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宿醉 第一章

注:本篇CP为Superbat,但涉及Clex前男友设定。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第一章 世界最佳搭档


有史以来第一次,克拉克带着偏头痛醒来,他眼后阵阵抽痛,几欲作呕。更别说他嘴里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就好像整晚他都在啃一块由酸牛奶和沥青制成的砖头似的。


起床不像是从被子里挣扎出来,更像从柏油里艰难趟出来,思索仿若在烂泥里游动。刷完牙,他感觉自己稍微人类了一点,当然啦——这是比喻意义上的。然而,就算如此,镜子里的人比起超人,也更接近比扎罗。


【来一张Bizarro的玉照:

大超病得不轻啊。】


“你昨晚出去花天酒地了?”看到克拉克戴着墨镜,面部扭曲,战战兢兢走出《星球日报》电梯时,露易丝问他。


克拉克湿腻的手捂上了额头。


“遇见了……一个老朋友。”


“需要再喝点酒来清醒清醒吗?”


“不用了,谢谢,露易丝。”克拉克跌跌撞撞坐进他的椅子,幸福地把脸贴上了冰凉的桌面,“我昨晚就发誓此生再也不喝酒了。”


露易丝偷偷笑了两声。


“肯特!”


佩里的吼声在办公厅回荡,克拉克一抖,颤巍巍举起一只手,“来了,老大。”


露易丝从休息室拿了一支冰啤给他,克拉克一拿到手就把它贴上了额头。


“好运,小镇男孩。”


“肯特!”佩里叫道,克拉克步履蹒跚地走进办公室,那声音的分贝比克拉克能承受的高得多,“你看起来好像死过了一样。”


“睡太晚了,老大。”克拉克喃喃说,将冰啤贴上了脖子,像色情片里那样呻吟了一声。


佩里·怀特的语气满是戏谑的笑意,“我很抱歉,韦恩先生,我本想让你见见我们最好的记者之一,但看起来外星人把他跟三十年前的我交换了一下。”


在那时,克拉克才意识到佩里办公室里还有别人在。


“哦,靠。”


佩里转转眼,韦恩企业的CEO起身,在做工考究的马甲之上套上同样裁剪完美的西装外套,伸出一只精心修剪的手。


“布鲁斯·韦恩。”


哦,天哪,凯特·格兰特没撒谎,韦恩真是不可思议的英俊。“克拉克·肯特。”克拉克一边握手,一边鬼鬼祟祟地试图把啤酒罐扔到佩里的垃圾桶里,然而那啤酒罐很不合作地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呃,很抱歉我来迟了,我遇到了一个,呃,老朋友。事情有点脱离控制。”


韦恩笑起来,像个大男孩,克拉克的心猛地一颤。


“我也有这种’朋友’,多数都是女人,但也不完全是。”


佩里点亮了一根令人生厌的雪茄,警告地瞪了克拉克一眼,然后叫了韦恩一声。


“肯特会在今天下午采访你。”


“我以为露易丝会想报道《星球日报》股份收购的新闻。”克拉克脱口而出。如果他抢走了这个报道,露易丝会拿沙拉夹戳死他的。


“莲恩要写正义联盟的报道。”佩里回答。克拉克和韦恩茫然地看着他,他只好继续解释,“上礼拜五,布莱尼亚克毁了一个发电站,某个人在那个发电站里偷偷储藏了几吨氪石。”那个人的身份猜都不用猜。克拉克有点苦涩,他想起绿宝石色的闪耀石板,上面盖着莱克斯公司的戳。“所有氪石都在爆炸中蒸发了,据目击者说,超人一头栽进了亮闪闪的绿石头粉尘里,到现在还没有人见到他。”他特别严厉地瞥了克拉克一眼,补充道,“说真的,你怎么会错过这个的?你为我们工作。”


“我——呃……”


佩里呼出一口气,毒烟缭绕的雪茄粉尘扑面而来。


“你请韦恩先生出去吃午饭,在接下来八小时里,如果你完美伪装了一个专业人士,我就让你提前下班。”


“八小时已经是全日制用工了,老大。”


佩里龇出一口牙,野兽般笑了笑。


“这是《星球日报》,肯特。全日制工作意味着你回到家,发现你的鱼两个礼拜前就死了。”


【注:双关,This is the Planet. 这是星球日报,或,这就是这个星球。】


他去男卫生间往脸上泼了点冷水,让凯特·格兰特替他整好领带,几分钟后,克拉克站在办公厅里自己座位旁边,抓住椅子,指关节发白。胃里翻起一波恶心——之前这阵反胃感被汤普森医生的药片和克拉克自己一丝不苟的吞服抑制住了,现在他嘴里一股浓浓的胆汁的味道,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好在职业自尊就好像肾上腺素,轻易夺去了基础身体机能的控制权。克拉克惊奇地发现自己站直了身子,整了整廉价西服的正面,笑容满面地转向他的任务对象——虽然那个笑容有点颤抖。


“我们去餐厅采访吧。”


“哪个餐厅?”


