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黄周】周泽楷观察日记 章四(上)

作为一个辛勤的日更党!!!还是日更万字的人!!!快点来人夸我!!!


这几天走剧情,挺无聊的。

下次写文我该注意详略。

慢慢磨练磨练吧。


四. 黄少天的失落(上)


黄少天不喜欢周泽楷。


这种不喜欢无关荣耀技术好坏,也无关从周泽楷出道就追着他俩比较的媒体,他单纯不喜欢周泽楷这人。


周泽楷如今出道三年,说起来还是黄少天的后辈。


两个人不对付,并不一定就能说出个一二三四,条列分明的原因来。起码黄少天说不出来从何时起他开始看不惯周泽楷,开始跟他明争暗斗。倒不是公开不对付,只是QQ群里说话,你刺两句,我呵呵两声。再比如谈及对方时含糊两句——周泽楷倒不必含糊,他只用不说话就够了。


惯于捕风捉影的媒体鼻子比狗还灵,嗅到点眉头,愈发爱把两人往什么命中注定的宿敌的方向推。


周泽楷爱炫,扮酷,还有一堆萝莉脑残粉。


这年头,论招黑,还是脑残粉战斗力比较强。素来有话说,一粉顶十黑。大多数时候一个人可能对某个明星无感,但被一堆叫嚣着“我家某某宇宙无敌,你们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拿什么跟TA比”的小男生小女生一激,反而反感起来。


这种事儿太常见了。


而周泽楷这样的人有一堆萝莉粉很正常。


电竞圈不是女粉多的地方,喜欢周泽楷的小女孩们,有很多对荣耀说不出一二三四,对偶像天天穿什么倒是一清二楚。周泽楷将电竞选手越来越往明星的路子上推了。电竞选手明星化也正是老冯所期望的,毕竟单纯搞竞技养不活这么大一联盟。黄少天心里明白得很,只是觉得实在不好受。


他总觉得商业化抹黑了竞技精神。


铜臭味污染了打游戏纯粹的比赛氛围。


圈外人怕是觉得好笑,说得好像打游戏有多高贵似的。近年来虽然大众的偏见好了很多,不进网吧,连酒店也常备荣耀读卡器,也有许多人开始逐渐把荣耀联赛当成正儿八经一种比赛盛事了,但打游戏与不务正业的等式仍在更多人心中牢牢扎根。往好里说,将电竞选手包装成明星自然一定程度上消除了这种偏见,对于宣传荣耀联盟来说是好事。


老冯早就瞄准了周泽楷,不过一直没搞特大动作。


周泽楷颜好技术高,有一众将其拜为天下第一的脑残粉。但作为一直战斗在第一线的周泽楷黑,周黑中的领军人物,黄少天非常明白怎样反击才是一击致命的。


你说你家楷帝荣耀第一人,你倒是叫他拿个冠军呀,没冠军说什么说!


没有冠军的荣耀第一人?可笑!


媒体把他俩比较时,黄少天手握一冠给他加了不少分。没有冠军是硬伤。如果可能,冯主席无论是亲自上阵还是暗箱操作都肯定会给周泽楷弄个冠军来,毕竟在经历了死不露面的叶秋、技术好责任心强却偏偏长歪了的王杰希的打击后,周泽楷简直是联盟主席最后的稻草了。


在今天为止了。


黄少天阴晴不定地坐在选手席上看着蓝雨对轮回的总决赛。他想起第一回合的团队赛。以他荣耀顶尖大神的眼光,自然明白轮回技能点提高了不少,尤其在双方实力有一拼的状况下,这点优势更被无限放大了。而周泽楷……


他记得之前帮叶秋刷本时,他曾吐槽过周泽楷。


“那家伙就会作秀,实战pk谁会在天上让他一路射到死啊?”


