉克跪下来,继续摆弄着转盘。他终于听见转臂对齐的当啷声和锁开声。他打开保险箱,仔细找着其他有趣的东西,但只看到了钻石,钻石,更多钻石,一堆一堆的百元大钞——


那里,在一个沉重的、估计装着更多钻石的漆黑天鹅绒袋下,他看到了一个文件夹。克拉克刚刚来得及把它拉出来翻开,短短扫了一眼最顶端看起来挺正式的文件,整个卷宗就被蝙蝠侠一把拽走了。


这时,克拉克才听到似乎是某个小贼从楼下餐馆过来的声音。他站起身,关上保险柜。蝙蝠侠将那一叠纸装进了制服夹层里。


雷鸣般的脚步和大喊声越来越近,克拉克摆出攻击架势,思考着用多少超级力量能合理地赖到举重上,接了多少拳之后还不晕倒就会引人怀疑。但蝙蝠侠打断了克拉克的思考,一手揽过他的腰,拖往阳台,翻过栏杆。在将将要在撞到人行道之前,他射出抓钩,把克拉克带到邻近屋顶上。他们匍匐着看着企鹅人办公室亮起了灯,来回走动的阴影在窗帘上时隐时现。


突然,克拉克意识到蝙蝠侠还从没见过超人的秘密身份,他伸出手,控制不住地露出一个有些无礼肆意的笑。


“克拉克·肯特,我为《星球日报》撰稿。”


蝙蝠侠的瞪视几乎能撕下墙上清漆:“你怎么了解到氪石运输的?”


克拉克放下手。“我有我的线人。”


“你的 ‘线人’之一是不是正巧穿着蓝色紧身衣和红色披风?”


“也许吧。”克拉克冷静地注视着他,“有问题吗?”


有人关上了企鹅人办公室里的灯,但通往门厅的门还开着,荧荧的白光流进房间里,克拉克能透过窗帘缝隙看到一个低伏着的人影,企鹅人增强了保险箱周围的防卫。


“我没想到超人会派朋友来做他的脏活。”蝙蝠侠评论。


“观点不错。”克拉克承认,“说到这个,你跟班呢?还是说明早有课今晚就不允许儿童伤害吗?”


蝙蝠侠表情就像被人塞了一个柠檬在嘴里。


克拉克目光直直对上他。“我要文件。”


“这跟你无关。”


蝙蝠侠站起身,走向屋顶的另一沿。克拉克跟上去。“如果它涉及氪石运输——我知道他一定涉及了,所以别撒谎——那它就跟我非常 ‘有关’。”


蝙蝠侠脚跟一转,瞪着他。“我不知道超人跟你说过什么,但我负责哥谭的犯罪活动。他需要许可,否则——”


“我做我本职工作他妈不需要任何人许可。”克拉克相当粗鲁地侵入蝙蝠侠空间,“尤其不需要一个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有特权、领土意识太强还穿着落地披风竖着蝙蝠耳的混球的许可,看在上帝的份上。”


蝙蝠侠张开嘴,闭上了。


克拉克交叉双臂。“我开了保险箱,文件是我的。”


“那你怎么解释你恰好突然在企鹅人办公室被闯后获得了里面的罪证?”


“一只小鸟给我的。”


“犯罪集团会盯上你。”


“那他们得先排队。”


蝙蝠侠看上去在咬着什么,估计是他舌头。“我明天会放一份复件到你《星球日报》的办公桌上。”他让步,“有目击者在旁更安全。企鹅人和他手下不会怀疑闯入了冰山,他们只会认为是我,也就是说他们不会来找你。”


他正试着保护我。克拉克忽然意识到了这点,肩膀耷拉了下去。蝙蝠侠可以同时这么恼人又这么好,真可不公平。他丧失了全部斗志。


“谢谢你。”他说。


克拉克侧跨一步,给蝙蝠让路,从房顶边缘向下扫视,很快扫了一个太平梯。看起来有点摇晃,但如果蝙蝠侠离开了,克拉克就可以飘到小巷里,压根不必上那个楼梯。他转身,准备礼貌告别。


手臂又一次揽过他的腰:覆着甲片的温热身躯压得很近,克拉克发现自己被抱离了屋顶,荡进晚风清凉的空中。他们俯冲飞跃过一条四道马路,荡过面包店和咖啡厅之间的街道,在空中高处,悬浮了片刻,又落回地面。蝙蝠侠又射出抓钩,克拉克高呼一声,两人又滑进了荒凉黑暗的小巷。蝙蝠侠一抖,脱离了钩子,降落到离地几英尺。他放开了克拉克的腰,克拉克意识到他还抓着蝙蝠侠肩膀,立马松开了手。


“哇。”克拉克感到自己双臂颤抖,“那真……那真……”


蝙蝠侠露出了半个笑容。


“那真是比飞行还棒。”克拉克不假思索地说。他有些晕。


半个笑容消失了。“你下次再来的话,让超人警告我。”


“所以你可以剽窃我发现的其他成果?”克拉克有些刻薄。


“所以你不会在草率的非法闯入过程中被子弹击中。”


克拉克忆起自己之前如何诡秘地穿过渺无人烟的服务门廊,义愤填膺地说:“我没那么差。”


蝙蝠侠抱臂。“我不得不敲昏三个守卫,删掉十分钟的监控,处理两个窗户警报,关闭企鹅人办公室里的所有五个摄像头,接着在你六点钟方向守着你,好让丧失了思维能力的你完成这次 ‘盗窃’。你甚至都没注意到我穿过窗户进了科博泊特的至圣所,就在你面前。”


克拉克烧红了脸,“听着,你这个自以为是的鸡巴……”


他说了一半就僵住了。蝙蝠侠刚刚抬起了手,克拉克看到了顺着他身侧制服流下的血。


“你在流血。”


“怎么了?”蝙蝠侠低头,“哦,只是个子弹擦伤。有个守卫运气不错,打中了一条缝。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你被射中了!”克拉克大叫,“你个白痴!”


