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真实一面

By Mithen

授权翻译,原文地址

 配对:wondersteve,superbat

注:superbat不是超蝙,不是蝙超,是无差(/ω\)这里面几乎一点暗示都没有。


正文:

路两边是核桃树,长了好几个世纪,高耸入云,绵延不绝,活像凿出来的雕像。顶上,碧蓝的天空周围镶嵌着光辉灿烂的金色树叶。戴安娜轻轻撞了斯蒂夫的手臂。


“左边的那条小路。”


斯蒂夫·特雷弗左转,驶进了韦恩庄园前的车道。他在那里停了一会儿,等铁铸大门缓缓在两人面前旋开。他瞥见门上华丽的大写W,轻轻吹起了口哨,“你有些有趣的朋友,公主。”


“几年前的一个募捐活动上,我和布鲁斯一见如故。”戴安娜说,“他邀请我们俩到他庄园来野餐庆祝我的生日,他人真的很好,所以你不要开什么‘纨绔子弟’的玩笑。”


“我想都不会想。”斯蒂夫向前,穿过大门,“所以,你和韦恩先生也是……晚上的同事?”他努力保持轻松调侃的语气,豪不吃惊地看见她只是顽皮地笑了笑。


“你知道这是机密信息。”她温柔地捏捏他的臂膀,语气严肃起来,“他相信你,请你过来,这已经很稀奇了。”


“懂了,天使。我不会乱打探的。”


布鲁斯·韦恩穿着黑色高领毛衣和米色便裤,站在门前台阶上等待,小报的灌输让斯蒂夫立马就认出他来了。另一个人,穿着大都市汗衫,戴着眼镜,黑发蓬乱,看起来有点眼熟,但斯蒂夫回想不起他是谁——直到戴安娜说,“还有,这位是克拉克·肯特,他在《星球日报》工作。”


“克拉克·肯特?”斯蒂夫握住他的手,“我读过你去年关于军费开支浪费现象的披露文章。”肯特看起来略有些不安,于是他加了一句,“很好的文章,非常有价值。”


“非常感谢,上校。”肯特说。


“请叫我斯蒂夫。”


“那你得叫我克拉克才行。”


“人们都叫我’我的主人’。”布鲁斯懒洋洋地说。克拉克笑起来,推了推他肩膀;戴安娜伸出手,揉乱了他精心打理的头发。布鲁斯故作恼怒抱怨了两句,听起来情绪还不错。“阿尔弗雷德准备好餐篮了。”他说,一手捋顺头发,“我们快去马厩吧,马也准备好了。”


马厩有一股谷物和汗液混合的味道。隔间里传来一声重踏,戴安娜立刻被迷住了,像个小女孩一样,急切地跑了过去,“啊,她真可爱。”她叫起来,看着那红棕色的小母马,“她叫什么?”


“那是特尔西科瑞。”布鲁斯说,戴安娜愉快地看了他一眼。


【注:Terpsichore是九位Muse女神之一,她们来自希腊神话所以……我猜戴安娜认识她。】


“她是我的吗?”


“如果你想要的话,当然了。你在天堂岛上没养几匹马吗?”他看到她欢欣鼓舞的样子,补充问道。


“我们有一些马。不过,多数时间我们骑袋鼠。”戴安娜说。克拉克嗤笑一声,“怎么了?他们真的很贴心。”


“呃,只是,既然你有过那么不同寻常的坐骑,马肯定很没意思。”他说,一边查着另一匹枣红马上的缰绳。那是一匹牡马。


布鲁斯递给戴安娜一块方糖,她伸出手,让特尔西科瑞从她手中叼过小甜点,小母马喷鼻,还想要更多糖。她笑起来。“对你来说可能很无聊吧。啊,你这个美丽的小东西。”她柔声细语,马跺了跺脚,好似赞同地点点头。


“斯蒂夫,你对马有经验吗?”布鲁斯问。


“我不是专家,但我骑过一两次。”


布鲁斯点点头,“那流浪汉是个好选择。”他说,给斯蒂夫指了另一匹牡马。流浪汉是一只金色帕洛米诺马,有着淡金色流水般的鬃毛和马尾。


“他很配你。”戴安娜说,看着斯蒂夫跃上马鞍,“两个金发美人。”


斯蒂夫拍拍流浪汉的脖子,感到了它步履中暗藏的力量,“但我恐怕你把特尔西科瑞比下去啦,公主。”