然而上场团队赛上,轮回战队兑子战术的实施,索克萨尔确实被一路押枪送下场。团队赛失利,轮回7.5:2大幅度领先。


黄少天觉得FLAG真的不能乱立。


蓝雨如果想获胜,第二回合擂台赛、团队赛都不能放过。因为只要轮回赢了擂台赛或团队赛,率先达到十分,冠军就决出了。蓝雨排兵布阵的重点在擂台和团队,个人赛则派出了于锋保一分。


蓝雨没想到,轮回想在个人赛就结束比赛。也是蓝雨运气不好,于锋直接撞上了周泽楷。


场上,乱射、押枪、狙击爆头,周泽楷状态全开,子弹四处纷飞,阻拦的剑光密而有隙,于锋的锋芒慧剑,很快倒在了一枪穿云还冒着烟的漆黑枪口下。全明星的于锋,本是蓝雨个人赛斩下一分的保障,然而在枪王猛烈的攻势下一溃千里。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周泽楷,太强。


黄少天紧抿着嘴,表情反常地严肃,枪王第一场出战,轮回的意图昭然若是。尽管不愿意承认,但蓝雨确实危险了。


他有些恍惚。


接下来两场,放佛在梦中一样,吕泊远、江波涛轻而易举地撕破了蓝雨二线选手组成的防线。蓝雨完全没有想到轮回如此强硬,在赢下团队赛或擂台赛就能拿到总冠军时,完全不保守地将重点压在了个人赛。


强硬,有效。


3:0。


个人赛,轮回,全胜。


这也意味着有史以来第一次,总决赛提前结束了,蓝雨惜败于轮回。主场死寂。


黄少天看着与自己失之交臂的奖杯被轮回队长捧在手里。冯主席在旁边笑成了一朵花儿,连秃头都比平时油光发亮一点。他时不时在周泽楷耳边说些什么,黄少天猜大体是些鼓励的话或者一些展望,而轮回王牌只是局促地笑。


装!


黄少天恶狠狠地想。


他折回蓝雨休息室,休息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他在全然的安静中坐了片刻,头反而有些发胀。


总决赛,离冠军只差一步。


他心里有些堵。


虽然已经得过总冠军,但谁又会嫌冠军太多呢?况且还是在这么接近的时刻,在总决赛,棋差一招,只能来年从头再来。


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本来就很短,他今年22岁,正值当打之年。他还能再来多少次呢?


喻文州和于锋推门进了休息室。


“……别多想,是我排兵布阵上的问题,我本觉得……”喻文州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了,一抬眼,看到坐在沙发上生闷气的黄少天,“少天……”


他心知以黄少天的脾气,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就输了,心里怕是很不甘。然而他却没有可以宽慰他的话。输了就是输了,败者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荣耀虽然离武有些远,但竞技,也是不论第二,只论第一的。


于锋一转身去了隔壁的训练室,不知捣鼓什么去了。


蓝雨队长在王牌的旁边坐下,静静地呆着。


安静,在黄少天的旁边,简直是一个奢侈的存在。然而现在,享有这份难得静谧的喻文州却轻松不起来。战队失利,他一样苦闷,一样自责。他是队长,肩膀上担的责任更重,对自己的内省也比对其他队员来的锐利许多。


不过虽然败于轮回,他对轮回却没有什么负面的情绪,有的只是对对方战术、战力、风格的分析。


毕竟摆正心态比赛在任何场合都很重要。


喻文州担忧地看了眼黄少天。他知道黄少天单方面对周泽楷有些情绪,输给轮回——给周泽楷——对于黄少天来说可能不仅仅是一场比赛的失败,更是他长久对周泽楷作战的失败。


即使比赛失利心情一般,蓝雨队长想到自家王牌的一厢情愿,也不禁有些好笑。自从第五赛季以来,黄少天就对他的这位后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选手们大概有许多都看出来了。只是周泽楷这人,以喻文州的了解,在人情处事这方面怕是有些迟钝。


恐怕轮回队长对黄少天的小心思一无所知呐。


喻文州顿时有些乐。


他拍拍黄少天的肩,“少天,别太在意。”


黄少天瞥了他一眼,又垂下头,两手手指插进发梢。


“啊啊啊啊,队长,这场输得实在是太憋屈了我擦。轮回那些人到底搞了什么鬼,技能点提高得那么快!简直是胜之不武啊胜之不武!!!”


黄少天重重叹了一口气。


“你说周泽楷他不老老实实守擂,个人赛他出什么场呀,早知道他要出场,我干脆第一个上!让林枫他们去对江波涛也不现实啊!早知道我们应该把重心放在……”


他突然停了嘴,说:“队长,我不是……”


喻文州笑笑。


“没事,本就是我考虑不周。”


“这个场合只能这样考虑呀!我刚刚嘴快,不是那个意思,”他摸摸鼻子,“算了。我出去转转,散散心,新闻发布会之前回来。还有半小时是吧!”


“好。”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