克拉克努力在一团浆糊的脑海中翻找着餐厅的地址。“ '比伯家'吧,在第五大道和罗瓦街交叉口的拐角,有点破破烂烂的小店,但他家咖啡做得不错。”


“我会让阿福把车开到那去。”


他们一出门,韦恩的司机已经在《星球日报》办公室门口等着了,身侧是一辆漆黑的豪华轿车,车窗配有帘子,看不见里面。克拉克打开车门坐进去,立刻把小帘子拉上,韦恩从迷你吧台给他拿了一瓶冰水。


克拉克立马把瓶子贴上了喉咙,呻吟了一声,他突然意识到韦恩还在看着他。


“谢谢。”瓶子冰凉地贴在脖颈处,握在手里,感觉有些脆弱。


韦恩向阿福点点头,也坐下了,他们开走了。


克拉克轻抿了一口水。“抱歉。”他下意识地清清嗓子,“我昨晚没意识到自己喝了那么多。”


“有时候你喝了多少没什么关系,重点是你喝了什么。”


“很多亲身经验?”


布鲁斯韦恩尖锐地侧眼看向他。


“这是采访的一部分吗?”


克拉克摇摇头,感到颈椎一阵刺痛,带来了一阵颤抖。“我永远也不会侵犯凯特——格兰特小姐——的领地。”他严肃地说。


韦恩弯了弯嘴角,调整了一下袖口。“这么多年,我确实参加了几场酒会。”他谦虚地说。


克拉克嗤笑,“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严于律己的小孩。好吧……”他修正,看起来有些难为情地指指额头,“通常情况下。”像这样的采访,最好不要有单边的信息交流。“我高中的时候挺叛逆的,不过那是按堪萨斯标准来看。”


“绊了几头牛?用拖拉机玩鸡?”


【美国文化,注释稍后添加】


“你看了太多《浑身是劲》了吧?”克拉克翻翻白眼,“我当时不顾我爸意愿加入了橄榄球队:首先是棒球联合会,然后是橄榄球。”


“你父亲为什么……?”


“他觉得我会受伤。”乔纳森·肯特担忧儿子会丧失对力量的控制,揭露自己是外星人的秘密,然后余生都被锁在政府实验室里,直到某个人终于决定把他内脏掏出来放进甲醛溶液里去,“他自己在高中玩橄榄球时伤了膝盖。你玩什么?”


韦恩顿住。“曲棍球。不过我转学去英国上寄宿学校的时候也玩橄榄球,还学了马术和击剑,我马球也还不错。”


克拉克瞪视着他。


“韦恩先生?”


“嗯?”


“……我开始觉得你是在一个富裕人家长大的了。”


韦恩惊讶地笑了起来。


阿福平滑地把车开到了“比伯家”外,克拉克一脚踏入了刺眼的午后阳光里。他弓着背领着布鲁斯进去,选了张离阳光璀璨的窗台很远的隔间。韦恩看菜单时,克拉克点了两杯咖啡,掏出了纸笔。


韦恩抬头,看向他。


“饿了吗?”


“我不知道现在吃东西我会不会吐,但如果你——”


摇头。韦恩利落地把菜单推向了桌边。


“所以……”克拉克开口,“你为什么买下了《星球日报》?”


“我喜欢它。”


停顿。


“为什么?”


微微歪头。“它现在就跟任意一家处于互联网时代的报社一样,处境比较艰难,《星球日报》可能需要一些改革——或许可以走向在线新闻——但我也不想把它变成八卦小报。我觉得我该拯救它。”


“拯救它?怎么拯救它?”


“我什么也不做。”


克拉克凝视着他的新上司。“你不打算调整报社风向?或者控制内容?”


