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黄周】周泽楷观察日记 章六

情人节怎么着都要写点东西。

尤其是作为单身狗,除了写东西,我还能干什么?


既然是情人节,就让他俩单独相处一会儿吧【【【喂喂喂其他乘客被你吃了?


六. 飞机上的偶遇


周泽楷从小不爱说话,他父母差点以为他是自闭症,后来才发现自家孩子倒不自闭,只是对大部分事儿都不太在乎。周泽楷不在乎成绩,也不在乎自己有没有玩伴,有没有被同学孤立。那时候周泽楷眉眼还没长开,远没有成年后帅得女孩子捂心口的容貌,再加上不太好相处,便一个人,独来独往了许久。


每年老师给他的评语都带有一句,冷漠,不能融入集体。


后来他父母与他说,多笑笑。


周泽楷孝顺,也很在乎自己的父母。看到自家父母伤心,周泽楷也不太好受。父母这么说,他就乖乖地这么做。


人缘果然好了不少。


笑一笑,就算心里还是不太在意,别人也会把原来的冷漠解读为腼腆。再加上五官逐渐长开,日后帅绝联盟的脸在高中已初现端倪。老师拿这个成绩一般,偶尔还会溜出学校去网吧的小孩很无奈,说他吧,他只笑,之后照样我行我素。然而看着他笑,还真没什么老师忍心放重话。


此时周泽楷已经跟轮回战队有了联系。他跟家里提出要去做职业选手时,意外地没有遭到任何阻拦。周爸周妈看到向来冷淡的儿子主动要做什么事,相当欣慰。他们也不算思想特顽固的家长,对荣耀联盟稍稍了解后就跟轮回青训营签约了。


按周泽楷的意思,本是想上完高中再走,结果他爸他妈觉得儿子难得喜欢什么,还是尽快满足他的心愿为好,就干脆利落地去学校办离校手续,高二中旬直接把儿子打包送轮回了。


后来发现儿子在电竞方面异常有天分,也是意外之喜了。


从此周泽楷依旧早出晚归,只不过以往是去学校,之后是去轮回战队。


荣耀是少有的能在周泽楷心里燃起点火花的东西。


他爱荣耀,用一种默不作声的方式。


第八赛季总决赛提前结束,职业选手的休假也提前开始。其他轮回队员打算在广州玩两天,周泽楷本打算跟他们一起去逛逛,然而他身后狂追不舍的代理商一听说提前一礼拜结束,决赛当天晚上就打电话给轮回宣传部,催着这位新科总冠军趁热打铁,回去拍宣传。


6月22日,周泽楷就告别了依依不舍的轮回众队员,独自一人坐上了回到上海的飞机。


在登机口,他迎面撞上了拖着行李的黄少天。


两方都是全副武装,墨镜,鸭舌帽,感冒口罩,连黑色的行李箱都有诡异的相似。这装束骗得过粉丝,却瞒不过常常在赛场碰面的对手。


两人默默对视了一会儿,空气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息。黄少天依稀想起了之前在赛场,他俩相对无言的场面。


估计是不能指望周泽楷开口说第一句话的。


他心想,于是他决定主动一些。


“怎么这么早回去?”黄少天问。


“宣传。”周泽楷说。


黄少天也是蓝雨的王牌,对运营方面的问题一点就通。他点点头,暂作告别,继续往里面走。


周泽楷默默松了一口气,跟上。


A3。


他进了舱门转左,一路数着座位号,黄少天似乎跟他路线一致,先一步坐了下来。


一转眼,看见身旁的周泽楷。


“怎么?”他一挑眉。


“呃……”周泽楷权衡了一下,直接将手中的机票递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的座位是B3,正好在周泽楷右方。


