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佐超翻译】Basic Code(1/5)(非传统ABO,A!Zod,O!Clark)

非传统ABO,Alpha! Zod,Omega! Clark

目录:i ii iii iv v

授权:



Notes:

这个文是受推特上的这张图片的启发:




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这张图大概是Superman/Wonder Woman #6的。那一集里还有些很奇怪的触手怪……你大概可以在网上找到扫描……

设定是,MoS里,Clark最后没有杀Zod将军,后来他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些。


基本法则 By Manic_Intent

翻译 枫炀


授权翻译,原文地址

正文:

I.

克拉克在飞船内部找到了佐德将军,他正在膝深的水里跋涉,用氪星语不住咒骂。飞船上的一个仿生控制板被他扯开了,露出了血管一样的金属制管道——那东西看起来仿佛是活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佐德手在管道里乱摸,肘边一个细长的机器人用某种静力悬浮着一些工具。他猛地回头,瞟了一眼悬停在走廊边缘的克拉克,眉毛绞紧,又看向那些管道,将指尖压进耳内。


“老掉牙的科技。”他嘟哝一声,翻译器将那些优雅难懂的元音转换成英语,“几千年前的科技,属于你的家族,而你毁了它。”


“或许你就不该试图用它来毁灭这个星球。”克拉克谨慎地指出。


“看看这颗行星,它已经要被毁灭了,而祸首正是那些你钟爱的生物。”


佐德把两个管道拧在一起。


“他们正在摧毁生态,还有他们自己。”火星在指尖下迸出,佐德骂了一声。很快,控制板上冒起了烟,他骂得更厉害了,往后站了些,给帮忙用某种透明灭火剂喷洒灭火的机器人让出道路。


“佐德将军,我们极力建议由航天员维修师联合协会的专业人士进一步维修此飞船。”飞船用古怪的女声冷冰冰地说。


佐德低声嘟囔了几句。


“强烈建议。”女声补充,听起来居然有一点伤心。


“把飞船开回山里,试图修补它……你想做什么?”Clark有些警惕。


佐德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以防你没有注意,这个飞船被淹了,还弥漫着泄露的生物有机隔热材料的臭味。”


“所以?”


“‘所以?’,什么意思?人类难道喜欢住在被淹了的房子里了吗?你已经被同化成这样了?”


“卡尔·艾尔声纹已记录。更新文件显示乔·艾尔曾是航天员维修师联合协会最后一代尊贵的领袖,卡尔·艾尔很可能有资格接受军校培训。”飞船满怀希望,“在一定训练后——”


“继续做梦吧,飞船。”佐德吼道。


克拉克忍不住爆笑出声,佐德抛去一个怒视。


他将控制板合上,悬浮起来,现在他完全不用费力就可以飞翔了。佐德对地球环境和他因黄太阳获得的新能力的适应速度本应十分吓人,但有些奇怪的是,在这里,他看起来……没有那么惊人。他的头发已经长了几个月了,凌乱地散落在他的额头周围,厚密蓬松,张牙舞爪。他眼里的残忍阴翳消失已久,取而代之的是认命的苦涩。


“你想要什么?”佐德表情漠然。


“只是想……来看看。”


“好吧,你看过了。”佐德降落在平台边缘,走进飞船,长靴踏在生物有机流体上嗒嗒作响。克拉克不得不也降落下来,加快步伐以跟上佐德。“人类叫你来把我押去审问,是吗?”


“他们叫我来看一下你的状况。毕竟你打塌了他们的不少建筑物。”


“是我们打塌的。”佐德冷冷地纠正他,“况且,以拉奥之名,那些人类用什么盖楼的?羊皮纸吗?荒谬!”


克拉克压下怒火,他一点都不想再挑起一场关于责任的争论,上次那样的争论。


“我们需要谈谈。”


“我们正在谈。”


“你修飞船只是因为想住在里面?”


佐德翻了个白眼。“你已经毁了起源仓,和它的地形重组能力,还有飞行功能。看在拉奥的份上,这东西还能做什么?”


