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so fucking emotional

【黄周】周泽楷观察日记 章八(上)

——《论一个人在忙成狗的时候写文水平会不会下降》


八. 约会(上)


黄少天对着对面的人,面前摆着一杯摩卡。


他默不作声。


盛夏的太阳火辣,路上没什么人影,少有几个行人走过,也是神色匆匆,脸上透出一股冒着热气的痛苦来。主题咖啡馆玻璃橱窗外铺下的藤蔓稍稍遮住了点阳光,在桌面上打下细碎的光影。黄少天坐得很里。本就是墙里镶嵌的隔间,再加上门口的屏风,隐蔽性很强。


虽然座位旁就是窗户,但爬藤植物提供了不错的遮挡。


黄少天喝了一口咖啡。挺甜,苦丝丝的。


联盟里若是有人从窗外路过,看到这个场景,必定觉得身处梦境。


黄少天居然一句话都没说?


开玩笑!


但若是他耐心一点,看到黄少天对面的人,也许就不会那么惊奇了。确实,若非得说出一个人能止住黄少天这话多的毛病,这人不会是叶秋,也不会是喻文州。虽然一个有着靠话语把人噎到的本事,一个在黄少天身上有着一定的权威,但黄少天不是一般人,挑起话题滔滔不绝的能力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水平。


周泽楷。


这个闷出了境界,闷出了个性,闷出了风格的联盟脸面。


仔细想想,也只有他了。


试想,一个人再怎么爱说话,对面的回应也只是简单的单字,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兴致再说下去。


黄少天如今就处于这样一种尴尬的境地。


继昨晚鬼迷心窍的邀约后,周泽楷利落地提出了第二天午后在一家主题咖啡馆见。若是别人,黄少天必然要争论一番,提出诸如“请客不能在咖啡馆”“说好的吃饭怎么改成喝咖啡”之类的辩驳和玩笑,但对着周泽楷,本来心就有些慌,周泽楷还在黄少天久不回应后直接拍板定了时间,黄少天应付了两句对方就发张笑脸,说自己要睡了。


木已成舟。


其实黄少天觉得有点快。他心里想着的时间很模糊,本就是一时起意的冲动,他只觉得自己虽然这么一说,但真的见面大概要过很久很久,或许在婚礼之后,或许拖到他离开还抽不出空,或许周泽楷作为新科冠军太忙——


他完全没想到第二天就见面。


“这么快?我以为你最近有些忙。”


他记得自己这样问了。


“周末。”


确实,在包装选手上相当有一手的轮回宣传部,还没丧心病狂到占据自家王牌夏休期的周末。正好第二天就是周六,周泽楷挺闲。


午后二点,黄少天循着地址找到了这家咖啡店,门口装修得很小清新,是个小院子,栅栏上、墙上都附满了爬山虎。周泽楷带着遮阳帽和墨镜坐在门外稀稀落落的几把椅子上,明显在等着黄少天。他穿着V领白衬衫和蓝色牛仔裤,简简单单,清清爽爽。看到黄少天,他站了起来,比了个手势让黄少天跟着他走。


黄少天在炎炎夏日也还包得严实。高领外套,画了个大写的V的鸭舌帽,帽檐压得挺低,倒没带眼镜。


周泽楷穿过狭小的门,顺手摘下了帽子和墨镜。他似乎是这里的常客。迎宾的小姑娘见到周泽楷,摆出一个职业性的微笑,直接把两人引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还随口聊了几句,没得到周泽楷言语回应也不以为意。


店里这时候没什么人,只有两个学生模样的人坐在角落,面前分别摊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杂乱的书本草稿纸摊在桌子上。


“小周带朋友来呀,挺好的。店里新出了泰国芒果糯米布丁,要不要来一份?”


小姑娘推荐道。


“我吃啦,真的挺甜的,肯定合你口味。”


她似乎跟周泽楷挺熟,但这种熟无关荣耀,只是单纯与熟客之间的交情。


周泽楷笑着点点头,又侧头想了想。


“焦糖玛奇朵。”


“好的。小周的朋友要来点什么?”


她指指墙挂着的小黑板,上面用五颜六色的粉笔图了点乱七八糟的英文,旁边配着中文翻译和价格。黄少天扫了扫,决定不在这上面纠结,说了句“我要摩卡”,也坐下了。


“嗯……要不要甜点?我们家的甜品可是很有名的哟。比如熔岩芝士蛋糕啦,提拉米苏啦,很多人来都会点的。”小姑娘问。


黄少天瞟了眼周泽楷送到他面前的菜单,随便选了个名字顺眼的。


“杨枝甘露。”


对面人一直很安静,黄少天向来讨厌这种安静。他觉得没意思。


不一会儿甜点上了桌,黄少天百无聊赖地拿着勺子在芒果里搅搅。他其实不太想吃甜食,这儿是周泽楷定的地方。


周泽楷怎么就答应他了呢?