“当然不会了!”韦恩迷人一笑,笑容里满是浮夸,“我对新闻业知道什么呀!我更乐意让事情自己运转,大部分时候,这种做法看起来都挺成功的。”


“哪怕凯特·格兰特继续写那些下流文章,呃,关于什么, ‘哥谭王子’——”


“我不是八卦版块的粉丝,但我听说它对读者有很大吸引力。”韦恩细细端详着自己的咖啡,“有时候,为了把事办成,你可能要不择手段。我不会干涉格兰特小姐的……报道,只要她的报道于整个报社有益。”


克拉克惊讶地看着他。


“韦恩先生,你很明智。”


韦恩眨眨眼。“我可不总是一张漂亮的脸蛋。不过,我得承认,等你的那段时间,佩里给我上了一堂新闻经济的速成课。你们挣的钱主要来源于体育版和社会版,当然啦,除非超人出现在头条上。”


“他有时候挺有用的,当然。”克拉克中肯道。


韦恩看着他。


“你不喜欢他。”


克拉克试图收回前言。“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还成。”


“……他还 ‘成’?”


“他做得还不错。”克拉克支支吾吾地纠正,“我很抱歉,这应该是你的采访。”他看了看笔记,“…… ‘一张漂亮的脸蛋’……你不打算调整发行量?”


“不打算。”


“员工人数?”


“不。”


“广告?”


“广告本来就全是韦恩企业了,所以也不会有多少改变。”


克拉克抓住了这点,“多少改变?”


韦恩脸沉了下来。“莱克斯企业和分支得要在其他媒体打广告了。”


克拉克抿了一口咖啡,决定继续追问。不过,他又瞥了一眼韦恩敌意的表情,还是决定不要太为难自己了——暂时。


“你有没有考虑买下其他报纸?杂志?期刊?”


“除非我发现了机会,否则我自己也不知道。这基本上是心血来潮的想法,你能理解的,做决定的是情感,而不是经济效益的远见。”


克拉克挑眉。


“拥有买下报社的冲动可要花去你不少钱,韦恩先生。”


“别担心我了,肯特先生。”布鲁斯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我在富裕人家长大。”


克拉克听见自己阵痛的头骨附近有一声闷响,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那是身体里血液脉动冲上管壁的声音。钢笔悬停在笔记本上,他深深看进布鲁斯的双眼。


“你买下报社不是为了经济效益。”他自言自语。近距离下,韦恩的瞳孔就像杰瑞果糖一样蓝,克拉克几乎能数清每一根长长的黑色睫毛,“你也不是为了夺权或争名,你想做什么?”


韦恩向后靠进椅背。


“我只希望自己童年的残存记忆能活下来。”有那么一刹那,克拉克觉得韦恩镇定的面具消失了,他看向别处,声音低了下来,“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父亲告诉我, ‘如果你想要知道某件事是否是真的,你的信息来源不能只有一个。’我妈妈和他订了许多期刊和周报,从《哥谭公报》到《国家地理》,没有遗漏。他们把文章读给我听,直到我长大到可以自己阅读,我还记得好一些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刻:早餐逐渐变凉,他们却都忙着查什么彭博的股票,或者细细品读《星球日报》,不屑于把时间浪费在世俗的享用早饭上。”他望向克拉克,眼神异常闪亮,“我知道,当我打开《星球日报》,我看到的是冷酷、刺耳却真实的真相,简简单单,毫无修饰,但言语永远巧妙动人,持之有故。我希望能它能持续自己的传统。我想要真相——真实,无私,坦率的真相——而且希望它能活得越久越好。”


克拉克转着笔。“如果你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话,韦恩先生,那你就是当今非常稀少的一种人了。”


“什么?”


“一个好人。”


韦恩笑起来。“当你有能力的时候,一切都好说。”


克拉克脸扭在了一起,看向自己的笔记本,低声说:“就我的经历而言,这话不对。”


现在韦恩真的很好奇地盯着他了,克拉克感觉脸慢慢烧了起来。


“你有没有想对《星球日报》员工说的话?”他匆匆说。


韦恩毫不犹豫。


“三个生鸡蛋,一杯血腥玛丽。”


克拉克呆呆看着他。


“这是传统的醒酒药。”


“太恶心了。”克拉克反驳,听到如此可怕的建议,他一时忘了身份,“生鸡蛋和西红柿汁?你是想让我得沙门菌吗?你什么毛病啊?”他决断地把咖啡一饮而尽。


“好吧,我会给我的毛病列个清单。”韦恩谨慎说,“不过,韦恩企业其实在努力拯救雨林的。”


克拉克嗤鼻,差点把咖啡从鼻子里哼了出去。




“我可以载你回办公室吗?”一小时后,克拉克合上笔,韦恩问他,“你还有点醉。”


克拉克把笔记本收回了口袋,紧张得瞟了一眼门口,骄阳似火,灿烂光线透过餐厅玻璃射了进来,“好的,谢谢。麻烦您了,韦恩先生。”


“请叫我布鲁斯就好。”


“那叫我克拉克吧。”


