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翻译】结婚礼物

By Mithen

配对:Wonderbat,克拉克➡️布鲁斯(单箭头)


克拉克惊讶于自己在听到露易丝订婚消息时所感到的愤怒,那股占有欲的愤怒蛰伏着,以致他损坏了办公桌上印着他们一家幸福鲁莽脸庞的相框。

他更惊讶于听到黛安娜订婚新闻时,自己内心冲刷过的一波孤寂与悲伤。

“世纪婚礼!”他刚回到大都会,就看到了这尖叫的标题。克拉克瞪着头版的订婚照,晕眩作呕,觉得自己让人憎恶的孤单。在他漫长的旅程中,他经常记挂着黛安娜。当然了,他有时记起她轻松的笑,她对他的理解伴着他穿过长长寂静的太空。然而他从来没有将自己对这亚马逊人的感情叫做爱。现在克拉克突然就意识到,那是真的,一直以来那都是爱,否则为什么她今晚婚礼的消息会让他内心充斥着那样冰冷的悲伤呢?

照片里黛安娜身旁的男人对着克拉克微笑,他贵族的脸庞瘦削英俊,狼般的捕食者的线条稍稍柔软。如果能略略抛开他的自负和自闭一些,布鲁斯会是她最棒的丈夫,克拉克想。他觉得自己该感到嫉妒的,但不知怎么的他没有。嫉妒的感情起码会带给他一点温暖。

然而,他只是觉得冰冷,觉得孤苦伶仃。

他不应该去,他们甚至不知道他回来了。他们更不需要Superman出现在本该是他们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天,唤起过去的记忆。他抚平星球日报的早报,那照片上面写着的“公主和浪荡子”醒目地印着。还有四小时,婚礼就要在哥潭大教堂举行。

他不该去。

: : :

克拉克肯特面前,哥潭大教堂在天幕中若隐若现,阴森逼近。夜晚的日落藏在教堂的尖顶后,深红金黄交错,阴沉沉的。她应该在更衬她的地方结婚——更明亮一点,更欢快一点。而不是在这座城市,这不祥阴暗的地方,和他臭名昭著的居民们一样难以捉摸,难以理解。

不过他仍然要承认,这血一般红的天空有着沉重,几乎是迷惑致命的美。克拉克仰视着在天幕上轮廓清楚的哥特式黑塔,又一阵悲伤淹没了他。他并不希望失去黛安娜带来的伤痛阻止他享受最好的两个朋友的婚礼。

教堂门口一个安保将他拉到一边,“抱歉,先生,没有邀请函不能入内。”克拉克张嘴想要反驳——但他能说什么呢?“拜托,我得进去,我得见他们最后一面”吗?

这时教堂里传出一个声音。

“克拉克,克拉克?耶稣基督啊,真的是你!”迪克格雷森猛冲过来给了记者一个拥抱,他已经从一个高瘦胆怯的孩子长成了英俊自信的年轻人。“哦上帝啊。”迪克几乎是满眼含泪,“他们看见会有多高兴,见鬼的高兴,克拉克。”他重复着,好似连自己也不相信。他转向安保,“他是个家族的老朋友,我可以为他担保。”

然后,他领着克拉克进了教堂。

如果考虑到拥挤状况的话,里面真是古怪的安静。迪克悄悄问他,“其他联盟成员在前面,都穿着制服,你为什么不穿着制服来?”

“我还没有向公众重新露面,如果我穿制服来,就可能会打扰到婚礼了。”年长些的迪克在某些方面如此像布鲁斯——乌黑的发,强有力的扫视。克拉克发现自己一直将手放在年轻人的肩上以支撑身躯,于是强迫自己放开了手。

年轻一点的男人哼了声,“可能打扰,是啊。我要去告诉他们你在这——”

克拉克在他转身时拉了他的手臂,“不要,迪克。拜托了,我不想……不想打扰他们,让他们专注彼此好了。我会在仪式结束后去找他们的。”迪克诧异地看着他,但没有质疑。“他们幸福吗?”克拉克问,痛恨着自己僵硬的声音。

迪克的脸一瞬间闪亮起来,“克拉克,他们是如此适合彼此。你不会意识到爱上黛安娜对布鲁斯来说意味着什么。昨晚——你不会相信的——昨晚他用手臂环住我,跟我说他一直为我骄傲,而这竟不是发生在他喝醉的时候!”迪克轻笑起来,引得克拉克也笑了;他试图忽视弥漫上内心那完全无法理喻的悲哀。这时迪克瞟了一眼手表,“我走了,不管怎么说,伴郎可不能迟到。”他给了克拉克一个温暖的拥抱。“你不会不跟他们说说话就离开的吧?给个承诺?”

