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制服与成长

授权翻译,原文地址

作者:Nicnac


正文:

作为朋友,超人比克拉克好太多了。


这种想法第一次出现时,超人正在替(再一次)被绑架的莱克斯解绑。莱克斯对此情形感到太过惊奇,以至几乎忘了眨眼,甚至有几秒,他连呼吸都忘了。超人及时停下,看向莱克斯,他一直以来都体贴入微地注意着莱克斯变化多端的情绪(这点上他比克拉克做得好多了。莱克斯的大脑提醒他)。


“有什么问题吗,卢瑟?”


莱克斯不愿做摇头这么屈尊降贵的事,但他不知道他在这时是否还有能力发声。于是,他只是挑了挑眉,以这个微动作体现当前形势的讽刺性:莱克斯被绑在椅子上,被打成了轻伤,还要被自己的宿敌解救。超人明显不相信他的示意,毕竟对莱克斯来说,绑架很久以前开始就不再是什么严重的事了。不过过了一阵,他耸耸肩,继续给莱克斯松绑。


超人也没克拉克那么喜欢刨根问底。


之后,虽然莱克斯十分努力假装这一段从未存在过,这个想法也一直盘桓在他脑中。


第二次那个想法出现,是在超人带着莱克斯飞出危险的时候。眼前的英雄正在不住抱怨又置身危险的莱克斯。莱克斯觉得这样的指控很不公平,不过他不会因超人苦恼他的安危责怪他。之后,超人喃喃说了一些“我又翘了约会,露易丝一定会杀了我的”之类的话。


“你在跟露易斯约会?”莱克斯脱口而出,紧接着他立马就后悔了。他这辈子已经听够了克拉克跟拉娜谈恋爱时的高潮迭起,波澜壮阔,他一点也不希望超人现在开始长篇大论一部以露易丝为主角的史诗。


然而超人只是惊讶地眨眨眼,表明自己以为莱克斯早就知道了——等莱克斯有空了他一定要好好训一顿他的监视团队——然后说,“对,已经两个月了。”


好极了,莱克斯要开始解雇员工了。


“她真的很棒。”超人咧嘴笑起来。


然后就没了。没有关于她可爱之处的长篇学术论文,也没有对她一举一动的细细分解——顺便说一句没有人喜欢听这东西。他仅仅说了“她真的很棒”,如果莱克斯还想知道什么的话,他得自己问。


即使莱克斯一点也不想承认这一切,他还是得同意,不用排解多愁善感的青春期男孩的日子真是让他精神舒爽。


超人现在正在教育莱克斯制作邪恶机器人的危害。


莱克斯又顿悟了(他已经开始恨这种顿悟了)。他突然发现:超人正在教育他的所有事?没错,他都做过!超人从没有指控过任何莱克斯的乌有罪状,他总能立刻发现莱克斯是否与某个阴谋有关。看起来,超人真正理解莱克斯,而且比克拉克理解得好多了。


当莱克斯正因此感到不知所措时,他又发现:超人说的所有话都很有道理。虽然天真得要死,但他的基础论断无可争辩,事实精准,逻辑也合理。莱克斯清楚,如果他文明地提出异议而不是委婉讽刺的话,他俩也许真的能辩论起来。即使很可能什么结果都辩不出来,这也好过毫无意义的喊叫比赛。


莱克斯并没有真的付诸行动。一天内,一个人的世界观只能碎那么多次。


压垮莱克斯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快到来了。


莱克斯正走出嵌着铅板的超人研究室。然而毫无疑问,如果超人就在你窗户外面等着教育你同时完全可以透过大敞的门看见房间内部的话,铅板什么鬼用都没有。


莱克斯在门口僵住了。在当下这个反应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坏处,无论他怎样反应,超人看到的内容肯定足以让他自命正义地冲进来把房间砸得粉碎了。


