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黄周】周泽楷观察日记 章七(上)

哎,我这文真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七. 神之领域挑战(上)


黄少天落了地就直接打电话给黄茂。对面的人没有很吃惊,显然早已知道比赛结果,对他提前来上海也有心理准备,最多是没想到黄少天来这么早。


黄茂也精明,对死党队伍失利的事儿只字不提,尽瞎寒暄。


黄少天应付了几句,就问黄茂有没有地方给他住,说没有他就订酒店了。


黄茂大笑。


“有有有,你一个人来上海难道还能让你住酒店吗?”


听得出这位准新郎心情相当不错。


地方确实有,黄茂把自己的床铺分了一半给黄少天。本来就买的双人床,倒不是太挤。这俩损友初中就经常跑对方家里开睡衣party,现在两个人一起睡,还真没什么别扭的。


“便宜你了,这床梓书还没睡过呢!”黄茂说。


谁信啊,黄少天腹诽。


结婚前,夏梓书回到了娘家去住,她本在北京上学,刚毕业就跑回了上海,不太好直接就住未婚夫那里,只是偶尔白天过来。


第一天过来,门铃响,黄茂刚好出去买东西。黄少天过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夏梓书不太高,从初中开始没长多少,一直一米六不到一点儿。只是初中圆圆的脸抽条出了尖下巴,齐耳短发留长了扎成了一个马尾,还新配了黑框眼镜。


一看就是个学霸。


“黄少天?”夏梓桐说,她看起来挺开心。黄少天想起黄茂说她是一个荣耀铁粉。


因为学业实在忙,她玩荣耀玩得很少,但常规赛季后赛场场不落,分析比赛能力也挺高。有时候战队到本地打比赛还会呼朋唤友买票一起去。每年的全明星她都买好票叫上黄茂——黄茂一脸痛苦,因为他对职业联赛实在兴致平平。


但他来全明星看比赛,黄少天还真不知道。


“你怎么不来找我呀?”他问他的好友。


“我异地恋容易吗?每年就那么几次见面的机会,还能浪费在你那里?”黄茂委屈得很。


得。这还真没法反驳。


夏梓书虽然粉荣耀,但见到职业选手也相当克制。毕竟她曾做过剑圣大大的同校同学,虽然不同班不太认识,但这经历多少减轻了一点笼罩在“妖刀”身上的神秘色彩。再加上黄茂天天在耳朵边上念叨他这基友,夏梓书对黄少天,除了知道他剑客技术很高之外,就尽是黑历史了。


黄少天一边跟夏梓书搭话,一边发散思维。


如果周泽楷出现,这位轮回铁杆粉的高材生会不会激动点儿呢?


“这么算来,职业选手日程排得真紧啊!”夏梓书说。


“是的,好在还有夏休期。”黄少天说,“这次还巧,新年阿茂跟我说你们七月一号结婚的时候,我还算了一下,只有一天的时间让我赶到上海来。谁知道总决赛提前结束了。也好,我也不用那么赶了。”


他抬头,看到夏梓书表情有点扭曲,混合了对黄茂好基友黄少天的同情与轮回夺冠的喜悦。


黄少天笑了起来。


“有胜有负太正常了呀!别同情我了。听阿茂说你喜欢轮回?”


“是的。我挺喜欢周泽楷的。”夏梓书说,她眼睛亮亮的,明显喜欢的程度要比她话里透出来的高得多。女孩子有时候谈到自己喜欢的偶像会比较委婉、矜持,原因可能有很多样。有的是不想显得自己跟脑残粉一个格调,有的是不希望对方觉得自己偶像脑残粉太多,反而拉低了偶像的格调。


黄少天心里挺复杂的。


黄茂正巧买了东西进门,一看见夏梓书和黄少天坐在餐桌前宾主尽欢,就走了过来,正巧听到黄少天说:


“周泽楷那人是挺招人喜欢。”


他见鬼一样看着黄少天,显然对新年见面时剑圣关于周泽楷的长篇大论,以及无数电话qq里的抱怨记忆犹新。


他在夏梓书身后拍拍胸口,试图用眼神传递出自己的鄙夷:你这么说问过自己的良心吗?


黄少天置之不理。


“技术是真好,打得也炫,人也不爱出风头。”他数着周泽楷的优点,“挺负责一队长,踏实,可靠,打掩护也挺好。”


黄茂已经放弃说话了,看到他俩桌上都没水,就去厨房沏了一壶花茶带过来。


回来时黄少天正巧说到正题。


“……你男朋友还托我向周泽楷要了签名,喏。”他掏出明信片给了夏梓桐。对方正反翻了翻,看到反面那一行字,激动有点压不住。


黄茂也凑过来看。


“哟,少天,周泽楷字比你好看得多啊!你就自己名字写的有模有样的,其他都跟狗爬似的。”他取笑道。


基友一天不互损,就仿佛不是朋友了。


“去你的,我看他字也比你那一手杂草好得多,有脸说我。”黄少天反击。


他掏出荒火碎霜的钥匙链,冰蓝和猩红垂在修长的手指上。食指,中指,正好挂了两个。两把左轮手枪晃晃荡荡摇着,做得相当精致,转轮可以转,扳机也可以扣,黄少天怀疑装点配套的子弹就可以打出去了。


“周泽楷还给了我这个。飞机上他就一个小包,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其他的,别嫌弃啊!好歹是人家一片心意。”黄少天说,“这估计是轮回给他的样品,一人一个吧。”


夏梓书明显没什么嫌弃的,之前的冷静自持已经被激动给覆盖了。黄少天后面半句话主要说给撇嘴的黄茂听——黄茂对这样一个虽可说是情侣挂饰,但却暗中掺和了另一个英俊男人的配套钥匙链明显不太感冒。


不知为何,黄少天没把一枪穿云的钥匙链交出去。


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电灯泡,给完东西就想要找个借口出门。


不过黄茂识破了他的想法。


“没必要,我们不缺这几天。”


“那我去玩荣耀了,你们聊。”黄少天说,给自己的主意点了个赞。


夜雨声烦的账号在战队扣着,他从桌上拿起黄茂的账号卡插了进去。黄茂虽然不太喜欢职业联赛,但偶尔也在网游里耍耍。他电话打过来不时还问一两个荣耀的问题,黄少天挺清楚的。


“魔道学者啊……”


画面上赫然是一个带着巫师帽,穿着蓝色长袍的魔道学者,名字挺朴实,也挺有学生气质,叫“我报告还没写”。


黄少天本想去竞技场来两局,结果发现……这家伙这号还没满级。才六十四级,也没进神之领域,还在第七区徘徊。


六级的级差并不能减小普通玩家距离黄少天的鸿沟,他还是能随便打。


“茂茂你这号怎么没满级啊?”他吼道。


饭桌那儿远远传来一声。


“你玩我的号管我满不满级干嘛,我这不是随便玩玩了解了解嘛。”


可不是随便玩嘛,工会都没加,技能点也随大流。


“正好闲着没事儿干,帮你过个神之领域要不要啊?”他随口说。


“谢了啊兄弟。”黄茂谈情说爱之中,抽空回答。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