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so fucking emotional

宿醉 第二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克拉克的抱怨


第二天,露易丝看起来异常躁动:她猛敲键盘,怒视了屏幕整整三十分钟,疲倦地研读着自己的笔记,还对所有靠近她办公桌的人咆哮。午休降临之际,她拉上克拉克,把他拖向了电梯。


“我们去比伯家。”她宣布,“要是再让我多看一秒莱克斯·卢瑟的荒谬账目的话,我准会把那些文件全扔进粉碎机里去。”


克拉克挣脱她的手。“不好意思,我有安排了,你和吉米去吧。别带我了。”


“你有个火辣约会吗,克拉克?”


“事实上,确实是的。”他压下不由自主冒出的傻乎乎的笑容,但已经太迟了。


强作镇定,露易丝拉着克拉克回到办公桌,把自己的椅子拖到了克拉克的隔间,坐下,堵住了他唯一的逃跑路线。


“是谁?”


“一个朋友。”


“是那个把你灌得神魂不清的朋友吗?”


“不是。”


“你朋友有名字吗?”


“当然有。”


危险的长长的寂静。


“克拉克·肯特,你是在刻意拒绝告诉我你要跟谁共进午餐吗?”


克拉克推推眼镜。


“严格说来,‘刻意拒绝告诉某人某事’是冗余的,从定义来看,‘拒绝’是某人因私人原因和理念执行的动作,即,刻意。所以,说我‘刻意拒绝’就像是说我‘有意选择’——”


露易丝的脸阴森逼近。


“到,底,是,谁。”


“就是我而已。”露易丝和克拉克吓得跳了起来,浑身警戒。布鲁斯漫不经心靠在隔壁隔间上,脸上笑意满满,“很高兴见到你,莲恩小姐。昨天吃饭的时候克拉克可提了你不少次。”


露易丝挑眉,摇摇头。


“有意思。”她说,“我以为他本应采访你。”


“我们该走了。”克拉克匆匆建议,警惕地看了两排开外的社会版一眼。目前为止,没有动作……


凯特·格兰特从一堆明星照片后冒出了头。


“克拉克在跟谁约会吗?”她叫道,紧接着她就看到了布鲁斯·韦恩,“我去!”


“如果你有时间骂脏话,格兰特,你就有时间打字!卢瑟聚会报道昨天就该放到我桌子上了!”


佩里·怀特的怒吼余音缭绕,克拉克趁这大好时机把布鲁斯带离了他那帮损友,进了电梯。


“我担心凯特还是看见你了。”


布鲁斯咧嘴笑起来。


“我不介意。”


在如此近的距离看他,克拉克意识到韦恩穿了西服——一件很不错的西服,当然不是说他哪一件西服不好。头发往后梳得油亮,胡子刮得很干净,皮肤看起来简直像喷绘的——那是古龙水吗——?


哦,靠。第一次约会不是应该随意点吗?去个小餐厅,或者小酒吧,吃点炸鸡,一边喝啤酒一边吹牛——


布鲁斯也在打量他。


“我以为我们会去某些……比较放松的地方。”克拉克解释,紧张地搓着脖颈后部。等等,他到底有没有刮胡子了?“呃,我已经有,有一段时间没……”


布鲁斯全身散发着幸灾乐祸的光芒。“你现在有多紧张?”


“什么量度?”克拉克干巴巴地说。


“从采访明星狗到普利策获奖演讲。”


克拉克笑起来。


“诺贝尔文学奖。”他说。


出了《星球日报》大楼,布鲁斯为克拉克拉开轿车车门,他甚至还鞠了一躬。阿福载着他们穿过住宅区,驶过了一家又一家长队排到拐角的高档饭店,终于,他们开上了一条风景秀丽的路,穿过公园,来到了滨水区。


克拉克发现自己手掌汗津津的。


“有什么事情比获得一个诺贝尔奖更紧张的事吗?”他问。


“获得两个。”布鲁斯严肃地回答。


饭店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给客人上了现烤圆面包和装在手织小篮里的特色黄油。皮制菜单里“太贵了以至于价钱都不列在菜单上”的精选菜肴名被印在厚重、粗糙的纸上。员工把餐巾叠成天鹅的形状,放在烫金边的盘子中。


克拉克只是摇着头。


布鲁斯瞥了他一眼,展开了他的天鹅餐巾,放在膝前。


“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克拉克皱眉。


“不,不是。”他意识到布鲁斯正看着他,“真的。”


布鲁斯仍注视着他,他小小暗示道,“现在谈起前任可不太礼貌。”


“那取决于前任是谁。”


布鲁斯看起来相当感兴趣,克拉克暗暗给自己鼓劲。


“我以前跟莱克斯·卢瑟约会过。”布鲁斯脸上的惊讶很快被礼貌冷淡的神情取代,“我们那时候非常年轻。”


“他带你来了这。”布鲁斯避开了重点。


“不,不是,只是……某个类似的地方,在米兰。”


“发生了什么?”


