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居然没有挂?

⬆️整个HP最喜欢的两个人~

全心全意萌老伏。
被美色(和丑色)所迷。

我就是个颜狗。
拉叔的颜狗。
TR的颜狗。
老伏的……咳……
没错!我也是老伏的颜狗!

恳求

作者:mithen

授权翻译。



“你装懦弱装得还真不错,我挺佩服你。”


克拉克无视了自己耳内轻掻着骨膜的讥讽声,抬头看着抓他的几个人。他小心翼翼地拽了拽把他拷在椅子上的手铐(动作非常温柔,否则那手铐准会跟个花生硬糖似的直接崩开)。“拜托……先生们,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话语有些颤抖。


那些“先生”们披着招摇的西装——有的身上满是纹身,有的鼻子看起来断过,有的少了一两颗牙——表情似笑非笑。


“曼海姆先生说你管了不该管的事。”一个人说话了。克拉克给他取了个外号,“傻纹身”。


“曼海姆先生说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克拉克管这个人叫“歪鼻子”。


“曼海姆先生让你把那些信息说出来。”大豁牙说,指关节威胁地咔咔作响。


“某个人明显惹怒了曼海姆先生啊。”克拉克脑子里的声音评论,“你在撩人上似乎很有天赋。”


克拉克全力控制自己不要对那声音怒吼几句。他的确同意了装“耳蜗内置式联络器”,蝙蝠侠能够监听他套出来的话,好尽快找到有关大都会罪犯头子布鲁诺曼海姆和哥谭老大黑面具的私下联系。但现在想想,蝙蝠侠当然会借此机会在克拉克干活的时候滔滔不绝地给他挑刺。克拉克好几次差点把那东西从耳朵里揪出来,这次尤其不好控制。不过他还被拷着,同时还被三个恶棍盯着,所以其实也没什么选择。


他努力集中注意力,思索着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拷打。“天啊,”他颤巍巍地说,“求求你,我手头没有数据,我把它存USB里了。”


“引他们说话。”蝙蝠侠说,“别忘了引他们说点关于军火输运的事——如果你可以的话。”


有一刹那,克拉克有些烦躁:说得好像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似的。


“告诉我们USB在哪儿。”大豁牙说,“那样我们就不用打你了。”


克拉克紧紧闭上眼,假装拼命忍住眼泪,或忍住反胃感。他真的真的不想被拷打——要向拷问者解释他为何在刀割火烧后毫发无伤实在是很难的一件事。说不定他们会用水刑,克拉克至少还能把效果给演出来。


“我不知道它在哪,我……我把它给朋友了。”他结结巴巴地说。


“聪明。”布鲁斯有些不情愿地轻声说,“哪怕你是个哭哭啼啼、畏畏缩缩的胆小鬼,保护朋友——也给了你不立刻屈服的借口。”


克拉克磨牙。布鲁斯的描述很准确,但有点伤人。歪鼻子抬起手好像要扇他耳光,克拉克强迫自己放松下巴,不住后挪,惊惶失措,同时心算着轨迹和压力,默默计算如何移动自己的头好不要弄断那家伙的手——但歪鼻子停住了,嘴唇弯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好家伙,打算先攻心,是吧。


“你知道的,你朋友他只会一个人溜走,带走数据自己享用。”恶棍说。


克拉克突然有种冲动,想提醒他他朋友也可能是女的,毕竟他之前并没有明说——不过他阻止了自己。因为一旦说出口,这些人一小时之内就要敲上露易丝的门了。


“不,他不会那样做的!不会的!”他结巴道。


“啊,掩藏在虚张声势下的犹疑——好演技。”布鲁斯说。他的声音低沉,好似在克拉克耳边低语一般亲昵。“要知道,你在我面前可一直都是意气风发,自信满满,我真的很少看见其他样子的你。真可惜,我没办法亲眼欣赏到你被恐惧征服的样子。”


克拉克被惊到了,情不自禁抽了一口气。傻纹身以为他是被他们吓到了,于是大笑起来。克拉克有些自责,他突然发现恶棍们其实一直在说话,自己却被布鲁斯嗡嗡在耳内徘徊的声音分心了。


“终于有点反应了,哈?”歪鼻子得意洋洋。


“我想知道……”布鲁斯沉思。


审问暂停了,恶棍们大声谈论着怎么从俘虏身上敲出信息(“烫烟头一直很有效。”“别,我更想从折断的小拇指开始。那更优雅,对吧?”),克拉克努力平定下心绪。


“我得承认,我有时候想知道——”蝙蝠侠突然说,“若有人让你真的感到无助和脆弱了,你会制造出怎样的声音。”


克拉克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结结巴巴的开始说了。


“拜托。”抓他的几个人看向他,他又开口,“请别这样,你——你吓到我了。”


“啊。”大牙缝说,“可怜的宝贝被吓到了。”


“那可真是耻辱。”歪鼻子咧嘴笑了起来。


“你知道,无论你想对我做什么,我都无力阻止你……”克拉克轻声说。


“哇。”布鲁斯说,克拉克闭上眼集中注意,布鲁斯的声音在他耳内仿若翅翼轻轻拂过,“你恳求的时候听起来怎样……”


“求求你,”克拉克不假思索地开口,“求你了,别伤害我。我恳求你,我真的受不住。”