“我保证。”克拉克说,看着穿着燕尾服的年轻人匆匆离开。他溜回了教堂后方,尽量不让自己太显眼。大多数认识克拉克肯特的人都在前面——而他,毕竟也正好是某种在人群中隐藏的专家。

他坐在教堂长椅上,听着周围等待仪式开始的人们的呢喃。他发现自己的思想正用图片展现着他所失去的,奚落着他。他猛烈摇头,但它们仍缠绕着他——布鲁斯强壮有力的手滑下她健硕的身躯,爱抚着她。紧绷的嘴角在甜蜜中融化,吻着她的唇和发。布鲁斯的声音因温暖和深情而低沉,悄声说着私密的爱语。克拉克再次甩头,深深陷进了长椅。他应当感到愤怒的,就像他面对露易丝时那样。他应当感到嫉妒的,就像他面对理查德那样。不该是这伤痛的荒凉。

进行曲奏响了,将他从遐想中拉出来。未婚夫妇拉着手走了进来,一起走过了过道——没有一个男人会放开这样的新娘,克拉克深情地想。当布鲁斯和黛安娜站在圣餐台前,听着牧师讲话时,克拉克在五年之后第一次正视了他们。

黛安娜看起来和任何时候都一样可爱,穿着象牙白的修身裙,银色的冠饰箍住她漆黑的头发,头纱像薄雾似的飘在她身后。然而克拉克发现,他的视线无法抗拒地被引向了布鲁斯。也许是因为这五年来他改变更多了,也许因为只是看着黛安娜,就已伤他太深。克拉克的眼神胶着在他朋友的脸上,无法转移。

五年改变了布鲁斯。黛安娜改变了布鲁斯。他当然看起来更年长了,不过他眼角嘴角的纹路更多表述的是快乐,而不是痛苦。他站在那儿,双手握住亚马逊人的手,自然就风度翩翩。他看起来……很淡然,很宁静,比公众所想的要快乐得更深沉,更有意义:不是表面上的无忧无虑,而是发自心底的幸福感,一个人只能在命定爱侣身上得到的幸福感。克拉克能看见几缕银白掺杂在夜一般漆黑的头发里,难过纠紧了他的心。布鲁斯面对黛安娜的笑容并不是他表象人格的假笑,那真沉而温暖——克拉克在他生命中只有很少几次见到过这样的笑容。

布鲁斯美丽,自信,完整。

克拉克看着他。

新人在说他们的誓言了,他们的声音清晰强壮。听到“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时,克拉克试图找到一点凄惨的安慰。重要的事是,布鲁斯会比克拉克和黛安娜中任何一个都死得早,而克拉克最终会得到他的机会。他超现实的,几乎是疯狂地意识到:布鲁斯会在某天死去,把他们俩都抛下。他和黛安娜会聚在一起聊起布鲁斯,缅怀他,分享他们关于他的记忆——他的荣光,他的激情,他的友谊,还有他的爱。他们会一起笑,会一起哭,最终他们必然会走到一起。

这应当能安慰他的,或者,至少能给他一点苦涩的,上位者的胜利感觉。

然而这却让他想痛苦地嚎叫。

牧师宣布他们是丈夫和妻子了,布鲁斯倾身吻住他的新娘,一个激情的吻,长得让观众们都笑起来,开始鼓掌。克拉克发现他攥紧了拳,指甲抠进了手掌。他逐渐松开了手,也开始鼓掌。黛安娜的手臂缠绕着布鲁斯的颈脖,他们一起停下来,试图喘口气,笑得很高兴。

他们一起掠过教堂,后面是迪克和戴娜。克拉克让自己显得渺小些,新郎和新娘就不会注意到他了。然而迪克看见了他,对他皱皱眉。克拉克叹了口气,利用栖在房子后部的机会迅速溜出去跟着他们。

布鲁斯和黛安娜在外面的楼梯上,为拍照摆造型,接着开始招呼客人。对话将两人分开,很快克拉克到了黛安娜身后,而布鲁斯正好听不见这儿。克拉克仔细端详了黛安娜,等待着自己的机会。他感觉被一阵奇怪的,几乎异乎寻常的急促感控制了。他必须成为第一个——必须是。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最后的机会。