克拉克拨弄餐巾。


“这么说吧,要和一个跟你自己道德罗盘指的方向不太一样的人走下去还是挺难的。”接着他看了看他的午餐约会对象,“我之前没有问这个问题,因为,呃,这跟采访的话题不太一致,不过——”


“你想问为什么我不支持莱克斯公司。”


“是私人原因吗?”


布鲁斯唇角抽了一下。


“莱克斯和我从未有过牵扯,如果你在问这个的话。”


但克拉克只是耸耸肩,开始切一块圆面包。


“跟一个人有牵扯可不仅仅有一种方法。”


克拉克确定不会有回应了,但让他惊讶的是,布鲁斯回答了。


“我们一起上过寄宿学校。”


克拉克挑眉,“你们是同学?”


布鲁斯面上不露声色。“我们并没在相同的圈子里活动,也不是同级生。不过我俩都是富裕人家出来的优生。我是新人,由于我父母双亡,他们都很同情、关注我。”布鲁斯面部有些扭曲,“卢瑟比我大,比我高,也比我强壮,他欺侮我,就像那些年轻力壮的大男孩常对低年级的书呆做的那样。”克拉克看到布鲁斯攥紧拳,又强迫自己放松下来,“从长远来讲,那于我有益。我学会了自卫,学会了打架不择手段。”布鲁斯眸色加深,“看到他自己的选择,和他为自己公司做的选择,我一点也不惊讶,那些都是命里注定,不可避免的。然而这不意味着我会容忍他的选择,也不意味着我会在什么时候帮助他。”


克拉克声音发紧。“我知道这种感觉。”


布鲁斯拳头撑着头,目光坦率。克拉克忽然无法控制地大笑了起来。


“抱歉!”他说,“我们还甚至还没有吃沙拉呢,我就已经——”


“——已经引入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话题了?”布鲁斯双眼闪烁,戏谑道。


【注:meaty,多肉的;意味深长,内涵丰富的。】


克拉克呻吟。“你的玩笑怎么就越来越糟了?”


“我觉得你把 ‘越来越好’错说成 ‘越来越糟’了。”


克拉克撕开了另一块现烤圆面包,严厉看了布鲁斯一眼。“要知道,并不是每次你都有权下最终决断的。”


“你可以试着让我闭嘴。”

 

布鲁斯顽皮地对他眨眨眼。克拉克知道自己的脸肯定乱糟糟泛着红斑。不过,在驶向这家有着拗口法语名、货真价实的透纳油画、烫字皮制菜单、精致天鹅餐巾的饭店途中,克拉克就意识到了一件事。


布鲁斯穿着西装三件套,头梳得油光水滑,精心除了体毛,还订下了这栋楼里的每一个餐位(如果他没直接把它买下来的话),只为了跟一个乡巴佬记者约会。总而言之,布鲁斯·韦恩紧张的程度至少也跟获颁三个诺贝尔奖差不多。


所以,克拉克只是回应地眨了眨眼。


“我会考虑的。”

 





联盟战后会议通常举行在每个成员都休养生息完毕,足够清醒,交流方式也不再仅仅限于击掌和肾上腺素上脑的咒骂的时候。会议中,超人无精打采地摊在了会议桌上。


毫无疑问,神奇女侠替他的班,主导了此次会议。


“我们这周将继续轮值。”她宣布,“只有一个人例外。超人仍在休养,蝙蝠侠自愿替他值班。我们仍然还有几处缺人——”


“我可以——”克拉克打断,接着瑟缩了一下,“不好意思。”他举起了手,神奇女侠对他点点头,“我可以值几次班的,我不想完全成为大家的负担。”他知道自己脸色苍白,面目憔悴,肩膀上还有上次飞艇事件惨败后留下的灼印,眼下一片青黑,明显缺乏睡眠。


