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so fucking emotional

Two years in the making(完)

一天晚上,Bruce的制服被撕开,满身枪伤地躺在一间仓库里。他还没有流血到昏迷简直就是个奇迹,尤其是考虑到他只有两只手来堵全身不下十处伤口。


“我很抱歉。”Alfred在通讯上说。


“抱歉什么?”Bruce哽着喉咙好容易说出声。Alfred不该道歉,他才是那个该道歉的人。因为他喝酒,他打架,甚至有时,他觉得自己做这事——当Batman——只是因为这是他唯一会做的事。也因为他大概是全世界最难照顾的人,而Alfred还陪伴了他整整四十三年。


“对于马上将发生的事,我很抱歉。”Alfred说,有那么一刹那,Bruce以为他说的是死亡。但死亡在他看来并不是太坏。Diana可以继续保护世界,和Barry和Arthur——他们刚刚同意帮忙。他确定Victor也会的,只要他们能说服Silas Stone。


【Silas Stone:Cyborg他爹】


还有Clark——好吧,有时候,Bruce忆起梦里Superman独裁的场面,那明显是Bruce的错。他觉得,也许世界没有蝙蝠侠完全就不是一件坏事。


但他没有选择。他听见从空气里传来的爆破声,破碎的玻璃声,然后他就在空中了,被Clark小心翼翼地护在胸前。


“你不会有事的,Bruce,你会没事的。”Clark在说,Bruce想要用鼻子蹭蹭他的脸颊,永远也不要放手。


“我当然不会有事。”Bruce喘息着,“我是Batman。”


Clark哽咽地干笑了一声,听起来歇斯底里,痛苦不堪。Bruce不习惯看到这么悲伤的Clark。“对,你不会有事。”



Bruce轻声哼哼,他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他的视线模糊,每分每秒过去,他的眼皮都越来越重。


“Bruce,别离开,别睡过去。”Clark说。


冷。Bruce习惯于站在屋顶,从一个房子荡到另一个房子,或驾驶飞机飞行,与Clark一起飞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他紧靠Clark汲取温暖,努力保持清醒。


“我不会的。”

 

 

Bruce醒过来的时候,两天过去了。


Clark站在他床边为他守夜。他床头柜放着一张报纸,头条是《空中残影,蝙蝠侠?》。


“你受伤Alfred就会变得超级骇人。”这是Clark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知道。”Bruce说。毕竟每次Jason或Dick浸在沾满血的制服里时,他总和Alfred在一起。他看着Alfred把孩子们拖上椅子,处理伤口,看着管家摆出一副让他们几个只能乖乖听话老实坐着的架势。


“你做噩梦了,但Alfred说很正常。”Clark听起来有点担心。好像他自己没死过去似的,好像Bruce没有看着他死参加他的葬礼每晚都梦到Doomsday刺透Clark的胸膛似的。


“是很正常。”Bruce最终只说了这样一句话。毕竟他刚醒,他不想吓到Clark。


Clark皱眉,“我真希望事情不是这样。”


Bruce也是。


 

Bruce还得在床上呆三天,Clark一直陪着他,遵从Alfred的指示,一天只允许Bruce用笔记本工作不超过三小时。


等Clark夺走了他的工作后,Bruce挪到床的一边,好让Clark躺下,然后他不得不和Clark一起看夜间电视。


有时候在星期二,Alfred会带一个扶手椅过来,和他们坐一天。有时候,Tim也过来帮Bruce处理一点工作。Bruce对这点非常不满,但Alfred和Clark都比较满意。


“你们都好老。”Tim看着电视上的经典老片抱怨道。每个人都或咕哝或点头地表示同意。


“是你长得太小了。”Clark翻了个白眼。


“Clark没那么老。”Bruce捍卫道,Clark比他小十一岁,他不应该被这么粗鲁地对待。


“电影要开始了。”Alfred说,Bruce几乎就从他语气里听出了他内心的冲动——把Clark和Tim两人的头发揉乱然后对他们说,“保持安静,孩子们。”


每个人都遵从了。毕竟这是Alfred,没人敢不遵从。除了偶尔超级超级固执的Bruce,那不算,毕竟Bruce比Alfred先来的。




所以Bruce把自己紧紧裹在毛毯里,挪近Clark。Clark像是一个人形火炉,会呼吸的那种,Bruce靠近他就能治疗伤口了。因此,他决定满足自己的小小心愿。


事情很顺利。Clark把Bruce的举动当做邀请,自然地伸手搂过他的腰,挤进Bruce的毛毯,头轻轻靠着Bruce的脸颊。


“我头一回看这个电影是和爸妈一起。桌上有曲奇饼干,妈妈还做了热巧克力,然后我们坐下来,放这个电影的VCR。”Clark喃喃说。


“以前,每个礼拜五,我父母都会陪我看电影。”Bruce说,“不管他们有多忙,有多累,他们总会腾出时间。那时候看这个片子,我还不太喜欢它。现在我……”


“我很抱歉。”Clark说。


“你没什么好抱歉的。”Bruce说。这是实话。他不明白为什么Clark总为不是他责任的事道歉,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他总认为他自己应该道歉。Bruce记得议会大厦爆炸案,认真思索自己是否当时应该顺从心意,干脆把标记烙在Lex身上。


“我很抱歉。”Clark重复。


你无法拯救所有人。Bruce想说。你拯救不了过去的人。拯救不了已经死去三十五年的人。但他不知道现在是否是一个讨论这事的好时机。


今晚,Clark应该好好放松,看看电影,带着笑意沉睡过去。


所以Bruce只是轻轻吻了吻Clark的发梢,将怨愤与苦痛埋在心里,一言不发。

 

 

Lex预言的那一天终于来了。


Clark全副武装,站在蝙蝠车前,昂首挺胸,准备好再一次拯救世界。


完全不令人惊奇。


“我和你一起。”Clark说。听他的语气,Bruce知道他已经考虑了好一阵子了。


“好。”Bruce说。他不会阻止Superman,他也没理由阻止。


Clark给了他一个灿烂美丽的笑容,Bruce真希望他们能活下来,他能再次见到这样的笑容。


“谢谢,Bruce。”


这就是废话了,Bruce想。Clark为他做的事比Bruce为Clark做的要多得多。因为Clark让Bruce重新成为Batman,因为Clark是他屋里的光,因为虽然Bruce是两人中的战略家,但所有真正重要的决定,Clark都做得更好——那些与他爱着的人有关的决定。


“你飞吗?”Bruce问。


“呃,不是说我不喜欢你的车,但我确实想伸直腿。”Clark说。


Bruce怒视,“你比我矮,你没权利抱怨。”


Clark无视了他。那个混蛋。


“Clark!”Clark飞走前夕,Bruce叫住他。Clark停下,侧侧头表示自己在听,“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注意点,别让他们犯心脏病。”


Clark飞走了,但Bruce听见风里传来的大笑声。


这就足够了。


【完】

评论(18)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