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物理物理

so fucking emotional

联姻 第一章

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总目录

原名:Connubium
作者:Eldritcher
配对:无差,Harry Potter/Voldemort
角色:哈利·波特,Voldemort,阿不思·邓布利多
标签:政治,爱,慢热,当代文化,权力博弈。

简介:邓布利多不希望在即将降临的战争中失去整整一代人。Voldemort厌倦了在严寒中谋划。于是,他们签下了和平协议,并用婚姻立下了保障。

哈利自由了。他开始生活。

……或者试着开始生活。


*虽然作者没有标注其他的内容,但考虑到读者的包容性比较有限,这里是一点警告
1. 有感情洁癖的读者慎入,有主要角色和多人的感情描写,但不同时,不出轨,也不太详细,只是感情的正常经历。为不剧透,这里不详细描写;
2. 无差,如果我记忆没有出错的话,第六章是伏哈的smut,第七章是哈伏的smut;
3. 作者没有标分级,我私自标一下,分级是E;
4. 不要对译者抱怨作者,这是译者这辈子最喜欢的作者(翻译一下:不!许!说!我!女!神!坏!话!)
5. 如果没有看警告而产生种种不适,译者……无能为力⁄(⁄ ⁄ ⁄ω⁄ ⁄ ⁄)⁄。

6. 我去检查了一下,第六章是有一点HV倾向的smut,第七章前半段是VH,后半段是HV。

第一章 How much less man*

没有人知道费伦泽跟邓布利多说了些什麼。他们只知道,之后,校长似乎就对自己的计划,对他们的计划,犹疑了起来。
如此迷茫的邓布利多震撼了哈利。他恨带来这一切的费伦泽,邓布利多坚定不移的信念曾是哈利世界里唯一的常量。
“这一场仗会打许多年。”邓布利多安静地说。
凤凰社聚集在他身边,看着他。
“是的。”米勒娃·麦格开口,“我们准备好了。”
“是吗?”邓布利多问,“我现在不确定了。”
他的凝视再一次染上疑虑。
赫敏的手攥住了哈利,她恐惧着。他伸出手臂揽过她,安慰地紧紧搂了她一下。罗恩会是更好的安抚人,而她当然也更希望是罗恩,但罗恩正坐在桌子对面,在弗雷德和乔治之间。哈利习惯做他的替身了。
“你在担忧什么?”莱姆斯问,一如既往地平静可靠。
邓布利多的手指结在一起,他把下颌搁在上面。接着,他直直看向了哈利。难道他觉得哈利还没准备好吗?邓布利多的凝视又落到了米勒娃身边坐着的男人身上。斯内普。
“牺牲将不得不在我们之间做出。”邓布利多轻轻说,“我想知道——”他深吸气,“我想知道是否有一条更容易的道路。”
金斯莱是第一个明白的。他开口,声音低沉而警醒,问道:“你不是在考虑休战吧?”
“我们开放谈判。”邓布利多平和地说,“尝试谈判从不会让人失去什么。情形再差,我们也只是停留在了原地。”

哈利在邓布利多办公室外踱着步,一遍一遍转着圈。他能听见提高了的嗓门。哈利瑟缩了,斯内普尖刻的语调窜进他的双耳,强硬而刺耳,盖过了邓布利多轻声说出的语句。
“进来!”这时,邓布利多叫出声了。一直以来,哈利都想知道,邓布利多到底是如何做到在霍格沃茨如此全知全能的。
他走进办公室,对斯内普点点头。斯内普怒容满面,回看哈利。
“你们两人站在同一战线可是很罕见。”邓布利多愉快地说,他示意哈利坐下,给他倒了杯茶。
“费伦泽跟你说了什么?”哈利问道。不知怎么地,他确信马人的话语是邓布利多立场大转的关键。
“火星在我们上空高悬。”邓布利多说。透过高高的窗户,他看向繁星满缀的星空。那里,确实,红色行星挂在禁林林木线的上空,闪着红光,令人却步。
“什么?”哈利迷惑地问,他看向斯内普寻求帮助。斯内普却毫无帮助。他完全无视了哈利,反倒开始与菲尼亚斯的画像互相怒视。
“结束战争只有两种方式。”邓布利多轻声说,他看了看哈利,又看了看斯内普,厚重的悲伤镌刻在他脸上,“而要赢得战争,只有一种方式。”
“这间房里的两个人都清楚需要付出的代价。”斯内普回答,他双手交握,异于往常地平静。“我们明白我们基本上活不下来,但现在放弃已经太迟了,阿不思,我们终于快要从世上除去他了。”
“是吗?”邓布利多问,好似反问。
哈利担忧地皱起了眉。他们已经在处理魂器了。他们很接近目标。哈利知道。从邓布利多枯萎的手,从被蛇怪毒牙穿透的日记本的最后一声尖叫,到斯内普的风险愈增的谍报活动——他在试图打探出还剩下了哪些物件。哈利知道他们接近了。
“他并不焦虑。”邓布利多继续说,他仍然注视着星星,“哈利没有察觉到任何慌乱。”
“他已经与它们分开许久了。”斯内普不以为意地说,“很可能,他都还不知道,至少到目前为止。”
“他一直都竖着防御。”哈利指出,有些笨拙地支持着斯内普的论断,“这些天,我已经不会在梦里滑入他的大脑了。”
“我们能冒这个风险吗?”邓布利多思忖,“为了让他垮台,我们都将坠落。你们很清楚,我不在乎我的命。然而,我如何能用你们的命赌博?我如何能赌上你们的命,仅仅依靠那一点期盼这一切足够的渺茫愿望?
“这一切必须足够。”哈利坚定地说,他试着将他全部的信念都灌进自己的话里,“你研究了他很久,你知道我们的希望比渺茫要大许多。”
“也许吧。”邓布利多对他露出一个微笑,“但请他谈判会让我们失去什么呢?他的支持者寥寥无几,他的同盟并没有如他所愿奇迹般出现,他比他所期望的还要虚弱许多。他最忠实的随从要么死去了,要么就被牢狱生活折磨已久。他知道我们已经准备多年了。”
“你低估了他的天才。”斯内普阴郁地说,“这不是他第一次白手起家。”
“流亡许久,没有身躯,没有援助。”邓布利多深思,“他是一个天才的人。但我认为,哪怕是他,也一定累了。”
詹姆斯和莉莉用生命保护了哈利。西里斯为保护哈利而死。他瞪着邓布利多,希望他突然一笑,承认这一切都只是傻瓜的希望,他们会继续实行精心炮制的战争计划、牺牲计划,来毁掉那个将世界置于股掌之中的疯子。

