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居然没有挂?

⬆️整个HP最喜欢的两个人~

全心全意萌老伏。
被美色(和丑色)所迷。

我就是个颜狗。
拉叔的颜狗。
TR的颜狗。
老伏的……咳……
没错!我也是老伏的颜狗!

【黄周】周泽楷观察日记 章三

我最爱玩弄方言梗。

原创人物,戏份多。大量粤语出没,对自己语言天赋很自信的可以直接看。一会儿我捣鼓个翻译版上来。

第三章字不多,直接发完。

语言能力不行的孩子看过来


三. 死党黄茂


黄少天这位死党是初中结的,叫黄茂,勉强也可以称作发小。当初他和黄少天是前后桌,连同桌都不算,成绩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黄少天全年吊车尾,这位老兄却是雷打不动的年级第二。没有人知道他俩是怎么好上的。


一个学霸,和一个当时正处在中二时期天天逃学打游戏的老师眼中的混混人物,爱好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但有时,死党这东西,还真不是靠爱好相似撑起来的。


所谓朋友,就是哪怕完全听不懂好友说的话,也会耐心听着并且时不时回应两句的。当时黄少天跟黄茂大概就处于这样一个阶段,黄少天刚刚迷上荣耀,兴致高,三句话不离“我今天在荣耀里被整一帮会围攻最后独人独剑杀出重围”;而对方常年代表学校参加竞赛,天天与黄少天讲他听不懂的什么什么守恒什么什么定律,这次的竞赛题真他妈坑比,下次再去我就生吃键盘。


所以他俩怎么成的死党,大体还是个谜,用黄茂的话讲:


“我哋两个唔单止响课室系前后位,仲系本家,倾计又咁投契,简直系天赐良缘。话时话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好投缘,心惗要唔要约埋你一齐去食堂食饭,估唔到呢个问题成佐我一世噶纠缠!”


他俩说话风格还真蛮相似的,随口就能开扯。


黄少天当时一头黄毛松松垂到肩膀,还挑染了点紫,扎起来跟社会上流里流气的无业人员简直别无二致。他在学校从不穿校服,抽烟,打架,偶尔脸上还带点疤。现在,如果有机会,黄少天一定会把当时的自己埋土里,别让他有机会污染社会风貌。


黄茂一个乖乖男怎么看这样的黄少天投缘,黄少天自己实在不太理解。


不过木已成舟,用当时的话讲,他们确实就是一对好基友。


中考前,黄少天就偷偷跟他交了个底,说了去蓝雨的决定。他要去职业联盟的事情,黄茂比他家里知道得还早。发小当时又祝福又担忧的神情,黄少天现在想起来心里还一暖。中考结束后,黄茂顺顺当当地从本来名不见经传的初中考上了华附,还进了创新班。黄少天,也开始他在联盟的征战。


如今对方在F大念生物科学,大四,正是闲得没事儿干的时候。一听闻这届全明星在上海,提前两个月就打给黄少天说见见看。平时黄少天虽然也来上海打比赛,但常规赛期间行程安排紧,没有多余的时间给空出来玩玩。全明星1月6日结束,8号直接去迎战微草,中间一天也没必要练。两厢合计,大家都有空,又多年没见,得,出来找个馆子聚聚吧!


要说他俩见面的次数,还真是屈指可数。不过有死党的人都懂,多久没见面也没关系,平时联系不断,电话常打,见面打打牌,喝喝酒,寒暄两句,找回当年的感觉绝对比两星期不打荣耀在赛场上找感觉快得多。


黄少天满嘴塞着菜,听着发小滔滔不绝,他看起来是老久没说过家乡话,现在逮到机会拼命说。黄少天一口广普回话,两人似乎在用两种语言交谈似的,画风也挺清奇。


其实,他俩能当上好友,估计话都不少这一点还是占了很大比重的。


“……你宜家都系风风光光嘅啦,都搞成联盟冠军。想当初你出嚟我仲话著要系你将嚟打荣耀冇打出个结果,食唔起饭只能饮西北风,到我道,我同你啊嫂养著你!”


黄茂正损他。


“哪儿来的嫂子,你倒是啥时候成我哥了。”黄少天含含糊糊地反击,吞下一大口菜。因为是本家,他们当时还正儿八经搞了个结拜仪式,只不过谁是哥谁是弟一直没盖棺定论。照理说黄少天是小一点儿的,但剑圣是谁,剑客都能被完出刺客的风范,向来是不能以常理来度量的。


他们在一个小包厢里。说起来,上海离广州坐飞机要两个多小时,上海人在广州人心目中都几乎可以划作北方了,黄少天在魔都的影响力也远远比不上本地,但他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这两天全明星搞得热乎,在外面吃难免有人认出来,闹得不好收场。