他尽力摆出最阳光的笑容,“真的,这看起来比实际要惨多了。”


“嗯……这真是宽慰人心。”蝙蝠侠拖着腔说。


克拉克眯起眼。


“轮班监控是我们得知全世界事态进展的最简单方式。”他更坚定地说,“我能了解到哪里是问题地区,哪里是安全点,我觉得把我排除在外,完全不让我访问内部资源,对整个队伍来说并非上策。”


“这是上策,如果我们不想让你陷入麻烦的话。”蝙蝠侠耐心地说。他镇定自若的神态彻底激怒了克拉克。


“就这样不告诉我危险在哪里好让我避过它们吗?听起来挺安全。”这是个容易识破的举措,不过神奇女侠似乎准备好退一步直到——


“我们可以直接让超人和神谕联线。”她看向蝙蝠侠,“她会同意吗?她可以在有需要时为超人更新讯息。”


蝙蝠侠不情愿地点点头。


“如果能拿到第一手资料当然更好。”克拉克尝试,“有些案子我还在追查——有些线索我还在跟进——”


“你可以通过神谕继续跟进线索。”


“他本就不该继续追查。”蝙蝠侠声音粗砾。


“抱歉。”克拉克打断,听起来一点也不抱歉,“但也许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需要别人来做他自己就可以做的工作。”


“你自己做不了。”蝙蝠侠反对,“重新安排值班表的重点就在这里,你现在缺乏能力,所以我们都在替你补缺。”


克拉克暴怒,“我没有缺乏能力。”他厉声说。


“一旦你好了,我们会恢复——”


“我很抱歉。”这很小气,但克拉克忍不住,他被气坏了,“我们?你才是那个兼职的。”


“就现状而言,这正好。我在联盟职责本就最少,现在正好可以替你分担。”


“那也不意味着你就可以突然插进来,直接决定我到底能不能访问某些信息。”


“这跟审查无关。这只是为了让你远离诱惑,好好养伤而已。”


“诱惑?”当然,因为围着整个哥谭追着小丑装满炸弹的飞艇实在是太有趣了!“你认真的?”


“我不想冒让你伤势加重的风险。”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很明显,那有待商议。”


克拉克愤怒得几乎飘起来。


“别把我当小孩。”


“那你别表现得像个小孩一样!”


太迟了,克拉克突然意识到他俩在一个有着旁人的房间里。他环顾四周:绿灯表情生不如死,神奇女侠和鹰女恼怒地用眼神交流,连火星猎人也开始拨弄自己的披风,一脸隐藏不住的怒意。只有闪电侠还带着大大的笑容,就像小孩看电影一般,注视着超人和蝙蝠侠的对抗。


克拉克羞愧地回头,他以最严厉的眼神看向蝙蝠侠。


“我很感激你做的一切。”他平静开口,“因为我知道守护哥谭对你来说有多重要,但请你明白,我守护大都市的心跟你一样——守护剩下整个星球的心。我需要知道——”

 

“你肩膀被严重烧伤,你几乎坐不直。”蝙蝠侠居高临下说道,“你真的以为我会让你——”


“我会让超人跟神谕联线。”神奇女侠命令道,压过两人的声音,“他可以收到瞭望塔动态的常规更新。这样,他就能知道他不应该出现在哪,因为目前,他是非现役人员。”她眼神挑战地锁住克拉克,在她强硬的视线下,他温顺地点点头。桌子的另一边,蝙蝠侠嘲讽地哼了一声。




神谕第二天就联系了他,他正好在洗澡。克拉克差点撞到了屋顶。


“我错过了什么?”他问,关掉水流,摸索着找着毛巾。


“没什么大事。”神谕汇报。克拉克本以为她会感到很无聊,不开心。他之前从没有直接联络过神谕,但他知道她很年轻,很聪明——明显,她太聪明了,她不会想一直给病中超人传递新闻的——她还是前任蝙蝠女。“某些恶棍试图从周五爆炸案发点收集氪石尘土,他们被抓获了,样品已经被没收。”


“没收而且销毁了?”克拉克问,一边找着运动裤。


“蝙蝠侠保存了样品以做研究用。”


“好吧。”一拍后,克拉克补充,“我很抱歉让你来做这件事。”


“做什么?”她听起来十分迷茫,“跟超人谈谈工作上的事?真是个折磨。”


“你现在这么说。”克拉克开玩笑。


他听出了女孩回答时的笑容。


“通常我也没什么事好做。傍晚的时候,我才会开始接收到联线和请求。”


“从蝙蝠侠那吗?”


