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汤姆梦游仙境(G,一发完)

脑洞文,无cp,一发完结。

简介:闭上眼睛时,汤姆·里德尔还瞪着那男孩。
再一睁眼,他就凭空降落在了一个移动列车的车厢里,一个灰眼睛男孩正瞪着他。
汤姆·里德尔觉得世界都不好了。



正文:
金属相互撞击,隔壁年青人的喧哗,吱呀吱呀晃动的门,绷紧又松开又绷紧的链条的呻吟。杂乱的声音闯入了死寂的世界。

他还活着。

“你——你是谁?”对面有个声音传来。

汤姆·里德尔的头仿佛要炸开了。他敢打赌自己的面容一定跟死人差不多。奇异的绿光,轰然坠地的父母,跟他一个模子的男孩的狂笑声,眼眶滑下的眼泪,变了调的高亢声音——

他以为他死了。他的手指抓着前襟,心脏在指尖跳动。

他低头。入眼的手指细长,指节突出,是小孩的手。

对面坐着一个灰眼睛,栗色头发的男孩,大概十六七岁,右边铁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湖泊,碧蓝如洗的天空,一切都尖叫着苏格兰高地。

“你……你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吗?”那男孩有些犹疑地问。


*
一九九四年。

汤姆·里德尔排在队伍的后端,他的头更痛了。光怪陆离的大堂,漂浮的烛台,他在一群怪胎之中——冈特那样的怪胎。他的胃翻滚了起来,心脏抽搐,手指出汗。坐在一条长桌旁的男孩——塞德里克,正有些担忧地望着他,他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用力向男孩挥了挥手。

一九九四年。

他攥紧了拳头。

他不仅没死,他还穿越了时间,和空间。

在台前是之前领着路的严肃女人——麦格,她正低头看着一张长长的——羊皮纸。她个子很高,神情坚毅。汤姆认得这种神情,它往往属于那些上了战场又因种种原因回到了小汉格顿的士兵们。如果不是一身奇装异服,如果她不是个——怪胎,汤姆本会欣赏她。

他眯了眯眼。看着前面的孩子们磨蹭着脚底,一个个战兢兢地走上前带上了那顶据说能分学院的帽子。他前面的格里芬也上去了。

到他了。

但等待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点?汤姆迟疑地抬头,正撞上麦格鹰一般的眼神。汤姆目光下移,看到了落到地上的羊皮纸。

“里德尔?”她的声音很轻,在寂静的礼堂里却分外洪亮,那话语里的一点点颤抖和满满的敌意——那么明显。整个霍格沃茨都在盯着他了,长桌上那满是皱纹的、之前一直闭着眼的老巫师,也抬起了头。他旁边的鹰钩鼻男人,一个……矮人,和一个大个子也都盯着他,他分辨不出他们的表情。

突然,从红金色长桌那里爆发出一声怒吼。

“伏地魔——”

如果之前霍格沃茨只是安静,现在就是一片死寂了,仿佛那个单词关上了什么开关,整个城堡的人都面色青白,仿佛死了一半似的。他转头,一个绿眼睛黑头发的男孩正怒视着他,手中高举着一根小棍——魔杖,怪胎们管那叫魔杖。汤姆有些愣愣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这一定是个噩梦。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门轰然打开了。一个……汤姆完全不知如何形容的怪人大踏步走了进来,他一只脚只是个木棍,一只假眼轱辘轱辘转着,头发披散,活似个老流浪汉,走到他身边时,那怪人瞥了他一眼,然后顿住了脚步,仿佛见到了什么魔鬼。他颤着嘴唇,面上细小的旧疤也抽搐着,让他丑陋了十倍。

“我……我……”那怪人狠狠眨了眨眼,仿佛一个木偶,被木偶师狠狠拉了一下线,猛地转头看向了教师长桌中间坐着的老巫师,手里的杖子也松了开,掉到地上,发出“邦”的一声。