戴安娜嗤之以鼻。“不可能。”她宣布,随后轻盈地跳上了马鞍。她长发披肩,在阳光照耀下被灼成一片黑色光晕,哪怕只穿着法兰绒衬衫和牛仔裤,她与凡人女子也不可同日而语。


布鲁斯啧啧看了看自己的马——一个斑斑点点的黑马,不同光线下颜色似乎在亮银和阴影之间徘徊——接着,他领着这一小群人去了野外。


阳光炫目,空气清新,虽然戴安娜声称自己没有经验,她仍然骑得优雅自信,胯下小母马撒欢地慢慢跑动。四人穿过缀满红与金树叶的小道,一时只能听见树林里早鸽的低鸣和马蹄轻柔的哒哒声,他们聊着些平凡乏味的事,随意,轻松——赞美景色,聊聊天气,分享童年骑马的回忆。布鲁斯和克拉克娴熟地将斯蒂夫也囊括进他们的谈话中,等他们终于抵达布鲁斯选址聚餐的洒满阳光的野外时,斯蒂夫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了。


戴安娜挑了一块高大橡树下的空地,克拉克在细碎光斑里铺好了格子餐布,布鲁斯则正在野餐篮里翻找,他找出了几瓶乐啤露和干姜水,还有装满沙拉和小块水果的罐子。“不错,阿尔弗雷德弄了西瓜。”他看也没看就将一瓶干姜水准确无误地扔到了克拉克手上。斯蒂夫看着他皱着眉瞪着一个被轻微压扁了的杯蛋糕,情不自禁地想:这真是一个与社会版上完全不同的布鲁斯·韦恩,没有俏皮话,没有调情,没有不加考虑就随口说出的评论,只有无声无息的语言和一脸怒容的友好——如果这种矛盾修辞真的有意义的话。


斯蒂夫怀疑到的事足够他理解布鲁斯的行为举止,他心里满是敬佩和赞叹。


他们坐在一起享用美食,马匹在附近陪伴着他们,跺着地面,吃着草。一只金花鼠在树脚下出现,明亮的双眼审视地看着四人,戴安娜递给它一片小面包。很快,它勇敢地坐上了她的手,开心地大口吞咽着一只胡萝卜,同时怀疑地看着男士们。她笑了,一只手指滑下它的背,它兴高采烈,叽叽喳喳叫唤起来,然后又一次跑走了。


“我真遗憾迪克今天不能在这里。”戴安娜说,用一根草茎懒洋洋戳着斯蒂夫的鼻子。


“他表示抱歉。”布鲁斯说,“他在西海岸有一些不得不处理的紧急事务。”


戴安娜和克拉克充满深意地对望了一眼。“我希望他不要工作太累了。”戴安娜说,转向斯蒂夫,“他的被监护人,迪克·格雷森,最近刚刚开始额外领导……一个工作小组。”


“总在加班。”克拉克说。


“他能够胜任这一切。”布鲁斯说,“我听说他的工作完成得都非常完满,他已经准备好进入更高一级的工作了。”


克拉克开口准备说些什么,但突然气氛变了:三个人都突然坐得更直了一点,布鲁斯眯起了双眼,克拉克攥紧了双拳,戴安娜皱起了眉头。他们一时间互相看了看对方,接着布鲁斯转向斯蒂夫。


“原谅我,我是个很糟糕的主人,但我真的得离开了。”他说着,一边站起身,急匆匆走向了他的马,克拉克紧随其后。“你能帮我把野餐工具带回去给阿福吗?十分感激。你愿意的话,可以留在韦恩庄园,阿福会给你准备房间。”他没等斯蒂夫回答,一蹬马,就飞驰而去,克拉克依旧紧随其后。这次也一样,没有荒谬的爽掉的约会或马球比赛的借口,斯蒂夫也省了假装对他们动向完全一无所知的功夫。


斯蒂夫收回看着他们背影的视线,回头,看到神奇女侠站在了之前戴安娜的位置上,解开了套索。


“紧急状况吗,天使?”


戴安娜点点头,神情严肃。“最糟糕的那种。待在这里,我们会尽快回来。”他点点头。她躬下身,热情急切地吻住他,这个吻吓到了斯蒂夫,比刚才主人的匆匆离去更惊住了他。


这种吻只出现一种时候,在戴安娜认为自己可能一去不返之时。


他来不及说什么,她就走了。也好,他想。毕竟,他也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四周空荡荡的,寂静无声,鸟儿似乎也都飞走了。斯蒂夫收拢被落下的野餐餐具,领着流浪汉和特尔西科瑞回到了马厩。


他在那儿找到了布鲁斯和克拉克的马,它们身上都汗津津的。斯蒂夫给四匹马解下马鞍,刷刷毛皮,意识到只有真正严重的状况才会使得布鲁斯和克拉克这样的人冷落自己的马。


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在前门等候着他,沉着冷静,面无表情,跟早晨他们出发的时候一样,但斯蒂夫看出了他的焦虑,他平静表面下的情绪属于一个深深担忧着战士的平民。


“我很乐意有您的陪伴,有时候,等待韦恩主人归来的时间很难独自一人熬过去。”他轻声说。


两人一起洗了盘子,阿福领着斯蒂夫逛了图书馆。斯蒂夫打开了电视,但没有看到任何战斗的新闻。戴安娜可能在另一颗行星,可能在另一个世界,可能穿越了时间……有那么多种可能性。但现在电视上的新闻乏味轻松,让斯蒂夫想要狠狠把书砸向那些低笑打趣着谈论天气的主播。