黄茂作为一个没啥收入来源的学生党“地主”,只好忍痛开了个小包间,请黄少天吃饭。


“吾讲乜,今日出来有嘢同你讲。”黄茂有些神神秘秘,招呼他先吃。他在上海呆了四年,一口广东话背带歪了不少,夸张的元音被软化了,粤语不像粤语,反倒有点闽南话的感觉。


说话那调子让黄少天猝不及防想起了一个人来。


黄少天有些恨,说上海话的有那么多,他怎么这两天偏偏跟周泽楷杠上了呢。他一心想转移话题,又想找人倾诉,矛盾极了。


想了半天选了一个自己看来不错的切入点。


“你还记得夏梓书不?”黄少天问黄茂。


夏梓书同他们一个初中,不过不同班。黄茂从初一开始就霸着万年老二的位子死活拿不到年级第一,就是因为这姑娘的存在。黄少天模糊记得她去的也是华附创新班,但后来就不太知道了。他初中这个班,除了高一搞了一下同学聚会,后来就几乎不怎么见面了。


天南地北的,不是你没时间,就是我没有,聚起来还真不太容易。


此时提起夏梓书来,黄少天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跟久未谋面的死党倾诉倾诉,正好用夏梓书作个引入。


黄茂脸色有些古怪,动动嘴唇,却没说什么。


“别跟我说你不记得,就当初那个成绩一直压着你的,你天天抱怨的那个人。”黄少天补充,引用当时黄茂的话,“吊,尼条女系咪特登同我过唔去啊,我都怀疑佢好似估到我要考几多分,每次都卡多我一两分,你地话佢系咪同我过唔去啊,你地话!”


黄少天模仿当初的黄茂模仿得很像,虽然原话这么多年不太记得了,但黄茂碎碎念了那么久,中心思想早已被黄少天记住,此时说出来,倒真有几分黄茂当年的风范。他自以为证据确凿,就等着自家死党吱个声。


然而死党表情更古怪了。


他决定不指望死党给他做捧哏了,自说自的接下去。


“我觉得我最近心态有点不对,”黄少天有些沉闷,“联盟里有个人,你大概不认识,我跟他的关系就跟你和夏梓书差不多,反正他……”


他大声地叹了一口气。


他这番话憋在心里挺久了。平时不好跟战队的人说,哪怕是队长喻文州。蓝雨队长跟他关系不比黄茂差,但毕竟两人都在职业圈里,说出来终归有点不好意思。


若要抱怨一个人,不要跟同一个圈子里的人抱怨,最好的选择是一个完全不了解这个圈子,也不认识这个人的人。


黄少天依稀记得朋友圈里有人转发过这类“人生哲理”。这种平时听起来很空的话,真的落实起来,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开了个头,接下来他就说顺畅了。


“……我不觉得我是嫉妒他,先别说他现在一个冠军都还没有,就算他有冠军,怎么着我都该更讨厌王杰希吧!但不,我对微草队长还真没什么想法,只是跟他有点不对付。”


他详细地剖析了一下自己内心活动,从他跟周泽楷认识开始,报纸将他们列成命中宿敌,最终结论还几乎都是——周泽楷比他略强,他还说到这次全明星,第一次当队友他就苦闷地觉得,说不定他还真比他强一点儿。


若是将他的话写成一篇作文,绝对有头有尾,有理有据,起承转合无一不具,最后还留了个有点悬念的结尾。只不过绝对超过了800字的下限,连1500字怕是都超了不少。


“……他超喜欢作秀,就是那种有点——装,炫技,荣耀不应该这样啊!”他有些恨恨地说,“他打得是真华丽,那些女孩子见了都跟什么似的,一个个举着为大大生孩子的标牌,我去这也是够了啊!”


“最可恨的是他还装腼腆,你说你赢了就赢了是吧,还非得做出一份低调局促的样子,骗谁呀!指不定心里怎么乐呵呢!”


他控诉道,拿起杯子喝了点橙汁——死党喝酒,他作为职业选手有着职业级的操守,绝对滴酒不沾。


“……可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话站不住脚,是说给自己听,骗自己的。但你要我真承认他强——甚至还比我强,我心里又不乐意。我就搞不懂了,你说我是个什么心态呢!”


