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锤盾/翻译】红娘浩克(下)

一共三章,已经翻完。

疏漏请多多包涵。

前文


雷神拉住队长,把他拽过来。“我们已经消灭了很多敌人。”雷神说,“你还穿着紧身裤消灭敌人。”

“战斗中不被东西挂到是很重要的。”队长说。


“这确实像是斯蒂夫说的话啊。”克林特说。

“打断正在工作的作者。”浩克说。

“不好意思。”克林特说,浩克咕哝了一声。


“我喜欢紧身裤。”雷神说,摸了摸它,“但我更喜欢它被脱下的样子。”

队长欣然同意。在雷神身边,裤子总是太紧。


浩克真的懂,克林特想,再一次操心起这短短几句话暗示的事儿。


雷神抱起队长,放在床上,分开腿。雷神脱下自己的裤子。“这是我另一把锤子!”


没人可以阻止克林特爆笑出声。浩克瞪视着他,“不,不好意思,真的很棒!”克林特说,“完全符合人物设定。”


“那就是为什么浩克叫他愚蠢的神。”浩克说。克林特决定不要逼问浩克为啥他这么讨厌托尔还能萌这个cp。他老实回到键盘。


队长脸红了,主要是因为这个愚蠢的双关。仍然欣赏赤裸的雷神。队长把他拉上床。


浩克停住了,然后……“锤子之神在队长身上摩擦小锤子……如何?”克林特建议道。


浩克抱怨,“浩克要雅致。用抱抱来结尾。”


“当然,当然,”克林特说。他知道很多他本不应该知道的东西,比如说——粉丝在网上的表现,那让他非常小心谨慎,并且绝对不看任何复仇者相关内容。但他仍然能想象出锤盾锤小黄文有多可爱。


雷神跨坐在队长身上。“已经等了很久了。”队长说。雷神亲了他。胡子扎人,但队长仍然喜欢这个吻。


在克林特打字的同时,他突然意识到,浩克居然了解性。哪怕他的性知识仅来自阅读网上的小黄文,这事仍让克林特有些担忧。当然,这个发现也会让他跟布鲁斯的下一次谈话非常非常有趣。


队长拉近他。需要感受到坚硬的肌肉和坚硬的——


“有什么好词?”


“这就是为什么我建议用小锤子。”克林特说。


“小弓箭手坏影响,”浩克说——几乎都在叹息了,“还坏了风格。”


“我会保持安静,”克林特说。“我觉得大部分人用cock。”


浩克对他眯了眯眼,然后咧嘴笑了起来。克林特真希望如果他们要继续创作这毫无节操的小黄文(pwp,porn without plot or plot?what plot?),浩克别问克林特他自己萌哪对cp或者哪个圈子。这事儿没好处——克林特怀疑浩克并不看《指环王》或《高地人》。不过,想想布鲁斯,谁知道呢?


——雷神坚硬的cock。“想干,”队长说,“但第一次。”


确定了,克林特确定斯蒂夫,确实,是个处男。


“非常温柔。”雷神说,“会非常好。”

队长笑了。下体与雷神摩擦,“知道点跟嘴相关的。”

“很好。”雷神说,“嘴唇很软。”


为了心理健康着想,克林特强迫自己忘掉了后面十段。


队长拥吻雷神,摸着雷神软软的头发。“技术很好。”队长说。

“对你永远都如此。”雷神说。


嗷嗷嗷,克林特想。浩克对他微笑。


“完。”浩克说。在克林特反应过来这个世界将要见证什么的时候,浩克抓住鼠标,点击“发布”。

“你匿名发布的。”克林特说,“你不想创个用户名吗?”

