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werdsmith.com/linlin129
博中博地址如上

【HP/LV】汤姆·里德尔和他的混账学生(3/5)(R)

我仔细想了想,反正我也不想复习,为什么不干脆污一下呢?

第二章

第三章 “会议”风波

八颗牙。

微笑,微笑。

汤姆微笑着穿过会场。

稳步进入中年的斯莱特林从头到脚一尘不染,飘逸的青黑色长袍,梳得油光发亮的头发上端端正正地戴着一顶青绿色带银边的礼帽,整个人精神极了。他听着人群中传来的几声抽气声,笑容扩大了几分。

他的座位在第一排中间,另一边迎面走来的就是邓布利多。老校长一身红艳艳,长袍和帽子上又覆着满满的白色斑点,像一朵干了的大王花,汤姆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移开了视线。前几排一溜正襟危坐着的都是变形学界大牛,有不少人对汤姆微笑示意。汤姆模模糊糊认得出这些人,有欧洲魔法大师协会变形学分支的,跨大西洋变形学家协会的,“汉娜·梅耶”大师联合会的,等等,还有来自各个大洲的魔法学校的——有些人还带来了他们的学徒,一群年轻人兴奋地在人群里穿梭,搭讪,但大部分都只在后面徘徊,偶尔腼腆地看向前排变形学的尖端学者们——包括汤姆。

尤其是汤姆。

汤姆·里德尔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这一群老头老太里面最好看的。

毕竟:
第一,天才的汤姆成为大牛时还年轻得很;
第二,汤姆可是有保养秘方的人,他是有……

他有什么?
汤姆思索了半秒,决定过一会儿再想。

他用力挺直了背,在心里默默夸了自己一句,漫不经心地掸掸袍子,坐下了。邓布利多在他旁边落座,契而不舍地跟他攀谈。

很好,汤姆的完美正需要这样一朵大王花来衬托。

“汤姆,我的老朋友,你今天看起来真是好极了。”

汤姆露出了一个微笑。“万分荣幸,校长,你今天看起来也很好。我得说,这件袍子可真衬你!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的打探,但哪里的裁缝才有这么好的手艺?”

邓布利多颇有几分苦恼地抓了抓胡子。汤姆这才注意到那红艳艳的袍子上绣了一只游走的凤凰——它在邓布利多的背上,小小的头从邓布利多肩膀上窜出来,瞪着汤姆,尖锐地叫了起来。邓布利多安抚地摸了摸那只鸟的头,凤凰张嘴喷了几个火星出来。

汤姆现在真的对这个袍子有点兴趣了。

“汤姆,汤姆……”他苦恼地说,“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但这是马蒂亚先生已经用他手上最后的布料给我做了这件长袍和帽子了……”他满是歉意地看了汤姆一眼,“你若是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马蒂亚先生是否还能弄到一点,但,我的男孩,千万别太抱希望!就算有袍子,可能也没有多余的凤凰羽毛给你绣凤凰了。我攒了好久的福克斯的毛……”


汤姆被这回话噎得一时有点喘不过气。他婉言谢绝了邓布利多的好意,过程中指甲狠狠地挠过了自己的魔杖。


这个袍子到底花了多少凤凰羽毛?!

好在邓布利多也不是太坚决(他估计太喜欢这个颜色了,一点儿也不想跟汤姆或任何人分享。感谢梅林!),老校长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学徒身上。


“哎呀,汤姆,你这次又是独身一人来与会呀!霍格沃茨还没有能入你眼的孩子吗?”老校长问。
“我最近研究很忙。”汤姆皱眉,“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带好一个……”蠢材,“学徒。”

邓布利多仿佛听到了他的言下之意,他摇摇头。
“有一个学徒是很美好的体验。我最近就看上了一个很有变形学天赋的年轻人。自从米勒娃之后,我就没有带过学徒了。”他颇为惋惜地说,“啊,汤姆,我记得你也很喜欢他。他黑魔法防御术可能比变形学还要好。”

汤姆有点好奇。

邓布利多伸长脖子向后张望,“我决定带他来这次会议见见世面,感受一下魔法研究的魅力,再考虑要不要走上研究的道路,做一个老人家的学徒。刚刚我让米勒娃带他去转一转,认识认识人,他现在该回来啦……”

说到魔鬼。


一个乱蓬蓬的脑袋从旁边窜了出来,紧跟其后的便是米勒娃。

“波特?”

一阵难言的情感从汤姆心头烧过。震惊,绝望,还有一点点……不愉快。


等等。
波特做邓布利多的学徒,那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汤姆干嘛要不愉快?