他伸出手敲敲亚马逊人的肩膀,她转过身吃惊得张开嘴了,眼神被欢乐点燃。“克拉克!噢,仁慈的赫拉,你回到我们身边了……你回到我们身边了。”她哽咽起来。

他不能允许自己被分心,“我能有荣幸成为第一个亲吻新娘的人吗?”他微笑着问,向前跨了一步吻住她。

克拉克感到她温暖的唇被他压住,感觉到一阵凯旋的战栗。没有什么事比他成为第一个吻黛安娜的人更重要了。然而一瞬间,这凯旋胜利颤抖着化成了万分痛苦;他的顿悟盘旋着,吓人地逼近。他是在黛安娜被她丈夫吻过后,第一个吻她的人。布鲁斯的嘴唇压在这对唇上。而这比任何事都重要。

因为这是他现在所能得到的,最接近于——

最接近于——

黛安娜听到了他发出的声音而后退一步,张大了眼。她伸出手,手指拂过他脸颊;离开时它们被沾湿了。“卡尔。”她低语,“怎么了?”

他后退避开她温柔的手,跌跌撞撞地穿过人群跑向教堂附近空旷的侧花园。到处都是惨白的玫瑰,沐浴在月光底下熠熠发光;喷泉静谧地飞溅。克拉克倒在一处长椅上,试图稳住自己的呼吸。

黛安娜紧随着他,坐到克拉克身边环住他。“克拉克,发生了什么?请告诉我。”

克拉克哽咽了一下,将头靠上她的肩膀,她能感觉到眼泪砸在她皮肤上。“我曾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声音颤抖,“而现在太晚了,我已经永远的失去他了,而我那时甚至不知道。”

任何其他女人都会大概猜测克拉克在说她,但天堂岛的黛安娜是一位女神,更是活生生的真理化身。因此她的臂膀搂紧了他,两人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她无法说出任何一句既诚实又抚慰的话语,所以,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搂着他颤抖的肩膀。


好像是被遗弃了一个永恒后,布鲁斯的声音忽然打破了花园里的寂静。“黛安娜?迪克跟我说——”当他看见坐在长椅上的克拉克后,他的话戛然而止,僵在月光里。“克拉克。”他低声说,“我几乎不相信他。但这是真的,你回来了。”他走向前,紧紧握着刚刚起身的克拉克的手,然后突兀地将他的朋友拽入一个拥抱。“克拉克。”他讶异地重复,“我还认为我今天不可能更高兴了。”他越过他朋友的肩膀,对着黛安娜闪出一个轻快的笑容,只是简单说着,“克拉克回来了。”

她回给他一抹笑,“我注意到了。”

克拉克对着布鲁斯咧开一个笑容。看见他听见他感觉真好,拥抱他感觉真好。在这一刻,他将自己的痛苦深深锁住,推挤到一边。“恭喜,布鲁斯。”他轻柔地说,“你是一个幸运的男人。”

“可不是。”布鲁斯摇着头,瞪住克拉克,“上帝啊,天,我们可真想你。”

“我也很想你。”克拉克退出这个拥抱,但布鲁斯仍然将一条手臂挂在他的肩上,像是担忧着一放手他就又会飞走了似的。克拉克看起来很抱歉。“我……没有时间去给你们准备一个礼物。我只是在昨天深夜到达这儿……直到早晨才听说了你们的婚礼……”

布鲁斯和黛安娜都笑了。“你在开玩笑吧?”布鲁斯问,“你的回归就是我们所能期盼的最好的婚礼礼物了。”黛安娜沉默地点点头,手放上克拉克的手臂。他们站在那儿有一会儿,在冷光下形成一幅引人入胜的画面。

沉寂突然被远方传来的一声警笛打破,然后是两声,然后它们大量响了起来。布鲁斯和黛安娜突然紧绷着,看向对方。

“我来处理。”克拉克说,“你们呆在这儿享受这一天,就把这当作我给你们俩的结婚礼物好了。”他补充。

沉默的思索在这对新人中蔓延,这登对爱侣间的信息交流十分短暂,然后布鲁斯对克拉克点点头,叹着气懊恼地说,“如果我抛开了我自己的婚礼,迪克永远也不会原谅我的。”

黛安娜伸出手,轻触克拉克的脸颊。“我们会很快见到你吗?”她犹豫畏怯地说。克拉克点点头,突然间无法再次信任自己的声音。

瞬息之间他已穿上制服划过天际。急速升高时他听见下方人群敬畏的抽气声——他回来了,超人回来了,感谢上帝。克拉克试图说服自己他们的惊讶和感激会让他感觉更好,但他今晚已经亲吻过真理化身了,他无法再对自己撒谎。

他箭一般飞向了警笛声源。不管是什么样的危机或劫难,他知道他都会及时赶到那儿,能够拯救任何需要拯救的人,准备好将任何错误改正。

He was Superman, after all.

毕竟,他是超人。

And Superman was never too late.

而超人从来不会太晚。




评论(3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