“没人喜欢小黄文怎么办?”浩克问。克林特凑过去将手放在浩克的大腿上。

“别担心。”他说,“写得超棒。”浩克皱眉“哼”了一声,走向角落的一堆毯子。他通常用这些毯子小睡,或者蜷缩在里面。


出于对布鲁斯的尊重,克林特本能地看向他处。托尼在浩克巢边装了一个小房间,里面放了很多多余的裤子,克林特等到布鲁斯换装完毕……听起来换完了,才看向他。“嘿。”他说。

“你在……你之前帮他弄电脑了?”布鲁斯问,摇摇头,双手插进头发。“我告诉过托尼我不觉得——”

“我也是。”克林特说,“不过我们只写了点真人同人,没啥大事儿。”

“哈!”布鲁斯回答。克林特想告诉他自己是认真的,但想想觉得还是耐心等待——好的时机,是喜剧最难以把握的东西,但如果你成功抓住……


当天晚些时候,队伍七零八落分散在休息室沙发上准备度过一个电影之夜——又是一个跟克林特最大的公寓一样大的地方。托尼瞥了克林特一眼,摇摇头,神情十分敬佩。克林特耸肩,他只是一个速记员而已。“所以说,”托你说,“我想,起码在每个礼拜四,我们应该在活动内容中囊括其他艺术形式了。”

“如果是卡拉OK的话,我就不奉陪了。”布鲁斯说。

“不是,不是,贾维斯想给我们读读他今天在网上找到的东西。”托尼说,斯蒂夫还没来得及申明自己的抗议,贾维斯就用那和蔼可亲的声音开始朗读浩克的大作。

第一句读完,第二句还没开始读之前,布鲁斯就狠狠将脑袋磕在了咖啡桌上,用双手盖住。娜塔莎好笑地靠上沙发背,脸上挂着笑容。托尼直到贾维斯第一次提到“雷神的神锤”时才破功——克林特终于说服了浩克,让他明白读者可能不太希望直接看到毫不委婉的生殖器名称——接着托尼不得不侧身躺在沙发上,以防止自己的笑声盖过贾维斯。

斯蒂夫一开始十分警戒,但很快,他就只想蜷成世界上最小的球,藏到角落里,这样就没人会注意到他了。托尔,当然啦,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关注。

“噢,我真怀疑这是个玩笑,”托你说,“贾维斯说这文是在那下午绿大个出来时他写的。”布鲁斯和斯蒂夫看向克林特——说真的,为什么大家都认为克林特要为这事儿负责?

“得了吧,”克林特说,“说的好像你们任何一个人会拒绝浩克让你帮他打小黄文的请求似的。”

“他让你帮他打?”斯蒂夫说。

“他的手指对于那键盘来说太大了。”克林特回答,抱住手臂。

“我是唯一一个操心浩克创作的内容的人吗?像是什么“在坚硬漂亮屁股上的手’,或者——”布鲁斯呻吟。娜塔莎则紧抿着唇来抑制自己的笑声。

“他听起来确实挺喜欢你的屁股的。”托尼说。斯蒂夫面部扭曲。托尔手臂环过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斯蒂夫脸红了。“跟班级分享一下?”

“除非——”

“不了,”斯蒂夫说,托尔咧嘴,“也可以。”

“只是,”娜塔莎继续说,“他好像很了解……男同做爱。”

“是啊,我让贾维斯看了下他的浏览历史——他看了好多耽美。这个好多大概有——”

“我本来觉得这事儿已经不能再糟糕了,但现在看起来——”布鲁斯说。

同时,克林特发话,“LOLCATS和Tumblr,哈?”

“Tumblr上有好多耽美,”托尼说,“还有爱恨情仇,很多爱恨情仇。”

“有评论吗?”克林特说。每个人都看向他,他后知后觉地补充,“浩克匿名发表的——他担心别人不喜欢。”克林特看着每个人细微的表情变化,很高兴地发现自己已经成功转移话题了。

“呃,好吧,其实我们不用担心那个!”托尼说,“这个文得了,呃,有5000个那什么Tumblr上能得的东西——喜爱,转载,什么的,人们都在说这文超棒,而且看起来像浩克写的那样——所以,很安全,说不定这还能鼓励他呢!”

