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Two years in the making(一)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作者:knoxoursavior

每天早晨,Bruce无视胯部和膝部的隐痛,坚定地赖在床上。Alfred则不断叫他起床吃早饭,直到Bruce终于听从照做。Bruce本来期望在厨房看见双手抱胸、耐心等待的Alfred,随时准备着把Bruce绑在椅子上。


然而,厨房里的人是Clark Kent,吃着他的烤面包,喝着他的鲜橙汁,生龙活虎


Alfred应该警告他的。


“让开点。”Bruce抱怨。毕竟这么说比问Clark他为什么还活着、什么时候活过来了、过去两个月在哪里要容易得多。


“你也早上好。”Clark说。他没有挪开的意思。Bruce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到Clark的微笑,心口微微有些疼痛。


“Bruce老爷不怎么问人早安。“Alfred说,眼皮子都不抬地继续在房间另一头娴熟煎蛋。


Bruce很爱Alfred,他真的很爱他。但有时候他希望Alfred能安静点,让Bruce沉浸在清晨的宁静里。


“因为他是暗夜的造物吗?”Clark问,他显然消遣的语气本该惹恼Bruce的,但Bruce却生不起气来。


“啊,当然了,Clark少爷。”Alfred微微点头,看向Clark的目光泛着一丝钟爱。


Bruce觉得Clark身上有潜移默化影响他人的特质。不过Bruce还是花了好几年,在那个意外之后才对Superman好一点。像Alfred暗示的那样,这都得怪Bruce太他妈固执。


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信任Clark,他相信这个人能做到Bruce作为Batman永远做不到的事。


“看你俩相处得挺好,我很开心。”Bruce低声说,他从Clark盘子里偷了一块培根,又拿过Clark杯子喝了一口。反正这本来就是Bruce的早餐。


“当然,Clark少爷没有您那么难以相处。这点毋庸置疑。”Alfred说。说真的,等着瞧,Bruce再也不会给他涨工资了。


“我不知道Perry White会不会同意你的观点。我可从来没完成过他交给我的体育版的任务。”Clark说,语气莫名有些尖锐。毕竟,Superman不是唯一一个被宣告死亡的人,Clark也死了,解释Clark为什么会死而复生可比Superman难多了。


“是啊,你忙着追踪某个可怜的(poor),还不爱出风头的蝙蝠义警。”Bruce说,无视Clark和Alfred的嘲笑声。


“太对了,Batman是很贫穷(poor)。”Clark慢吞吞地说,“说得好像他没有那些价值几十亿美元的小玩意似的。”


Bruce哼了一声。“闭嘴,Kent。这么早不要挑事。”


“已经十一点了。”Clark面无表情地说道。Bruce猜到他会这么说,但他没猜到的是Clark接下来的话,“叫我Clark。”


Bruce凝视着Clark,沉思。在他生死不知的两个月里,是否有人叫过这个名字?


“闭嘴,Clark。”Bruce最终说道,他低头看向Alfred刚刚悄无声息送上来的煎蛋。太早了,他没法面对这些事。


他没看见Clark骤然放松的表情,也没看见他终于蔓延到眼底的笑意,笑得眼角皱起纹路。没看见也没关系,毕竟就算Bruce看见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Clark留在庄园过夜。Alfred希望他住在客房里好好休息一下,Clark的抵抗在Alfred的毫不动摇的坚持下一点用都没有。


“我可以在城里找个旅馆。”一开始Clark不停重复。他的脸颊染了一点粉,竭力不让自己的拒绝显得太冒犯。“我有干过些古怪的工作,所以现在我还有钱可以用——”


“无稽之谈。您是韦恩家族的朋友,我们完全有房间可以供您过夜。”Alfred说。

Bruce知道这个语气。

Alfred不会接受否定的回答。

Bruce思忖着有多少次Martha Kent捧着Clark的脸,温柔微笑着看向他的眼睛,请求他坐下来,和她一起好好吃顿饭,休息一会儿。Clark现在就很需要休息。虽然Alfred很擅长照顾制服英雄,但Bruce觉得,就算是Alfred,也无法比Martha做得更好。


不过,他们仍可以努力。

 



“干脆再呆一晚上吧?”第二天,Bruce对Clark说,“我觉得我需要人帮我想想怎么跟Aquaman对话。”


第三天,Bruce请Clark帮他处理一个当地案件——绑架流浪儿系列案。第四天,Bruce问Clark他怎么看他最新的重型装甲制服。


一天又一天,直到有一天,Bruce不需要再问Clark是否留下了。




评论(25)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