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佐超翻译】Basic Code(2/5)(非传统ABO,Alpha!Zod*Omega!Kal)

II.


克拉克管他每月的发热叫“中场休息”。往些年,他处理得都还不错。


他的养父母先想出了问题的解决办法:以前在堪萨斯,他们通常会放满满一浴缸的冰,把克拉克放进去让他降温冷静。长大之后,他发觉每个月在喜马拉雅山或者极地走上几天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就算空空荡荡,渺无人烟,世界也依然美得让人窒息。


在那场奇怪的对话过去了两个月之后,露易丝终于开始觉得社会版相当无聊了,想法子给自己弄了个战争版的任务。佩里给露易丝找了个陪同,很不情愿地放她去了。


克拉克也很担心,他远远地尾随着路易斯,努力忽视皮下的燥热与不安。太晚了,他早该“中场休息”去了。不过后来,他很庆幸自己没走。不出所料,情况很快就急转直下,开始向噩梦发展——在将露易丝带到安全之处的路上,他的头突然有些发昏。一路上露易丝都静静注视着他,表情有些惊讶。


“克拉克,你在冒汗。”露易丝不安地说。


“呃,每个人都会流汗?”


“你好热……你生了什么病吗?”她顿了顿,“你居然可以得病?”


“这事每月都有。”克拉克告诉她。


露易丝在他臂膀上的重量让他很安心,但这还不够——不知怎么的,感觉就是不对……


眩晕感。


克拉克猛地下沉了一米,露易丝尖叫起来——但克拉克很快又稳稳地悬浮了起来。


“克拉克!”


克拉克绝望地看向四周。他本想把露易丝带到最近的美国大使馆,但不对劲,有什么不对劲,他越来越热了——“附近有一个美军基地,我能……”


“好的,当然,只是,别把自己逼得太紧,好吗?”露易丝担忧地说,“你会没事的,对吧?”


“我会没事的。”


他听见有人在用阿拉伯语说话,美语的声音。电波,卫星,噪音——


“克拉克,克拉克!放我下来,我可以走,我们可以走,我去找人帮忙。”


“我们会到的。”


克拉克打起精神,咬着牙飞到了基地把露易丝放在吃惊的哨兵跟前,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起飞,往上,往上,到了平流层,那儿凉一点,足够他理清思绪。他查看了一下露易丝的状况——她正诚恳地跟哨兵们交谈,向他们出示自己的记者证和护照。


克拉克慢慢呼出一口气,他看着露易丝被礼貌地护送进基地,然后转身,飞向北极。更冷,更冷的地方。他需要寒冷。一路飞行在记忆中被模糊成色块,克拉克发现自己没有去计划的北极,反而飞去了侦察舰。他一点也不吃惊。


他没有坚持到毁损的入口前,冰冷刺骨的雪地诱人多了,他俯下身,雪在他身下化成雪水。又是一阵眩晕。他几乎可以闻到那温暖的动物麝香了。几乎。越来越强烈。他感到温暖的手指按上他的咽喉,抚上他的眼睑查探,心里满是感激。在远方某处,佐德又在用氪星语咒骂了。


“我真该把你留在这。”他低声说。


克拉克焦躁地伸手拽住了他的手腕,听见他叹了一口气。克拉克被抱了起来,被抱着飞往了某处,飞船深处的某处。他闻到流体隔热材料的气味,奇异的灼烧塑料的臭气。飞船在关切地说着什么,但克拉克听不见。唯一重要的是佐德的心跳声,缓慢,平稳。


“飞船,稳定矫正剂。”


“功能不足,佐德将军。”


“总是这样。”佐德低声说。克拉克感到自己被放入一种古怪的温暖的流体里,他出声表达自己的不满,扭动挣扎起来。


“好啦,好啦,别动,你会能呼吸的。闭上眼。”


包围着克拉克的液体很快变冷,如果他能出声的话他一定会说谢谢的,但他被淹在水下,松松地被佐德揽在怀里。他隐约听见佐德开口。


“合成他需要的信息素,飞船。”


“功能不足,佐德将军,起源仓严重受损。不过,飞船探测到您携带着Alpha基因。”


佐德咕哝了一声。“我知道,但我的基因在出生时就被调整以取消那些体征了,我无法释放出他所需的那么多信息素。”


“不管如何,你的陪伴能够一定程度上安抚卡尔·艾尔,他的体征正在稳定下来。”


“事后一想,真是一贯如此。”佐德认命地说道,“诅咒乔·艾尔。自从毕业后,我总在给他伟大辉煌的错误们扫尾。”


“跟人工调制的Beta模式比起来,Omega基因才是氪星种族自然的基因模式,不能算错误。”飞船责备地说。


“几千年以来,没有什么是纯粹‘自然’的。再者说,我们在氪星基因中剔除Omega体征把大多数人变成Beta是有原因的。除了军队之外,我们甚至不需要Alpha基因。”佐德试图缩回手,但克拉克又一次不满地哼哼起来,把他拽得更近。


佐德怒吼出声。


“你看看。”他厌恶地说。


克拉克颤抖了一下,他想说抱歉。通常情况下,他不会关心佐德的看法,起码并不特别关心。然而现在,那针对他的不满简直要毁灭他了。手来回抚摸过他的肩头,小心地安抚着他,克拉克放松了下来,悬浮着,平静安宁。


“Omega基因也有优点。”飞船在说。


“只是自然生育的优点。”


“如果在那场战役中你发现卡尔·艾尔·是一个Omega,你会让他打败你的。”


“我知道他是个Omega。”佐德简短地回答,“在提取法典时我们扫描了他。”


“档案记载显示Alphas无法对Omega采取攻击行为。”


“也许纯粹的Alpha不能。”


过了一阵子,他不情愿地承认。


“再说了,我也没认真和他打,”他安静了下来,“如果我动真格了,他已经死了。”


克拉克动了动,他迷雾中的脑海里慢悠悠冒出一个问题。他很好奇,但他最终仍然睡着了。安全,温暖的重量围绕着他,有手指顺着他的脊柱摩挲,他感到久违的平静。




评论(2)
热度(32)
  1. 毫不相关的摆摆wuli物理物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