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宿醉 第三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二章



第三章 无敌之人


莱克斯·卢瑟的慈善舞会持续两个月,在此期间,其他任何活动都黯然失色。这舞会向来以年度最骄奢淫逸,最受人追捧聚会的名号著称。如果你不在足够上层的社交圈,弄不到邀请函,你就只能在星期六起迟一点,看着明显纵欲过度的社会名流们蹒跚地穿着昨夜的衣服归来,进到他们大都会的豪华顶层套房,或者直接登上就停在大都会机场的私人飞机离去。


克拉克抵达办公室——他的肩膀和大腿在立交桥事件后仍隐隐作痛——发现十几个人在他桌子周围徘徊。


“嘿——嘿!”没有人动,他又补充道,“布鲁诺·曼海努又给我寄死鱼了?”


“差不多。”露易丝说,她正站在人群中心,“你收到了一封信,由莱克斯·卢瑟亲手送达,如果不是你又因病迟到了的话,你就不得不跟他说几句了。”


克拉克麻木地接过信封。翻开封口,露出了一张眼熟的舞会邀请函,令人生畏。


凯特·格兰特不耐烦地扯扯他袖子,“你打算带谁去?”


“没谁。”


克拉克重重坐进椅子,他周围的人群慢慢散开了。


露易丝谨慎地盯着他,“新闻界没人得到过舞会的邀请。”她沉思。


克拉克把邀请函塞进抽屉,“啪”地一声合上。


“你知道你可以带谁去吗?”露易丝问,“布鲁斯估计自己就有黄金入场券,这绝对是我探查卢瑟大本营,挖到点那些账单古怪之处有关的内幕消息的大好时机——”


“这张邀请函不允许带伴。”


现在露易丝看起来有点担心了。“克拉克。”她说,“你和卢瑟——?”


“如果佩里急着找我,就给我发信息。”他走向楼梯口。

 

几小时后,布鲁斯在屋顶上找到了正在笔记本上写着报道的克拉克。


“你还想吃午饭吗?”


克拉克挤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我想,但我觉得我可能不会是个好对象。”


“只要你不开始对着服务员破口大骂,我想一切好说。”布鲁斯伸出手。


克拉克拉过他的手,借力站起来,“你想去哪儿?”


“那个第五小道那家破破烂烂的小店吧,随意一点就好。”布鲁斯大大的笑容很温暖明亮,还有着调笑的意味,“我听说他们的咖啡棒极了。”


在克拉克能控制住自己前,他就冲动地吻上了布鲁斯。布鲁斯几乎要融化在他的臂弯里了。两人搂着对方,气喘吁吁,直到一个纪元后,克拉克才抽身。


“午饭。”他觉得有点喘不上气。


布鲁斯看起来好像被弄坏了,但他似乎很开心。“接着是咖啡。”


“嗯,没错,他们确实有咖啡。”


“不,我的意思是……呃,在我们买完咖啡……”他来回挑着眉。


克拉克只是盯着他。


“……去你那儿……”


克拉克不敢置信地看着哥谭最“风度翩翩”的花花公子。“你知道你的玩笑越来越糟了,对吧?”


“谁开玩笑了?”


但克拉克一手捂住了布鲁斯的嘴,“别反驳我了。”他忽然感到布鲁斯吻着他的掌面,猛收回手,脸涨得通红。

 

 



比伯家一片死寂,只有几个本片区的警察正在这个酒吧吃三明治,但布鲁斯和克拉克订了隔间。等女服务生写完他们的点单,布鲁斯就拉过了克拉克的手,手指纠缠在一起。


“我觉得是时候谈谈我们一直避而不谈的事了。”他说,克拉克绷紧了身躯,“你在采访中提到超人 ‘有他的用处’,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克拉克恼怒地上了钩。“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他——我的意思是——他是一个伟大团队的一员,正义联盟很好,而他是其中一个很有价值很有贡献的成员,他还成啦。”


“我明白为什么佩里总不让你写超人文章了。”布鲁斯思索着说。


“不是他,是露易丝。”克拉克咕哝,“当然我不是说超人一点也不——”


“自以为是。”


“不对。”


“骄傲自大。”


“不对!他……”嗯,好吧也许他有一点点自以为是,也有一点点骄傲自大,但他至少不像蝙蝠侠那样恶心人的目空一切,“算了,没什么,忘了这事儿吧。”


“克拉克。”布鲁斯拇指抚过他的指关节,“跟我说。”


克拉克摆弄自己的水杯,叹了一口气。布鲁斯在莱克斯的问题上可对他敞开了心扉。“我不喜欢人们总希望超人成为某种比他本人要伟大得多的东西,好让他们感到安全。”父母无数次耳提面命,教育他担起随能力而来的责任,就算他们必须得学着原谅克拉克青春期荷尔蒙冲动带来的严重后果。“超人必须要成为——至少,他似乎必须——比人类更完美,更善良,更智慧,更自制,因为如果他不无懈可击,他就只是又一个只要心血来潮就能毁灭人类的强大外星人,哪怕这不出于他的本意。”


布鲁斯看起来在估量着什么,“你不喜欢他的做法?”