他默默无语,站起来,让周泽楷挤进窗边的位置。


也真是巧。


黄少天去上海,是要去做黄茂的伴郎。婚礼定在七月一日,当初他还觉得时间有点紧,现在总决赛提前结束,足足有一周的时间让他打理。


但黄少天也没什么事儿做,还不如早点出门,在广州也只是想东想西,自怨自艾,徒增烦恼。


于是黄少天跟蓝雨战队和队长一招呼,第二天就定了最早出门的机票,拖着行李就急急走了。


他看向旁边的周泽楷。此时两人都已经露出了脸。头等舱这里,一般不会有什么特疯狂的小粉丝。有人认出他俩,也只是礼貌微笑点头,便拖着行李往自己座位走。周泽楷现在倒没挂着他标志性的腼腆笑容,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看向窗外也不知在看什么。


他显然对黄少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太感兴趣。


八点起飞。


如今已经八点半了。


飞机误点在这个年头简直是家常便饭。周泽楷有些无聊,正巧为了赶飞机,今天起得还挺早,有点困,就闭着眼睛小憩了一会儿。清晨的阳光洒在他脸上,打出一层漂亮的光影。


他挺享受这种暖洋洋的感觉,也没把窗户调暗。


过不多时,他被飞机突然启动给震了一下。周泽楷懒洋洋地睁开眼,发现黄少天正盯着他看。向来活泼的剑客紧抿着嘴,表情严肃,不知在想什么。


周泽楷条件反射地冲黄少天笑了一下,对方脸一红,把头侧开了。过一会儿转头来瞪了他一眼。


周泽楷的笑容真心实意了一点。


之前总决赛狭路相逢时,他觉得黄少天对他有一点莫名的敌意。他虽然心大,但他也不是不懂别人明显的好恶。他对黄少天的观感一直以来都还不错。荣耀打得好这一点就已经将他的好感度带到水平线之上了。


他还记得记者会有人问他,对黄少天的垃圾话什么看法。


他当时偷偷笑了笑,回答,来不及看。


其实他来得及看。只不过垃圾话这种东西,对轮回总体发挥可能有点影响,对周泽楷个人实在没什么作用。周泽楷面对黑自己黑得很惨的论坛都能笑得很开心,他只觉得不停说话的黄少天有点可爱。


不错。


有点可爱。


有一次战队复盘和蓝雨的战斗时,他顺口这么一说,从方明华到杜明,整个轮回战队都拿看神经病一样的眼光看着他。最后还是他板着脸,拿出队长的架势,严肃要求队员集中注意力,周队长要开始讲解战局了!


想到这里,周泽楷笑得更开心了。


除了荣耀,他也真的很喜欢轮回。


黄少天显然对莫名其妙笑起来的周泽楷持有与轮回众人相似的看法。之前深沉的凝视现在已经明晃晃透出了疑惑。


周泽楷决定逗逗他。


“看我干嘛?”他说。


黄少天果然恼羞成怒。


“你妹!周泽楷,要点脸!谁在看你啊!我是在看窗外好吧,不要太自作多情!”黄少天狡辩,“说真的啊,我不是在看你啊,我只是在想问题,想问题懂吗?那那那那谁说,我思故我在啊,人必须要多想问题,否则会变傻的。”


周泽楷只是笑着看着他,也不说话。


黄少天瞬时有些心虚,觉得这么说也没意思。他往后座一靠,一件事突然浮上了脑海。


“喂,周泽楷。”他叫道。


“啊?”


想起死党的托付,黄少天给自己打了打气,决定直截了当地交代一下。


“我这次回去是要参加我好朋友的婚礼,他女友喜欢你,你有没有什么签名照之类的可以给我的?”黄少天言简意赅。


我真是个好朋友!


周泽楷眨眨眼,显然没get到黄少的话题神转折。过了一会儿他大概是想明白了。


“嗯……有的。”


他从座位底下掏出随身带着的包,前段时间轮回宣传部给他捎了一份新做好的明信片和宣传小物件,他一直扔在包里没有拿出来。他翻了翻一沓照片明信片,挑出一张一枪穿云的cos,画面里他手握双枪,碎霜枪口正对外,淡蓝的火焰似乎冰冷刺骨。


他觉得很满意。掏出金色的马克笔,龙飞凤舞地签下周泽楷三个字。他想了想,又翻到反面。


“叫什么?”


