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宿醉 第四章(上)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三章



第四章 企鹅人的胜利 上


周一一早,一番讨价还价后,克拉克终于说服了汤普森医生他身体能够胜任人类(甚至是超人类)的工作了。七点,他兴致高昂地离开了医院,小小绕路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喝了杯卡布基诺,带着一肚子咖啡因和甜甜圈,提前半小时到达了《星球日报》。


然而不出所料(毕竟他刚刚度过的可是那种周末),他愉快的早晨在电梯门打开的一刻结束了。一开门,克拉克就看到莱克斯·卢瑟倚在他桌旁。他迅速撤退回电梯,按下门厅按钮,安静地祈祷没人看见他——


“C.K.! 嘿!克拉克!”吉米带着满手的相片冲了过来,身体挤进电梯门中间。它们为他重新打开了。“我得给你看看——我拍了好多礼拜五机器人大战的照片。大超被打得超级惨!不过神奇女侠用超级炫的一招把那个触手东西搞定了,像这样,她这么冲过去,甩着套索,然后绿灯侠 ‘嗖’地接着——”


“打扰一下。”吉米肩膀后,莱克斯冷酷地插了进来,“我有些事想要跟你的同事商议。”


“哦。”吉米惶恐地看了一眼克拉克,小跑回到自己的桌子。


克拉克踏出电梯,门在他身后关上。


“不要像个混蛋那样对待我的同事。”


“不要再回避我,给我答复。”


克拉克怒视他。“慈善晚会只是你在这个房间狂欢作乐,把人们的视线从另一个房间里的肮脏交易移开的借口。既然我两者都不感兴趣,我不觉得我有任何理由参加舞会。谢谢你的邀请,但我没有兴趣。”


“布鲁斯·韦恩要来。”


哦,操你,莱克斯。


“他还带同伴。”


克拉克磨牙。“是的,好吧,是我,我会去。”


“你的名字是 ‘赛琳娜·凯尔’吗?”


心底猛一阵疼痛。“是的,为什么不是。”


莱克斯微笑。“克拉克,够了,已经好多年了。我们现在都是不同的人了,如果你能——”


“你在大都会的一个发电站藏了成吨未经申报,违法贮藏的氪石,威胁到了成百乃至成千的生命,只因为你和超人之间的宿怨。哪怕过去一百年,莱克斯,你也不会改变。”克拉克交叉双臂,“你为什么在这?”


莱克斯走得近了些,他的声音和表情几乎是温暖的。


“你怎么认为?”


有一刻,两人呼吸交融。


克拉克绕过他。


“我还有工作。”


他没有回头,只是坐下,启动了电脑。


“我会把你保留在宾客名单。”莱克斯说,“以防你改变主意。”


他走了。


克拉克手指悬浮在键盘上,迟疑着,接着翻进包,掏出了手机。


十声响铃后,布鲁斯接了电话。


“……克拉克?”他听起来有些惊奇。


“嘿,周五的事,我很抱歉,我想补偿补偿你。我们可不可以在这礼拜晚些时候见个面,吃顿饭?超人相关话题绝对禁止。”


布鲁斯犹豫了。“我在慈善舞会之前都不会去大都会,事情都安排满了。”


“哦!那好吧,嗯,我事实上……我拿到了一个邀请,但不能带伴,我本来也不打算参加的,因为……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你可能也被邀请了,所以我们俩可以一起去,也许这不会太……”


“克拉克,我跟别人一起去。”


像初中毕业舞会的重演。“啊,好的。”


“周五之后,我以为……你这周末也没打给我——”


克拉克手撑起头。“你知道么,我这辈子日子过得都不怎么样,周末还稍稍好些。所以这样对我们大概都好。”他听起来有些怪异,非常疏离,非常外星,“好好享受舞会,我听说那些狂欢作乐挺有意思的。”他打算挂电话,但突然有些慌了。


“我说那些不是消极反抗。”他忙乱地说,“不好意思,我只是……我以前参加过莱克斯的几场社交晚会,我记得食物确实能食用,不过这是委婉的说法……大部分时候我只是看到了太多人的裸体。到处都是。还有各种体液——毁掉的家具,那么多毒品——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冰毒是蓝色的——”喋喋不休,说得太多,快说再见,“不管如何,要是能陪着你会很好。希望你在狂欢宴会上开心。啊,不对,是希望你今天开心!再见!”