“我没有不喜欢他,好吧?我只是不想要把他当成什么奇迹。就因为他看起来很完美,所以人们天天谈论他,对吧?但是,他很可能只是个正巧会飞的无趣的普通人。”他前身倾靠上桌子,他想要布鲁斯懂他。


“因为人们把他看做某种……圣人,他必须要符合人们的期望,如果他哪里做得不好,最好的情况是他让爱他的人失望了;最糟糕的是,他可能会被暴民追捕,俘获,杀害,只因为人类无法接受一个万能却不完美的存在。”


克拉克端详着他的右手。


“一定程度上来说,我明白人们对超能力者的恐惧。这样的能力被滥用会很危险。但是,只因为一个人会飞,会变形,就期待他毫无缺点,这可一点都不实际。超能力者也是人,哪怕是最好的人也有黑暗面,也可能有值得商榷的过去,这就是人生。把一个人捧上神台,强迫他成为某种不可能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你们有安全感,让你们允许他们继续活下去……?荒谬。”


布鲁斯向后靠去。“所以,就算超人稀缺的自制力在过去造成了可怕后果,你仍然觉得我们应该花更多时间确保这些超能力外星人活得舒心,而不是保障地球人的安全?”


克拉克整个身体颤动了一下。


布鲁斯嘴唇抽搐。“有那么一阵子,你差点就骗过我了。”


“什么意思?”克拉克声音刺耳。


午饭上桌了,但克拉克发现他不饿。布鲁斯细细把洋葱从他三明治上挑出来,一手拇指仍抚着克拉克的关节。


“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没有全身心爱上那个蓝衣大男孩,试图告知我他无数优点的人。至少一开始是这样的。”布鲁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现在我发现你跟其他人一样,都是个迷弟。”


克拉克的怒火越来越旺,很快就取代了其他情感。


“这就是你约我出来的原因吗?”他质问,“你觉得我会很高兴地诋毁超人?”他把从布鲁斯手中抽回手,“为什么这么恨他?”布鲁斯什么话也没说,克拉克补充了一句,“私下里说说,我不记录。”


两人气氛冰冷。


“你之前说这不是个好时机,我想,也许你是对的。”布鲁斯说。


“或者也许你那句话只是对此次谈话的欠妥回复。”


“我只是在从另一个角度客观看你的观点。”


“好吧,我很难不带个人色彩地看待影响我日常生活的问题。”


“我以为露易丝·莲恩才是负责写超人文章的人。”


克拉克站起身。


“你爱他吗?”


克拉克禁不住笑了起来,回到隔间。“什么?”


“他的事明显跟你无关,但你跟他这么有共鸣……”


还有一个让他像这样气到骨子里的就是蝙蝠侠,他的血仿佛沸腾成了高压蒸汽。


“我关心某人康乐,并不代表我一定爱上他了。”愤怒在身体里碰撞流窜,就好像在火山里流动的熔岩,“与之相反,对于我没有私人接触过的人,我并不愿随意对他们的任何决定下判定,尤其是我还清楚状况的细节。”


布鲁斯咬紧牙关。“我下判定,”他说,语气山雨欲来,“是因为,不管超人抱着善意还是恶意,他的能力会引发问题。他总是不为他自己也不为他周围其他人想任何后备方案,就直接一头冲进麻烦里。你看看上一次正义联盟出动时他造成的损毁:与布莱尼亚克战斗的时候,他直接摔进了一个发电站,把它炸了,伤了自己,还差点杀了敌人。我还没说到大都市南部呢:他把他们送回黑暗时代整整七十五小时,整座城市都手忙脚乱地试图把供电系统连上另一个发电站。


“他和超级反派打斗,在过程中成功毁了比反派多得多的大楼,多少人失去了家园,失去了工作,几乎失去了生命,只因为超人很久以前就决定,就算他有超级速度,他也完全没必要学怎么闪避!”


