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so fucking emotional

宿醉 第四章(下)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四章(上)



第四章 企鹅人的胜利 下


第二天上班时,神谕直接插进克拉克的联盟通讯。“蝙蝠侠需要你的帮助。”她宣布。她听起来有点担心。


克拉克正打字打到一半,他停住:“我以为我必须得老老实实坐着不动在这里落灰,直到身体恢复到能把火车当杠铃玩的程度。”


“事情有点紧急。”


“有点?”他溜出办公室,走进上露台的电梯。“现在,说吧。”


“蝙蝠侠跟企鹅人出了点问题。”


“大部分人都跟他有问题。”


“他把夜翼召去了。但罗宾跟上了他们……”


“……被逮了。”他锁住身后的屋顶通道,解开领带,“这个剧情我很熟悉。”


“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把剧本扔了,再写一个。”


超人!”


“抱歉,抱歉。”克拉克解开袖口,“我正一边说一边换衣服呢。联系得上他们吗?”


“通讯频道没人回应。我觉得他们应该在地下,在地下室之下就很难联通了。不过,等他们回到地面,设备应该就能与我联线。”


“蝙蝠侠给你指定了寻求后援的时间吗?”


“没,但已经五个小时了。”


克拉克把衣服塞到一个盆栽下。“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说,但上帝保佑,希望他就生命正陷入了危机,因为如果他不在濒死边缘的话,他肯定会杀了我的。”


“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


克拉克飞过驶向哥谭的高速路。“地址?”


“我只有一个大概范围。利文斯顿和斯托威尔之间的仓库区,就在装载码头外几里。”


“他不在城里?”


“……说来话长。”


几分钟后,克拉克从韦恩塔起飞,手臂酸痛。他后背抽筋,喘不上气。“企鹅人有什么阴谋?”


“我们不知道。不过,昨晚他逃了关检运了一批货进来。”


克拉克沉默了一会儿。“嗯,这真是含糊得很有帮助。”


“是的,蝙蝠也这么说。”


【注:Bats】


一个大大的笑容在克拉克脸上绽开。”……蝙蝠?“他开心地重复。


前三个被遗弃的仓库里没什么发现,但第四个里——距海岸第二近的仓库——有清晰的车辙,一直通往仓库本该废弃不用的装载站。克拉克落下去,X视线穿透过屋顶。


“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


“好多铅。”克拉克干巴巴地说,“蝙蝠这时候应该就快要叫后援了。通知一下联盟事情的进展,如果我一小时之内没有出来,派人来找我。”


“我觉得蝙蝠侠说的后援意思应该是 ‘一起进去’的后援,而不是 ‘之后再叫’的后援。”


克拉克略过了这句话。“我溜进去了。”


“你?溜?”


克拉克怒吼。他轻盈地降落在天窗旁,打开,藏到地板一堆箱子后。他瞥着角落,看到成十字杂乱堆放的金属棒。他把它们推向一边,发现了一个大开的洞口,连着粗糙搭建的楼梯,灯光昏黄,一片黑暗,墙壁落满灰尘,道路分叉,向远处延伸。克拉克有不好的预感,这是一个迷宫。


直接打穿墙壁,只会让整个隧道塌陷,蝙蝠侠和同伴可能在里面,他不能冒这样的风险。克拉克叹了一口气,把披风在身后塞好,走进了黑暗中。


他时断时续地用着超级速度。他无法长时间保持高速,但仍决心尽快找到蝙蝠侠和罗宾。每个转角,他都做了标记,如果是个死胡同,或者绕回了原地,他就把标记划掉。偶尔他能看到蝙蝠侠或者夜翼做的相似标记,但很多都被擦去了。


半个小时的漫游后,他不耐烦了起来。这明显是针对他设下的陷阱。“引路”和“地下”明显是“中和超人力量,发掘其弱点”的暗语。但,离开不是一个选择。他必须确认蝙蝠侠、夜翼和罗宾安全无虞。