阿福在桌后分类账单和文件,听见了他的怒吼,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如果你能睡着的话,可能会感觉好一点,先生。”


斯蒂夫不觉得自己能睡着,但他依然允许阿福领他进了房间,尽心尽力地照顾他,给他开夜床,递上一杯混着白兰地的温牛奶。斯蒂夫猜阿福肯定更愿意花时间在宠坏布鲁斯或者哪个小孩上,但他仍然认认真真地继续充当一个暂时的替代品。


他以为他睡不着。他满脑子都是戴安娜,她自豪骄傲的身躯残破得像个娃娃,光辉的发丝沾满尘土,明亮的大眼睛暗淡无神。但最终他断断续续入了眠,辗转反侧,不安地挣扎。


他半夜感觉戴安娜挤进了被子里,躺在他身边,她的身躯光滑平整。斯蒂夫醒了过来,他看不见她的脸,但感到她亲了亲他。“大家都平安。”她低声说。他伸手搂住她,听见她轻哼了一声。“我大概断了几根骨头。”她说,声音像月光一样冷。


“天使,你应该——”


“——嘘。”她点点他的唇,“我很快就好了,现在我更想和你在一起。”


他无法跟她争,干脆小心挪到她身边,温柔地触碰着她。她叹息,在他怀抱里放松下来,呼吸逐渐缓慢。


他听着她睡着,感到她的发丝轻轻刷过他的唇。


他感谢上苍。


早晨,他起了床,发现自己只身一人,陷入了一阵恐慌。接着他听见了门口有人清嗓子的声音。


“谁?”


“戴安娜小姐在楼下吃早餐,她让我来通知你。”阿福在走廊里说。


斯蒂夫已经披上了长袍,他视线落到沾着斑斑点点血迹的崭新床单上,身躯一阵颤抖。他赶紧下了楼。


戴安娜,布鲁斯,克拉克围坐在餐桌边,面前摆着煎饼。“你来了,亲爱的。”戴安娜说,她脸上的笑容让斯蒂夫有些目眩,“来吃点我的,阿福说他会再做一点。”


斯蒂夫坐了下来,他没有看食物,而是看向同伴们的脸庞。布鲁斯嘴唇撕裂了,小心翼翼地吃着煎饼,克拉克两只眼睛乌青一片,用左手吃着饭,右手被牢牢地包扎好吊在胸前。戴安娜也没好到哪里去,她额前横着一道结了痂的伤口,脖颈上青一块紫一块,好像被人狠狠掐了似的。


斯蒂夫感到怒火在身体里燃烧,被他尽力压制住了。


想到他们三个都围坐在桌子前,微笑着,那个伤了他天使的人肯定没能逃脱制裁。


“晚上还顺利吗?”他坐下,问道。


“一切都很好。”戴安娜平静回答。


“不过某些人可能需要学习学习如何先思考,而不是直接冲进事态中心,行事跟个傻子一样。”布鲁斯讥讽道,恶狠狠看向克拉克。


克拉克只是笑了笑,拿过枫糖浆,“而某些人,还需要学习学习不要老是当个控制狂,完全不能容忍哪怕是对计划的一点点小小调整。”他说,脸上挂着的微笑多少抵消了话语里的嘲讽。


“小小调整!”布鲁斯几乎语无伦次,他重重将橙汁敲上桌子,“那可不是什么小小调整!”


“他们喜欢拌嘴。”戴安娜小声跟斯蒂夫说。克拉克闻言有些脸红,两个男人暂时结成了同盟,都怒视着戴安娜。


“我真高兴你平安归来了,天使!”斯蒂夫说。戴安娜笑容的光辉照亮了房间里的每一个人,“我也很高兴。”她简略说。


“所以,如果有人问我我做客经历如何……”斯蒂夫谨慎道,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下了,看着其他人伤痕累累的脸。


“啊……”布鲁斯说,“克拉克的马失控了,把他扔了下来,他骑术可没自己认为的那么好。”


克拉克听到如此赤裸裸的诽谤不太开心。“而你在冲过来扶我起来的时候绊倒了自己,砸伤了脸,对吗?”


“听起来很合理。”布鲁斯淡淡说,转向斯蒂夫,“你最好趁克拉克还没偷走你的煎饼的时候把他们吃掉,克拉克已经偷走了我的了。”他补充道,立即引起了克拉克的大声反对。


斯蒂夫咬上了煎饼。餐厅里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斯蒂夫允许自己沉浸在这一刻中,静静享受。他进入了他们紧密的小圈子里,在阳光照耀的一刻,瞥见了他们的真实一面。


他感到非常开心。


END


今天去看了《神奇女侠》,Steve死的时候哭都哭不出来。



评论(69)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