“你知道吗?”布鲁斯说,“我得去喝点酒。”他站起身,目光扫视过所有人,走出了房间。后面跟着托尼,斯蒂夫和托尔。

娜塔莎坐到克林特旁边,抓过他的膀子。

“啊!”她掐了他一把,他大叫出声。

“下次浩克写小黄文,我也要参与。”她低语。克林特点点头。


Chapter 3: NaNoWriMo Avengers


“浩克召集开会。”浩克哼哼地说,很有印度气质地坐在地板上。其他复仇者都坐在浩克栖息地里的豆子沙发上。“网络说组队写NANOWRIMO更会成功。”

在他宣布这个消息之后,整个栖息地陷入了一分钟——或更长的寂静,浩克不满地低吼。接着托尼说话了,“不好意思,兄弟——但NaNoWriMo?”

“哦。”娜塔莎说,“是国际小说写作月——就是十一月。你写五万字然后——”复仇者们瞪视着她,浩克则拍拍她的头。“怎么了?这些消息在——”

“我猜你在哪藏着本艳情小说。”托尼回答,娜塔莎叹了口气。

“浩克希望每个人都写。”浩克说。

斯蒂夫红着脸低下了头,“所以,你要写五万字,呃,关于,嗯——”

“同人带领浩克走上原创的道路。”浩克说,翻了个白眼。斯蒂夫放松下来,抬起头。

“这小说,形式跟史诗接近?”托尔问。

“当然。”克林特和托尼一起回答。

“你想要布鲁斯参与吗?”托尼问,事实上他真的挺关心这问题的——就算浩克对布鲁斯的态度已经大大好转了,但大家还是挺捉摸不清的。

“如果弱小班纳觉得自己有好想法的话。”浩克说,再次翻了个白眼——克林特不知道除了自己还有谁注意到了。

“所以我们先写,然后……试着发表?”斯蒂夫问,不自觉地磨着下唇。

“试着?”托尼说,“你哪怕描述你每天的肠活动,也绝对能得到一百万美元的预付款。队长,队里每个人都可以。”

“没有意义。只有写得足够才能赢。”浩克说,抱住双臂瞪视托尼,“总是在进行量长短比赛。”(Dick Measurement Contest)

斯蒂夫大笑。“喂,等等,所以说只要不涉及你,浩克就可以随意发表看法是么!”托尼问。

“我可没说过他这么说没问题。”斯蒂夫回答。

“只是……有点尴尬?”浩克喷气。

“斯蒂夫的意思是他更希望自己的床上活动保持私密,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分享的故事。”托尔说,他笑起来,一甩胳膊将斯蒂夫拖近,看起来好像要用指关节大力揉他似的,“我接受你的挑战,盾牌兄弟!”

“浩克等不及要看愚蠢的神写作了。”浩克说。噢,天哪,克林特想,他终于认识到真正的讽刺了。

托尔则没认识到,于是他只是对浩克笑了一下,“我也等不及看你的了!”

“好吧,我也加入。”托尼说。克林特点头,娜塔莎露出鲨鱼般的笑容,克林特看起来有些不舒服。

“好吧,好吧,就这样。”斯蒂夫说,“但我不太擅长……”

“意义就在于尝试。队长擅长尝试。”浩克对斯蒂夫微笑,斯蒂夫看起来则有些不开心。

* * *

“我不关心这是不是下一本战争与和平。”布鲁斯说,“我是不会读的。”

娜塔莎切了一声,她视线离开笔记本显示屏,手上拼命打字,抬头看着布鲁斯,“更像是下一本尤利西斯。”

* * *

“准备好了?”克林特问。他和娜塔莎坐在相对的沙发里,每个人腿上都放着新买的笔记本桌,笔记本也已经就位了。

“时刻准备着,巴顿。”娜塔莎回答。她负责倒计时,两个人都疯狂地开始打字。

他们决定进行限时一小时的拼文——娜塔莎的手指在Mac键盘上翩飞舞,克林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几乎处于一个令人绝望的位置。他为什么从来都不记得娜塔莎打字要比他好得多呢?他为什么没意识到这点呢?毕竟娜塔莎做任何事都要比他好得多。