“你又何苦呢?”


“何苦……”佐德突然转身,克拉克差点直接撞到他身上。“何苦?因为它像家。”佐德嘶嘶地说,声音低沉,话语里充斥满满的恶意,“满意了?我只剩这些了,它让我想起我的家,我的母星。”


“我……”克拉克完全没料到这样的回答,他沉默了,时间在两人之间静静地流淌。


“我明白了。抱歉。”


佐德眯着眼看着他。过了一阵子,他似乎平静下来了,冷哼了一声。


“你穿的制服是从哪儿来的?我只在历史影像上看见过这东西。”


“呃……我父亲的AI给我的,就在这个飞船上。”


“这是你的家徽,其他的一切……你看起来就像个活生生的历史影像。”


“你是想告诉我我看起来已经过时了。”克拉克试着微微笑了一下,佐德瞪了他一眼。


“这个飞船已经在这里躺了成千上万年了。你以为怎么,这么多年氪星社会都一成不变吗?你看起来相当滑稽。红靴子,认真的?”


“我喜欢。”克拉克温和地说,暗自发笑。


“你当然会喜欢。你是你父亲的儿子,拉奥保佑我们。整整一个家族的疯子。你的祖先把这侦察舰驶向了遥远的太空,哈!你的父亲犯下叛国罪,不是一次,而是两次!现在你——”佐德突然停下,皱起眉,“卡尔·艾尔,你来这里做什么?别再回避这个问题了。”


“我没有回避。”克拉克反驳。他们离开了被淹没的房间,飞船不再散发着融化塑料的味道,更像一个温暖的动物,庞大,干净,活生生的。这很……舒适。他试图掩盖自己不受控制的深深的呼吸。


他分了心。佐德现在看着他的目光越来越怪异了。克拉克挑眉,他看见佐德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纯然的恼怒,最终认命地坐下。


“你多大了?”


“呃——”


“回答我。”


“三十,怎么了?”


佐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头疼过吗?发烧?一个月一次?”


“有过。这是为什么?”克拉克眨眨眼,“这正常吗?对氪星人来说是正常的吗?”


“在近一百年来,这对氪星人来说都不算正常。”佐德刺耳地笑了笑,声音毫无笑意,反而充满了讥讽。


“在我们终于决定在胎儿阶段就把所有低下的动物习性从我们基因里剔除出去之后,这就不再正常了。然而,你,你那该死的父母,没有让你像一个正常氪星婴儿一样在起源室里出生……自然生育,”佐德厌恶地低声说道,“没有调整过的基本编码,充斥着瑕疵。”


“我父亲说他希望我有自由意志。”


“我认为你父亲最后gudat疯了。”佐德吼道,“自由意志?你的父母就是起源室出生的,他们有自由意志。在我看来他们他妈有太多自由意志了,偷走法典、自然生育、把自己的新生儿装进小飞船发射到茫茫宇宙里的一个外星球……”


【注:应是情绪激动下有些氪星语没有成功翻译。】


“但是——”


“你父亲给你灌输了一堆krudak,就像他对你妈妈做的那样。你的出生,很可能是因为他对生育过程很好奇,尤其是,他,不是那个要承担一切风险的人,你母亲很可能死,怀孕是有风险的,我们已经整整一百年没有接生人员和儿科服务了。”


克拉克绷紧下颚。


“那跟我头疼有什么关系?我生病了吗?”


“你没生病。”佐德粗鲁地说,“你只是有一堆退化了的基因特征,恭喜你。”他讽刺地说,“怪你那疯疯癫癫的父亲。”


“我得做什么才能治好这个?”


“你没有办法。之前你似乎处理得还可以,怎么做的?每个月都躲到一个寒冷的地方把它挨过去吗?”


他看到克拉克警惕地点点头,转身继续走了起来。


“继续这样。你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这个了。不过,下次你发烧的时候,离我远点。”

评论(4)
热度(70)
  1. 毫不相关的摆摆wuli物理,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