格瑞·玛奇班*起草了合约。第一份草稿被呈给了卢修斯·马尔福。他正忙着钱权并施来说服福吉Voldemort没有归来。不足为怪,他没把提案当回事。没有回复。
哈利希望这就是结束了。然而,邓布利多坚持了下去。第二份草稿收到了一个回复,简短,但不乏礼节。
“哎呀,哎呀。”邓布利多温和地说,他读着内容,“他看起来确实很急于考虑我们的提案呀。”
斯内普从他肩膀上方瞥过去,咳嗽了一声,说:“他只修正了两百条中的一百九十二条。”
“他对剩余的八条没有意见。”邓布利多兴高采烈地说。
“那些是关于降低避孕药价格和延长巫师节日的允许烟花燃放时间的。”斯内普喃喃说,“我怀疑他对两者一点儿也不关心。”
“至少,他对避孕没有什么道德方面的不安。”邓布利多指出。斯内普明智地决定不予回答。哈利希望这就是结束了。毫无疑问,这份提案上的分歧应是死心的好理由。
但事情继续了下去。邓布利多和Voldemort两者都不倾向在任何事上让步。他们的前进以毫厘计,却每每损失数里。哈利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不厌其烦。
“你的更伟大的利益呢?”斯内普问邓布利多。
“那不是相对的吗?”邓布利多思忖,“最伟大的利益是绝对的,而更伟大的利益,可以说,在时间与道德的维度上,都是相对的。”