黄茂发挥了他多年死党的素质,认真地听黄少天的长篇大论。时不时发出点无意义的附和,表示他还在听。


“你说,你当初看夏梓书什么心态,是不是也我这种感觉?”他期待地看向黄茂。


他死党却避而不谈。



“你讲系周泽楷吗?”他说。


“我靠!黄茂,你不是不玩荣耀吗,怎么连周泽楷都认识?”黄少天吓一跳。


“你哽明显。我是唔太睇职业联赛,但你咪漏左我喺上海住咗四年,出门坐地铁每次都要路过佢嘅超大广告好唔好!我唔识得乜人都唔可以唔识得佢呀!”黄茂顺理成章地说。


黄少天在心中给周泽楷记上了一笔。广告挂哪儿不好,非得挂哥们儿校门前地铁站。


“况且,有你嘅报道我都会睇睇 ,蓝雨宿敌系微草,你嘅宿敌唔就系周泽楷咩?半天讲唔出一句话,同你还整个反义词紧,哈哈。”黄茂接着说。


黄少天心里一暖。


“是他。”他筷子一放,两手托着腮,有些郁闷。


黄茂看他这个样子,不知该说什么,干脆就着他之前的问题开始回答。


“我嗰时候睇夏梓书,大概系又欣赏又嫉妒。当初唔肯认,宜家嚟睇其实好明显嘅。”黄茂讲,“我啉佢考试时次次都比我高几分系佢撞彩,我初三有次仲反爬佢一个头,嗰事我都记得好清楚。但宜家啉啉,又边嗰可以更行运嘅,次次都比我好?”


他顿了顿,喝了口酒。


“都系少年仔, 为咗争番一口气,都唔肯坐下边嘅位置。佢要系比我厉害好多, 睇都睇唔到就算啦就。但就系一两分……我肯定唔会承认佢比我好啦。”


黄少天想,可不是嘛,可不就是争那一口气嘛。社会上的人,棱角或许被磨平,但搞竞技,无论是篮球还是荣耀,争得就是那一口气,争得就是冠军,若是没点少年人的意气,又如何打好比赛呢?


但黄茂却不想继续说了,神色有变得古怪起来。


“今日讲我同佢关系真系唔hi合衬 ,你知唔知我今日想跟你讲乜野?”


“不知道啊。”


“我……你知我同夏梓书后面同班咗三年,系啩?”


“是啊。”


“之后……我哋俩……好上咗。大概毕业后,趁仲未出去就先结婚。”黄茂讲,“今日本身就系想跟你讲呢事嘅,日子定咗,七月一,你做唔做我伴郎?”


哦草,黄少天被这么大一颗僵直弹击中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也不能怪他,他之前对这俩人关系的了解还仅限于黄茂看不顺眼夏梓书,夏梓书跟黄茂不熟。


谁想七年过去,这俩搞到一起去了。


在跟死党见面过程中,黄少天第一次有了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我回去查查日程……”他嘴皮子都有点不利索,想到刚刚他还把周泽楷和自己代入了死党和夏梓书的关系里,就感觉有点不太好,“应该没问题。”


“嗰时候你哋夏休期差唔多开始啦,我特登去查咗下。总决赛系6月29日,预祝你哋比赛顺顺利利 。”黄茂笑得灿烂,“你要有事我哋日子都可以调,决唔可以比我最好嘅朋友唔出席人生中嘅最大日子对啩。”


“你这是……好好好!”黄少天一连说了三个好,“什么时候把弟妹带给我看看,我这——虽然认识但也好久不见,模样都记不太清楚了。”


黄茂正高兴,就没计较黄少天口上占的便宜。


“只是这个时间还是蛮尴尬的,总决赛虽然有可能是跟轮回打,但也不一定。你这是要我一打完比赛就飞上海,连个休息时间都不给啊。对了,你们是在上海结婚不?”


“系呀,梓书和我老豆都系上海人,我老豆讲呢依边老同事多,就喺上海啦。”


黄少天心里琢磨了一阵,估摸着可能在的地方。广州,上海,北京……自然都来得及,也不过就是几个小时的飞机罢了。


“那成。”


两人都吃好了,黄茂招来服务生结账,黄少天倒没跟他争,只要黄茂搬出“地主之谊”,他争了也没用。而黄少天知道,黄茂是一定会这么说的。向来都是只有不熟的人才会争着结账。


两人一同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时黄茂突然停下了,拿闪闪的目光看向黄少天。


“其实……”死党突然扭捏起来了。


“怎么了?”


“你知梓书系上海人,对啩。”他抛了个包袱,又突然喃喃自语,“呃,查实同佢系上海人关系都唔多,不过……”


“你想说什么?”黄少天纳闷。


“哎,宜家讲真系唔太合衬。我同佢喺拍拖时, 成日话你巴闭, 带都佢呀宜家十成十嘅荣耀粉啊。比我重中意荣耀,起码我系真系唔太识玩荣耀,职业选手就识咁一两个,比赛都睇得一头雾水嘅。”


“有事直说!”


“佢好中意周泽楷嘅,本嚟我仲想托你带个签名照乜野嘅比佢惊喜一下之不过……”


这什么事儿呀!


黄少天简直想二话不说直接打车走人。


这家伙!刚才都没听他说话吗?


能不能体谅一下他跟周泽楷不对付的心!真是白跟他当死党了!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