“这是……”

“波特先生,米勒娃,还有阿拉斯托,我的老伙计。”老校长开口,他甚至微笑了起来,“我希望你们镇静下来,不管这位先生是谁,他,容我冒昧地说,肯定不是伏地魔。”

汤姆完全不知道他们口中的“伏地魔”是谁。这听起来像什么艺名,或者外号,说真的,哪个父母会给子女起这个名字?连那些拿腔作调的法国人也不会。

“他模样就是里德尔的翻版。梅林在上,他甚至也叫汤姆·里德尔!”那男孩的吼声把汤姆从思绪里惊了出来。

“波特先生……哈利。”老巫师转头,喊男孩,汤姆能看出他眼中对这男孩的疼爱……仿佛祖父对孙子的爱,他悄悄把这个信息在放入脑海里名叫“怪胎”的分类下,以备不时之需。这个分类下已经有不少信息了,“先让这男孩分院。”

波特愤愤地坐下了,嘴里还嘟囔着什么“滑行”,如果不是情形太过诡异,汤姆几乎要微笑起来。

“里德尔先生?”老校长站起来了。上帝啊,他可真高,又瘦又长,一点也没有驼背的迹象,汤姆瞪着他长长的胡子,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先生……校长,我发誓,我什么也不知道……”他缩了缩肩膀,努力睁大眼,试图挤出几滴眼泪,表现出一个小孩应有的态度来,“我……”

他发誓,任何人看到他这个样子都会心碎的。一个乖巧可爱的小男孩,不知所措,泪光闪闪,他小时候总喜欢用这招。但跟预计不符的是,除了老人,教师长桌上所有的人都颤抖了一下,那个鹰钩鼻的男人的表情甚至跟吞下了一条蛆差不多。

但老人微笑了起来。他站起身,大踏步地走向了那个怪模怪样的帽子。

“汤姆,来。”他招呼,汤姆依言过去,那帽子落上了他的头发,遮住了眼睛。

下一秒他就尖叫了一声,因为那帽子说话了。说真的,他不该这么失态的,他死了之后的经历能让任何人泰山压顶而神色不崩。但……给正常人一点反应时间吧。

“越来越有意思了。”那帽子唱歌似的说。

“是啊,自从我钻进了一个兔子洞。”汤姆干巴巴地回应。

那帽子低笑了两声。

“里德尔先生,你只需要在脑里跟我说话,不用开口。”他说,声音干枯,清晰,“我本该现在就叫出斯莱特林,看在梅林的份上,你跟他简直一模一样,脑瓜里全是转动的小齿轮,眼里只有力量。”他顿了顿,“也许没那么阴沉。”

“如果您允许我猜测一下,你说的他是……”汤姆回想,“那个叫伏地魔的家伙吗?”

“啊,是的,汤姆·里德尔,就是他。”

汤姆一时不知如何回话。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坦白,“我这辈子,数今天最离奇了。”

帽子同情地叹了一口气。“被自己儿子杀死确实不是什么一般人会遇上的事。”

汤姆差点跳起来。

“突然多了魔法也不是谁都会有的经历。里德尔先生,我不能,也不会泄露我看到的记忆的。”帽子说,“我甚至可以给你打掩护。”

接着,帽子开口了——神奇的是,汤姆完全知道什么时候帽子真正开了口,比如现在,全校师生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他的话。汤姆撩起了帽檐,回头。

看起来大家都跟他一样紧张。

“汤姆·里德尔不是伏地魔。”帽子慢吞吞地开口,“我可以保证,他只是碰巧跟伏地魔共享姓名。”底下骚动起来,“而在其他方面,他们完全不同,因为里德尔先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格兰芬多。”

汤姆发誓教师长桌上的那个小个子男人抽泣了一声。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该为自己的大难不死开心,还是为这诡谲的情形烦恼。

今后大概会很难熬。


END

评论(1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