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唉……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AM/TR】1942:里德尔狂想曲(M,一发完)

“普罗米修斯三部曲”第一篇,总目录

简介:阿布拉克萨斯决定给那个混血暴发户好好上一堂课。只不过,计划适得其反,现在,他满心都是那个谜语。


三部曲:

1942:里德尔狂想曲

普罗米修斯,普罗米修斯,我不会束缚你

我永远会为你而歌



正文:
“我悼念你的损失,阿布拉克萨斯。”斯拉格霍恩轻轻跟我说。


开学晚宴前,他召我去了办公室。看见我的状况,他眼神柔和,神情忧虑。我知道,比起上学期末离开霍格沃茨的那个男孩,我仅仅是他惨白的投影。长夏漫漫,有一场葬礼。我不得不跟我父亲的律师、生意伙伴、政客和亲戚们一一见面。人人都贪求着马尔福的财富权柄。我父亲过世后,只有我,一个未成年人,还肩负马尔福之名。对那群虎狼之亲而言,这仿佛是一声嘹亮的号角,催促他们赶紧捞点赃物。好在我外公尼古拉斯·蒙田从天而降,引着我度过了那段苦难岁月。即使我父亲生前与外公很是疏远,他还是明智地将后者设为了遗嘱执行人。


“谢谢你出席葬礼,先生。”我对斯拉格霍恩说。


他挥了挥肉掌,恳切地开口:“我仅仅能做这些了,我的男孩!我很担心你。我听说那个法国佬担了责任。”


法国佬。在我们的圈子里,外公以此名著称。他是个无勋无爵的法国人,女儿引诱了常年独身的亥伯龙·马尔福。不过,外公对此言论倒是不敢苟同,他坚称我父亲是个摇篮强盗。在我母亲难产而死后,两人就断了一切联系。事实上,在父亲葬礼之前,我就没有见过外公。


“外公很慷慨地允诺我说会留在威尔郡陪我到成年。”我说,“我很感激他。”


斯拉格霍恩哼了一声。


我确实很感激。虽然尼古拉斯·蒙田憎恨一切身负马尔福之名的事物,他却同意在我成年前从那群贪婪鲨鱼口中守卫我的财产。


“你没有带级长胸章。”斯拉格霍恩岔开了话题。


“在箱子里。”我说。我完全忘了这事。去年,竞争很是激烈,我曾为能不能成为级长这事坐立不安。但夏天后,我发现我再也不关心这些琐事了,“晚宴前我会别上的,先生。”


“记住要别上。”斯拉格霍恩说,“现在走吧!我们可不希望你在成为级长的第一天就在晚宴上迟到。”


我精疲力尽地笑了笑,走了。学生正涌向大堂去参加晚宴。我对同年的两个男孩点点头,很快走向了公众休息室。


“马尔福!”


沃尔布加·布莱克。我对她微笑。我不能高高在上地对她,尤其考虑到我在不久后我可能还要仰仗她的家族。


“你的箱子已经被送到房间了。”她说,黑眼睛里有一丝愉悦。怎么了?房间肯定有问题。难道我被赶进波吕克斯·布莱克的老房间了吗?两年的时间,波吕克斯·布莱克就把它搞得完全不能住人了——他总在里面熬些不可提的东西。

【Pollux,拉丁,双子座;Castor and Pollux,罗马神话中孪生神灵:卡斯托尔与波吕克斯】


“走廊过去第三间,马尔福。”埃弗里舒服地窝在火边椅子里,对我喊道。


我松了一口气。那不是波吕克斯的房间。我对埃弗里点点头,对沃尔布加微笑,转身走向了男生寝室。


让我惊奇的是,大厅过去的第三间从里面锁上了。谁敢入侵马尔福的领地?我重重敲了敲门。


门嘎吱一声,开了,我瞧见汤姆·里德尔那张熟悉的面孔,勉强才忍住按压鼻梁的冲动。这个自命不凡的家伙在这里干什么?


“是你。”他喃喃说,“进来吧。”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问,挤过他身边。看到两张床,我强压下呻吟的冲动,“埃弗里跟我说这是我的房间。”


“少了一个房子。波吕克斯·布莱克做的事让那房子完全无法用了。”汤姆温和地说,“六年级和七年级的级长都不愿意合住,就只留下我们了。”他修长的手挥了挥,示意着我们的僵局。


我恨汤姆·里德尔。暴发户,分进斯莱特林的混血,用天才和魅力将教授们玩弄于股掌之间。想想我们这么注重血统,我本以为他当不上级长的,但他似乎创造了奇迹。


“我们得快一点。”他说,“晚宴就快开始了。”


他不可能觉得我,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会缀在他身后去欢迎晚宴吧?然而,他还在等着,手指不耐烦地在门上敲击。是时候让他认清自己的地位了。