“邓布利多教授……里德尔教授。”哈利·波特站在他面前。
他先向老人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又神情冷酷地对汤姆点了一下头。


汤姆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这可不是黑魔法防御术课堂。课堂上出点什么事,再不济他可以一人一个遗忘咒。


这里要是出了什么事……
他能一人一个阿瓦达吗?


明显不能。

他打不过这么多人!

波特视线刻意避开了汤姆。
仿佛这有什么用似的。


邓布利多似乎也注意到了场上有些尴尬的气氛,他与米勒娃对视一眼,两人迅速进入了一场无声的对话。



好在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头顶上方就传来一只尖锐的鸟鸣。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汤姆抬头,看见一阵火焰化成的凤凰在上方燎过,很快又化成了一只雷鸟,它在拟态天空的天花板上招来了一场小型暴风雨。巫师们哄闹了起来,一群群变形出的动物——主要是长翅膀的——在空中窜了起来。

这是变形学会议不成文的规矩,时间到了,就先闹一番,接着会议才正式开场。邓布利多魔杖一挥,魔杖尖端里就窜出了一个蒲绒绒军团,成千上万、五颜六色的小毛球尖叫着从桌子上,椅子上,人们的裤脚和群脚下溜过,他们哄笑起来。

汤姆垂下杖尖,不打算参与这毫无意义的活动,只是暗暗环视四周,估计着各个巫师的施法能力,他评估了几个人,就看见了在一旁静静矗立的哈利。

男孩一脸歆羨,满是敬畏地看着这一场即兴的变形学盛宴。他主要盯着邓布利多——老校长继蒲绒绒军团,巨型护树罗锅小队,幽灵独角兽方阵后,现在正在兴致勃勃地自己创造动物……

那红袍子背上的凤凰突然窜进了空中,熊熊燃烧的火焰照亮了整个大堂。


波特吹了一声口哨,热烈地鼓起掌来。

汤姆激情满满地挥起了魔杖。


***
“本次的开题报告由我们尊敬的里德尔大师主持,就在这个月前,他在变形学领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他的题目是《阿尼玛格斯与灵魂领域研究》!”


一堆严肃的老头老太稀稀拉拉地鼓起了掌,但后面坐着聚着的年轻学徒们就张扬多了,口哨声,尖叫声,偶尔还混杂着几声大吼的“汤姆”。汤姆机械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正襟危坐的艾弗森女士敲了敲拐杖,会场霎时安静了下来。她是跨大西洋变形学家协会的会长,一向严肃自持。汤姆对她点点头,走向台阶。

他心中满是不安,勉强抵达了台上,手心滑腻腻的。他借着角度隐蔽地施了个小魔法,把手上的汗消去,接着深吸了一口气,抬头。

哈利·波特坐在会场后方,整个人都缩成了一个小黑点。
一股绝望涌上了汤姆心头,看到波特——他的霉星,他就已经不想报告了。


邓布利多似乎看穿了他平静的伪装,坐在一团火焰之中的老校长对他悄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点点头。
汤姆不想承认有一刹那他居然被老校长安抚了。

他又深吸了一口气。

“我尊敬的同僚们: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为你们做报告。灵魂魔法一直以来都是我研究的重心,而坦率地说,变形学——”
微笑,汤姆,微笑。
“——在此前一直没有能抓住我的注意力。不过在去年,在我游学非洲之际,偶然遇见了——”
冷静,汤姆,冷静。
“——来自乌干达魔法学校变形学教授的丹比·祖卢卡大师,她给我的工作带来了不少启发。而她今日也在此出席,可以说,没有她,就没有我的研究。”他小小地对祖卢卡的方向鞠了一躬,确保自己连每根头发丝都是优雅的,“在此之前,我对自己糟糕至极的变形学已经不抱希望了——哦!无意冒犯,阿不思……”
后排传来一阵窃笑。汤姆看到老校长无奈地摇摇头。

汤姆也在心底摇摇头。

真是年轻人。

三两句讲完了自己的游学经历,他切入了正题。汤姆一直对自己的演讲能力十分自豪。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很快就抓住了全场观众的注意力。在可靠的数据、精巧的实验与完备的理论间,他穿插了许多逸闻趣事——当然,他知道这不是常规的学术报告规范,可是他敢打赌,哪怕十年之后,在座的人也一定能回想起汤姆·里德尔当年妙趣横生的报告。