“所以他就应该简简单单坐在旁边观战吗?”克拉克挑衅,“因为超人不会武术,所以干脆让那些超级反派暴君们畅通无阻地进入城镇算了?这是我的重点——他只想用他的力量来帮助人类面对宇宙中最大的威胁力量。当然,如果你的敌手也有超级力量的话,战斗肯定不会一帆风顺的!一个人有能力,就竭尽全力,这难道不比心有余而力不足要好得多吗?就连蝙蝠侠的计策也是有缺点的——而他彻头彻尾是个人类。你不需要能力就可以酿成大祸,他就是绝佳的例子。”


布鲁斯眼神冷酷。“至少蝙蝠侠每次行动前都习惯性计划一切。超人连想都不想就盲目开始行动,他总觉得自己可以靠着超级力量摆脱麻烦。他需要学会控制!”


“你从怎么就知道他没在努力?”


小餐厅一片死寂。克拉克和布鲁斯各自撑在餐桌两边,怒视着对方。


克拉克肩膀冷不丁耷了下来。他只想回家,躺下,睡上一年。“这绝对是个坏主意。”


布鲁斯怒容满面,但他声音仍很平稳。“你想我送你回去工作吗?”


“我还是走回去吧。”克拉克伸手揉揉额头,“我这礼拜过得不太好。”不过他不想把两人关系弄僵,紧接着补充道,“当然,除了与你相遇这部分。”


布鲁斯目光柔和了下来。“我也一样。”


“嗯。”他们放下钱。克拉克想要伸手,但布鲁斯似乎也踌躇着想做点什么。不过,最后,两人都没动。他们分别出了门,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回去!”


蝙蝠侠吼出愤怒的指令,这通常很难被忽视,不过在之前,克拉克就在自己和本周大坏蛋之间拉了一个隔离场。危险的双方战士被困在等离子体组成的笼子里,对城市的破坏应该能控制到最小。


(虽然这个计划是布鲁斯的批评启发的,但克拉克不太想想这事。)


当然,唯一一个强烈反对这个计划的人就是蝙蝠侠。


“你还没摆脱氪石的影响。”在会议末尾,他几乎在咆哮了,“你身体完全无法支撑你上场与这种等级的敌人战斗!”


克拉克已经花了大半个小时用来说服联盟其他成员他身体足够好,可以着手处理那鬼鬼祟祟出现在星城上的飞船了。他不希望蝙蝠侠在最后五分钟让他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回到原点。


“我那时候没丢下立交桥,不是吗?”他冷静地提醒他,“也没丢下小丑的飞艇,我觉得我可以解决一支小小的外星机器人军队。”


听见这熟悉的夸口,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放松下来了,然而蝙蝠侠紧绷的下巴说明他一点也不放心。会议一结束,他就跟个生闷气的青少年一样大步走出去了。在门口,神奇女侠友好地撞了一下克拉克刚刚恢复的肩膀,“你终于恢复战斗状态了,我很高兴。”


“离了超人,我们就没那么超级了。”闪电侠俏皮地说,他“唰”地经过了他们,冲向了飞机库。





克拉克的拳头砸上机器人的腹腔神经丛,正前进的一排机器人多米诺骨牌一般倒下了。栏杆外戴安娜欢呼起来,她往低处一记横扫,带倒一排哨兵。克拉克发动了对主机的袭击——主机是一个巨大的章鱼状飞船,钛合金触手毒蛇似的收缩舒展。他调整拳头的角度,瞄准坚硬的钢铁躯体底侧,但就在这时,船上的一个炮塔发射了一束能量射线,击中了他。


正常状况下,他是可以像没事人一样忽略射线的冲击力的,但这一发纯粹的能量一路电到了他骨子里,肌肉在抽搐,眼球往上翻,他从空中坠落,坠落到坚硬粗糙的水泥地上。眼前是来回闪烁着彩色斑块——周围的声音带着奇怪的回响,好像在水底似的——疼痛沿着脊柱流窜往上,到头部,顺着四肢——


他闭上了眼。


有人狠狠地打了他的脸。克拉克除了呻吟出声外什么也做不了。


“闪电侠,把他送到哥谭总院!现在!”


有人咕哝着把他提起来。“耶稣啊,他真重。”


“我会确保莱斯利在那等着。”


风很凉,很舒适,但只比他之前的状况舒服一点——躺在人行道的坑里,感觉自己的腿不应该是这么扭着的,肩膀本应该好好卡在关节里的……



接着是几分钟,几小时,或者是几天的美好昏迷。吵闹声。黑暗。滴滴声。缓慢地眨眼,视线模糊,无法聚焦到视野里任何东西上。


杀了我吧。克拉克冷漠地想。


“停下自杀的尝试。”一个粗哑声音传来。克拉克转头,在窗边看见一片极度漆黑的阴影。


“蝙蝠侠……?”