滴。安静。


圣母啊,这是历史上所有可怕尴尬的分手电话中最可怕,最尴尬的分手电话了。


【Sweet mother of murder mysteries:sweet mother of god是圣母的意思,但大家发表感慨的时候会把god适当地换成和当前有关的话题。这里换成的是“神秘谋杀案”……作为一个没有经验的翻译人员,我是不是可以把他翻成:啊,神秘谋杀案甜蜜的母亲啊(被抽死——)】


“我得出去透透气。”他跟躲在隔间后瞪着眼偷看他的吉米说。


几秒内,克拉克就出了门,来到了屋顶,离开了《星球日报》露台。他绕着大都会飞了两圈,从树上救了三只猫,从浮板上救起了一只特别蠢的金毛,帮助一个老爷爷过马路,替一个老奶奶把杂货搬到车上,又花了一个小时坐在一棵树上,茫然盯着眼前的空白发呆。


然后他回去工作了。


那时,克拉克被无情甩了的消息已经流传开来了。接下来三小时,他听着凯特一个一个数着布鲁斯约会过的电影明星、模特和年轻火辣的基金宝贝。佩里·怀特把他叫到一边对他发表了“天涯何处无芳草”的演讲。感谢上苍,露易丝在下午带着足够喂一只闪电侠的猪肉捞面出现,及时拯救了他。


【trust fund baby:信托基金宝贝就是富家子弟啦,爸爸妈妈给孩子们买好了信托基金,然后他们一生都不愁的那种人。】


“看看你的幸运饼干。”之后她命令道,“可能会有些分手箴言。”


“我们都还没开始。”克拉克说,摆弄着手里的包装纸,“两次约会,没什么好分手的。”


“打开幸运饼干。”


克拉克听从了,他吃了饼干。“要让三个人保守秘密,你得除去两个人。”他吟诵。这听起来像蝙蝠侠会说的话。


露易丝抿嘴,“有点黑暗。好吧,我的是:某种外星人会很快出现在你面前。哈,我希望是这样。毕竟我还得还上个月的房租。”


“最近没有超人采访吗?”克拉克故作天真地问。


露易丝耸耸肩。


“布莱尼亚克那事之后就没了。通常在那种大事后,他会来《星球日报》露台跟我说说话,但是……他几乎就不在周围了,你知道吗?”


克拉克清清嗓。


“可能只是被别的事情缠住了,某些情感上的事。身体上他应该还好。”


“简直太好。”凯特喃喃地经过他们。露易丝怒视着她,接着她的注意力重回到克拉克身上。


“情感问题?”她嗤笑,“超人?


“他可能会有……私人问题。比如……一个惨痛的分手,可能吧。”


“哦,克拉克。”露易丝大姐姐似的拍拍他的头,“别乱投影。超人怎么会有情感问题?他是一个高大英俊,肌肉发达的直男,他的超能力跟他的女粉丝一样多。他就是个大甜心。”她脸沉了下来,“每个人都爱他。”


克拉克想到了布鲁斯。


“不是每个人。”


“你是少数。”露易丝生气地说,但她双眼从不爽过渡到了忧虑,“布莱尼亚克之后他就状态不佳,上周跟那个章鱼打对他也不是什么好事。”


克拉克畏缩了一下。


“但他还是在门户市救了那些困在桥下的孩子们。”她沉思。


“是地下通道。而且蝙蝠侠才是——”


“他甚至还飞到了哥谭去处理小丑的燃烧着的齐柏林飞艇。”


克拉克颤抖了下。“是软式飞挺。那次,还是蝙蝠侠——”


“就算他受伤了,他还是坚持救人。”露易丝总结,语气里透着梦幻的尊敬,她叹了一口气,“那真可爱。”


“对。”克拉克无力地说,接着,“为什么你觉得他是直的?”


露易丝的表情变幻莫测,从惊讶,绝望,到最后的接受。


“他是弯的。”她低吼,转开脸,“所有好男人都是弯的,要么就结婚了。”


“我的意思是……”克拉克找着词,“我的意思是其实是我们并不知道?他可能是直的,或者弯的,或者双的。就我们所知,他有着薛定谔性向。”


【克拉克(作者)用词就很有创意啊,你看Schroedinger’s sexuality,是吧,杂糅了薛定谔的猫和性向。意思就是,我们不知道他的性向】


“他可能是无性恋。”路易斯说,用手遮住脸,“哦,我的上帝,我要独自一人带着满屋的猫死去了。”


“胡说。”克拉克说,他开心地拍了拍她的背,“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养狗的。”


露易丝狠狠锤上了他的手臂。


TBC

评论(1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