“看起来,他们俩确实都还没做好打仗的准备。”罗恩指出。他们正从霍格莫德归来。
哈利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有可能他们对时间的概念与我们不同。”赫敏开口了,“他们活了太久了,我们的一月只是他们的一日。”
哈利觉得挺有道理的。他知道,那两人都很有耐心。他们擅长消磨时间。
但接着,邓布利多就把哈利叫了过去。
“我们已经达成了一致。”校长开门见山地说。他看着心满意足,仿佛已经达成了理想目标似的。
“他让步了吗?”哈利好奇地问道。
他不觉得Voldemort 是会让步的那种人。从另一方面来说,邓布利多也是毫不退缩地固执。
“我们找到了可以接受的折中方案。”邓布利多高兴地告诉他,“条款会发布在报纸上。”
“就这样?”哈利震惊极了,“他反悔怎么办?”
“有一个方式,可以确保这个协约。”邓布利多责备他,“如果没有保证,我绝不敢接受停战协定。”
接着,他脸上的解脱被谨慎取代。
“我该做什么?”哈利问。他了解这种表情。邓布利多想拯救哈利的命,想拯救斯内普的命,一定有什么代价。
“什么也不用。”
“你瞒了我一些事。”哈利问,“是什么?”
“算是个婚姻。”邓布利多说,“来结合我们。”
“婚姻?”哈利问。他试图咽下立即涌起的恶心感,但没能成功,仍有一些残留在了他的语气里。
“细枝末节而已。”邓布利多安抚地说,“如我所说,我不关心我的生活。别为此烦扰,哈利。”
“他同意了?”哈利问。他被这个想法吓到了。
接着,他强硬地按下了脑中浮现的诡异画面——惨白的皮肤印着疙疙瘩瘩的皱纹。他很不幸,他见证过Voldemort从坩锅中踏出。他很不幸,他见证过炎夏在湖边晒日光浴的邓布利多。
“只是签名。”邓布利多说,“这是麻瓜界和巫师界里都很普遍的古老做法,用婚姻缔结停战协议。这不过是个绑定了双方的条约而已。他清楚,我也清楚,这里面什么多余含义也没有。”
“他同意和你结婚?”哈利问,他仍压不下自己的震惊,“为什么?”
“只是签名而已。”邓布利多再次解释,“这明显比筹划战争要轻易得多。他一定厌倦了打仗。而我不愿见到你或西弗勒斯死去,我不愿见到年轻男女死在战火中,而不是为自己而活。”.
“呃,好吧。”哈利麻木地说,不知该说什么。他在就近的扶手椅里坐下,瞪着邓布利多。
犹疑再一次浮现在了校长的脸上。
“还有什么?”哈利追问。
“嗯……我不能活得比他久。”邓布利多沉思,他看着自己枯萎的手,“合约在配偶死后十多年就失效了。那之后,我们还得找个办法续约。我并不觉得有必要,只要他拥有他想要的:权力和荣耀。”
“他不能治愈你的手臂吗?那压根就是他的见鬼诅咒。”
“这是不可逆转的。”
邓布利多酝酿了这个计划,为了让哈利和斯内普活着,为了避免双方数不清的伤亡,为了让经济完好,让霍格沃茨平安,还为了许多其它高尚理由。他的谈判取得了出人意料的可观进展。他愿意为了和平和Voldemort联姻。
“下一次我们再见面,我们就该谈谈更愉快的事了。”邓布利多欢快地说,“像你一样的好小伙会追求些什么?你会环游世界吗?你会追求吉妮弗拉*吗?你会成家吗?你会加入傲罗吗?”
哈利看见了邓布利多明亮的蓝眼睛里的爱。他明白,校长很欣慰能免除他们的战火之苦。他渴望和平,为此宁愿将相对置于绝对之上。

哈利加入了帕德米尔联合魁地奇球队*。赫敏进了魔法部为亚瑟工作。罗恩去店里给弗雷德和乔治打下手。
莱姆斯回到了霍格沃茨,教授防御课。有时,哈利思索着他如何和斯内普和平共处。莱姆斯告诉他,霍格沃茨大到足以让两个人一直规避对方。话说回来,联姻之后,斯内普也柔和下来了。他兴致勃勃地扎根地窖,将大笔研究资金花在一些毫无意义的探索之上。哈利怀疑那就是斯内普对有趣的定义了。
Voldemort则慢慢潜入了魔法部,他对部下大肆嘉奖,他那计划了多年的、臭名昭著的麻瓜种大屠杀没了后续。
隔离的尺度更大了。赫敏如是告诉他。不过那也只是为了保证没有小巫师会置身于麻瓜父母的威胁中。至少魔法部是这么声称的。哈利不知道真相,但他决定相信邓布利多的判断。
玄之又玄的是,这场将他们从战争镣铐里释放的婚姻继续了下去,而且毫不动摇。哈利本来预估它只会持续几天,但婚姻牵涉的双方似乎同样坚定地想维持原样,毕竟两人都达到了目标。
邓布利多继续着他与米勒娃·麦格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的风流韵事。他带着她参加各种活动和节日,完全不管此举所引发的媒体报道。没人太过抱怨。
Voldemort很少在公众前露面,但只要他露面了,邓布利多就会退避三舍。哈利觉得他们肯定有某种协调方式,确保两者从不出现在同一场合。
从婚姻的角度来说,这场联姻大获成功。

TBC

*标题我不会翻,我得去问个对圣经懂得比我多的人,再考虑怎么翻译,你们先看着原文感受一下。
《旧约·约伯记》25:6
Bildad: Man Cannot Be Righteous
Then answered Bildad the Shuhite, and said,
Dominion and fear are with him, he maketh peace in his high places.
Is there any number of his armies? and upon whom doth not his light arise?
How then can man be justified with God? or how can he be clean that is born of a woman?
Behold even to the moon, and it shineth not; yea, the stars are not pure in his sight.
How much less man, that is a worm? and the son of man, which is a worm?
书亚人比勒达回答说:
“神有治理之权,有威严可畏,他在高处施行和平。
他的诸军,岂能数算?他的光亮一发,谁不蒙照呢?
这样,在神面前人怎能称义?妇人所生的怎能洁净?
在神眼前,月亮也无光亮,星宿也不清洁,
何况如虫的人,如蛆的世人呢!”

*Griselda Marchbanks。玛奇班教授。

*Ginevra 金妮的全名

*Puddlemere United 

*顺便稍微解释一下为啥没有填别的坑。
坑,是一定会填的。这个翻译,是在三场考试之间一时冲动放飞自我翻的,所以第二章的翻译基本上寥寥无期。假期里,其他的坑,一定会填的。


*每次一翻译,就发现自己中文有多差……

评论(30)
热度(70)