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空中一舞

By Mithen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正文:

“——韦恩先生,求求你啦!就一支舞!”

“——你肯定想——”

“——夜晚就要过去了——”


布鲁斯·韦恩优雅地盖住嘴,抑制了打哈气的冲动。整个哥谭最大的钻石王老五眼里透着笑意和倦怠,应付着周围光鲜亮丽的女士们,每个人都渴望与他一舞。


房间对面,超人叹了一口气,又签了一张名,他试图控制住自己不要过于明显地看向布鲁斯。克拉克并不觉得慈善活动很无聊,他明白这些活动的目的都是做好事,但他更知道,在重重限制下,布鲁斯虚以委蛇得已经十分光火了。


“好了,好了,女士们。”一个拖着腔,带着笑意和讥讽的声音传来:赛琳娜·凯尔在布鲁斯后退时走向人前,攫取了人群的注意力。“别把事情弄得太复杂啦。乐队马上就要奏最后一曲,我觉得布鲁斯还欠我们一支舞——”布鲁斯微微弯了弯腰,嘲讽意味十足,赛琳娜只是翻了翻眼,继续说,“——所以让事情简单点——就让他邀请这个房间里最美之人与之共舞吧。”


一阵混乱,女人们哄闹着想赢得布鲁斯的注意力。


蓝灰色的锐利视线不带一丝情感,略过人群,欣赏着……最终落到了钢铁之子身上。


布鲁斯带着淡淡的笑意,向超人示意。


超人迷惑地来到他身边,人群在他两侧散开。


“你想要什么吗,韦恩先——啊?”布鲁斯的手突兀地揽上了他的腰,另一只则轻轻划过超人的臂膀,扣上了他的手。


人群沸腾了。


他转向她们。


“她之前说的可是最美之人,而不是最美的女人。”


强烈的谴责向他袭来。“只会逃避!”“懦夫!”……不过布鲁斯仍然紧紧抓着超人。人群带着失望渐渐散开,赛琳娜倾向布鲁斯,脸上挂着捉摸不透的微笑,在他耳侧说了些什么,接着悄然离去。


超人试图推开对方,但布鲁斯抓得更紧,把他拉得更近了。乐队奏响了一首新曲子,节奏有点巴萨诺瓦的意味。


【注:巴萨诺瓦(Bossa Nova),是一种融合巴西森巴舞曲和美国酷派爵士的一种"新派爵士乐",承袭choro和samba-cancao的部分特色而又自成一格,乍听简洁轻快。】


“你逃不掉的,钢铁之子。”布鲁斯低声说,将他领向了舞池,“放松,跟着我的步伐,很快就完了。”


轻盈的脚步对超人来说不是难事,他也知道自己不应因自己舞伴的优雅敏捷而感到惊奇。布鲁斯的手揽在他背上,温暖,有力。他温柔地指引着他,而不是控制他,两人的步伐自然,交错移动,如同肩并肩战斗时一般和谐。超人的披风随动作流动,沙沙地拂过地面,好像金格尔·罗杰斯的舞裙。他们毫不费力地在舞池中回旋,人们纷纷让出道路。


布鲁斯双眼闪烁,卡尔很快发现自己身后已经是楼梯了;他由着布鲁斯将带着他舞上楼梯,乐声轻柔包裹住两人身躯,将他们与房间里其他人隔绝开来。上楼途中,布鲁斯忽然靠近克拉克,身躯擦过身躯,他脸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笑容。那笑容微不可察地扩大了——克拉克立刻意识到布鲁斯想做什么,暗自做好了跳切克的准备。他随着布鲁斯的动作向后倾倒,身体舒展开来。鲜红的披风在身后绽开,铺洒在地板上。嘻笑的人群赞叹地低语,但克拉克此时此刻能感受到的全部,就是布鲁斯插进他腿间的一条极度暧昧的腿,如此美好的触感。


【注:反身截步是一个身体重心处于低位的造型舞步,俗称“切克步”,它在舞蹈组合中最大的功能,就是突然终止原来的运动方向,并向反向运动。由于适应性强,能够在各种快慢节奏中应用自如,通常被衔接在所有左转系列的动作后面,可以连接侧行追步,左叉形步,翼步,交叉踌躇步等。】



挑逗性质的舞蹈缓慢磨人,却又平稳流畅,他们完美的协调一致,视线紧紧胶着,动人心魄。布鲁斯的手一寸一寸地挪下克拉克的背,停住的位置让克拉克几乎希望他滑得更低一些,再低一些。布鲁斯技巧纯熟地领着他后退舞动,两扇法式落地玻璃门经过他的身侧——他们来到了露台。讶异的宾客为他们挪出位置,冷凉的夜风温柔地吹远了门里传来的乐声。


他们不需要音乐。


布鲁斯的双眼微微斜向上方,克拉克便将二人托了起来,托过身后的露台栏杆,飘离了建筑。布鲁斯踏上栏杆,义无反顾地踏进空中,与超人一起,他神色漫不经心,举手投足端庄优雅,好像两人不是在悬空,而是还在实地上似的。他的双眼仍深深凝视着氪星人,完全不在乎自己脚下什么都没有。两人慢慢舞进夕色点燃的夜晚,布鲁斯脸上的笑容——并没有扩大,只是变得更深,更真,更加的私密亲昵了。


他知道,克拉克永远不会让他坠落。克拉克知道,布鲁斯永远不会将他领向错误的方向。


克拉克飞得更高,晚会的觥筹交错离两人远去,他们仍在跳着,仍注视着对方。


“他们会好奇我到底还会不会把你还回去。”


“让他们好奇吧。”布鲁斯说,他声音低沉,几乎轻抚着克拉克。一股电流顺着他的脊柱留下,他颤抖了起来。


“我们应该多这样几次。”布鲁斯点出,语气稍稍正常了些。


克拉克清清嗓子。


“我很乐意。”


“这是完美的格斗练习:同步我们的行动,练习身体语言,加快反应速度。”


一阵失望卷过克拉克,他强硬地压制住了这股情感。


“啊,对。”他赞同,“这几乎就是对练了,只是没什么对抗。”


布鲁斯盯着他的脸,黄昏从二人身侧溜过,都市灯光远在两人身下。


“对。”他倾身,轻轻将唇盖在克拉克嘴上,将他拉近,克拉克探索着对面男人的唇齿,突然有些喘不上气。


凝固的时间又一次开始流动,克拉克忽然发现,布鲁斯已经推开他了,正看着自己。他努力笑了一下,笑容很小,还有些颤抖。


“刚刚是什么,气息控制训练吗,还是同步近距离读唇?”


“错了,那是个吻,你这个笨蛋。”布鲁斯说,他倾向前又吻住了他。


第二个吻结束时,克拉克终于开始相信,也许,只是也许,他永远都不会停下这空中一舞了。





评论(8)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