“看起来比实际糟糕。”


克拉克想抓住他狠狠摇一摇。“那我推测这一点也不疼。因为疼痛只存在于精神里。”


蝙蝠叹气。“我今晚就去看医生,开心了?”


,呆着别动。”克拉克手伸到夹克下,撕掉一大块马甲,弯腰擦干净了蝙蝠侠伤口周围的血,“你个彻头彻尾的笨蛋,你应该说的。”


蝙蝠侠没回答。克拉克轻轻触碰了那血渍,沉默片刻,叹气道:“我很抱歉。”


“我被叫过更糟的名字。”


“不,不对……这是我的错,如果我没那么冲动,如果我事先想好了计划或者考虑——”


“你只是个人类。”


对这句话没有正确的回答。克拉克脱下破破烂烂的衬衫,再次查探蝙蝠侠的枪伤。很宽,很丑,但不太深,至少目前都还比较干净。他又从背心上撕了一节,团成一团,把四角塞进蝙蝠衣洞口破损边缘下。制服紧贴合身,如同第二层肌肤,紧紧压着那团烂糟糟的衣物。临时绷带完成。


“这该能行,至少现在可以。但去看医生,看看——”


“我会的,我保证。”蝙蝠侠后撤,准备好发射抓钩,接着说,“你开保险箱的工作不算很糟糕。”


克拉克翻白眼。“你 ‘混凝土森林里的乔治’的程序也不完全那么荒谬。”


蝙蝠侠笑了出来。“克拉克。”


“啊?”


“不要来哥谭。”


一个抓钩发射后,就剩克拉克只身一人在小巷里了。他手插进口袋,顺着原路回到了火车站。





第二天早晨,一个蝙蝠标记的包裹安静而引人注目地栖息在克拉克桌上。露易丝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但凯特才是那个来询问他的人。


“蝙蝠侠怎么会给你发邮件?”


克拉克拆开包裹。就跟承诺的那样,蝙蝠侠给了他科博泊特文件的复印件和电子扫描文档。“就是我工作的一个案件。他帮了点忙。”


“……为什么?”


“因为我礼貌请求了他。”


昨晚就吸引了克拉克注意的那份看起来很正式的文件是一份保密协议。它特别指出有“捐赠者”提供的“产品”只能用于具体目的未提到、记录、交流或以任何形式在两方之间传播内容的“实验”上。文件底部是两个签名,奥斯瓦尔德·科博泊特和亚历山大·卢瑟。


他没意识到露易丝正偷偷摸摸摆弄着包裹,直到她从一堆碎包裹纸片里抽出一件干净洁白的背心。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小镇男孩?”


克拉克想了想自己可能的选择。“没有,没什么。”接着他看到了凯特脸上恐慌震惊的表情,“只是件衬衫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真的只是个虽然尴尬但超级无聊的故事。”


凯特手指纠结在一起。“克拉克……”她迟疑,“你见过维基·薇尔吗?”


克拉克将保密协议塞回文件夹。“没,五年前我来这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我知道她以前跟你一起写社会版。”


“你听说过她离开的原因吗?”克拉克摇头,“她在《哥谭公报》找了个工作,报道市长丑闻。几周后她开始约蝙蝠侠。那本应很低调,但接下来,小丑就绑架了她,她失踪了整整三天;接着蝙蝠侠救了她,她进了医院,而且她什么也不说。”


“维基最后跟我说她受到了折磨,不是身体上的。她说。更多只是……折磨的威胁,还有小丑说的话。”凯特的脸有些苦涩,“她和蝙蝠侠很快就分了,维基之后一直断断续续接受心理咨询,她不想回大都市,跟我说她受不了这里的光明。她恨这里每个人微笑的方式。”


克拉克站起来,两手握住凯特的手。她的手指冰凉。


“我没有跟蝙蝠侠约会。”他坚定地说,“衬衫只是一个替代品,不代表任何事。”


凯特沉默不语地搂住他的腰。克拉克抱住她。“我也绝不会离开大都市的。”他对她安静地说。


凯特和露易丝陷入了对维基感伤回忆,克拉克趁机把背心叠好,思索着下一步行动。


“……她输给了吉尔伯特·戈德弗雷。”凯特说。


克拉克挑眉:“戈德弗雷怎么可能赢?怎么回事?”


“父权社会又搞这一套。”路易斯低语。


克拉克瑟缩。“抱歉,大家都还在努力。”


“全是狗屎。”凯特停顿,清理开露易丝桌面上的一块地方坐下,“我的意思是,维基的报道是关于布鲁德海文居住区伪造污染检测报告,你的则涉及买通大都市、哥谭、星城警察的金字塔骗局,然而谁赢了?”她声音平静了一点。“那个发现我们州议员劈腿他老婆勾搭上了一个军火商的CEO。我已经知道那事儿好几年了——我甚至写了吉尔伯特那畸形头版里引用的原始报道。而有任何功劳吗?当然没有。只因为一个男人写了两个贪婪的混蛋为权力上床,这就是新闻;如果我写,那就是八卦。”


露易丝愤怒地表示赞同,但克拉克只是心不在焉地听着。凯特让他灵光一闪。他把企鹅人的文件放到一片,登陆了《星球日报》电子档案,在社会版里开始搜寻。如果卢瑟和科博泊特之间交易的记录存在的话,它们肯定在这里。


TBC


评论(25)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