“我擦。”克林特说,他选中一段老套的文字删除。

“别,别这样。”娜塔莎说,她停止打字。

“你得保持冷静,记得浩克的话。”

克林特只能笑了起来——他不敢相信这样一句话居然能被构造出来,但这句话的确很好。

* * *

“丘比特遇到写作障碍了?”浩克问,努力地在浩克键盘上打出他最新的一章。

“八九不离十。”克林特说,“我只是不太擅长情节。”他叹了一口气。

浩克拍拍他的头,“写写你擅长的。”他说。

他指指屏幕,点点头,接着给了克林特一个叫人担心的笑容。

“对。”克林特说。

浩克摇头。“双关不好。可以做得更好。”

“做不到,只会更差。”克林特说,浩克这回笑得友好了一点。

* * *

“当然行。”托尼说。他和布鲁斯正在厨房里,布鲁斯在做一道咖喱菜,他在喝啤酒。

“不行。”布鲁斯说。

“行。”托尼争辩。

克林特试图溜走,但托尼看见了他。“巴顿——语音听写是允许的,对吧?多任务处理嘛。”

“呃……”克林特瞟了眼布鲁斯,“不行?得写?就是,你得用身体写?动词?”

“你跟浩克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托尼说。


* * *

“团队精神帮助产出。”浩克说。所有人都坐在浩克栖息地里,准备进行整整两小时的写作。

“布鲁斯没有。”托尼说。浩克眯眼,“呃,就是个玩笑,不好意思,大家伙。我不觉得布鲁斯有——”

“弱小班纳很认真,”浩克说,“他对每件事都很认真。”克林特突然觉得浩克估计可以代替那些每两礼拜例行会议上都要遭受折磨的可怜心理医生,这样神盾还能省一大笔钱。

“准备好了?”娜塔莎说,看向表,每个人都点头。“开始。”她的手指再次在键盘上开始飞舞。

“啊,你就是个——”托尼说。娜塔莎挑眉,但手上动作不停。“那个每次考试前叫开始,然后第一个提笔写的女孩,其他人都来不及——不过没事,那样的女孩永远拿不到最高分。”娜塔莎露齿一笑,继续集中注意力盯着屏幕。

“朋友,你似乎已经出局了!”托尔说。浩克皱眉盯着他大一号的键盘。

“浩克觉得人物动机是比喻。”他说。

“比喻?”斯蒂夫问,他环顾周围,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问。

“是一种常见的,几乎被滥用了的修辞手法。”娜塔莎说,“有点像在每个小说里你都是个处男那种。”

“哦上帝。”斯蒂夫说,头深深埋进双手。

“斯蒂夫!”托尔叫,用力拍拍他的背。“没必要这么做!你难道不觉得,我们的结合激发了那么多详细描写我们交配的创作,非常美妙吗?”

“只有半个同人圈这么认为。”浩克说,“有很多狗血和垃圾。”

“另一半怎么说?”克林特问。此时托尔手臂绕过斯蒂夫,微笑起来。

“更多垃圾。”浩克叹气,“有很多讨论,队长跟好朋友还是女士在一起。”

“我不能——”斯蒂夫说。

“但浩克知道真相,从不烦恼。”

“怎么做到的?”