然而,超人并没有冲进来,也没有开始砸东西。他只是宽宏大量地翻了个白眼——宽宏大量!——然后说“你真的该看看蝙蝠洞里的东西。不过,你俩最好别让我在家里发现任何监听器。”然后他直接进入正题,开始教育莱克斯说他应该停止做人体试验。那一刻,莱克斯觉得他不妨停止抵抗,干干脆脆承认事实:超人就是他的朋友,甚至——是他最好的朋友。不过这并不是说超人就不是他的宿敌了。毕竟,莱克斯的生活一直以来都是如此错综复杂,完全没理由从今天开始简单起来。


那就是为什么现在,莱克斯正坐在阳台,旁边放着一瓶半苏格兰威士忌,还有两个玻璃杯。


莱克斯刚刚结婚,紧接着第六次差点被新婚妻子杀死。这一次他还没出教堂,她就行动了,莱克斯不知道他是否应该感到羞愧,毕竟他娶了一个自以为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谋害他并逃之夭夭的人;或者他更该感到惊奇,毕竟这个女人打破了莱克斯的婚姻到谋杀坚持时间的记录。他最终决定在两种情绪上各退一步时,已经醉到有点人事不知了。


莱克斯喝到第三(第四?)杯的时候,他衣着鲜艳的宿敌兼好友落到了他身边。莱克斯沉默着给超人倒了一杯酒,超级英雄安静地接了过去。


过了很久,超人开口:“你下次结婚之前应该让你妻子做一个精神评估。”莱克斯只好大笑起来,很快超人也笑了。如果莱克斯的笑声有那么一丝歇斯底里的话,好吧,他完全有权利歇斯底里一下。


他们镇定下来。超人问:“说真的,莱克斯,你为什么总要跟这种女人结婚?”


莱克斯思索了一分钟,思索并不是因为他不知道答案,他只是不清楚如何解释这些他天生就能理解的事。


最终,他回答:“你记得我的第一个妻子,德丝丽吗?”


“记得。”超人好奇地回答。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遇见她,她走到我面前,跟我说,她是来拯救我的。”


“啊。”超人说,他停顿了好一会儿,“你知道你可以自己拯救自己的,对吧?”


“我觉得不行。”莱克斯小声说。


“你可以的,莱克斯,我知道你可以。”超人坚持,“如果你什么时候需要帮助的话……你真的只需要跟我说。”


话语不由自主,不假思索地从莱克斯嘴中流出。


“作为朋友,你真的比克拉克好太多了。”


超人震惊得一口酒喷出来。真是浪费,莱克斯伤心摇头。


“莱克斯,我就是克拉克。”


“你也比他诚实多了。给你加分。”


“天哪,你觉得我穿上制服就变成另一个人了吗?”超人视线扫过莱克斯。


“耶稣啊,莱克斯,你真的是这么想的,是不是?我知道,那时候的我不是最称职的那种朋友,不过,那是因为我还是个青少年。我愚蠢,自私,可这几乎是那个年纪的通病。如果我现在是个更好更称职的朋友,那是因为我长大了,而不是因为我穿了一堆亮蓝的紧身衣制服。”


莱克斯回想自己十六岁的模样。他醉得很,这个想法几乎让他颤抖起来,不过他还没醉到不能压制这颤抖的程度。


他想了想,不知是否要退一步,勉强承认这个观点算了,但两人很快就被夕阳西落分了心,他们心醉神迷,没人想继续说下去。


两人安静地坐着,坐了很久,看着夜幕慢慢笼罩大都市。


大概在十点十一点左右,超人起身,告诉莱克斯他该去巡逻了。如果莱克斯需要什么的话,喊他就好了。


他同时带走了剩余的威士忌,说莱克斯今晚已经喝太多了。


那个混蛋。诅咒他。


晚上的大都市很美。灯光熠熠生辉,白日的噪声渐渐沉寂,在平层阳台上,莱克斯几乎什么也听不见。他好几次想起身再去拿一瓶什么酒的,不过,他无法离开眼前的城市,他的城市。


直到清晨的阳光洒上了天空,他才起身上床。


他会睡到四点。起床后,他决定给克拉克打一个电话。


END


评论(1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