他们弯腰钻进了昏暗的豪华轿车,布鲁斯拉上了挡光窗帘,克拉克摘下了墨镜,把另一只冷水瓶贴上了鼻梁,他因舒适而制造出的噪声绝对不怎么得体。


“你明天想一起吃午饭吗?”布鲁斯突然问,他的嗓音听起来被什么压制了。接着,他语调更诱惑撩人地补充了一句,“明天中午我可以顺带造访《星球日报》,把你绑架出来。”


布鲁斯的当下模样——钴蓝的眼,刀凿的下颌,宽阔双肩,绝对令人倾倒——跟他儿时看过的《佐罗新冒险》有片刻的重叠,克拉克的心漏跳了一拍。


“我很乐意。”


克拉克被布鲁斯露出酒窝的一笑分了心,浑浑噩噩地把墨镜落在了车后座。直到他带着常规眼镜,坐回了办公桌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头已经不疼了。





克拉克跟莱斯利·汤普金医生的会诊正走向尾声时,他收到了来自瞭望塔的通讯。


“小丑弄到了一个飞船,它在哥谭上方飞。”闪电侠说,“蝙蝠侠逮到了哈莉和他,但神谕觉得他可能还需有某个会飞的人而且——”


“别人都不在。”


“抱歉了,大超。”


克拉克摘下眼镜,一手解开领带,“你说得倒容易,你可不是那个马上要闯入他领地的人。”


“克拉克。”莱斯利正看着他,双手交叠,搭在白大褂外。“你昨天下午才能飞,现在,你没有超级速度,也没剩多少超级力量。”


超人飞上了窗台,“我发誓,这事之后,我晚上绝不工作。”


“如果现在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你可不是刀枪不入的!氪石还没有完全排出你的身体!”


“抱歉了,医生。职责在身。”克拉克大笑,飞上天空,飞(如果他承认的话,他飞得挺萎靡不振的,但他并不想承认这一点。)过了大都市的天空。“闪电侠,我需要Zeta射线传送我到哥谭。”


“马上就好。”


几分钟后,超人出现在了韦恩企业后的一个小巷。他把一个燃烧着的飞船从一栋公寓楼旁退走,引离哥谭市中心。克拉克正考虑几种选择之时,蝙蝠侠出现在了飞艇驾驶室旁——克拉克切到X光射线——开始着手拆除绑在控制台上的炸弹。这让事情简单些了,超人现在只需要让这团燃烧物远离人群,等蝙蝠侠处理完毕,再把整个残骸扔进海湾就好。他肩扛着整个驾驶舱——它滚烫地贴在他充斥着氪的皮肤上——慢慢地把机身推向大海。


天哪,这东西好重。很明显——虽然这东西只有幢小楼那么大——不过对他来说已经很重了。他能听见自己肩膀上的皮肤被灼烧起泡的声音。


“我们到了吗?”蝙蝠侠在联络器上低吼,他今晚听起来格外迷人。


“给我一分钟,好吧?”他们已经快到码头了,“炸弹解决了?”


“还有三十它就爆炸了。”


“三十分钟?”


“三十秒。”


“狗娘养——”


克拉克使出了所有剩余的力量,那些他存着用来完整返回海岸的力量,把自己狠狠扔进了火焰缭绕的死亡陷阱里。


蝙蝠侠被埋在一片电线和炸弹内部里,看起来完全不受周围熊熊烈火的影响。克拉克不作声,直接向甩一捆稻草一样把他甩上了自己肩膀,急速飞到空中。


最后一用力,他把飞船推进了海里。


“闪电侠!限制场!现在!”


一束五颜六色,淡淡的宽射线从瞭望塔射了下来,把飞船淹没在一片中空的等离子体柱中。炸弹爆炸时,一束燃烧着的火焰在围栏里来回弹动,只成功毁坏了下方的一条木制水道——幸亏没有人在。火焰终于燃烧殆尽,限制场被收回,克拉克降落回地面,把蝙蝠侠放到海滩上。


“你还好吗?”


“还行。”蝙蝠侠听起来可不太行,“你要是再像丢破布娃娃一样丢我的话,我就把氪石塞进你喉咙。”


克拉克脸部抽动了一下,“等你下次被困在绑满炸弹的飞船里等死的时候,我会记得这点的。”


蝙蝠侠向前一步,侵入克拉克的空间,“不是你做了什么,是你做的方式有问题。”


“我并没有时间解释——”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给你三十秒?”


“没有超级速度,三十秒什么都不是!”


蝙蝠侠抓钩勾上近处一栋楼,回到了他自己的城市。克拉克看着他,感觉自己刚刚吞下了一块氪石,氪石还重重砸在了他蠕动的胃里。

评论(91)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