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so fucking emotional

性,谎言和氪石(三)

“我找到了。”晚上,Lex看见Clark走进顶层公寓,笑着说道。

Clark知道,Lex肯定意识到Clark已经在自己家住了三个月了,毕竟Lex什么都知道。不过他没有对此事发表过看法,Clark也没有。因为如果他问了的话,答案可能会是否定的。

这就是他的人生。

“找到了什么?”Clark打起精神问道。那是Lex,微笑着的Lex,所以肯定是好事。

“找到让你不被Lois追踪的诀窍。”Lex激动地说。他手上正拿着什么东西,让他双眼闪闪发亮,“这是个位置加密器,不过也是个定位信标。”

Clark看着那像个纽扣的银色小磁盘,又看向Lex,“这难道不违背我们的初衷嘛?”Lex则像看疯子一样的看着他。“虽然我不相让Lane知道你在哪儿,但这不意味着让我追踪你是个坏主意。”

“你想给我栓个电子狗链?”Clark不敢置信。虽然他知道Lex打开了狂热科学家模式,但他想做daddy也太侮辱人了【sugar daddy:用闲钱诱惑年轻女子的阔佬】。

当然,当然,想到“Daddy Lex”还有狗链什么的让他脸一路红到发际线。他站起身,快速略过Lex,扯下领带,走向卧室。

Lex紧随Clark身后轻轻抗议道,“Clark,不是狗链。你可能会陷入困境,这只是个预防措施而已。”他想了想后,补充道。

该死,Clark在这点上确实没什么好说的。想想愚蠢的Metallo还有它愚蠢的氪石供应站。Lex团队及时赶到的唯一原因就是那供应站在大都市市中心,因此附近到处都是新闻转播车。

Clark把领带扔进衣柜,脱下夹克衫,“我迟早会干掉他。”他低声说,不过Lex肯定听见了。

“我们找到你时,你已经昏迷了。”Lex平静地说。Clark本在忧伤地凝视地板。闻言,他抬起头,看到Lex坐在床沿一动不动。那时Clark花了一礼拜才彻底恢复过来,而Lex一直把找到氪石中和剂作为自己最主要的任务。

氪石。

擦。

“Lex,我……”他肩膀耷拉下来,叹了一口气。“抱歉。”他坐到Lex旁边,碰了下Lex肩膀以示歉意。

“我没想当你是个孩子。”

“我知道。”

“我只是……抱歉。”

Lex看起来如此真诚,靠得如此近。Clark觉得自己堕落了,在Lex明显只关注Clark的安全之时,他居然想知道Lex吻起来什么感觉。然而他没有靠向前,而只是微笑。“跟我说说这东西。”他大度地说,“原理是什么?”


***

Lois简直就是暴怒了,Clark漫不经心地想。

各种字面意义上的暴怒。

”——愚蠢,无能——“

她咒骂道,唾沫星子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她全程乱踢着腿,龇着牙,却仍然被攻击者紧紧绑了起来。Clark已经被绑到椅子上了,并试图保持安静。他全力控制住自己不要挣断绳索,用手堵住Lois的嘴。毕竟如果他这样做了,自己保守了九年的秘密就要暴露了。

哪怕考虑到旧金山那把他吞下去六小时的烂泥怪在内,这也是迄今他遭遇到的最大挑战。那时候,他的制服简直就是一团糟,Lex连续几周都在抱怨浴室里的烂泥。

“——脑子里全是屎——”

然而他并没有阻止Clark继续使用浴室。这本身就是个极大的胜利了。

“——滚粗!你完全不知道你他妈在绑谁!”

当然,这句话还是挺正确的。

他们终于聪明了一回,把Lois嘴堵上了,不过在过程中他们差点被咬了一口。他们瞥了一眼Clark,Clark拼命想把六点三英尺的自己弄得又无害又弱小。事实上,每次藏拙都不费吹灰之力,这事儿还挺让Clark着恼的。

他们关门上锁,离开了。Clark听着他们走向门堂,刻意忽略了Lois的怒视。Lois之后绝对会踢他的。

Avilla要活的,小兵甲说。他会让Antonio来审问他们。

小兵乙大笑,Clark遏制了自己翻白眼冲动。当然,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就得赶快逃跑了,不然那个Antonio来了,万一用刀戳他眼球,刀子却断了,那这事儿就尴尬了。

对。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