“我让你回去的。”


克拉克呻吟。


“我不能让你们独自面对那章鱼。”


蝙蝠侠的声音满是砂砾与讽刺。


“你不能,你非得闯进危险之中,然后让闪电侠不得不从战斗中脱离出来,好送你去安全处。”


“我以为我可以打败它。”


“那是因为你是个傻瓜。”


克拉克笑起来,他全身哪里都疼。“你听起来像我男朋友。”前男友。无所谓了。


黑披风微动。“我只是来告诉你我们赢了,其他人都很好。我们可能砸平了几家面包店和百货商店,但没人失去了自己的家园。闪电侠,绿灯和火星猎人已经在战后清理了,所以无须担心任何事,你只需要好好休养。这是汤普森医生的指令。”他转身,准备离去。


然而,比起和不满的蝙蝠侠困在一间房里,独自一人在布满半死之人的医院的情景(他听得见他们,他们的心跳,他们的最后一口气,他们的叹息,他们的哭泣,他们的祈祷,他们死尸的腐烂——)要糟糕太多了。


“留下。”


一片安静。


“拜托了。”


他伸出一只手,看到了自己手臂上绑着的输液管。如果现在他的皮肤可以被穿透了……克拉克开始颤抖。


“是氪石针头。”蝙蝠侠坐上床边,“不久前我做的,以防万一。”克拉克睁大双眼,盯着他手臂上的绷带,蝙蝠侠又补充道,“里面几乎没有多少放射性物质,只取了能使你皮肤被穿透的剂量。针头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你痊愈,不是再度伤害你。我还在做一套手术器材,以防……你怎么了?”


克拉克吞咽,他试图找到自己的声音。“你在储存氪石。”


“当然。”


而且不仅仅是为了急救器材,克拉克没那么天真。他叹了一口气,陷回枕头里,“没事,你走吧,我很好。”他又一次提到之前的夸口,“我觉得我只是对这一切有点吃惊。我以前从来没输过。”这是天下最大的谎话了,但如果蝙蝠侠将此次事件认定成意外而不是今后的常态的话,可能对他会好一点。“谢谢你做的针。”


蝙蝠侠表情有些晦涩。接着他说,“我会留下来,等你睡着。之后我得回去看我的孩子。”


克拉克眨眼,分了心。“你有孩子?”


“有问题?”


“没,我……这解释了不少事。”蝙蝠侠眉皱得更紧了,克拉克迅速换了个方式,“他们怎么样?”


“最大的那个恨我。”蝙蝠侠语气唐突,克拉克听见他的心顿了一拍,“他已经搬走了,但他有需要的时候会给我打电话。另一个……他还听我话,他是个聪明的孩子。”


“就因为他听你话?”克拉克几乎看见了头盔后眯起的双眼,艰难地收回了前言,“我很抱歉——”


“你的歉意足够你在氪石清出你的身体前都远离战场吗?”


呃……“足够我现在不死。”他只是想开个玩笑,但他说话的语气有点不对,而且说真的,蝙蝠侠的也不太对。不过无所谓了,至少他们没对对方怒吼。


“保证?”


“以童子军的名义发誓。”


蝙蝠侠嗤了一声。“你以前真的是童子军吗?”


“我连第一个荣誉勋章都没拿到。”


他温柔地拉过克拉克的手——那只手仍然伸着,挂在床边——把它覆到被子上。“睡吧。这椅子很不舒服。”


“好吧,如果你没穿这么多层盔甲的话……”


“我需要盔甲,并不是所有人都刀枪不入的。”


克拉克翻了个白眼。“好的,赶紧请再跟我讲讲刀枪不入这事,趁着我还躺在这里,断着一条刀枪不入之腿,还有一根输液管戳在我刀枪不入的手臂上。”椅子微动,“你在做什么?”


“在拉世界上最小的小提琴,希望这音乐能把你哄睡着。”


【注:A notional violin that plays tragic music for the afflicted; used in dismissive responses to oversensitive complaining. [幽]一种概念中的为受折磨之人拉悲乐的小提琴。被用在打发过于过愁善感的抱怨之人身上。】


克拉克笑得太厉害了,整个房间都跟着抖了起来。


TBC




评论(24)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