“什么?”黄少天有点纳闷,“哦,夏梓书,夏天的夏,梓木的梓,书籍的书。”


“你朋友。”


黄少天想自己居然完全能理解周泽楷的意思。


“黄茂,茂盛的茂。”


“一样啊。”周泽楷乐了起来,黄少天猜他大概在对他俩姓氏发表看法,便没答话。


周泽楷用签字笔在反面工工整整写下:


               祝黄茂先生,夏梓书女士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署名那一栏又额外写了一个周泽楷。


黄少天在旁看着,觉得他字还真不错,有点风骨,不像大部分职业选手,只有自己名字能看。周泽楷的字风格统一,还带点隶书的感觉。


紧接着那明信片被两只手指夹着递到他面前。


“够?”


“嗯,够了。”


他接过来塞进包。


周泽楷又再自己包里翻翻,找了半天,掏出一个一枪穿云的钥匙链来。他叹了口气,又翻了一阵。这回掏出的还是钥匙链,不过是包装得挺好的,分别挂着荒火和碎霜的两个钥匙链。


周泽楷显然不太满意,但还是捞起三个钥匙链,递给黄少天。


“只有这些。”他面露忧色,破天荒地补了一句,“要吗?”


黄少天看着周泽楷骨节分明的手。因为是职业选手,所以周泽楷略带点粉的指甲修得很齐整,很好看。他又抬头看了看他。


周泽楷还是那个周泽楷。


他以一种让黄少天有些生厌的方式英俊着,年轻的脸上没有岁月雕琢的痕迹,但眼里却很沉稳。


剑圣突然想起轮回的王牌比自己似乎还小一点。


周泽楷只觉得黄少天突然对着自己开始发呆,实在不够意思。他皱皱眉,轻轻喊了黄少天一声。


黄少天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谢谢了。”


他伸出手捞了三个钥匙链过来,指尖触到周泽楷的手。黄少天觉得有些凉。

飞机上冷气打得足,但耐不住三伏天的阳光,黄少天额头还是有些冒汗。


然而周泽楷是冷的,就跟他人一样,冷淡疏离。粉丝们说他温柔可亲,可黄少天知道温柔腼腆只是客气疏离的伪装。


看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了。对于不熟悉的人,他根本是懒得应付。


然而现在周泽楷的眼睛里是有笑意的,笑容也是暖的、不局促的。


他是真心的。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难道对于周泽楷来说,黄少天也算个朋友吗?


他当面表露过对这人的敌意——为什么周泽楷看起来丝毫不在意?


“周泽楷。”他闷闷地说。


对方眼里透出疑惑。


“遇到你,我都不像我了。”黄少天说。


那些淡淡的执念,那些细微的恶意,那些暗藏的尴尬,似乎在黄少天的心里消融了。


他不想解释自己这句话,因为他也不太懂。


周泽楷脸上还是有些茫然,过一会儿,茫然变成了恍然。


他点点头,重新挂上笑容。


黄少天突然就觉得这张脸没有那么讨人厌了。


周泽楷看黄少天不想说话,转过脸去,侧看着窗外。


他看着云彩。


清晨阳光像没有熟透的柿子,涩涩地给稀薄云层镀了一层边。周泽楷坐飞机喜欢看窗边,他总觉得自己仿佛要化在这一片天空里。天越变越亮,越过了雾霾与尘埃,好像要滴出水来。


看不厌的景色。


阳光逐渐变得有些刺目。


他一回头,看见黄少天歪着头,闭着眼,已经睡着了。


一个安静的睡着的黄少天。


周泽楷偷偷笑了一下。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