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居然没有挂?

⬆️整个HP最喜欢的两个人~

全心全意萌老伏。
被美色(和丑色)所迷。

我就是个颜狗。
拉叔的颜狗。
TR的颜狗。
老伏的……咳……
没错!我也是老伏的颜狗!

携手战神

授权翻译,原文地址


正文:

如果两人能够携手并肩,与神为敌,那么,即使是神祇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安德森


达克赛德最新一次攻击地球,战场选在了拉斯维加斯,这事乍一听似乎有些不可理喻,不过,在超人发现哪怕当自己穿梭于一排排老虎机之间,与一个异魔激烈搏斗之时也几乎无人从旋转机器下抬起头来之后,这个选择就看起来很合理了。


超人将异魔扔进门口喷泉,冻住身周的水流,他抬头,看见拉斯维加斯的天空阴沉沉的,缀满了达克赛德的突击部队。


“在为他们那扭曲主人扫清道路。”蝙蝠侠在他身边,看着一片片铁翼成云,“他很快就要来了。”


“而我们也将准备就绪。”超人攥紧双拳,发下誓言。他躬身准备再一次跃进空中,但蝙蝠侠的声音阻止了他。


“卡尔,请一定要小心,拜托了。”


超人在半空中僵住,本来坚定不渝,破釜沉舟的气势陡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他瞪着蝙蝠侠。


不管布鲁斯·韦恩私下里有多能说会道,口齿伶俐——克拉克发现他有时候“真的”很善于言辞——但这并不意味着蝙蝠侠就会承认他确实关心超人安危。


看着超人的表情,蝙蝠侠耸耸肩。“那是达克赛德,他跟你可有点小龃龉。”


“很多人都有。”超人微笑,随口说道。


蝙蝠侠并没有回以微笑,他下巴轻微抽搐了一下。


“你就……小心点。”


接着他转身,没有等着看超人投向战场,就径直奔进浸满霓虹灯光的阴影里去了。


天空上方传来痛嚎的声音,超人抬头,看见神奇女侠将两个异魔狠狠砸在了一起。


另一个异魔潜向她身后,怒吼着。超人急速上飞将袭来的攻势阻断,守护她的身后。


她听见敌人的悲鸣,转身对他一笑,意气风发,面容带着一丝野性。颧骨上沾着的血迹让她看起来有些放荡不羁。很快,她一头又扎回了群魔乱舞的混乱之海中。


接下来半小时的战斗一片杂乱无章,硝烟弥漫:似刀锋的爪在他身上拉出血口,钢铁盔甲在他拳下哐当作响。达克赛德的军队怒吼着,试图以人海战术将他制服。绿灯和鹰女随着一阵翡翠光亮,周身能量劈啪作响,从他身旁略过,维加斯的辉光在他身下旋转。下方某处是在地面作战的蝙蝠侠。可能孤身一人,可能负伤了——


一个异魔在他晃神期间趁机攻破了他的防御,粉碎性的一击狠狠砸在他的下巴上。克拉克感到自己头部被砸向后方,他在坠落,极速下降。异魔欢呼雀跃,龇牙咧嘴,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超人身上。他听见风声之上神奇女侠的怒吼,接着感到自己砸穿了屋顶,重重跌落到地上的尘土和玻璃渣上,冲击力使他久久无法回神。


异魔站在他的胸膛上,他站不起来,也喘不过气。他抓过它粗硬的脚踝,想要挣脱开来,但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异魔笑意消失,被一波痛苦扭曲了面容。它僵住,随后摔了下去,能量在他身边弯曲变形。


“卡尔。”一个声音传来,黑色手套扶起他,将粉色的玻璃从他身上抖落。超人眨眨眼,看向蝙蝠侠——


等等,粉色玻璃?


超人意识到:事实上,周围全是粉色。飞扬的尘土静静落下,被遮蔽的环境慢慢显现出来,充斥着粉和白——仿希腊支柱,捧花圈的小天使雕像,精织粉色玫瑰束装饰的彩色玻璃窗(一扇已经碎了)。


“就这样吧。”蝙蝠侠说,超人茫然这环顾四周,看着这欢腾喜庆的半毁结婚教堂。“就,这,样,吧。”他盯着超人,双拳攥紧。“卡尔,我一直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方式来问你。但很明显,从来没有合适的时间,更没有合适的方式,既然现在跟其他时机并无不同,甚至可以说比大多数还好一些。”他单膝跪在建筑废墟的尘土里,“卡尔·艾尔,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什么?现在?”并不是一个很逻辑或罗曼蒂克的回答,但超人有些神思恍惚。


“就在此时,就在此地。今天很可能是我们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万一此话不幸成真,我希望我能和你结婚。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当然愿意。”克拉克急匆匆地说,“但——我确定我们还需要结婚证,办点手续什么的……这没有什么约束效应……”


“对我来说足够了。”蝙蝠侠说,“我们可以之后再补全所有步骤。”他拉过卡尔的手,拇指擦去汩汩流出的血凝成的暗痕,“说你属于我,卡尔。”


“只要你属于我,我就属于你。”


“好了。”蝙蝠侠起身,环视四周,“你。”他边说,边拉过一个躲藏在一旁长椅下的牧师,“为我们证婚。”


超人谴责地看向他,于是蝙蝠侠补充。


“请。”


教堂前门豁然洞开,神奇女侠、鹰女、绿箭、黑金丝雀蜂拥而入。“超人!”神奇女侠叫道,“异魔正在准备下一场攻击!”