黄少天现在还有些奇怪。怎么说他之前也当面表露过一点恶意,虽然那恶意不太多,但正常人都不应该在之后跟当面不对付过的人一起吃甜品吧。


当时约轮回队长时虽没说,但蓝雨王牌确实有一点想请吃顿饭,表露一下自己歉意的意思在的。


黄少天这么多年在荣耀圈子里混,人际还是挺单纯,没学会当面做一套,背后另一套的说法。他觉得那事儿让他尴尬,就想着弥补。虽然黄少天跟周泽楷不对付,但他自己也不该直接说出来让周泽楷伤心。想了想这一点,那手就不太受他控制了,直接敲了周泽楷的小窗。


黄茂就老说他太心软。


有时他拿自己同学做例子,神神秘秘跟他吐槽两面三刀的奇葩人士,脸皮厚到一定境界,渣男两面三刀,绿茶婊坑蒙拐骗,网上充斥了各式段子。人们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无动于衷,让人觉得这社会似乎有些道德沦丧了。


黄少天自认为自己还没到那般地步。


他瞟了一眼周泽楷,发现对方有些愁眉苦脸,看他望过来,张了张嘴好像想说话的样子。


黄少天觉得为了表露歉意,自己先开口帮周泽楷承担说话这个重任会比较好。


“这家店味道不错啊,我还从来没尝过这么好吃的杨枝甘露!摩卡倒是一般,感觉不太甜。”


周泽楷皱眉,毫不客气地一勺过来舀了一点咖啡走。


“挺甜的呀?”他疑惑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目瞪口呆,脑内刷过一篇弹幕。


等等,前两天我还在讨厌周泽楷,今天我和周泽楷的关系就已经近到可以同喝一杯咖啡了吗?不对,同喝这个词还是有歧义的,太引人误会了……


黄少天脸有点红。


为了掩饰,就着杯子慌慌张张地喝了一大口,却忘了这咖啡刚做出没多久,还是滚烫的,一时面容扭曲,“我去烫烫烫烫烫烫死人了……”


他拿起旁边的凉水壶,往空杯子里倒了点就灌了下去。


“还好?”周泽楷问,神情严肃。


黄少天看着周泽楷的表情,不自觉地也严肃了起来。


“没事。”


周泽楷就笑了笑,眼睛弯了起来,盯着黄少天。


黄少天握住杯子的手有些颤。


“喝慢点。”周泽楷说着,从旁边抽出一包糖递了过来,“加点糖?”


黄少天痛苦地发现自己今天智商好像没在线上。


每次遇见周泽楷自己的智商好像都不在线上——打比赛除外。


加了糖的摩卡,甜上加甜。黄少天满足地舒了一口气。


他挺爽,周泽楷却有点不爽。


周泽楷正在寻思着话题。他本以为跟黄少天在一起,他应该是最轻松的,只需要听黄少天说,自己点头微笑保持礼貌就行了。


谁知道黄少天不按常理出牌呢?


反倒像二人的角色颠倒了一样。黄少天沉默寡言,周泽楷拼命想话题——然而虽然黄少天可以完美cos周泽楷,轮回队长却完全做不到剑圣那般的口若悬河。


他思索了半天,绝望地发现思维还是没有跳出“吃”这个范畴。


“你喜欢吃甜的?”周泽楷无力地问。


神游天外的黄少天被这个问题拉了回来。


“还好还好,我们广州人吃得肯定没有你们上海人甜啦,粤菜的话还是比较清淡的,不过大家都比较喜欢甜品。甜品,你知道的吧?没事就煲煲糖水,哈哈。”


周泽楷点点头,他不知道怎么接话,黄少天似乎在答完这个问题后又魂游天外了,显然不可能解决周泽楷的窘境。


他有心不说话,但又觉得这样可能会太无聊,经历了又一轮痛苦的思索后,周泽楷决定直接抛出杀手锏。


“来盘荣耀吧。”


玩荣耀就可以不说话了。


他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周泽楷选这家咖啡厅,主要是因为他的运营模式是时下有些流行的“网吧+咖啡厅”。一楼是咖啡厅,二楼是有不少小包厢的小型网吧。


黄少天显然是没注意到这一点的,对周泽楷这个邀约就有些莫名其妙。


他刚想发问,周泽楷就摆摆手,拿起咖啡,眼神示意他跟上来。


他俩上了楼,穿过一个走廊,进了一个有着五台电脑的小包间里。


“这是个网吧啊……”黄少天有些惊奇,“没看出来。”


小包间装修得不错,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窗边栽着一颗散尾葵,五台电脑都靠着墙排开,椅子是软垫的,一看就挺舒服。


“来PKPKPKPK,”黄少天麻利地开了台电脑,“这么好的下午,不玩荣耀简直对不起自己!”


周泽楷开了灯,拉上窗帘,把阳光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外面,本来亮堂堂的小包厢里只剩下一层暗黄色的灯光,反添了几分温馨的意味。


干完这些事儿后他才慢悠悠开了电脑,此时黄少天已经开了荣耀插上卡了。


周泽楷带了好几张卡。职业选手似乎总有在身上带好几张卡的习惯,无论是黄少天,还是周泽楷。他在包里翻了翻,拿出了一叶孤舟。


正准备插上刚刚启动好的读卡器,他恰好——瞥了黄少天的电脑一眼。


黄少天还在启动界面,电脑上是一个欢快的挥着剑的女号。


潇湘剑?


“别大惊小怪啊,”黄少天注意到周泽楷的视线,有些尴尬,再一看周泽楷的脸,“像我这么技术好的剑客屈指可数啊,马甲很容易暴露的!玩女号别人就不会猜到是我了。”


周泽楷眨眨眼,趁黄少天没注意飞快地把一叶孤舟扔回包里,随便拿了另一张卡出来,插进读卡器。


一枪穿云。








评论(3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