他走过一个拐角,闯入眼帘的是他此生见过的最大一堆氪石,堆在那里的氪石比一周前在发电站蒸发的还要多。悬吊在天花板上,脚将将碰到氪石堆顶端的,正是被绑架的蝙蝠一家。克拉克退回肮脏的过道,吐了。


一分钟后,他头伸了过去。“抱歉,马上就来。”


在如此巨大的辐射量面前,它的超级速度彻底消失了。别提超级力量,他全身的能量都被用于把自己勉强拖到蝙蝠侠身边,把他口枷撤掉。他晕乎乎地坠在蝙蝠侠身上,就像额外的一层披风,研究着绑着他的手铐。有人把锁整个焊在了一起。


“我猜你没有什么激光切割器之类的东西?”克拉克哽着喉咙。他徒劳无功地试着用了用热视线,有些气喘。


“腰带。左侧第三个口袋。”


“你的左侧还是我的左侧。”


蝙蝠侠露出牙齿,“我的。”


说真的,克拉克很惊讶自己居然还没晕倒。也许长时间暴露在氪石环境下让他稍稍有了些抵抗力。他暗中记下,如果自己活着出了企鹅人仓库,一定要去找莱斯利问一问。


终于,在一次切割后,克拉克割断了蝙蝠侠的锁链,整个人摊在了氪石堆上,一动不动。蝙蝠侠在解绑后把罗宾和夜翼也放了出来,把他们拉到了地上。克拉克模糊地感觉三个人把他拖过了前厅,拖过了镶铅的隧道。一出氪石房,克拉克干呕起来,浑身僵硬。他几乎有些享受身体里翻涌的反胃感,白热的疼痛窜过身躯,脑海一阵空白,关节融化得像果冻一样软。


“所以。”一分钟后,他头晕目眩,喘息着说,“还有谁不想再玩一遍?”


“你,是,个,白,痴。”克拉克从没见过如此愤怒的蝙蝠侠,“你为什么不叫援助?”


“我叫了。”克拉克喘气,“如果十五分钟内我没有重建和神谕的练剑,她就会派装甲部队来。”胃酸灼烧着他的喉咙,“我怎么知道你那一批 ‘神秘货物’时刻是?神谕说你只是在处理企鹅人。”


蝙蝠侠看起来快爆炸了。夜翼从他肩膀后看向克拉克。“其实他想说, ‘谢谢你’。”


“啊,所以那是’你是个白痴’的含义?”克拉克疲倦地看向蝙蝠侠,挑逗地眨眨眼,“不用谢。不过,我猜用 ‘蝙蝠语’翻译一下,我的意思是,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混蛋,下次我一定让你继续被捆在布满放射陨石的地窖里。’”


罗宾和夜翼都伸出拇指。蝙蝠侠有些僵硬地从地板上拉起克拉克,将超人手臂甩过自己肩膀。他的两个门生辨认着标记,将几人领出迷宫,扶着他走过黑暗的楼梯,踉踉跄跄除了仓库,走进灿烂辉煌的日光里。一旦再次接触到新鲜空气,克拉克就感激地在阳光下舒展身躯。温暖逐渐蔓延,将隧道带来的所有虚弱无力都燃烧出他的身体。他放松地笑了笑,浮到空中。


“有人需要我带一程吗?”他问,再次落下。他感觉完美


“没有。”蝙蝠侠怒视。罗宾和夜翼看起来有点垂头丧气。“我们要回去写任务失败报告了。”


“去死。”夜翼走上前,一手拍上克拉克肩膀,“我要去飞。”


克拉克瞥向蝙蝠侠,“呃,好呀,去哪?”


“布鲁德海文。”


蝙蝠侠动了动。“你要回去了?”


“事情搞定了,对吧?”夜翼看向超人,“我应该抓住什么?我的意思是,我得怎么做?你要公主抱我,还是你得转身把我背起来?”