“顺便一提,我们后面就跟着一串异魔。”绿箭点出,“我们必须在这里统一战线,严防死守。”


“那好吧。”蝙蝠侠,“绿箭,你是伴郎【注:the best man又意为你是最棒的人】。”


“我听到这话的次数多得绝对能吓到你。”


“是我们婚礼的伴郎。”蝙蝠侠澄清,“所以我们将需要你来用火力掩护我们。”


“我就知道。”奥利低声说,他拉开弓,瞄准门口。


“戴安娜,介意当我们的伴娘吗?”超人问。


“荣幸之至,卡尔。”戴安娜说,站到卡尔身边,摆出战斗的架势,眼神紧紧锁在门上。


“先生,您看可以吗?”超人问牧师,牧师虚弱地笑了笑。


“我也没什么好去处。”


蝙蝠侠抓过超人的手,“好,我们开始吧。”


“他们来了!”黑金丝雀大喊,异魔部队的利爪突破了门口,发出凯旋的尖叫声。绿箭数箭齐发,它们捂住双耳,暂时后撤。


牧师清了清嗓子,他的声音在嘈杂声中显得十分微笑,“今日,我们在上帝面前聚集——”


“——来痛扁这些丑恶的反生命生物!”鹰女大喊,她艰难地穿梭于混乱之中,狼牙棒上能量缭绕。


“你大概可以跳过这些证婚词,直接开始誓言部分。”超人在第一批异魔抵达时建议道。他不假思索,与蝙蝠侠背靠背,两人肩胛骨抵在一起。蝙蝠侠一腿正中砸上了第一个异魔的牙齿,发出“砰”的一声,与此同时,超人一拳横扫,打上另一只异魔,它四肢大张,飞穿过彩色玻璃,发出了令人心满意足的“咚”的一声。


“呃,超人,呃,你,愿意与蝙蝠侠结为伴侣,与他度日,与他相守,无论他身体健康,或是疾病缠身,直到……呃……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吗?”牧师急促不清地说着,很明显,他在担忧着的那个时刻,很可能再有几分钟就要到来了。


“我愿意。”超人大喊。在他身边,鹰女挥舞着一个天使雕塑连续砸在一个异魔身上,黑金丝雀用塑料粉玫瑰花束狠狠缠住了另一个异魔。


蝙蝠侠躲过了神奇女侠用长椅打来的一个异魔,它旋转哀嚎着从他们身边摔过。“毫无疑问,我完全愿意。”他的语调平淡从容,好像平常会话一样。


“由上帝和内华达州赐予我的权力,我现在宣布你二人结为夫妻。你可以亲吻你的丈夫了。”牧师说。


超人转身,迎上蝙蝠侠的拥抱——一个异魔冲向了他们。


但蝙蝠侠警告地向它举起一根手指,怒视着它,它全身僵住了。


“达克赛德的走狗,你要问自己一个问题:你真的希望成为阻碍作为新婚伴侣的超人和蝙蝠侠第一个吻的人吗?”


异魔歪着头,迷惘地看着他们。接着问题尘埃落定了,因为一个拳击手套之箭砸上了它的脑袋,将它撞向了鹰女的狼牙棒。


“我可不这么认为。”蝙蝠侠说,他双臂一展,揽过了超人,披风夸张地鼓动。


接着,他们吻住了对方。大批异魔呜咽起来,短暂后撤,好像被疼痛折磨了一样。英雄们抓住了机会,将战场移出了教堂,回到大街上。


“谢谢你。”超人对着颤抖的(也同时微笑着的)牧师说。


“我们会回来帮助重建的,我保证。”


一个冰冷机械的声音在拉斯维加斯街道上回响。


“凡人,准备好在伟大的达克赛德陛下面前臣服,品尝反生命最后的绝望了吗?”


蝙蝠侠的唇角短暂泛起一丝微笑。“我觉得我们准备好了。”他对超人低语,“走吗?”



***

之后,绿箭会将其描述为“史上最佳婚礼”,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向崇拜嫉妒的人群描述整场细节。但对于克拉克而言,那天最棒的部分不是婚礼,而发生在当他在与达克赛德过招的时候。两人的每一拳都像雷电一般,晃动了整个城市。黑暗之神在他上方睥睨着他,恐怖的拳头将他砸进了地面。超人吐出几口血,挣扎起身,准备好迎接另一轮无情打击。忽然,一个声音在场外响起。


“达克赛德!虚无的主人,新神界的掠影,至圣至德的拙劣回声!”


达克赛德抬头,面容扭曲,怒视着。超人追随他的视线看到了站在楼顶的蝙蝠侠,狂风暴雨愈演愈烈,黑色披风飒飒作响。超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达克赛德之后的表情。那一刻,蝙蝠侠伸出一根手指,指向黑暗之神,声音如同号角一般响亮。他说道:


“从我丈夫身上拿开你那反生命的、不住哆嗦的贼手!”



评论(19)
热度(215)
  1. wuli物理居然没有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