他提心吊胆地讲了十分钟,也没有什么异样。

仿佛某个特定的格兰芬多今天不在场似的。


他几乎有点惊喜了,偷偷向后望去。他看见波特正勤奋地往身前摊开的笔记本里写着什么。
看来汤姆低估他了,也许波特确实是过来好好学习的。

二十分钟过去,汤姆收了尾。掌声雷鸣。他几乎有点眩晕——那浑小子居然没有做妖。

要是在防御课上也这么乖就好了。
汤姆有些烦闷。

接下来就是提问环节了。

汤姆已然放松了心情。回答了几个同僚的问题后,他正面对上了邓布利多一个特别刁钻、差点问倒他的问题。该死!这个邓布利多指出来的漏洞确实十分关键。不过,汤姆还是巧妙地周旋了过去,起码在座的人,除了邓布利多,应该都没有发现汤姆在之前完全忘了考虑这个问题。感谢他的急智!

掌声过后。他看了看悬挂在半空中的钟,发现时间差不多了。
“最后一个问题。”他微笑着说。

一个后排的年轻女孩儿举起了手。

在国际会议上很少有学徒胆敢发言,大多孩子都太过羞怯,没有自信。汤姆觉得适当的虚心是好事,但——如果有机会,他还是很乐于培养魔法界的这些新鲜血液的。
汤姆是个好老师。
他微笑地向女孩儿点点头。
“Miss...?”
“德拉库尔。芙蓉·德拉库尔。我是艾弗森大师的学徒。”女孩儿说,她站起身,闪闪发光的银发随着她的动作柔顺地拂动。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儿。有媚娃的血脉,汤姆断定。

他看见一丝疑虑从她脸上飘过。
大概是她有些不自信吧,汤姆思忖。
他向她鼓励一笑。

“里德尔大师……”女孩的手指有些神经质地攥上了腰间的魔杖,“第一个问题:您的演讲主要在讲灵魂在魔法场中的不同表征拟态,在第三部分,您说,一个灵魂可能有多种表征拟态,但众所周知,一个巫师只能有一个阿尼玛格斯形态,请问您能再讲一讲您这方面的研究吗?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阿尼玛格斯只是灵魂的表征拟态,那岂不是所有的魔法生物都有阿尼玛格斯形态?比如说……”她脸上泛起了红晕。汤姆仍然微笑地注视着她,“比如说媚娃。哪一种形态是灵魂拟态呢?”

很好的问题。
汤姆自己也想过。
这个小姑娘当然不需要知道汤姆杀过多少媚娃来论证他的理论。

“德拉库尔小姐,你的智慧……跟你的美貌一样惊人。”汤姆礼貌地恭维。这样的恭维比较符合媚娃的脾性,虽然这只是个有着稀薄媚娃血统的女巫,但……好话总没坏处,“我年轻的时候也曾想过这个问题……”

汤姆侃侃而谈了一会儿,就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一波不属于他的陌生情感——嫉妒,担忧,恐惧……还有一丁点儿后悔——泛上了他的心头。


他皱眉。


突然,一具身躯覆上了他的背。手臂从他腰间穿了过来。

汤姆僵住了。

波特。

波特!

波特!!!

这小子吃错了什么药?
之前不还好好的?

他绝望地发现自己并没有陷入幻境——在对他多次侵扰的过程中,波特的手段明显进步了。汤姆现在还能清晰地看见会场里每一双盯着他的眼睛。那个小女巫也正全神贯注地准备听他解答。

然而汤姆脑中一片空白。

“里德尔教授……”蛇佬腔嘶嘶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汤姆差点软了下去。波特,该死的波特男孩。现在,支撑汤姆站立的估计只剩下心中的荣誉感了。
他绝不能在这么多同僚面前倒下!

波特居然用蛇佬腔来戏弄他!汤姆不忿极了。


……等等,蛇佬腔是什么?

……他什么时候掌握了一门和波特的共同外语?
……这难道是普利茅斯的地方方言吗?

然而,不管那是什么鬼地方的口音,这方言都极大地影响了汤姆。那嘶嘶的声音仿佛顺着汤姆脊背爬了下去,冰凉,滑腻……像一条蛇。

汤姆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并不是一条蛇。

那是波特的手。

波特的手,不知道出于什么超自然的理由——魔法的理由——直接穿过了汤姆背部的巫师袍。男孩有些微凉的指头顺着骨节滑了下去,另一只手还揽在他身前,也在向下。幻想中的男孩现在站在他身侧了。汤姆能感觉到波特的下颌搁在他的左肩上,杂乱但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脸颊。
他绝望地发现他有反应了。