“我不会自降身份陪同一个混血。”我严肃地说。


他的手指不再敲门框了。我坚定地站在原地,表面一副风平浪静的模样。他点点头,离开了。


我等着他脚步声完全消失,然后恼火地揉了揉太阳穴。我得把他赶出去。这简直无法忍受!斯拉格霍恩难道以为我会欣然跟里德尔这种人合住么?不过,现在去请求斯拉格霍恩毫无用处,那个人太懒,不会理会这种争端。晚宴后我会找埃弗里,莱斯特兰奇等人,搞个计划,把里德尔弄出去。他大可以回去住普通宿舍,我就可以一人独占这间房了。


*
里德尔晚宴后没有回房。我不惊讶。整个学院都知道他偏好过了就寝时间后在城堡里四处游荡。我整好箱子,就着心意布置好一切。对面里德尔的一侧空空荡荡,没有书——他估计得迷惑斯拉格霍恩好从教授手上拿一套课本,只有一个破破烂烂的箱子和学校提供的家具。毫不惊奇,他毕竟是一个靠奖学金过活的学生。我轻蔑地瞥了一眼他的箱子。在斯莱特林,从没有一个一贫如洗,父母双亡的混血在一年级后还敢回学校,他们能明白身无长物的自己学院格格不入。里德尔却继续了,这完全不合逻辑。


*
清晨,我醒来时,里德尔还是不在。我沐浴穿衣,前去公共休息室。虽然时辰还早,许多人都起来了,明显是想赶在上课前八卦一下夏日的流言蜚语。


“所以呢?”沃尔布加戏弄我。


“他不在。”我说,“不管如何,我会让他撤走的。哪怕跟他呼吸同一片空气的想法都叫人厌恶,你知道的。”


“他会留下的。”德鲁埃拉·罗塞尔讥笑地说,“克拉布和他的跟班没能在一年级时把他吓走,我很怀疑你在赶走他这方面会不会更幸运。”


“你低估了我。”我对德鲁埃拉说。


“我们再看看吧。”沃尔布加说,“赌注已经下了,马尔福。”


我的同学们甚至会在濒死之人上下注,他们正是如此痴迷着赌博这种消遣。斯拉格霍恩怪罪吕珊德拉·亚克斯利在我们中传播了此种陋习,她大概是在俄罗斯逗留期间染上的毛病。那女人可擅长玩巫师轮盘赌了。


既然对后续发展的赌注已经下了,从道义上来讲,我也更有责任把里德尔赶出房了。不管如何,在那糟糕一夏后,这场冒险至少能让我心情好一些。


*
变形学难以忍受。一方面,我们有阿不思·邓布利多,坚定地歧视着斯莱特林。真可惜,我真心喜欢他的教学方式,也喜欢这门课,在课上我也努力好好表现,但由于他的偏见,我的努力徒劳无功。另一方面,变形学是个灾难的原因便是汤姆·里德尔。由于某种原因,格兰芬多院长和这个孤儿间有某种几乎难以抑制的敌意。通常,在我们之前,里德尔会早早地完成任务。邓布利多会怀疑他作弊,要求他在他监视下再做一遍。而这就伤了里德尔的自尊了;对于一个身无分文的孤儿来说,里德尔的自尊强得可观。那一天的冷战就此开始。每次变形课,斯莱特林都会损失不少分数。要不是里德尔总在其他课上补上这些分,并且他在我们过去四年的学院杯取得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学院生活对他可就会难以忍受了。


“欢迎回来!”邓布利多向我们致意,他穿着一团紫金袍子进了门。我确信在两节课结束前,他那艳俗的衣饰就会让我头痛万分。


看到第一排的里德尔时,他的蓝眼睛眯了起来。但很快,他就将视线移向了他钟爱的格兰芬多,他们占据了离讲台很远的位置。


“我们为什么不尝试点新东西呢?”邓布利多欢快地说,“有人能告诉我人体变形学是什么吗?”


里德尔举手。我真钦佩他的毅力。四年以来,他早该知道邓布利多绝不会喊他。里德尔却坚持在每个问题后举手。


“看看,看看。”邓布利多喃喃说,他的眼神不愿承认里德尔的存在,“啊,查尔斯!”


查尔斯·波特眨眨眼。他估计正忙着垂涎多瑞娅·布莱克,那女孩在一个夏天变得丰满不少。


“人体变形学?”邓布利多鼓励。


“将人变成东西?”查尔斯猜测。他的视线还粘在多瑞娅隆起的乳房上。


“完美,我的男孩!”邓布利多激情洋溢地说,“格兰芬多加十分!”