一个低沉的声音似乎直接在他脑里飘过,像一声轻喘,也像一声呻吟。克拉克发现自己歪了歪头,不自觉得想要朝声源处靠过去,蹭一蹭脸颊。像天鹅绒和破碎的玻璃。


“这可真……嗯……”比起之前,布鲁斯的声音更沙哑了,“非常有说服力,再说几句听听。”


克拉克感觉有些眩晕。布鲁斯的声音像是一阵致幻的烟,弥漫了克拉克整个脑海,勾他上瘾。


歪鼻子正对着他吼着什么;克拉克努力想集中精神,但他脑外的声音远没脑内的声音重要。


“我很抱歉,”他支支吾吾地说,瞪大的眼无辜地眨了眨,“我真的很抱歉,我在努力了,但我好害怕——我想按你说的做的,我发誓。”


“那告诉我们那个USB在谁手上!”大豁牙怒吼。


“除了那个,什么我都愿意做,”克拉克呻吟,“求求你了,别强迫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什么都会做。”


“哈,看他颤抖的样子。”傻纹身说。


“我想看你的眼睛被恐惧晕染的样子,”布鲁斯的言语顺着他的脊柱柔滑地抚了下去,“恐惧,还是欲望,有时两者如此难以区分。我想看你连手指都在颤抖的样子。”


歪鼻子反手扇上克拉克,他差点就忘记移动自己的头。


“我想你知道谁是掌控局面的人。”他说。


“你知道吗?”蝙蝠侠轻声说。


“我知道。”克拉克热诚地说。


“如果你已经勃起了,就叫他们解开你的手铐。”


“可不可以打开手铐?”布鲁斯话音刚落,克拉克就脱口而出说道,“我保证,如果你打开的话我会更合作的。”


布鲁斯低声说了几句下流话,克拉克又得闭上眼睛了。他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这些恶棍绝对马上就能看出他湿润的眼眸和急促的呼吸绝不是什么恐惧引起的。


“听着,”歪鼻子突兀地说,“这事儿越来越无聊了,要我说,我们就搞搞他下面的家伙,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哭得跟金丝雀一样了。”


他们快速讨论了一下,其他几个恶棍好像也越来越不耐烦了。克拉克坐在原地,脑子飞速地转:事情突然变得糟糕了,毕竟——刀枪不入的睾丸要怎么解释?


话说回来,他也不太好解释自己为什么勃起了。不过这个只是有点尴尬而已,不会太影响他的事业。


“好了,先生们。”他支吾道,他们几个停下讨论,看向了他,“我们还是可以各退一步的吧?”也许他可以假装崩溃然后给他们几个虚假的信息?但万一他们当真了伤到了无辜的人怎么办?“毕竟,没必要采取太极端的手段吧。”


“我们已经说够了。”歪鼻子说,“是时候让你叫叫了。”


“我可不这么认为。”蝙蝠侠在他耳中轻声说。


接着窗户向内爆炸,成千片玻璃碎片伴着一个漆黑的身影涌入了房间,披风舒展开,好似堕天使的翅膀。接着一片混乱:蝙蝠侠轻而易举放倒了傻纹身和大豁牙,但歪鼻子拿出了枪,准备开枪打他。不过一阵奇怪的大风吹了过来,把枪从他手中吹了出去。他困惑地环顾四周,思索着,但思绪很快就被蝙蝠侠的拳头打断了。


蝙蝠侠站在满是废墟的房屋中间,三个昏迷不醒的恶棍匍匐在他脚边,他瞪着仍被拷着的克拉克·肯特,克拉克瞪回来。


“别动。”蝙蝠侠低吼,弯腰绑住了恶棍们,把他们扔出了窗外,挂在窗口摇摇晃晃——很快警察应该就能发现他们了。他回头,看向克拉克。克拉克还坐着,被拷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的嘴角轻微地上翘。


“你该等到我把所有话都套出来的。”克拉克不开心地说,“我能处理——”


“他们已经在之前讨论的时候把话都说完了。”蝙蝠侠说,“你没注意到吗?”他勾起的迷人嘴角现在更引人注目了,“你分心了吗?”


他大步向前,走到克拉克身边,沉吟地看了他一阵,然后俯下身,在克拉克右耳——没装联络器的右耳——悄声说,“你在发抖。”


他的声音从头到脚包裹着克拉克,让他抽动地吸了一口气,“对。”


“嗯……”蝙蝠侠说,“在我粗暴地打断你之前,你说到哪了?”他站直身,看向克拉克的脸,手抚上了他的大腿,捏紧,皮甲嵌得很深。如果克拉克是个普通人,他一定会很痛的。“那时候,你正处于危险中,担忧着自己的安全么?你是不是被彻底打倒,不知所措?”


“我想,”克拉克说,“我当时大概在说:‘可不可以打开手铐?我保证,如果你打开的话我会更合作的。’”


“那你会吗?”布鲁斯问道,嘴唇擦过了克拉克。克拉克一忍再忍,抑制住向前的欲望,多亏了他惊人的自制,手铐依然完好无损,而不是炸裂开来碎成千百片。


“我想你会发现我十分合作的。”克拉克低声说。


“那如果我不取下手铐,你也会合作吗?”蝙蝠侠伸手抚摸着克拉克的大腿。


一阵后,克拉克挤出一句话。“我想,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会合作的。”


布鲁斯靠近吻了他。“你恳求的样子很可爱。”他边吻着他,边说道。


很快,他意犹未尽地补充。


“我计划在今晚结束之前让你多求求我。”


END


评论(28)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