克拉克有些局促不安。蝙蝠侠忽然变得完全静止了,十分吓人。“你确定你要走?”他尝试,“我的意思是,也许你和罗宾应该——”


“我已经停留太久了,你懂我的意思。”


蝙蝠侠一言不发,抓钩勾上吊车,一跃身飞过了仓库。罗宾懊恼地对超人笑了笑,跟了上去。


克拉克从腋下穿过,抱起夜翼,离开了地面,在海面上划过一道弧线。他花了几分钟追逐海鸥,从波浪上略过。夜翼的高呼声慢慢平息,他们回到了布鲁德海文。


“他真是个颐气指使的混蛋。”两人顺着海岸飞行时,夜翼脱口而出,“如果他邀请我留下,我不会介意的。但他只是默认我总会为他竭尽全力,哪怕他是个混账。”克拉克张开嘴,夜翼立马补充,“别为他说话,我知道他总是把你逼疯。”


“呃,对。”克拉克承认。


他们顺着海岸线安静地飞。忽然,克拉克灵光一闪,话语脱口而出,“他是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Cassandra,在神话中突出的形象是一名不被听信的女先知,Bernard M.W.Knox评述卡珊德拉“她和古希伯来的众先知一样直视事理的真相,不论过去、现在或未来;但是她的明晰无误的眼力,和她心中负荷的宇宙事理的可怖奥秘,却始她隔绝于正常的人生,使她在世人眼中成了个疯子。这便是古来先知们一再遭遇的命运。”】


夜翼扭头,迷惑地看了他一眼,“你说什么?”


“我觉得我能理解他。”克拉克慢慢说,渐渐熟悉了这个新的假设,“他很聪明,他是高明的战略家,也就是说,他总知道事情哪里出了差错。哪怕是一个无心举动,他也能看到其导致的大部分甚至全部可怕后果,所以他会警告他人,对他们大喊大叫,然后谋划好五十个后备方案,期望我们所有人按顺序一字不差地脊柱。但很明显我们都不会听他的话因为,一,他又开始混蛋了,二,我们相信,这次是他错了,我们有更好的方案。”


“有时两者都有。”


“当然。但重点是,事情一出错,不管是不是我们的错,他都不会怪我们。他只会对我大叫,让罗宾写报告,但更多时候,蝙蝠更害怕我们中有人受伤。如果他无法用他的……远见来保护我们,他就害怕了,生气了,心烦意乱。接着,想不到吧,他就开始发难了。”克拉克脸上露出笑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 ‘我们回去,谈谈你刚刚有多蠢’用蝙蝠语转换大概意思是 ‘我关心你,请不要死。’”


夜翼沉吟。“……你是在说那个女先知,卡珊德拉,因被阿波罗诅咒,她的语言永远无人相信。”


克拉克笑起来,“你经典学得不错。”


“我有个全面的老师。”语气里是不情不愿的感激,“让我读所有神话的’希腊原文’。”


克拉克听着他的语气大笑了起来,“有什么蝙蝠侠教你的吗?”


“很明显,我忘了教他怎么关掉通讯器。”耳机里传来喉咙发出的粗哑声音,“快点闭嘴,你在浪费能量。”


嘀的一声,蝙蝠侠中断了通话,耳机里只剩轻微的嗡嗡声。关掉通讯的时候,克拉克模糊地听见神谕咯咯笑着说了些听起来像是,“一个女先知,啊,我的上帝”的话。


“所以,蝙蝠语的 ‘快点闭嘴’是什么意思?”夜翼一被克拉克fa放到警察局后的小道里,他就拉长了声音问他。


克拉克叹气。


“有时候烟斗就是烟斗而已。“他庄重地说。


夜翼嗤笑。


【注:有一个学生问弗洛伊德,“烟斗”是什么意思。

他回答:“有时候烟斗就是烟斗而已(Sometimes a pipe is just a pipe.)。”

常常被人误引用成“有时候雪茄就只是雪茄而已。”

然而很多时候,弗洛伊德的“烟斗”通常暗指……】



TBC




评论(2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