好在目前那点反应还隐藏在宽大的巫师袍下。

“……媚娃的鸟形拟态是他们的本征态,而人形拟态其实才是灵魂拟态。在1879年曾有过一例媚娃第二阿尼玛格斯形态的例证,当时著名变形学学者……”汤姆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大概是精神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负责牵制波特,另一个负责撑场面。


荣誉感大概是汤姆还在报告的唯一理由吧。
为了面子,人总是能创造奇迹的。

汤姆的思绪已经奔向了远方。

不行,不能继续下去。
他现在不能走下去把波特扔出会场。
不行,太可疑了。
也不能直接给波特一个消失咒。

也许真的有神灵看到了他的痛苦,他在糊成了的一团的脑海中扒出了一个魔咒,大概在二十岁出头的时候他读到过的魔咒——当时,他对这个魔咒嗤之以鼻。世事难料。
感谢汤姆的照相记忆。
为了不让在场诸人发现,他必须隐蔽行事。
那就意味着他必须要无杖无声地施法。
当然,天才的汤姆精通无声无杖魔法。

……但考虑到施咒部位,汤姆还是脸色发白。

还是用魔杖可靠一点。

这个魔咒,是他快五十年前看到的。他从来没用过,连咒语和挥杖动作都记得模模糊糊。

而现在,他要跳过咒语,跳过挥杖,一步到达无杖无声魔法了。

汤姆愈发绝望了。
但事急从权。
他硬着头皮——

咒语立竿见影,他内心深处立刻泛起了无限的平静与宁和。


“戒色咒”是由公元1世纪的一个知名不具的艾色尼派犹太巫师发明的。汤姆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巫师会信教,但这并不妨碍他此时此刻对那名巫师的衷心感谢。

正在作怪的男孩立即发现了汤姆的天才手段,汤姆耳边传来一声嘶嘶的咒骂。波特沮丧地松开了手,回到他身后,继续揽着他,浅浅的呼吸扫在他后颈。
“教授。”男孩抱怨道,他仍然说着那个奇怪的语言,“教授……”小动作不断,他指甲轻轻搔过汤姆的脊椎尾部,在尾骨处轻柔地打着转儿。
内心的宁静消失了,好在表面的平和还在。
汤姆被逼得眼眶都要红了。
“汤姆……”
他一颤。
波特逮住了他的反应,男孩在他身后轻轻笑了起来,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的颈后,“汤姆……”
颤抖。
台下的巫师好奇地看着他。
“汤姆……”

该死的,波特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他是不是发现了现实中汤姆的异常?

不,不可能,汤姆也就停顿了几秒。
听众一定认为他在思索。
波特完全没有理由认为他也能感受到……

大脑封闭术运转到极致,汤姆终于正常微笑起来。

“德拉库尔小姐。”他说,思索着结束提问的理由——他真的快撑不住了,“我刚刚有了一个……顿悟,”没错,名为波特的“顿悟”。汤姆内心满是恶毒。男孩的指尖还在往下探,伪装愈发艰难了,“我觉得我可能还要再做一点研究,才能给你肯定的结论。不如,等两天后的茶会上,我们俩……”聊一聊。

一阵刺痛打断了汤姆的话。
如果汤姆不是一个克己复礼的斯莱特林的话,他一定会毫无脸面地大叫一声的。
那男孩居然有胆子掐他!
还掐的是大腿内侧……


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波特,你什么毛病啊”被汤姆狠狠地咽了下去。

“……聊一聊。”他顿了一下,强撑着笑容,说完了话,“今天的提问就先到这里了,我已经浪费了大家足够多的时间了……”


波特又狠狠掐了他一下。

汤姆又卡壳了。


“你是我的。”年轻的格兰芬多在他耳边轻声说,声音居然有些委屈,“你为什么要那么看她?难道连你也抵挡不了媚娃吗?”

我杀过的媚娃比你走过的桥都多。汤姆暗暗想。

你有什么资格委屈?

我趁你无法反击的时候偷偷撩你了吗?

我掐你了吗?

我还想委屈呢。


他干巴巴地又客套了几句,就飞快地下了台,完全没有往日的风度。
但他现下也不关心风度问题了,他只恨不得立刻把波特揪过来对峙。


可是不行。
他还有坐在这里继续听报告的义务。

他只需要耐心等待,等待今天的会议结束,到那时,波特就死定了……
而汤姆·里德尔,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他偷偷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但男孩冰凉指尖的动作又让他软了下去。他咽下了一声呻吟,悄悄陷进了座位里。

起码现在没人看着他了。

TBC

我知道我更新得很慢,但真的……

我的更新频率差不多也就这样了(/ω\)

评论(1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