“通常是别的几个。夜翼经常打过来。”她刻意冷淡地说,但克拉克还是听出了语气里暗藏的喜爱。


“布鲁德海文最近犯罪率上升得很厉害吗?”他试探地问。


“也没有。”


“嗯,你随时都可以把我挂掉。”克拉克咧嘴说道,“我可不想阻拦义警实施正义。”他突然听见一声静电干扰,接着是急速的敲击键盘声,“怎么了?”


“刚刚发生了一起地震。”


“哪儿?”


过了一会儿,神谕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不能说。我只能说又发生了一起地震,而联盟正在处理。”


“状态如何?”


“由于街道断裂,城市的某些部分被围起来了。有个四车道立交桥可能快塌了。”


“噢。”克拉克已经打开了《星球日报》网址开始搜寻。


“蝙蝠侠让我告诉你不要动,他正在监控值班,而且绝不会给你提供Zeta射线——如果你在想着要做什么——让我引用原话——  ‘无比愚蠢’ 的事的话。”


爆炸新闻:加州门户市地震,正义联盟已达现场。


“当然了。”


“超人。”神谕警告,但他已经关了联络器。制服穿到一半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头发还是湿的。



 

 


立交桥在他头顶塌陷,但克拉克动不了。如果他往任何方向移动的话,整个建筑都会塌下来,压到困在路那端的一校车的小孩子身上。用超级速度横跨国家的旅程榨干了身体里最后一点能量,偏头痛又开始全力折磨她了。


他想不出办法。两耳之间,他通常清晰急智的脑海一团乱麻,慢吞吞从一个无用的建议挪到另一个。汗滴进了他的眼睛,整个身躯因力道衰退而颤抖。克拉克扛起立交桥的大梁,无助地等待着蝙蝠侠派来的某人来拯救他:希望是神奇女侠或绿灯或火星猎人——


“看到你在这,我很震惊。我真的很震惊。”


哦,操。


“蝙蝠侠,你需要——”有一刹那,他膝一软,克拉克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但他还是撑住了,“你得把那些小孩从小车里救出来。”


作为一个站在由一个半死不活的外星人撑起的立交桥下的人来说,蝙蝠侠看起来不同寻常的冷静。


“已经救了。”


“什么?”


“我先把孩子们逮到了安全地段,为了你,我回来了。”


“哦,好的,很好。现在,后退,拜托了,后退,我就可以扔下它了。”


“不行。”蝙蝠侠交叉双臂,“你得慢慢把它放下来。”


他听起来就像命令孩子做家务的父母。在正常情况下,克拉克肯定会针对他这种屈尊的态度发表一番抗议,但现在,他没有残留能量可用于辩论了。


“我做不到。”


“不,你可以。因为我不会走的。如果你现在把它扔下来,我们俩都会死。”克拉克看起来很叛逆;蝙蝠侠却不为所动。“我知道你还没有从上周氪石攻击中完全恢复,我不会让你在我眼皮底下死去,只因为你太固执地不愿听从某个对严重身体损伤极有经验的人的劝告。”


“首先,你总是忘了我发电站爆炸中幸存了的事实。”克拉克改变站姿,以取得更好的杠杆力,“我能处理这座小小的桥。”


“那你就应该能够轻易把桥温柔地放在路边,而不是让它砸在你自己脸上。”


克拉克感到汗水淋淋地从臂膀上、背上、腿上淌过,他无法忽视肌肉纤维被拉紧的隐痛,他的喉咙发痒,他想尖叫。


“加油,童子军。”


超人怒吼,这怒吼估计能把大部分人吓得四处寻找掩体。蝙蝠侠没动。慢慢地,痛苦的,一寸一寸的,克拉克把立交桥一端放下,直到整个破碎的桥身轻柔地撞上了与之平行的人行道。他感到脸上泪混着汗,四肢不断颤抖。


“谢谢。”他低语,但等他转身,蝙蝠侠已经不在了。


当然,在立交桥事故之后,超人被禁止访问任何联盟资源,包括和神谕的联络。克拉克本应抱怨,但说真的,他更郁闷自己落入了蝙蝠侠的陷阱。至少,他推断,自己现在可以在《星球日报》花费更多时间了。


也许,还有布鲁斯。


TBC

 

评论(10)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