“味道。”浩克说。克林特试图分析出这事情的后果——处子探测器啊!虽然这技能并太重要,尤其是跟“砸”这样的技能比起来。但……

斯蒂夫摇头,他脸上的神情难以描述,通常出现在那些时候——那些让他内心激烈挣扎自己是不是还埋在冰里好一点的时候——上一次还是当他抓到克林特和娜塔莎一起看“超级名模生死斗”的时候。不过,说老实话,当时斯蒂夫跟他俩一起在沙发上牢牢地坐过了四集。


* * * *

“作者朋友们!”托尔说。他走进客厅,斯蒂夫和克林特正带着电脑坐在那儿。斯蒂夫盯着屏幕,看起来放佛便秘了。托尔走近,吻了吻他的头。

“啊!”克林特说。

“你不要也这样。”斯蒂夫几乎是嘶声说。

“你们说故事的努力如何了?”托尔问,轻轻在斯蒂夫身边坐下,“我的已经快完结了。”

“我们还得要十天。”斯蒂夫睁大眼睛。

“啊,我发现我一旦开始,就有许多话要写。”托尔说,神情肃穆,“写作,看起来是一种伟大的倾诉。”

克林特暗自将警告铭记在心,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读托尔正在创作的,内容八成是一个王子和他顽劣的弟弟的长篇史诗。


* * *

“结果如何?”浩克在月末问。斯蒂夫买了一个蛋糕,克林特则弄了一堆绿色气球做装饰。

“我已经完成了挑战和一些其他的了,盾牌兄弟!”托尔说,“我发现虽然洛基总被认为是啰嗦的那个,但我也有很多话可以说。”

“为愚蠢的神开心。”浩克说,略过了他。托尔仍然在微笑,并没有管自己受到的轻蔑。托尔就像一个大大的充满爱的拉布拉多——说真的,他和斯蒂夫确实该在一起,斯蒂夫就跟个金色巡回犬(金毛)似的。不过说起来克林特自己又是什么呢?

“丘比特?”

“勉强完成了。”他说,他的杰作实在最后一分钟的冲刺完成的,因为他发现如果他不冲刺一下的话他可能是唯一一个无法达到字数要求的人。

“没关系。”浩克说,“参与最重要。蜘蛛?”

“啊,完成了。”娜塔莎说,撇下蛋糕,抬起头。浩克夸张地哼唧了一声,克林特发誓每个人都在想浩克是不是也能闻到胡说八道的味道。“呃,但我,我在课余时间写作——”

克林特崇敬地看了一眼浩克——手段不错,他想。

“直说。”托尼说,“不要让我叫Jarvis披露一切。”

“我可能有,也可能不太有经验进行较长的写作。”娜塔莎交叉双臂。

“得了吧。”克林特说,“你已经被逼到死角了,你得再透露点啥好让他们及时撤退,这样你就可以随便射他们了。”斯蒂夫睁大双眼。

“所以我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一些——”娜塔莎开始说。

“我知道,艳情小说,对吧?”托尼问。

娜塔莎嗤笑,“不是。”

“虽然那儿也总有个三角恋。”克林特说,她翻了个白眼,“她写言情小说的。”他最终披露,因为如果可以,娜塔莎绝对会拖一下午。她怒视所有人,用眼神逼迫他们闭上嘴。“而且还发表了。”

“有额外的收入来源总是很好。”娜塔莎说。

最终,托尼说,“就是那些购物、鞋还有富有的男朋友之类的?”

“有这样的成分。”娜塔莎承认。

“该死的。”托尼说。

“欠弱小班纳一百美元。”浩克假笑,“你发表了这个?”

“呃,还太粗糙了。”娜塔莎说,“这算是个新尝试,毕竟——”

“铁人?”娜塔莎眯眼。

“我当然写完了。”托尼说,“你觉得我是谁?”浩克露出了一个险恶的笑,托尼举起双手,以作安抚,“布鲁斯呢?”

浩克叹气。“弱小班纳要说的太多了。”他听起来担忧更甚愤恨,但在任何人有机会探究之前,他就继续问,“队长?”

“呃,好吧,我——”斯蒂夫微微脸红,看向地面,“啊,谢谢了,浩克,这是很好的锻炼。”

“浩克有很多好主意。”浩克说。

“那真棒。”克林特说。他递给浩克半块蛋糕,阻止他详细阐述自己的主义——因为,虽然很好……

“快吃吧,兄弟。”


END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