斯莱特林集体呻吟了。这就为剩下的课程奠定了基调。邓布利多解释了人体变形学的概念,请塞普蒂莫斯·韦斯莱站向前,将男孩变成了一个明红的太妃糖,又解除了魔咒,因勇气可嘉而奖给格兰芬多五十分。


“现在,你们为何不试试看呢?两人一组!把注意力集中在变形咒语目标的每处细节上!当然,我并不期待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成功,但我希望你们能意识到实现一次正确变形需要注意到多少细节。”


我成功地给沃尔布加变出了一个角。她给了我鸭嘴兽的腿。我们仍然比奥古斯塔·隆巴顿要好,他的下半身被正融化的冰取代了——感谢塞普蒂莫斯·韦斯莱。


“这一定很不舒服,马尔福先生。”邓布利多喃喃说,他挥动魔杖,把我变回原样,“布莱克小姐,你想要保留这只角吗?我保证它只增添了你的美丽。”


“我不愿有一只粉色的角。”沃尔布加咬牙说,“说真的,阿布拉科萨斯,你在想什么?”


邓布利多笑起来,消去了角,留我一人直面沃尔布加的怒火。


“他做到了!”德鲁埃拉叫起来,“邓布利多教授,汤姆做到了!”


邓布利多眯眼,注视着他最恼人的学生。里德尔伸出的左手上有一块鲜绿的太妃糖。教授挥了一下魔杖。里德尔眼睛睁大了,他匆匆扔下太妃糖,但太迟了,庞然的高尔已经压上了他修长的身躯。邓布利多微笑了,格兰芬多哄笑起来,连几个斯莱特林也忍不住因汤姆·里德尔被笨拙庞大的高尔压在身下的场面而低笑了两声。我没有笑。我正默默绝望,我最喜欢的学科又被邓布利多和里德尔间争锋相对给毁了。


“你还好吗,汤姆?”邓布利多问,满脸关切和和善,“高尔先生,请问你能起身吗?你的朋友看起来可不太舒服。”


“里德尔,你在高尔身下不舒服吗,啊?”查尔斯·波特哄笑着说。


“你不需要这样,这很适合你。”塞普蒂莫斯·韦斯莱向里德尔证实。里德尔正试着不要在高尔移动身躯时皱起脸。


“够了!”邓布利多责备他们。如果是其他任意的斯莱特林,我们大概早已冲向格兰芬多维护我们的人了。但这是里德尔,我们不会维护一个混血。这么些年,我们从没有维护过他。他也不需要我们的维护,他对嘲讽与欺凌向来无动于衷。

高尔终于起来了。邓布利多向里德尔伸出一只手。那男孩拒绝了,傲慢地摇摇头,他起身,小心地掸了掸袍子。


“非常好!为下节课写一篇关于人体变形学道德的论文,好吗?”邓布利多问我们,“请不要抄袭。汤姆,如果你违反我的话,我会很不悦。”


里德尔憎恨写论文。他常常用他出类拔萃的实践技巧做交换,让别人替写论文。


“如你所愿,先生。”里德尔面无表情。他会想出一个作弊的新主意,邓布利多会当场逮住他,斯莱特林会失分。唉,有里德尔在学院真是欢乐。


*
“把他魔杖偷了。”我跟德鲁埃拉说,我俩正走进大堂准备吃午饭,“变形出一个魔杖代替它。他不会怀疑你的。”


“这是个好主意吗?”埃弗里问我,“那男孩是个麻烦。如果连学长都没能吓醒他那小脑瓜……”


“你要退出吗?”我尖锐地问,“我们需要坚定战线,埃弗里。他太随心所欲了。”


“就在魔药课上把他魔杖偷了,德鲁埃拉。你可以把它留在魔药教室里,他会以为自己上完课后忘了拿了的。没有魔杖,他就全然无助了。”沃尔布加深思地说,“阿布拉科萨斯,他晚上回房间的时候,好好吓吓他。但就那样了,没必要合伙对付他,我们可不想内战。那个男孩能挣分,过去四年他都替我们拿到了学院杯。就确保他害怕到自愿撤回五年级的普通寝室就好了。”


“我赞同沃尔布加。”莱斯特兰奇低声说,“就给他个难以忘怀的惊吓,马尔福。杀杀他的威风,但别做更多了。”


剩余部分点这里:
http://werdsmith.com/p/gp6VcdkrjN

*点开前一点警告:

child abuse/pedophile,caning,crossdressing

作者没有警告,但考虑到读者脆弱的小心脏我还是稍微警告一下子好啦(/ω\)

话说回来,一直到最后,AM和TR两人间的感情是纯柏拉图式的。


END

后面有好多续集:已经翻译的一篇1995年的续集在这里:

《缚之我手,放尔归林》,邓布利多,麦格,斯内普中心

http://rogerabbit.lofter.com/post/4275f6_101bba32


我真希望能找到一个同样喜欢作者的基友啊(/ω\)

评论(2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